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9 赛马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蛇足 书名:官商锦湖
    西澳洲的地位在整个澳大利亚比较特殊,根据澳大利亚宪法,西澳洲除了部分立法权和司法权属于联邦外,拥有大部分的立法权和司法权,以及完全独立的行政权。而行政权取决于执行委员会,并由西澳洲总理和内阁来行使。威斯特作为执行委员会的资深委员,是西澳洲总理的坚定支持者。

    这个威斯特应该是乔伊斯家族在西澳洲的盟友,他这次来也应该代表了西澳洲相当一部政治势力吧。张恪明白不是自己人品好受人欢迎,而是西澳地区的众多中小矿企所代表的各类势力,及一部分西澳洲本土官员早已对目前的现状不满。

    必和必拓、力拓两大矿商和三井等系财阀之间互相渗透,通过手里的铁路与港口等物流体系,间接控制了西澳洲地区的矿产资源的开发和发展,使得大多数中小矿石企业的子并不好过。之前没有第三势力打破这个两家独大的平衡,即使是心有不满的西澳洲政府高官也束手无策。现在锦湖投入巨额资金,开始建立完全独立的,起从圣诞溪到汉德兰的铁路和港口的物流体系,自然吸引了这些早已对现状不满的政界和企业界人士的注意。

    开始时,铁矿石行依然低迷,绝大多数人心里叫好,却并不看好锦湖的行为,更多的人更愿意通过锦湖这种看似盲目的投资产生的压力,来间接要挟必和必拓、力拓和一些系财阀放松对物流体系的控制,让自己的处境能相对好过一些。所以之前这部分势力更多的是选择静静的站在一边,并不主动上前与锦湖接触。

    但形势突然产生变化,短短半年之后中,铁矿石行已经让人可以看到升温的希望,也让人看到了打破原本两家独大的可能,一些西澳洲颇有势力和具有远见的大人物,筹划着需要出面与锦湖开始接触。

    张恪看着威斯特那张略有些肥胖的大白脸,忍不住想上前抱着亲一口:“大白兔子,等你好久啦!今天你终于自己送上门了。”

    澳大利亚真正的赛马季节是在每年的十月份,此时正是澳大利亚的初夏,基本上都是阳光普照的好天气,温度大概都是20多度,非常适宜各种户外运动。张恪虽然不清楚这个况,但相对于现在一月份酷的高温天气,也明白此时并不是赛马的好时机,眼前这场在清晨举办的小型赛马会,应该是为他特意安排的。

    “赛马是我们澳大利亚人的传统比赛项目,到了每年十月的赛马季,澳大利亚各地都会举行赛马比赛,也会有很多人会进行赌马。张先生如果有兴趣,不如也一起赌一局,最高限额一百美元。”在乔伊斯替双方介绍后,威斯特突然指着即将入闸准备比赛的六匹赛马和马上的选手邀请道,脸上被肥遮成一条缝的细眼,盯着张恪的反应。

    看不出这大白脸还真够的,居然突然出这么一招。不过张恪也能明白和理解,毕竟威斯特代表的西澳洲当地势力与中冶不同,在异国同出一国的背景就让中冶与锦湖具有天然的盟友基础,但对西澳洲本土势力则不同,即使有了乔伊斯的介绍和推荐,再加锦湖在之前一年半左右时间在西澳洲的大力布局,要让威斯特和他所代表势力下定决心支持锦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必和必拓和力拓两大铁矿石巨头在西澳洲扎根了几十年了,在树立了不少对手的同时,在当地也拥有相当强势的政治资本,在没有把握和掌握更多的资料前,任何一个成熟精明的政客都不会轻易表态。

    相反是要威斯特来了之后轻易表示要支持锦湖,张恪反倒要考虑派出这样水准代表的势力,是否能达到与锦湖合作的标准

    这场看似普通的赛马更应该是锦湖与西澳洲本土势力的博弈吧。

    “我这人一向喜欢压冷门,这样一旦获胜,就将获得巨额的回报。”张恪回头看了一眼翟丹青笑着道。

    锦湖此时在一些人看来,不正也是一匹冷门的赛马。威斯特明白张恪话里的意思。

    细细看了一圈六匹赛马和马上的骑士,张恪最终指着比赛号码是6的赛马道:“我独押6号赛马一百美元。”

    翟丹青看着六匹赛马中体形相对最为矮小的红色6号赛马,不明白张恪为什么这么确定。

    “张先生恐怕没有赌马的经验,这6号赛马是六匹赛马中马龄最小的,才三岁半,我先详细帮你介绍一下这几匹赛马的各自特点和以往的战绩,你再做选择更恰当一些。”乔伊斯心里担心张恪毫无根据的武断选择,会给威斯特留下不好的印象,便忙出言替张恪解释道。

    一旦锦湖在西澳洲的铁矿石产业链能够壮大发展起来,不管是在圣诞溪建立大型加工工厂,还是汉德兰所建设的深水港,都将给乔伊斯家族带来丰厚的回报。所以乔伊斯以尊贵的参议员份,亲自回来做这次牵线的中间人。今天这几个人当中,乔伊斯是最切想促成这次合作的。

    “早就听说张先生的眼光是非常独特的。如果张先生有足够的理由,那我也愿意和张先生一样,独押一百美元给6号赛马。”威斯特显然并不在意6号赛马的况,而更关注张恪为何在根本不了解各匹赛马的特点,也不了解这次比赛的赛程长短,就选择了6号赛马的原因。

    “要是一会的比赛只跑四、五百公尺,那我就直接掏一百美元认输算了。不过我看这场赛马注定应该是场长期持久的艰苦比赛。6号赛马虽然看着瘦小,但我注意到它上的骑士也同样小巧,比赛起来赛马上的负重也最小。其他几匹马虽然体形高大,但它们上的骑士也都是强壮的骑手,这马匹的体形优秀相对就抵消了。”

    翟丹青看着张恪在侃侃而谈,想着这样暗示法或许也只能他用得出来,两大铁矿石巨头在西澳洲枝繁叶茂、根深蒂固的强大优势,用另一种眼光看待,就变成了历史负担沉重导致反应迟缓的官僚作风,而锦湖看似弱小,上却没有多少包袱,一旦上场就能轻装上阵,从这样的角度来看,这样相比锦湖似乎就并没有多少劣势。

重要声明:小说《官商锦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