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月沉星动惊贤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夜青 书名:水镜
    星光漫天,皎月如霜。

    宁静的夜空,深邃而悠远。

    一老者须发皆白,长须及尺,面如冠玉,无半丝皱纹,年纪显然已经不小,却仍神采飞扬。

    老者仰望星斗,右手背负后,左手捏着印诀,嘴唇微动,兀自低喃自语,世间万事,犹若皆在掌中。

    一质朴灰袍的英俊少年,望着观星台上老者的背影,满脸尽是儒慕景仰。

    蓦地,满天星斗犹如水中滚沙,尽皆颤动翻腾。

    老者瞳孔一缩,古井无波的面容露出无比惊骇之sè,忙肃容敛神,左手印诀飞快变换,额头上汗水涔涔。

    “封印破,天地惊。大劫至,诸神临……”

    脑海中浮现这些字句,老者却再无心力继续推演天机,原本犹如冠玉般的脸庞变得枯槁苍老,满脸皱纹。

    一阵剧烈的jīng神波动,老者心口一痛,中憋闷yù窒,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苍老的面容越发苍白死灰,形摇摇yù坠。

    星斗沉动,灰衣少年惊异万分,忽地听到师父口吐鲜血,不由大惊失sè,急忙上前扶住摇摇yù坠的玄机贤者,却发现玄机贤者已昏迷过去。

    此前,玄机贤者便说他心神有些悸动,因此到观星台上推演,少年深知,刚刚星斗沉动,必是这个天机极为模糊难测,因此,玄机贤者推算之时,才会心力耗损过大,灵魂受创。

    少年急忙将玄机贤者背回洞府,随即去山中寻找灵药……

    转眼间,近十五年过去。

    灰衣少年已长成俊朗青年,除了偶尔走出天机宗探听一些大陆上的消息,每rì尽心尽力照顾玄机贤者,修炼也格外努力,除此,他亦是别无他法,也只有等玄机贤者醒来,预言内容才能揭晓。

    这里是幅员辽阔,广袤苍茫的流云大陆,一个修炼盛行的世界,这个大陆从不缺乏jīng彩的故事,云游诗人四处传唱着曾经那些传奇,也有许许多多的故事,正在上演……

    流云大陆上,修炼者修炼的玄功分为五系,五系玄功分别是风系、木系、水系、火系、土系。

    一般修炼者们所知的修炼境界大致分为几个阶段:开灵、筑元、及圣、入神、通天,五系玄功尽皆相同。

    开灵期以前最是艰难,需要自己摸索着沟通天地元气,直到凝练出一缕玄灵,玄灵出现便标志着进入了开灵期。

    开灵期以后,修炼者随着修为的加深,突破开灵期,便进入了筑元期。

    筑元期之后,便是代表着大陆金字塔上层的及圣境界。

    及圣境界的修炼者称为圣尊,这是一般修炼者梦寐以求的境界,因为修炼越是往后,修炼速度便越慢,许多修炼者早早进入筑元期,却终其一生也无法突破到及圣境界,因此,一般修炼者都是以及圣境界为目标。

    及圣境界以后,虽然有更高的入神境界,但,入神境界在一般修炼者眼中,犹如一个传说。

    一般修炼者眼中,入神境界虽然太过难寻,却至少有所耳闻,甚至目睹,但,通天境界,却是虚无缥缈的存在。

    通天境界的天尊实力如何,有一个说法,天尊,与天地同寿,可移山填海!

    同一个修炼境界的修炼者,修炼程度也有深浅之分,大致分为初期,中期和后期三个阶段。

    不过,修炼程度却并非代表实力,修炼者修炼出来真气的质和量,以及对玄功的领悟方向,修炼的武技,以及战斗经验,临战应变能力等等,都会对修炼者的实力产生影响。

    整个流云大陆分为两大州,碧泉流州和烟月云州。

    碧泉流州南部有个较大的帝国,名为青云帝国,青云城,便是青云帝国都城。

    青云城外有座连绵高大的青峰山,其下为一大凹谷,称清风谷。谷中有一面由山中各处小溪汇流而成的湖,名镜湖,青峰山和清风谷所处之地可谓得天独厚,此处便是镜湖庄,青云水家所在。

    镜湖庄水家历代都与青云帝国皇家秋家关系密切,当代家主水长天的妻子秋语公主,便是青云帝国当今皇帝秋坚的胞妹。

    青云帝国有青龙和飞云两大主力作战军团,合称青云双翼,镜湖庄水家家主世袭青龙军团军团长,秋家与水家之关系可见一斑。

    青峰山直插云巅,高得不见其顶,一只鹞鹰在天空中盘旋飞舞,缓缓落在青峰山下青溪边的一株巨树之上。

    溪边那株巨树,枝繁叶茂,遮天蔽rì。

    一青衫的少年伸展四肢,仰躺在巨树底下一块平整大石上。

    少年十四五岁光景,俊逸的脸庞稍显秀气,却似写着“生人勿近”,他眉宇不经意间微皱着,好似满怀心事。

    少年睁大着双目,漆黑的双眸似乎要努力冲破层层茂密的绿叶,寻找深邃得没有方向的天空……

    嘴巴轻轻嚼动,清新的气息,伴着先苦后甘的味道,在他口腔中弥漫开来……

    偏头吐出口中咀嚼之后的树叶,少年仰头轻轻吁了口气,脸上浮现些许苦涩,眼神略有些茫然,没有丝毫焦距。

    不远处传来轻碎的脚步声,少年收起思绪,微瞌双目,冰冷的脸庞霎时融解,浮上几许显见的暖sè……

    “夕夜哥哥!灵儿来了!别装睡了!”

    片刻,黄莺出谷般悦耳的唤,传入假寐的少年耳边,几分憨,又带几分得意,还满带着邀功撒的韵味。

    少女十二三岁,一浅碧的衣裙,灵动如秋水的美目,修长弯弯的睫毛,jīng致雪腻的鹅蛋脸,及腰的青丝如流瀑一般,只是简约地系着一根淡蓝的丝带,俏的面容犹如清新的水莲花秀美出尘,又好似天山雪莲脱俗纯净。

    少年摇头苦笑,装模作样地坐起来。

    “夕夜哥哥,别装模作样了!灵儿知道你刚刚没睡着。”少女轻巧地跃上大石板,轻盈的姿极为动人,笑着,亲昵地将少年青衫上的褶皱抚平,也将少年口中的话语堵了回去。

    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少年嘴角微弯,随即轻抚着少女纤长的青丝:“好啦!哥哥知道妮子厉害,行了吧!”

    看到少年脸上少有的暖sè,少女一双灵动如秋水的美目,弯成两个浅浅的月牙,微皱了一皱白嫩jīng巧的琼鼻,得意地扬着小脸,似乎在说“我本来就很厉害”,憨可的模样极讨人喜欢,更让少年舒心不已。

    夕阳的金光,洒在这安静的天地中,很快便将迎来黑夜了。

    几缕袅袅炊烟升起在镜湖周围,天边那一片火红的云彩,艳夺目,犹胜盛装的待嫁新娘,一切,美得犹如山水画卷。

    少女挽着少年右臂,紧依在少年边,喁喁细语,双双缓步走出树下。美目偷偷瞧向少年左手,少女心中一阵酸疼,强忍着眸中的酸涩,不自觉地将手臂紧了紧。

    溪水哗哗,犹如人的私语,一路呢喃流淌。

    少年和少女亲密的影在夕阳之下,拉得很长,很长……

    “夕夜哥哥,走快点啦!”快到庄主府之时,少女脚步加快,拉着少年声催促。

    “妮子,是不是莫叔叔来了?”夕夜微笑着询问,少女急切地拉他回家的原因,他早已猜到。

    “嗯!莫叔叔已等了好久了。”少女笑着微点螓首,夕夜猜到原因,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微微一笑,夕夜脚下也不由加快了一些。

    “小子!你倒是悠哉得很!来吧!坐好!”

    夕夜和少女一进入庄主府后院,一个粗豪的声音便响起,其人声若洪钟,听着便知是个豪爽大汉,除了爽朗,还颇具威势。

    男子一黑衣,外罩漆黑披风,看似三十岁上下,浓眉大眼,国字脸,左颊上有一条几寸长的疤痕,那疤痕丝毫不显狞狰丑恶,更加显得中年男子霸气十足。

    “莫叔叔……”见到坐在院子里自斟自饮的黑衣男子,夕夜感觉甚是亲切。

    “先别废话!过来坐好!”黑衣男子放下手中酒杯,站起来,打断了夕夜。

    “夕夜哥哥,快点吧!”少女好似早已习惯,笑着把夕夜拉到石桌旁,有些希冀地催促。

    心中有些黯然,夕夜脸上却微微一笑,依言在石凳上坐好。

    夕夜一坐下,中年男子便来到夕夜后,神sè严肃,闭目沉神,蒲扇般的双手贴在夕夜背上……

    只是片刻,中年男子便睁开双目。

    “莫叔叔,如何?”甜脆悦耳又稍显稚嫩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急切,少女一脸期盼地望着中年男子。

    收回贴在夕夜背上的大手,中年男子摸了摸黑黑的胡茬,咧嘴笑道:“无甚大碍!小丫头无需担心!老子英雄儿好汉!这小子会好起来的!他可是我大哥夕千风的儿子!”

    撇撇嘴,夕夜心中只是苦笑,这话他听了不知多少遍,却也不以为意。

    少女虽有些失望,却信誓旦旦地点头,丝毫不怀疑中年男子这一句说过不知多少遍的话,她相信夕夜总有一天会好起来,对此,她从不怀疑,便如相信太阳会从东方升起一般。

    中年男子收手坐在夕夜对面,少女麻利地取了桌上酒壶,给中年男子和夕夜斟满酒,随即坐在夕夜旁边,双手支着下巴,静静地等中年男子讲述夕夜的父亲,夕千风的故事。

    两年来,每半个月,中年男子便会来镜湖庄看望夕夜和少女,偶尔在镜湖庄小住一段时间,他主要是来查看夕夜的体,只是每次都毫无进展,找不到任何原因。

    中年男子名为莫程,夕夜和少女根本不知,这个名字在外界到底有多大的威慑力。

    一直听莫程讲自己的父亲夕千风当年如何厉害,夕夜却不清楚自己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模样。

    夕夜刚过周岁,夕千风夫妻二人便离开了镜湖庄,夕夜的母亲秋莹公主也是秋坚的胞妹,夕千风和水长天又是结拜兄弟,夕千风夫妇离开之后,夕夜便交由水长天夫妇抚养。

    直到四年前,水长天夫妇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取名水千程,他们对夕夜却始终视如己出,夕夜对水长天夫妇也是以父母相称,而不是义父义母,或姨父姨母。

    少女名叫水灵儿,她出生不久,父母在战争中双亡,她父亲水云与水长天是堂兄弟,因此,她也由水长天夫妇抚养。水长天夫妇对她亦是视如己出,她与夕夜一样,对水长天夫妇以父母相称。

    莫程和镜湖庄关系也很是密切,他与夕千风和水长天一起结拜为兄弟。他如今统领的狂风冒险团,原名千风冒险团,团长便是夕千风,莫程很早便跟随夕千风一起冒险。

    夕夜出生之后,夕千风夫妇便脱离了冒险团,让莫程接任团长,并要千风冒险团改名,夕夜周岁,夕千风夫妇便离开了镜湖庄,此后再无任何消息。

    这些年,莫程一直暗中寻找夕千风夫妇的下落,他知道夕千风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突然离去,而且那个原因还让当时风头正盛的剑皇,当时的迷失三皇之一,也不得不忌惮。

    夕夜八岁之时,莫程带着狂风冒险团离开了青云,直到两年前,才再次回到青云城,此后不时地来看看夕夜和水灵儿,隐隐感觉夕千风夫妇已经出了什么事,因此,莫程尽力培养夕夜,希望夕夜能和夕千风一样出sè。

    出生不久,夕夜就常常出人意表,他的灵觉比一般人敏锐太多,体也比同龄孩子结实,从无生病,也不哭不闹,六个月便开口说话,八个月可dú lì行走,镜湖庄上下无不称奇。

    只可惜,那时的夕夜虽能言能走,却根本无法记事,否则,他也不会对父母毫无印象。

    原本,大家都以为夕夜将会是比夕千风还更加出sè的天才,可夕夜五岁时,启蒙测试的结果,却让所有人大失所望,测试水晶上没有显示任何元素波动!

    即便是最不适合修炼之人,启蒙测试之时也会显示元素波动,只是其中的波动稀淡到可以忽略不计而已,无数平民子女启蒙测试之时,便是这种况,他们便是无法修炼的人群。

    如夕夜这般,完全没有丝毫元素波动者,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水长天夫妇和莫程找了许多人来给夕夜查看,却都找不出任何原因,真气根本无法进入夕夜体内,如此,便无法了解夕夜体内经脉状况。

    倘若强行用真气冲击夕夜的体,他那小小的体却必然承受不住,让那些医师来看,却都说夕夜比任何孩子还健康,最终,莫程和水长天夫妇一筹莫展。

    虽然无法了解夕夜体内况,一时间,水长天夫妇和莫程却也没多少担心,因为夕夜的确比同龄孩子健康结实得多,更重要的是,夕夜天生便有着连许多修炼者都望尘莫及的灵觉。

    依莫程和水长天夫妇的指导,小小的夕夜尝试着沟通天地元气,他只感觉周围的天地元气犹如百川归海一般,向他小小的体内涌入,只是那些天地元气一进入他的体,便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丝毫不见端倪。

    这般况,莫程和水长天夫妇更是毫无对策,虽然大陆上传说有许多特异体质,他们却没听说过有什么体质会使人灵觉敏锐,却又无法修炼。

    夕夜无法修炼的测试结果传出,那些原本常在他面前巴结讨好的同龄孩子们开始疏远他,镜湖庄中的人开始对他指指点点,各种各样的冷言冷眼,让小小的夕夜无所是从。

    年幼的夕夜惊慌无助,他根本不知该如何应对,那时的他,犹如高高在上的皇帝,瞬间沦为乞丐,原本在他面前谦卑的同龄孩子们,开始在他面前趾高气扬,嗤笑他这个没有任何元气亲近的废人。

重要声明:小说《水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