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九死无悔执我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夜青 书名:水镜
    “前辈,如今水镜恢复,我是否可以修炼了?”

    问出这句话之时,尽管知道答案九成九是肯定的,但夕夜的手心仍是微微见汗,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许多。如今,他心中没有了芥蒂,对玄元子也不再只以“你”相称,已然改口叫“前辈”。

    “自是如此!”玄元子点点头:“虽然你修炼比别人晚些,但修炼之道,却非一朝一夕,且你有水镜,倘若勤加修炼玄元诀,修炼速度自是旁人无可比拟!”

    “前辈,不是小子妄自菲薄,只是,明年十月,便是试炼之期,我即便再如何努力,那时想要凝练出玄灵,却也不可能……”夕夜摇头苦笑。

    “无需烦忧,修炼之道,殊途同归。”玄元子打断了夕夜:“水镜乃混沌灵物,与玄元诀相辅相成,无需非要凝练出玄灵才可修炼玄元诀。”

    大陆上的修炼者们在凝练出玄灵之前,都是单纯靠沟通天地元气来修炼,根本没有学习修炼法诀。

    修炼法诀的作用,便是帮助修炼者吸收炼化天地元气和凝练真气,没有玄灵存在,有修炼法诀,反而会适得其反。

    玄灵的作用是引导真气存贮,没有玄灵存在,吸收炼化了天地元气,最终还是会逸散出去,根本无法存贮。

    修炼者凝练出玄灵之前,由于光靠沟通天地元气,修炼时并没有固定的经脉走势,修炼出来的真气并非存贮于丹田,而是散布于全经脉中。

    如此,便可以使得全经脉更加健韧,可以极大程度地提升自体魄。

    当经脉中的真气达到某一个程度,便会在丹田中凝练出一缕玄灵,玄灵出现后,修炼者们才能够开始用修炼法诀修炼,有了玄灵的引导,修炼出来的真气都会自主地存贮于丹田中,此时才是真正踏上修炼之路的开始。

    修炼过程,说白了,便是不断地凝练真气的过程。

    丹田,便如一个固定容器,容积有限,要让体内存贮更多真气,便只能将真气凝练得更加细密,如此一来,本来贮满真气的丹田又出现了空隙,此时,便可以开始吸收天地元气中的同属xìng元气炼化,否则,再浓郁的天地元气也无法吸收。

    大陆上判断修炼法诀之间的差距,除了修炼中感应天地元气的难度大小和战斗中凝聚真气的速度,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便是凝练真气的效果,好的功法能使得凝练真气的效果极强,修炼者的修炼速度当然会更快。

    大陆上的修炼者都是等到凝练出玄灵之后,才开始找修炼法诀修炼,没有人会傻到玄灵还未凝练出来,便开始用修炼法诀修炼,因为这不但白费功夫,还会对凝练玄灵和以后的修炼有不良影响。

    夕夜虽然不曾修炼过,但对于这些,即便是大陆上的普通人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正因如此,夕夜才会苦闷,明年十月便是试炼之期,他知道莫程和水长天夫妇也在为此事烦心,若毫无修炼去参加试炼,不但九死一生,只怕还会累及他旁的少女,但要退缩,他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

    好在水镜恢复,即便到那时无法凝练出玄灵,但至少有更多保障,如今听到玄元子所言,夕夜刚刚平静下来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再次加快许多。

    倘若无需等凝练出玄灵,便直接用修炼法诀修炼,这种修炼速度,自然会比单凭沟通天地元气快速百倍,到试炼之前,凝练出玄灵亦是不无可能。

    只是,夕夜却有些不解,为何玄元子知道他心中所思,而且知道玄灵之事,因为他并未和玄元子解释。

    “前辈,这……真的可行么?”

    虽然如今了解了玄元子的来历和水镜的神奇,心知玄元子所言十有**没错,但夕夜却没有丧失理智,因为,倘若这种方法行不通,一旦在凝练出玄灵之前便用修炼法诀修炼,到时受害的还是自己。

    “放心吧!我还要你帮我完成心愿,决不会让你受害!”玄元子肯定地点点头:“更何况,你怀水镜,经过十几年的天地元气滋养,你的体魄经脉已然达到了很强的程度,无需用那种费时费力的方法提升经脉体魄强度。你所担心者,无非就是没有玄灵,真气无法存贮,倘若你修炼别的功法,或许会有如此难题,但修炼玄元诀却无需如此,因为,水镜便是玄元诀真气存贮之所,你只需努力修炼即可。”

    想到玄元子的神通和水镜的玄奇,夕夜怦然心动,但却忽地想起玄元子就是水镜灵根修炼而成,如今玄元子自毁灵根,还说已然陨,却明明在他眼前,夕夜心中有些奇怪,却并非怀疑玄元子要害自己,因为,他能感觉到玄元子的确毫无恶意。只是,他觉得或许玄元子更需要水镜,有如此神奇的灵物和相辅相成的玄妙法诀,玄元子即便恢复过来亦是不无可能。

    “前辈,您不是说此处天地元气极为浓郁么?不如您先恢复过来,我拜您为师如何?”夕夜有些弱弱地提议,了解了玄元子当初无法形容的强大,夕夜说出这话还真没底,虽然他自认条件不错,但面对玄元子,他却感觉自己没有半点值得称道之处。

    他上那些诡异的能力,却都是源自于水镜的本能反应,倘若没有水镜,夕夜那妖异的灵觉和恢复能力根本就不存在,即便夕家传人个个天资绝顶,却最多只能比别的修炼者强上几分而已,根本不会达到如今这种诡异如妖的地步。

    玄元子洒然一笑,摇了摇头:“此处天地元气虽浓郁,却不及我当初的混沌太虚之地。何况我灵根已毁,便再无法修炼。灵根乃是灵物之根,便如你们的灵魂,倘若灵魂破灭,即便躯体仍存,也只是一具死尸。”

    “可是……”夕夜有些奇怪地望着玄元子,玄元子明明就在他眼前,却还说自己已死,如今他已知道这里便是玄元水镜之中,他和玄元子本就是以灵魂之态存在,倘若玄元子灵根已毁,又怎能出现在他眼前,而且看不出任何异样。

    “若非我心中执念,这一丝残根也早已消散。”玄元子微微一笑,解开了夕夜心中的疑惑。

    “执念?执念么?”夕夜心中忍不住悸动,既感怀,又忍不住敬佩。

    “前辈,为何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收回思绪,夕夜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刚刚他就觉得奇怪,玄元子好似知道他在想什么,此时再次被玄元子打断,他便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本是水镜灵根,如今还在水镜之中,对你心中所想自然了如指掌。你所知的一切,我都知道,还有疑问么?”玄元子哂笑道。

    “疑问?”夕夜愕然地望着玄元子,心中暗自嘀咕:“疑问自然多得很,只是却不知从何问起。更何况,你连我在想什么都知道,我还用得着问么?”

    “没有疑问最好。”玄元子微微抿嘴,好似不知道夕夜心中在嘀咕什么,但那神,却显然知道,只是他却不再多作解释:“我时间无多,在灵根消散前,希望你能完成我心愿。”

    原本夕夜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听得玄元子后半句,便生生忍住,神sè一肃,说道:“前辈但有吩咐,我必当尽力而为!”

    夕夜当然明白,玄元子不但要将水镜赠予自己,还要传授自己夺天造化的玄元诀,尽管玄元子没有答应他拜师的提议,或许是玄元子不喜欢这些繁枝末节,但无名有实。他得了玄元子如此厚赠,而玄元子却即将根消灵散,帮玄元子完成心愿实属天经地义。

    “希望你努力修炼,倘若有rì修得混沌大道,见到鸿钧之时,帮我传句话给他:我不恨他,却也无悔。”玄元子仍是洒然微笑,似乎没有任何遗憾,或是伤感。

    玄元子平静的话语,却震得夕夜心中颤抖,原来只是道不同,并无孰对孰错,坚持心中执念,九死无悔!

    只是,听了玄元子讲述他的来历,在玄元子眼中,千年一弹指,要修炼到他当初那种境界,需得多少岁月!在夕夜看来,这根本只是一个梦幻而已!

    如今,夕夜对玄元子只有感恩,虽知不太可能帮玄元子完成心愿,却不想让玄元子带着遗憾离去,夕夜郑重地点头:“前辈放心!若是我有机会见到那人,定将你的话转达于他!”

    看出夕夜的不自信,夕夜的心意,玄元子当然也感觉得到,他只是微微一笑:“无需气馁!天地不自生,所以长生!修炼之道本逆天,修炼所至,无生无灭,遨游混沌亦无不可?”

    玄元子平和的声音响起于夕夜耳际,却犹如晴天霹雳,振聋发聩。

    “是啊!只要不放弃,只要有坚持,没有抵达不了的远方!”

    “十年藏剑的心酸屈辱可以忍受,还有什么不能坚持?即便坎坷,亦可用血汗填平!”

    “我说过的,要让他们匍匐在我脚下,要整个大陆在我脚下颤抖!我怎能妄自菲薄!纵是千年万年又如何?只要坚持!无悔的坚持!”

    心中闪过这些念头,夕夜恢复平静:“多谢前辈!小子受教!小子定完成前辈所愿,帮前辈传话!”

    少年铿锵的话语虽然平静,却无比认真坚决,玄元子不由舒心一笑。

    “我灵识破灭之后,水镜便会与你的灵魂完全契合,里面有我的修炼法诀,相信对你会有不少助力。务必谨记!此法诀切不可与他人说起,只因此法诀于这片大陆上的修炼功法大有不同,若有泄露,只怕会给你带来无尽麻烦。”玄元子肃容说道。

    “如此说来,水镜原本便已与我灵魂契合了一部分么?怪不得我虽不能修炼,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天地元气,一出生之时,灵觉便那么敏锐,而且虽未修炼,却能感觉与天地自然贴近,感悟天地自然的玄妙。水镜果然神奇得很!”夕夜忽地一想:“好险!好在这些年来,我一直在镜湖庄中,不曾出什么事,否则,水镜或许早已暴露!惹得别人杀人夺宝!”

    如此一想,夕夜顿时惊出一冷汗,虽然他怀水镜,使得体魄比一般人强得多,但却毫无修炼,若是有人要对付他,他还不是任人宰割?

    “小家伙,水镜已然与你灵魂契合了一部分是没错,但你那些担心,却是多余。”玄元子傲然说道:“有我在,无人能置你于死地!虽然我只是一缕残根,但我残根消散之前,却仍是不死不灭之。我在水镜之内,水镜与你灵魂契合,我自然能感觉到危险,那时,我便会被激醒,相助于你!你记忆中那些所谓高手,都不能威胁到你。更何况,没有我的认可,任何人也别想得到水镜!当水镜与你的灵魂完全契合,别人更不可能夺得水镜。水镜乃是无极生太极之时衍生的灵物,尽管如今只有本能,却只认定与之灵魂相契合之人。若你亡,水镜便从此回归天地,自行成长,不再归附于任何人!因此,他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夺取。”

    闻言,夕夜心中震惊不已:“水镜竟然如此玄奇通灵,玄元子前辈于我实是恩同再造,相比之下,这十年所承受的心酸苦涩又算得什么?”

    “得失,得失,有失必有得,原来如此么?”夕夜的心境豁然开朗,心中越发感恩。

    玄元子摇了摇头:“用不着感激我,修炼之道讲求缘法,你我相遇便是缘法,且我亦是要你相助,如此相助于你,实属应当!”

    “无需多言繁俗之语!”玄元子摆摆手,打断了夕夜正要出口的感激之言:“小家伙,水镜虽玄奇通灵,但此时犹如初生婴儿,只有本能,当你修炼程度加深,水镜便会渐渐成长出属于你的灵智。当你将玄元诀修炼到极高层次,那时的你,也将拥有不死不灭之。你要好好努力!”

重要声明:小说《水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