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5 李在洙的感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蛇足 书名:官商锦湖
    “把巧贞送回她房间,今天坐一天的飞机,今晚早点休息。”李健熙嘴角微微扯动了几下,终是不知道此时该对女儿说些什么,便扭头吩咐自己的妻子。

    听到自己丈夫的话,脸上带着泪水的母亲,此时才敢走下台阶,将跪在地上的女儿扶起来抱在怀里。

    母女相见自有一番倾诉,张恪看到李健熙在台阶上对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便向伤心中的母女俩点头示意,和李在洙一起走上台阶,脱鞋后和李健熙一起走进茶室。

    宽敞的茶室打扫得一尘不染,里面除了一张矮脚茶几、全的茶具、一只生着火的小炉子外,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

    三人围着茶几坐下,李在洙将已经烧开得水,洗泡完如白玉般晶莹的小巧茶杯后,又将第一泡的茶水倒掉,然后用二泡的茶水将三人的茶杯都倒上七分满。随着气的袅袅升起,室内一时茶香缭绕,让人心旷神怡。

    “是怎样的考虑,让你愿意在国内扶助起对自己都会产生威胁的对手。”李健熙依然还是干巴巴的声音。

    “锦湖不想要做一个纯粹排外的民族主义者,却也希望看到自己国家能有一批健康成长起来的优秀企业,能在一个比较平等的舞台上,与国外的优秀企业进行竞争,共同成长。这对自己,还是对他人,最终都是有利的。”

    张恪自然知道李健熙指的是什么,拿起茶杯看着里面黄绿色的茶水,淡然道:“而在现实环境不能提供的况下,锦湖总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努力创造这样一个相对平等的局面出来。”

    李健熙闻言沉默了片刻,将自己的茶水慢慢喝完,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李在洙道:“锦湖自己又将如何发展,在你心中达到什么样目标的锦湖才算是真正的成功?”

    “我对所谓成功的理解可能与常人不太一样,凭借自己的优势,在国内独家垄断一枝独秀,在市场上攻城略地,摄取超巨额的利润,如果发生了这种况,此时的锦湖在我看来是个彻底的失败者,一个对国家对社会对民众没丝毫责任感的失败者。锦湖最终的发展,在大的方面需要与国家的利益和民族的利益保持一致,在小的方面需要照顾到普通民众的利益。能做到这一步时,锦湖才算是达到了我当初创建的目的。”

    听了张恪这番看似理想过度的平淡言语,李健熙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平静淡定的表。坐在一旁的李在洙却心里如一旁烧开的开水般,滚烫且翻腾不息。

    以前一直都想不通他做的那些事和决定,现在才终于明白过来,他根本不是为了打击谁,也不是要做什么圣人,而是与自己叔叔一样,将一副怀有对国家对民众巨大责任感的枷锁,戴在了自己上的家伙。

    看着张恪静静的坐在那里,李在洙却看到了一座,自己今生都可能注定无法超越的高峰,而在这座高峰的对面,坐着同样伟岸被自己从小视为榜样的叔叔李健熙。一个将近中年渐衰老,一个才过弱冠益成熟,却拥有同样光彩耀眼的成就,同样拥有让人去恭敬仰视的目光。

    “叔叔,这几天就让我陪着张恪和馨予他们好好游览汉城。”在张恪告辞离开后,李在洙跪在榻上请求道。

    李健熙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即使今生都达不到与那青年一样的高度,却能清楚明白自己的短处,而真正用心的去向他学习,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成长。

    “巧贞,其实在我心里,你也拥有这样的能力,只是……”想自己的女儿,李健熙心里黯然一叹。

    之后的几天,李在洙陪着张恪和李馨予游玩了整个汉城。汉江两岸的城市中心,摩天大楼鳞次栉比,是一派现代化的都市景象;而旧的朝鲜王宫,和古色古香传统韩式瓦屋,静静的夹杂在这些高楼广厦间,让人感觉不到突兀,反而体现出古典与现化的和偕统一,透出这座充满现代化的城市悠久的历史沉淀。

    在张恪准备回香港的前一天,李在洙单独请张恪出来喝酒。

    “对于以前在建邺,对您及您的国家说的那些冒犯的话,我深表歉意,虽然这是迟到很久的道歉,依然希望您能接受。今后,我愿意向锦湖学习,竞争,求得共同的发展。”

    看到李在洙俯在自己面前道歉,张恪明白,几天前在茶室的那番话,对李健熙来讲,只是求证确认而已,对李在洙却是有极大的感触。所以也就怪不得这几天陪同时,他的态度有明显好转。

    “这不是等于给李健熙白白当了一回教学用的道具和模版。”张恪有些哭笑不得,转念想到自己把人家养这么大的女儿都拐了,似乎也不该再有什么怨气。

    第两天,张恪和傅俊要赶上午的航班回香港,李馨予和李在洙便一起坐车过来送行。到了机场见面后,李在洙和傅俊便一起借口去抽烟,远远的避开,给这对即将要离别的人留下单独交流的空间。

    张恪看着站在自己眼前呼吸芬芳可闻的李馨予,这几天呆在家里,脸上的气色明显变得红润,细密的长发更显乌黑光泽,清纯白皙的鹅蛋脸透着淡淡的粉红,双唇也加饱满而湿润有光泽,而前的那对让人流血的……

    “过了新年,如果你愿意回珀斯,我就送你去珀斯,如果你愿意去建邺,我就接你到建邺。”张恪忙说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压下自己即将变得没有规律的心跳,伸手轻轻拍拍她柔软圆润的肩膀,“不过我想你父亲这次应该会听取你自己的意愿,让你能自主安排自己的事。当然,要是到时的安排有一丝违背你的意愿,我会直接冲进你家里,将你抢走的。”

    李馨予没有如张恪预料的那样被他逗笑,轻抿着嘴双眼紧盯着张恪,似乎要把眼前这个男人的样子深深印在自己的眼中,最终烙印在自己的心里。

    “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的家里,重新有了以前爷爷在世时的那种感觉。”大胆直视了几秒钟,李馨予上前紧紧搂住张恪的腰,脸贴在他的口,嘴里喃喃细语道。

    温香暖玉入怀,饶是张恪自诩是历尽花丛的老手,也在瞬间就被李馨予前那对极具攻击力的人间器击成严重的内伤,呼吸急促,体内气血混乱,心脏严重超出负荷剧烈的跳动着。

    车前灯的威力无可抵挡!

重要声明:小说《官商锦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