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 夜聚浅水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蛇足 书名:官商锦湖
    此时能坐在这个房间里,都是极聪明的人,明白张恪在这次二十九人会议前单独将自己这几个叫到一起,连今天喜得贵子的孙尚义叶建斌翁婿都来了,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宣布。便坐下不说话,就等着张恪开口。

    张恪见众人襟危坐的看着自己,不由笑道:“是有一件事要与大家商量一下,但也不要搞得这么紧张,反人类反社会的事我们是不做的。”

    众人听了都不由笑出声来,室内的气氛倒也不由一松。

    “最新的房地产协议决策出台,对我们来讲似乎是件好事,尤其是对我们在珀斯的铁矿石产业来讲,不亚于一挤强心针,决策出发的短短几天内,国内的钢材水泥等相关产品的价格就开始升温,相信不用多长时间,就会影响到铁矿石的价格。原本我预计铁矿石产业的复苏时间会需要二到三年的时间,现在一下子有爆发的趋势,这好事来得太早,负面影响也不少。”说到这里,张恪停下来拿起杯子喝了口水,也让其他人有思考的时间。

    “我们在珀斯的布局还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完成,之前的布局工作基本没有受到什么阻力,完全是因为刚好处于产业低谷的好时期,即使有人在暗处有动手脚给我们设阻碍的心思,也会更愿意看到锦湖最终陷泥坛不可自拨。但现在况完全不同,任谁都可以看到受国内房地产经济的带动,铁矿石产业的复苏在际。以前一直潜伏在暗处的各色人物都会跳出来,象力拓、毕和必拓这两家在西澳开发长达几十年之久,在当地的影响和势力是目前锦湖所不能比拟的。在国内也会有大批眼红的人,这些人成事不足,却是败事有余。这些力量加起来,虽然锦湖也不是就对付不了,却会影响锦湖原本正常的发展方向和速度,相比较而言却是得不偿失。所以我有一个想法与各位商量一下。”张恪看着这几件锦湖的核心人员,正色道。

    说到此时,在座的众人已基本明白张恪要讲的事,都微微凑近体一脸正色。

    张恪正要开口下去,傅俊捂着手机敲门走进来道:“是那边来的电话。”

    张恪眉头一挑脸上兴奋的神色一闪而过,起接过手机,就站在原地接起电话,傅俊走到门口反手将门轻轻关上。

    “从新闻上看到今天锦湖新手机发布会的火爆,也促使一些人下了决心,有事也是必需要有人去做的。”肖瑞民略显疲惫的语气中透出几分下定决心后的亢奋。

    “就在这几天吗?”张恪压抑着绪道,“好的,我明白了,锦湖这边也会配合着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顿了顿,张恪又轻声郑重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事最终不如人愿,希望锦湖能有幸获得肖总的青眯。”

    电话那边传来的呼吸声明显加重了几分,过了几秒钟的时间,肖瑞民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今天才突然感得,认识恪少是件何等幸运的事。”

    孙尚义、陈信生等人原本还在好奇是谁的电话让张恪如此兴奋,听语气竟似一直在等这个电话。等听到张恪说出“肖总”两字,明白除了联信的肖瑞民不会有别人让张恪如此看重。在座的都是些清楚内的人精,都基本明白两人电话里说的大概是什么内容,脸上也都露出兴奋的神色。

    挂了电话,看到众人脸上的表,张恪豪满怀的道:“在有些事上面,锦湖一直比较被动,暂时只能让人欺负着不还手,这回一次连本带利要收回来。”

    又转对陈信生和苏津东道:“我们也需要尽一份自己的力,北京这几天不能没有人主持局面,信生和老苏看谁赶回去?”

    陈信生看着苏津东笑着道:“还是我回去吧,毕竟我在北京呆的时间长,比起老苏来至少不会迷路。”

    众人听了都大笑起来,知道陈信生说的是上回苏津苏自己单独开车逛北京,最后却只能报路名,通知公司司机去找他的笑话。

    “企事业单位元旦放假三天,这事估计最快也要四号才能进行,信生明天到北京就行。”在张恪心中也倾向于处世更圆滑老道的陈信生,回北京协助肖瑞民等人办成这件大事。

    安排完回到北京的人事,张恪又转示意站在门口的傅俊坐下来,对他道:“联系一下研究院的催院长,请他准备在昆腾在线上发表一篇,有关锦湖最新技术授权对国内手机企业和行业产生什么影响的文章,另外也让催院长给建邺晨报的简志康提供一些二千年国产手机企业和国外手机企业,有关产品销售和市场占有率对比变化的资料,麻烦简志康在晨报上写一篇有关二千年国产手机的困境及症结。”

    吩咐完张恪坐下来,略一思索又皱眉道:“只是这二篇文章倒也不能随便就发出来,不然搞不好要起反作用。”

    孙尚义在这些人中年纪最大阅历最深,加上本也是国内官家豪门出,对这方面的心思也最透彻,左手手指轻揉几下盘算后道:“确实需要找一个恰当到好处的时机才行,太早了会让一些人反感起反作用,太晚又没了效果,我看只要肖瑞民他们一动,第两天就紧跟着先后抛出简志康的报道和催院长的文章,这样有肖瑞民他们的动作在先,让上面的人提前有个心理准备,不致于看到相关报道后,就下意识猜测里面是否有锦湖什么谋,另外这样也可以能让他们去静下心去认识现状,支思考这二篇文章真正要表达的意思,以平常心去考虑锦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也能帮肖瑞民他们再烧一把火。”

    姜还是老的辣,如此安排将时间点找恰当好处,叫人拍案叫绝。虽然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看到大家谈正浓,张恪轻轻咳了咳道:“北京的事就暂时这样安排,信生回去与催院长保持联系,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我们再及时联系。如果大家体还吃得消,要不我们再谈谈珀斯的事,一会的宵夜由我私人掏腰包请客。”

    众人正在兴奋的劲头上,张恪凑趣请客自然齐声称好。

    “我想大家其实也已经预料到我要说的事,以目前锦湖在西澳那薄弱的基础上,占据储量如此丰富矿藏的况,就如力弱之人,细胳膊细腿抱着金娃娃站在闹市中,护不住又逃不快,周围还满是贪婪的目光和蠢蠢动的打劫者。想要改变这样的状态,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给自己找几个保镖。”

重要声明:小说《官商锦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