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4 两姓家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蛇足 书名:官商锦湖
    魏东强跳楼事件并没有影响东大创域接手海粟科技的进程,东大创域接手海粟科技30%的股票,东海省科技厅下属金鼎科技、中科院软件研究所分别接手25%和16%的股票。只是相对于金鼎科技和中科院,东大创域接手基本是不能流通的法人股,在旁人看来这次锦湖是吃了不小的亏。但从产业布局来讲,不管是手机产业智能化网络化的需要,还是网络信息产业及软件产业的发展,还是个人电脑普及的趋势下,锦湖都需要将软件产业做起来,将整个信息产业的产业链更完善起来。处于现在整个网络信息产业低迷的时期,正是进入的好时机。

    但对于林冰而言,昔不辞而别的恋人突然出现,又跳楼生亡,她内心的悲伤可想而知。虽然有马力的细心安慰,林冰依然缺席了之后几天的谈判会议。

    魏东强在文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他的后事还是由其生前所在公司申汇物流出面办理。

    申汇物流的老总龚自珍夜里听到魏东强跳楼的消息也非常意外,更多的是感到可惜,自是可惜与卓域高层的关系就这么断了。也担心自己公司与卓域的合作会因此出现变故。但对于魏东强的后事还是积极办理,并通知了他远在内地大山里的父母,不求被人记恩,却要防着让人有怨。直到与卓域签定了合作协议,并且由一直联系的卓域市场部陈工暗中转达,以申汇物流的名义,将卓域一笔二十万款子转交给魏东强家人的要求后,老于世故的龚自珍明白魏东强与卓域的关系并没有想像中的简单,不过这些他不会去了解,只是将那二十万的钱款,加成二十五万,作为公司的慰问金,交给魏东强的家人。

    因为魏东强的事,张恪在海粟科技股权转让条款基本谈定后,没有在文舟多停留。出事后的第二天下午就和许思先一步离开了文舟,留杜飞、蒙乐和马力等留在文舟,处理股权转让及软件园规划的后续工作,途经海州将许思送回家后,独自一人开车连夜回到了建邺。

    建邺的冬天异常湿冷,寒风刺骨,午后的学府巷没有多少行人,1978酒吧的大堂里三三二二坐着几个人,大多倒是准备期末考试的东大学生。

    田霞站在吧台后,拿着抹布做着卫生,眼睛不时关注靠窗而坐的张恪。

    她到1978酒吧已经几个月的时间,与张恪、杜飞、蒙乐等人时不时有接触,知道杜飞和蒙乐等人在东大上学时就创业,取得了相当的成就,也隐约知道张恪在这群人中的地位。对这个将自己从小饭店的服务员直接介绍到1978的男人,见过他当时在饭店一个电话召来新区副公安局长的威势,也见过他在1978与时学斌等人插科打诨的幽默,更见过他被众人围在当中纵论格局的那份淡定,却是第一次见他一人出现在1978。

    张恪窗边独坐的背影有些削减,带着往常不曾有的孤寂,田霞很好的把自己对他的感觉定义为感激,自问自己没有安慰的立场和理由,便默默换了一张音乐CD。

    听到酒吧的原本低沉的女声音乐换成静气清神的钢琴曲,张恪回头看向吧台,举起手中的酒杯向田霞示意。

    “今天怎么一个人来这里?杜飞、蒙乐他们人呢?”看到张恪喝完酒走到吧台前坐下,田霞接过空酒杯问道。

    “他们现在也算是成功人士,不象我这么游手好闲。他们俩个出差去了外地,差不多要到月底前几天才会回来。”

    田霞熟练的开了一瓶新酒,往酒中掺了苏打水后将酒杯递过来。张恪接过的酒杯抿了一口,微笑道:“在这里还习惯吧,当时也算是作了一回人贩子,直接把你给拐卖到了这里。”

    偏要说得这么难听,田霞横了张恪一眼,低头抹着吧台的台面:“我父亲的事还要谢谢你,医生说如果不是这次及时发现切除,肿瘤很有可能转为恶,到时就很难治疗了。”

    却是在张恪去韩国前,田霞在老家的父亲终是不放心她在酒吧工作,从老家赶来建邺,要实地来查看1978的况。来了以后倒也安心了,也就不再提让女儿换工作的事,只当来建邺旅游一回。张恪在1978与田霞父亲遇见聊天,知道他胃部时有疼痛,想到前世田霞的境遇,就建议田霞陪他父亲去建邺的省人民医院检查一下,却是及时检查出他体内的肿瘤。

    这样也算是又一次改变前世与自己有过交集之人的命运,张恪心想。只是这种改变也不全都是好事,至少对于魏东强就是如此。

    对于魏东强这个人物,张恪谈不上憎恶,在听到他跳楼的瞬间,却有莫名的悲哀充满了全,为挣扎小人物感到的悲哀,有魏东强的,也有为前世的自己。

    当年没有一丝犹豫就选择了东大,内心深处难道不是也在期盼着能与陈宁在校园中再相遇吗?虽然早在新芜街头下雨天那次偶尔相遇后,就决心要去遗忘前世的感纠葛,只是等到在校园两次无意的相遇,心中那处依然有着如前世分手后,如蛆附骨的撕心伤痛。

    在东大的时间也只有最后的半年,或者还有机会在校园里偶遇,能当作普通的朋友闲聊几句,然后如同两条偶然交集直线,又再次回到各自的轨迹上去;或者就这样毕业后悄然离校,然后无数次去猜测是否一如命运的安排,陈宁与于竹会一起回到新芜结婚育子,将前世的感真正当作是一场梦……

    宏信系在文舟大本营的崩溃,使得海粟科技联合调查小组受到的阻力大为减弱,除了发布虚假财务信息、纵股价、违规用地等问题被一一查明外,海粟科技在借壳上市前,软件园项目时的神秘公司也被揭露出来。十二月十五,原建邺市常务副市长胡宗庆被双规,其侄子胡金星则不知踪影。

    海粟科技增发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互联网新科技经济泡沫的破灭,但锦湖在11月通过昆腾在线和联信肖瑞民的组合攻击,生生打碎了海粟科技凭借华夏电子增资这最后一次脱机会,从而发了宏信系最终的崩溃,了解内的上层人员在暗惊锦湖反击凌厉的同时,却也不得不佩服锦湖手段高明,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

    而对海粟科技最直接的打击者——联合调查小组的负责人刘闻涛,知内的人员大多送他一个外号“两姓家奴”。

重要声明:小说《官商锦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