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1 辉煌不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蛇足 书名:官商锦湖
    今天急事发文晚了,刚还发错了,脸红十分钟。

    --------------------------------

    “什么?小婧已经知道了?”许思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让张恪心突的一跳,差点从上坐起来

    “初五那天,我们全家到妃蓉家拜年,坐下一起吃晚饭时,她接了一个电话,应该是唐婧打过来与她拜年的,妃蓉与唐婧简单聊了几句后,便拿着手机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接电话,过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她才走出房间回客厅继续吃饭。”许思回忆着几天前的事,想着当时陈妃蓉的表,“我看到回来后她眼睛有些红红的,似乎在房间里与唐婧通电话时哭过,不过精神倒是好了很多,整个人看上去也轻松了很多,似乎旬是除掉了什么负担和顾虑。”

    “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胡金星这件的事,还以为是她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与唐婧一起交流得到了什么解决的办法。虽然也闪过会不会与你有关的念头,但想着你还不是那种喜欢霸王硬上弓的人,所以就没多想,没想到事实却……”许思话说到一半,嘴角略带调侃的笑意看着张恪。

    却又怎么知道自己的话让张恪心事暂时消下去,绮念却一时又冒了出来。

    “这个硬上弓的硬字用得很到位,你摸一下看看。”张恪拉着许思的手往自己那处摸去。

    “啊!你怎么…不要啦,我已经够了…轻点,轻一点……”许思迎还拒的羞,激起张恪更大的,翻将许思压在下,轻车熟路进入那道温、湿滑腻的柔软。

    梅开二度后,张恪虽困顿睡,却不忘记安抚比他更不堪的许思。两度承欢下来,许思柔软的子软化得象一池水躺在上,面色红烫似火,眼神犹在迷离失神中,双唇红润如最嬾的花瓣,口中的气息灼又带着淡淡的芬芳。

    直到许思在自己怀里沉沉睡去,张恪犹自想着刚才许思的话。

    “在房间里与小婧打完电话,出来似乎变得轻松,去掉了负担得到了解脱,小婧到底和她说了什么?”张恪实在猜不透这对亲密如一人的密友之间会说些什么,想到一切明天等陈妃蓉回来就能知道,张恪便不去多想,终是闻着许思在欢后更加浓郁的发香,甜甜入睡。

    “今天八锦珍我就不陪你一起去了。希望你能好好安慰妃蓉,虽然在外人看来,她象是个格淡然的女孩子,但她其实也有一颗细腻温柔的少女之心。而现在她这颗少女之心又被你俘获了,你就要好好珍惜和护她。只是虽然能理解和接受你与妃蓉的关系,但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希望自己从人那里,获得的时间、精力和关注变得越来越少。”

    想着许思离开时所说的话,张恪只能抱怨自己在这方面似乎没有节制,想到回韩国过节的李馨予,常在香港柔妩媚的江黛儿,远避珀斯的卫兰,张恪不知道自己的心还需要分出去几块。

    任是最为大度的女人,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人,到处留下,而且不仅仅是留,而是留一片就收一个人。如果这个女人对自己人的感不是假的,那她的心里就难免会有所触动和生出伤感之意,因为男人的感总是有限的,即使他对自己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多出来一个女人,这份真心实意就要多分出去一些,自己所得到的也会相应减少一些。所谓大公无私,与男女之是永远沾不上边的。

    女人众多,而自己的精力又有限制,就会关心照顾不过来,张恪难免心存亏欠。但相对于这一点,张恪更头痛等自己毕业以后,要如何处理与这些佳人们的关系。

    学某部电影里,去做穆斯林换个沙特籍,这种想法直接被张恪无视过去,即使要处理自己感上的问题,也应该在不影响自己国人份的基础之上。

    “再说,做了穆斯林也不行,根据古兰经的教义,穆斯林也最多只能娶四个老婆。自己的况不要说娶四个,似乎娶八个都有点打不住。”这念头在张恪心里也是出现过的,当然要真有谁来问他这个问题,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穆斯林只能娶四个老婆的限制,才不予考虑去加入沙特籍的。

    在白天等陈妃蓉一家回海州的那段时间里,张恪联系了还在海州的苏津东、丁槐、鲁庆生等人后从停车场取了车,直接开车去了达电子在益隆镇的厂区。

    现在回过头来看,已是香港上市公司的达电子,是当年锦湖腾飞的第一块基石。

    在获得九六年的央视标王后,达电子在九六年就实现了销售额达四十亿元,利润达十亿元的佳绩,这是外界所能知道的一些财务数据,而锦湖暗中通过香港越秀所截留下的影碟机解码片的纯利也高达数亿,为锦湖在香港与当时还名为嘉信实业的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后达电子通过嘉信实业借壳上市,又为锦湖一举敛走四十亿港元的巨资做出了贡献,之后锦湖又通过已由原嘉信实业更名为达电子的上市公司,最终从三星电子手里夺得了香雪海。而锦湖有了这笔四十亿的巨资,才创立了后来让人惊艳叹服的橡树园项目。

    所以,如果把此时的锦湖比作一座超高的大型建筑的话,称达电子是这座巨型建筑的奠基石,也丝毫不为过。只是这块曾经为锦湖的发展作出如此贡献的奠基石,却近来有些发展乏力。

    进入二千年后,VCD除了在一些农村市场外,基本已经退出了主流碟机市场,SVCD与DVD两种格式的产品,由于在质量上和技术上差异无几,加上国内在知识版权这一块还基本处于空白,所以SVCD与DVD在市场上基本处于平分秋色的局面。但整个碟机行业的利润已是益下降,即使是达电子的年利润也从九六年的近十个亿,九九的顶峰时的十二亿,到了二千年却降到不足九个亿的境地,这其中有SVCD和DVD行业的利润随着竞争加剧整体自然下降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随着电脑和网络的兴起,使得影碟机不再是看影片的唯一途径,从而分割了影碟机市场的一小块蛋糕,并且这种趋势在业内人士心里明白,会越来越大且让人不可抗拒。

    碟机龙头的达况且如此,其他没有太多核心的企业子更加难过,已经有相当多的碟机企业倒闭,或者转产退出。

    在锦湖旗下其他行业的公司集团,正新月异大踏步的向前发展的时候,为锦湖的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曾经的领头羊达电子受限于行业格局和发展空间的限制,在缺少了大的发展方向后,被锦湖下属众多的新兴企业所超越并远远的甩开,这叫人何以堪。尤其象苏津东、丁槐、鲁庆生等这些都是从达电子出来的元老,即使现在站在了更高更重要的岗位上,也依然对出现这种况感到心痛而不能接受。所以这次在张奕的婚宴,他们几个人虽然大多是分别与张恪交谈的,所讲的内容倒是都与达电子有关。

    即使明白达电子现在已经是香港上市公司,与锦湖的关系没有象以往那样紧密,也不象以往那样重要,也明白达电子的这种局面,其实是整个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结局,苏津东、丁槐、鲁庆生等人从感上,还是希望能有办法改变这种状况,即使不要求达电子再创辉煌,也希望能让这艘有些老迈的旧舰船,能有所突破和提高,最终能跟上整个锦湖大舰队的速度和步伐。

    所以接到张恪的电话后,苏津东、丁槐等人都一齐赶到达电子的工厂,在大门口等着张恪的到来。

    在到了达电子的工厂后,见面的都是熟悉之极的人,也没有太多的客气,苏津东、丁槐、鲁庆生等人拥着张恪,便一起进了工厂的会议室。

    苏津东显然之前已经详细了解过达电子近来的况,向张恪又详细介绍了一些近来影碟机市场的况,也介绍了一些达电子新近研究出来的一些新产品。

    听到苏津江介绍的新产品,张恪嘴上不置可否,心里却明白,这种整个产业的趋势不是通过小打小闹可以得到改变的,但要有大的改变,可能就需要企业的整体转型。作为在香港上市的达电子,要走这一步不象国内那些上市公司,可以一天一个主意,需要真正做出好的产业研究和市场分析报告,上报董事会,并召开股东大会,经股东大会通过后才能实驰。

    真要走这一步,还不如重新建立一家企业来投资这个新项目来得简便。张恪是怕麻烦的人,自然不会愿意这样作,但如果没有大的变动,似乎又没有好的主意,他抚着额头一时也没出声。

    见张恪没说话,估计他一时也没有好的建议,鲁庆生不由埋怨了一句:“还是要怪这网络的缘故,很多人都开始习惯在电脑上和网络上看影片,也就少了很多人购买影碟机。要是以后电视机也能上网看影片,那以后影碟机就更没人买了。”

    “等等,老鲁你刚才说什么?”张恪似乎从鲁庆生的话里想到了什么,“你刚才最后一句说电视机上网看影片?这倒是个好思路,达电子似乎可以想这方面的办法。”

重要声明:小说《官商锦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