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9 订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蛇足 书名:官商锦湖
    早上起来,梁格珍看到张恪的眼睛有些浮肿,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那份“结婚承诺书”,不免有些心痛,昨晚得儿子有些太紧了,害得他负担太大一晚上没睡好觉。

    “小恪,结婚的事这次我就听你爸的,毕业后不你和小婧马上结婚,但毕业后得先订婚,至少给你顾姨一个交待。”作母亲的总心痛儿子,也不愿让他太过为难。考虑到之前已经与顾建萍讲好的事,不能有太大的变故,便用了订婚这个折中的办法。

    “嗯…嗯…”张恪埋头吃着早饭,含糊不清的点头同意,心想订婚就订婚吧,至少比一毕业就要结婚强,也总得给顾建萍一个交待。再说离毕业还有半年的时间,到时再想什么办法吧。

    直到此时,张恪心里才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这场婚到现在才算是真正过去了。

    虽然昨晚爸爸讲过他已经劝过了,但鉴于自己家里在内部事上,无论事大事小在决策上都实行的是妇女一票决定制,张恪当时听了也只是半信半疑,那块石头依然悬在半空中。现在听了梁格珍的话,才算是真正落地了。

    “你吃慢点,又没人和你抢。”梁格珍看到张恪吃得太急,忍不住又要唠叨。

    “实在是太饿了,昨晚上那么多的菜都让没吃上几口,急着出去上又没带钱,晚上回来晚了就不想再动手,饿得我一晚上没睡好觉。”张恪一脸的可怜相。

    “这么说来责任都在你妈上了。”梁格珍如何听不出张恪其中的意思,手似无意的又伸到放着承诺书的口袋里。

    “怎么会怪您呢!昨天我就说了,您的安排都是为了我们好,我领还来不及,怎么会怪您呢。”虽然明白自己妈妈只是装腔伤势的恐吓而已,但张恪明白自己一定要意识到必须要努力做好跑龙的配合工作,谁知道这小老太会不会看到你表演不到位,配合不努力,心一坏一反悔就猛得把杀手锏给使出来,那就叫人哭无泪了。

    看到梁格珍一脸的受用,张恪又一次体会到,这女人不管年纪大小都是需要哄的,小芷彤如此,自己老妈也是如此。

    大学的最后一个假期,张恪过得平淡而惬意,与唐婧通通电话以解相思,听许思讲讲家里的琐事,与李馨予聊聊过年趣事,和陈静谈谈明年的计划,陪孙静檬想想选秀的思路,最后还恭敬的接受芷彤的埋怨,埋怨他给自己拜年晚了,隐约又能听到电话那头晚睛柔的声音。

    张恪一个人在新芜也没想着要上山去,除了去卫兰和翟丹青家里拜年外,基本都呆在家里没怎么外出。就等着最后一个学期的开学了,这次在香港开二十九人会议时,张恪就要求在东大的最后一个学期里,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扰他,让他能象个真正的学生那样度过最后一段学生生涯。虽然在锦湖高层的每个人心里,都认为年青的张恪才是锦湖真正的灵魂,但想着自己手上的事,已经或者即将进入正轨,对他提出来的要求倒也不存在多大的担心,再说真有事也就由不得他不管。

    至少还有两件事他是要关注的,节过后就要上马的开发第五代液晶屏项目和孙静檬选秀的事,她那香艳之极的定金自己当时虽然只收了大半,但怎么也得出力才行。

    在开学前的几天,张恪一个开车回海州,上车后拿出手机打给许思,约她晚上去丹井巷吃饭。

    “如果你现在是要去八锦珍,恐怕要失望了,陈妃蓉一家这些天都在老家,要明天才回来,这几天八锦珍都关着门呢。”许思在电话那端轻笑着,似乎有所指。

    “往常这个点过去,八锦珍不做夜霄也快关门了,丹井巷那家后街酒吧应该早就已经正常营业了,我在那里等你。”张恪心里一跳,怀疑许思可能知道了自己与陈妃蓉在香港的事

    “可我找什么借口呢?也没有现在要去加班的说法。”许思自然知道现在去和张恪除了见面,还会发生什么,自然要为自己晚上出去不回家,找个合适的借口。

    “哦…”张恪想了半天,此时也确实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可以让许思晚上不回家。

    “嗯,先挂了,我妈有事叫我,一会到酒吧再说。”电话那头隐隐传来许思她妈的声音,许思便简单几句将手机挂了。

    张恪将车开到府天大厦背后的停车场,把车停好后走路到丹井巷。在走过八锦珍菜馆门口时,特意停下来看了一眼。仿古做旧的两扇桑木大门挂着锁紧闭着,门口横挂着“丹井巷2号”的木质门牌上,悬挂式的宫灯也没和往常一样亮着灯。而前面几米远处的后街酒吧,却有灯光从玻璃门和橱窗处透出来,落在丹井巷特有的青石地面上,给此时因为新年放假巷子里营业店家不多,光线有些昏暗的丹井巷增加了一丝光亮。

    走到酒吧门口,张恪轻轻推开酒吧的大门,原本被阻隔的乡村音乐,一下从酒吧里释放到了此时有些寂静的丹井巷。

    进入酒吧,张恪绕过传统中式风格的照壁,走进中庭看到此时酒吧里只零零散散坐了几桌人,在回形吧台朝着大门的方向,找了一个高脚凳子坐下。又从吧台的服务生那里,要了加冰加苏打水的芝华士,听着耳际轻柔的乡村音乐,轻尝浅嗫,感觉非常的惬意。

    酒喝了一半,许思的影便出现在酒吧的照墙处。

    张恪看到她的人刚走出照墙,才仅露出她的脸和半边子却又回转过去,似乎在与什么人说话。过了几秒钟,许思才再次从照墙后面走出来,走到张恪边,在他边上的一张高腿凳上坐下,脱下上的黑色大衣,美丽而清亮的眸子满是笑意看着张恪。

    ----------------------

    (原来发表的续文,弄错的重复婚礼在这章已去掉)

重要声明:小说《官商锦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