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 古利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蛇足 书名:官商锦湖
    “那些是澳大利亚的土著人?”

    张恪看到发现不远处的一堆灌木丛里,走出几个打扮奇怪的男人,皮肤黝黑,头上插着彩色的羽毛,脸上和光着的上都抹着色彩艳丽的线条和大面积的色块,腰间只围着一块兽皮,光着两条粗壮的大腿,光着脚,手里拿着原始的长矛和一种形状如弯刀的武器,浑上下都带着原始而粗犷的野

    “这几个是古利人,这几个应该就是这附近一个部落里的人。这个部落还保留了古利人最原始父系氏族的传统,以狩猎各类动物为主,也采集以野生植物、坚果、浆果作为辅助食物,过着自及自足的生活,基本不与外界打交道。”乔伊斯细细观察了这几个上绘画图案后判断道,看到张恪有些不安的坐在马上,又安慰道,“虽然这些古利人看着怪异,长相有些凶恶,但都比较友好,只要不主动对他们表示恶意和进行攻击,他们不会对我们不利。”

    话是如此,只是从文明世界一下子到了最原始的人群中,任谁也会有些发怵,张恪紧张的坐在马上不敢动静,眼睛小心翼翼的盯着几个古利人手里在阳光下闪着锐利光泽的石头矛尖。

    这五、六个古利人在一个体强壮正值壮年首领似——张恪根据他带头上羽毛更多更艳丽猜的——的人物带领下慢慢走过来,看了几眼乔伊斯后,将更多的目光和注意力放在了张恪上,可能是古利人对白种人已经见得多了,反而对黄皮肤的张恪充满了好奇。

    被这样一群原始人围着看,即使张恪胆子更大,心里也不免有些紧张,拉着缰绳手轻轻动了几下,使得手腕上带着的腕表表面反出的阳光,在那古利人首领脸上晃了几个。

    “噜啰%¥#…………”首领受惊似的发出一阵古怪的叫声,对着自己族人高叫了几句后,从自己手腕上取下一串骨链,递到张恪面前,另一只手指着张恪腕上的江诗丹顿镶钻表,嘴里又吐出一串张恪听不懂的土语。

    “他是要用自己的骨链交换你的手表,如果你不愿意可以摇头拒绝,他们不会纠缠的。”乔伊斯不确定张恪是不知道这古利人的意思,还是知道要求交换的意思却不知道如何拒绝,或是有顾虑而不敢拒绝,便替他解释道。

    “这种花钱就可以买到的手表,又怎么能比得上这纯天然的手工工艺品。”张恪笑着解下自己的腕表,俯伸手递给那首领。

    这体强壮首领高兴的咧着嘴接过这只限量版的,市场上价值十几万美元的名表,又将骨链替张恪戴在手腕上。然后将这名表直接塞入自己额头的头绳里,让名表象挂链一样坠下来,别在自己自己额头的一侧,

    “张先生的想法确实与众不同,却又令人深思。”看着欢呼着离开的古利人,乔伊斯对张恪称赞道。

    “你用那只限量版的的江诗丹顿换了这串骨链,还换得这么高兴,不是吓得不敢拒绝吧。”回途路上,翟丹青看到张恪对换来的骨链不释手,不免感觉有些好笑。

    “那种大工业化生产出来的东西,再限量也总是机器生产出来的,从某种角度去思考,只有纯自然的东西,才是最符合自然之道的,任何人工的东西,即使宣称再环保,对自然环境来讲也是一种破坏。”见翟丹青不以为然的表,张恪拍了拍她细腻嬾的脸蛋道,“不无病呻吟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回珀斯。”

    第两天回到珀斯,翟丹青上午中途回来取文件,看见卫兰站在窗口,双手扶着窗台上,远远看着在沙滩上行走着的张恪和李馨予。

    “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海滩上走走?”

    “这样远远的看着不也很好吗?”看到翟丹青走到自己边,卫兰展颜笑道,“想着也不需要走到离他很近的地方,即使这样远远的看着他,心里也会感觉到很充实。”

    “傻丫头,真不该把你留在珀斯,当初也不该支持你考东大,如果那一年你考到其他城市上大学,离这个祸害远一些,可能现在你已经找到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了。”翟丹青如何不明白卫兰的心思,心中一叹,看着远处张恪小心的扶着李馨予跳下一块岩石,暗骂只怪这混蛋对女人太过温柔,又太过体贴,让每个接近他的女人都深陷进去而不能自拨。

    “翟姐,你觉得即使我现在离他远远的,这辈子还有可能将他忘掉吗。”卫兰转过,面对着翟丹青问道,眼眸子泛着隐约的泪光。

    看到卫兰的绪有些波动,翟丹青上前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这混蛋还真是吃人不吐骨的家伙。以前总对你嘴花眼花,现在你对他敞开了怀,他倒反而做起正人君子来了,这车前灯被他拐到珀斯这么久,也没见对她做过什么。你说上次在建邺他们俩人被人堵门口那件事,我们是不是错怪他们了。”

    “当时我可没多想什么,反而是翟姐和孙静檬好象醋味十足。”想到当年张恪和李馨予俩人逃回来的狼狈样,和翟丹青、孙静檬满脸吃味又要努力掩饰的场面,卫兰忍不住笑出声来,刚才略有些伤感的绪倒是一下淡了。

    在张恪边的众女中,翟丹青与卫兰的关系最为亲密,所以常把这样私密的话当作打闹的内容说出来。“你这小妮子还说我,当时是谁一眼就看出她没穿小衣的?”

    虽然现在自己与张恪的亲密关系并不在卫兰面前掩饰什么,被卫兰拿当初的事开玩笑调笑,依然翟丹青有些发窘,嘴上反击,手还伸到卫兰的腋下挠她的痒道:“居然说我醋味重,我看你现在就满嘴的酸气,要不今晚给那混蛋下点什么药,让你们今晚就将好事给办了。”

    “不要,我才不要这样。”

    卫兰虽然子已痒得站立不稳,差点摔倒,翟丹青还是能听出她话里的坚决,心里叹了口气,这小妮子还是有着自己的骄傲,还不知道那混蛋家伙以后办。

重要声明:小说《官商锦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