第五章 可负天下不负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夜青 书名:水镜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本我之道,即是心中执念,为夫道,天谴地罚,义无反顾!”

    玄元子突兀地消失不见,整个空间白茫茫一片,夕夜耳边却仍是听到玄元子的声音:“放开心怀,才能贴近自然。还有,切莫忘了,帮我传话!”

    “前辈放心!小子必竭尽所能,让那人明白前辈心中之‘道’!”夕夜暗暗发誓。

    突兀地,一大片信息涌入夕夜脑海中,其中不但有玄元诀,还有玄元子修炼领悟的奥妙心得,如此厚恩,夕夜暗自感激,却也忍不住激动。

    玄元诀开篇便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十三字之后,才是正文:“夫道,有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亏盈,万物为玄。大道之初,五行归元。yīn阳相合,乾坤循环……无极无生,无垢无灭。寂兮寥兮,混沌之源。”

    玄元诀全文晦涩难懂,夕夜读起来便感觉艰涩无比,要领悟理解,必也是难度极大。

    随后便是玄元诀行功之法和玄元子的一些修炼心得,以及当初妖化分神的修炼秘法,只不过,这秘法只有具灵根的玄元子才能施展。

    水镜中那些信息很自然地都吸收进了夕夜脑海中,当所有信息吸收完毕,夕夜忽地感觉心神一颤,随即便感觉到自己的体。

    丹田中忽地微微有些发,夕夜不由惊疑。

    正当此时,水镜中缓缓流出一些细细的丝状真元,循着特定的路线,流转于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最后回归丹田,却再也无法吸入水镜内。于是,那些真元继续循着此前的特定路线,流转于经脉中,循环几次,最终化为虚无。

    此刻,夕夜心中的感激无以言表,他原本正发愁该如何领悟理解玄元诀,该如何着手修炼玄元诀,而如今,玄元子已帮他解决了最关键的问题。

    刚刚那些流转于夕夜经脉之中的真元,便是玄元子最后的相助。

    水镜乃是与灵魂契合的灵物,如今玄元子的灵根完全消散,水镜已与夕夜灵魂完全契合,对于带有玄元子灵魂印记的真元,如今只有本能的水镜自然会排斥,因此,那些真元最终无法回归水镜之中,最终循环几次,逸散出去,回归天地元气之中。

    那些真元循环流转的路线,便是玄元诀的行功路线,夕夜已然完全记下,加上玄元子留下的行功之法,夕夜便能立即开始修炼玄元诀。

    心神沉入体内,夕夜发觉腹下丹田之中,一片镜状水膜不停地旋转着,夕夜心知这便是水镜本体,只是,却不知水镜为何出现在丹田中。

    水镜进入夕夜丹田之中,亦是玄元子的帮助。

    玄元子自己是玄元诀创始人,领悟修炼玄元诀自然不在话下,但若要让夕夜自行领悟玄元诀,千年万年也不定能领悟通透,因此,玄元子最终将水镜移入夕夜丹田中,这样会有助于夕夜以后修炼吸收天地元气。

    回忆一遍刚刚那些真元流转于体内经脉的路线,应照玄元诀行功之法,夕夜试着催动水镜,开始行功。

    功法运转之时,夕夜只感觉丝丝缕缕的天地元气从周毛孔涌入体内,随即循着经脉进入丹田之中,在水镜周围汇聚成一团翻滚的云雾。

    随后,那些云雾化作道道气状丝带,循着玄元诀的行功路线,循环流转于经脉之中,几经循环之后,道道气状丝带变得几乎微不可见,最终回归丹田,很自然地吸入水镜内。

    这一刻,夕夜心中的激动欢喜难以抑制,因为他知道,由于玄元子的眷顾,自己虽修炼得比别人晚,但修炼起点却比别人高得多,更有神奇的灵物水镜,修炼速度必然会超过一般修炼者甚多,在明年试炼之前凝练出玄灵,亦非痴人说梦。

    此时,夕夜也终于知道,为何当初玄元子会说是玄元水镜。

    因为,玄元诀本就是为水镜而生,有了水镜才能修炼玄元诀,没有水镜根本无法催动功法行功。水镜和玄元诀相辅相成,拥有水镜才能催动玄元诀运转,而随着玄元诀修炼,修炼境界的提升,会使水镜渐渐成长出更高的灵智,发挥出更强的能力。

    “虽然水镜别人无法夺去,但别人却不知我到底有何宝物。更何况,水镜内的信息被我吸收,即便别人真能夺得水镜,没有玄元诀,水镜也无法成长。”夕夜心中想道:“但若别人看出什么端倪,然后试图杀人夺宝,到时他们夺宝不成,还会白白害死了本少爷。”

    如此一想,夕夜心知自己以后必须小心行事,这有得必有失,水镜虽玄奇神异,但,怀水镜却是怀璧其罪,一个不小心便要招来别人觊觎。

    全心体会着神奇的玄元诀,夕夜越发感激玄元子,也很是欢喜,他却不知外面的亲人早已急得团团转。

    已经两天,夕夜却仍无半丝醒转迹象,莫程和水长天夫妇越来越忧心,只可惜,他们对夕夜的况却无处下手,只能干等着。

    水灵儿在夕夜边守了两天,一双美目红肿得犹如两个水桃子。

    第三rì清晨,莫程和水长天夫妇再次来观察夕夜的况,趴在沿瞌睡的水灵儿也迷迷糊糊地醒来。

    莫程正想问问水灵儿,这段时间夕夜有没有什么反应,几人却忽见夕夜体一颤,双手自然地结了个玄妙的印诀,随后又毫无动作。

    见状,水灵儿大喜,正要去唤夕夜,却被莫程和秋语公主拉住,莫程和水长天夫妇自然能看出,夕夜是在修炼行功,让他们震惊的是,他们竟然感觉不出周围天地元气有任何变化。

    像他们这种境界,对夕夜这个刚开始修炼之人来说,可谓天一般的存在,刚开始修炼的修炼者,修炼行功炼化天地元气之时,他们自然能感应到,但夕夜的表现,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他们都有些担心,以为夕夜是想修炼想过了头,于是变得有些神经兮兮,明明无法修炼,却摆出修炼的架势。

    他们却不知,玄元诀与流云大陆上那些修炼法诀有云泥之别,那是夺天造化的逆天法诀,不但能躲过他人灵识,使得别人无法感知,更重要的是五行具修。

    他们之所以能感觉到那些初期修炼者们吸收炼化天地元气,主要还是靠感觉周围天地元气的平衡,若是某一系元气被吸收炼化,附近的该系元气便会变得活跃,再次达到平衡。

    玄元诀五行具修,夕夜周围的天地元气自然一直都处于平衡中,于是,他们根本无法察觉到。

    看到莫程和水长天夫妇忽喜忽忧的神sè,水灵儿原本的欢喜瞬间冷却:“爹爹,妈,莫叔叔,夕夜哥哥怎么了?”

    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将莫程和水长天夫妇从沉思中惊醒。

    “没事!你也看到了,夜儿今rì便会醒来,到时你问他便是,他什么都会告诉你。”秋语公主拉过水灵儿,心疼地拭去她脸上的泪珠,信誓旦旦地安慰道。

    莫程和水长天却神sè凝重,眉头紧皱,显然没秋语公主那么乐观。

    外面急得发慌,夕夜却还沉浸在体会神奇的玄元诀之中,他却根本不知已然过去了两天。

    灵识散开,夕夜发现灵觉似乎比之前还更加敏锐,心知一定是水镜完全修复的结果。

    不睁开眼睛,也能清晰地感觉外面的况,此时,夕夜才发觉莫程和水长天夫妇,还有水灵儿,都在自己边。

    收回心神,夕夜有些疑惑地睁开双目,不知为何水灵儿和三个长辈都在自己房里。

    “灵儿,你怎么哭了?”见水灵儿红肿不堪的美目泪痕俨然,夕夜不由着急心疼。

    一见夕夜睁开双目,水灵儿迅速扑到夕夜怀中“呜呜”哭泣,连靴子也忘了脱去,把原本刚撑起半个的夕夜扑倒回上,小手紧紧抱住夕夜,好似一放手,夕夜便要从此消失。

    “你们两个小家伙先说会儿话!等下我们有话要问你!”莫程瞪了瞪夕夜,语气有些不善,只是脸上却有着难以掩饰的喜sè。

    “哦……”夕夜有些茫然地点点头,等三个长辈都离开了,他才感觉有些不对,心中甚是疑惑,怀中少女还是嘤嘤哭泣不止,夕夜心疼不已,只得轻拍着她后背,柔声劝慰:“妮子,别哭了。快起来!告诉哥哥怎么回事,好么?”

    “夕夜哥哥,你睡了都快三天了!”少女坐起来,撅着小嘴,似乎有些生气,泪痕俨然的俏脸却洋溢着喜sè,红肿的美目让人心怜。

    “哦!啊?什么!三天!”夕夜瞪大双目,猛地坐起来,有些不敢相信地比划着三个手指。

    夕夜这般模样,少女不由轻掩小嘴,“咯咯”笑起来,忽然发觉自己穿着靴子,这才想起自己刚刚竟然当着三个长辈的面,跳到夕夜上,扑到夕夜怀里,还一直趴在夕夜上。

    一念及此,少女雪腻的俏脸,霎时飞上两朵红霞,羞得芳心通通直跳。

    抬头见少女羞难耐的媚模样,夕夜忽然发现,不知不觉中,黏人的小跟班已渐渐出落得倾城倾国,尽管还不及豆蔻年华,但妖娆的容颜,却已然尽显绝sè芳华,足堪使百花蒙羞,袅娜的躯虽青涩稚嫩,却也已曲线初展。

    感觉夕夜的目光紧盯着自己,少女急忙低垂螓首,双颊瞬时红透,小手轻搅着裙摆,犹如怀揣了个小兔子,芳心几乎要跳出体外。

    少女双颊殷红,似乎要滴出血来,夕夜清晰地感觉到她略微慌乱的呼吸和心跳,心中不由温暖沉醉,抬手轻抚着少女纤长柔顺的青丝:“妮子,让你担心了!哥哥保证!以后不会了!”

    “嗯!”少女芳心既羞且喜,轻轻的应了一声,忽地想起什么,抬起螓首,歪着小脑袋,美目好奇又疑惑地望着夕夜:“夕夜哥哥,你怎地睡了那么久?而且……哥哥好似变得不一样了。”

    “哥哥做了个梦,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想起玄元子,夕夜有些感慨。

    “梦到什么了?竟然那么久?”少女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继续追问。

    看着少女好奇的模样,夕夜促狭道:“我啊!梦到了一个好奇的小妮子,她常跟在哥哥后,还哭鼻子!”

    少女一愣,双颊一阵滚烫,霎时低下头去,芳心却甜蜜羞喜,几不可闻的声音轻轻呢喃:“真的么?”

    见少女如此模样,夕夜愣了一愣,心知若说不是,少女定会失望不乐意。

    抬手轻点了点少女的琼鼻,夕夜微微一笑:“当然。不过,哥哥还梦到一位神人,他把哥哥医好了,从今以后,我们便可以一起修炼!”

    “真的么?灵儿就知道哥哥一定会好起来的!太好了!”少女欢呼一声,忘却了羞涩,再次扑到夕夜怀中,激动欢喜得有些语无伦次。

    少女毫无保留的信任,将夕夜冰冷坚硬的心温暖湿润得一塌糊涂,整颗心酥酥软软,在她面前,夕夜再狠辣,也无法不柔软,一直以来,彼此间早已印在了心灵深处。

    即便所有人都嘲讽他,鄙夷他,她还是宁愿做他的小跟班,从来都相信他,依赖他,没有任何理由,即便夕夜告诉她,太阳明rì会从西方升起,聪明绝顶的她也绝对不会怀疑半分,而是傻傻地相信。

    这些年来的rì子,若不是少女的信任和陪伴,夕夜也不知自己的心会流落到哪个黑暗角落。

    “可负天下人,却决不负她!”夕夜心底暗自发誓。

    “妮子,谢谢你!”轻抚着少女雪腻嫩的俏脸,夕夜强忍着眼中的滚烫,声音却忍不住有些哽咽。

    少女撅着小嘴摇摇头,似乎对夕夜道谢感觉很是不高兴,随即又浅浅一笑,美眸微眯,用自己柔嫩的脸颊摩挲着夕夜的手掌,无声胜有声。

重要声明:小说《水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