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回家的诱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败家的草根 书名:圆梦传说
    ()

    安露一声不响地走了,据说是去当一名伟大的人民教师,文昊打电话问她去了哪里,安露只给了两个字——秘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柳姐也是忙的不可开交,兼并夏氏集团后,资产重组,评估,一大堆事在那压着,每天早出晚归,哪还有一点时间和文昊打骂俏。

    白薇到是一直很悠闲,天天陪着文昊,可是随着圆梦集团即将提上议程,文昊的幸福生活也将结束。

    悠闲只是一袭美丽的晚礼服,不能一天到晚都穿着它。文昊一直这样认为,事实也正是如此。

    “祖爷爷,谁又来摸您的虎须了,小子我这就去办了他。”

    文昊“满脸煞气”。

    摸清楚吴天老爷子的xing格后,文昊也会时不时地和吴天老爷子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总能逗得吴天老爷子哈哈大笑。

    “哈哈,你有这份心就行了,我是怕你没那个胆去灭啊!”

    吴天老爷子乐得“哈哈”大笑。

    “老爷子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口,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文昊突然从口袋中拿出一个指甲刀,一跃到门后,向吴天老爷子表示:现在是他的耍宝时间。

    “你妈来电话了,叫你回家。”

    文昊一怔,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

    “哎,转眼间,你已经离家快三年了,是该回去看看了。”

    吴天老爷子轻轻一叹,他知道这三年文昊过得可不轻松。

    “哦,那我去收拾东西。”

    俗话说“树yu静而风不止,子yu养而亲不待”,细细的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3年没有回家看看双亲了。在文昊的印象中间,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恐怕这是离开家最久的时间了,而且因为忙,甚至都没有时间给父母打个电话,就算打通了,也只是匆匆寒暄,就挂断电话,他实在是不擅长用语言去表达自己的感。一想到这里,文昊就非常的懊悔,最难报的就是父母的恩,前世的自己哪怕再落魄,父母都没有放弃自己,默默的支持自己,可是自己报答了什么?只有担心,父母甚至没有享受过他一句“辛苦了”的真流露。所以文昊也希望趁着这还不算太忙的时候多陪陪亲人,送上一份不算奢侈的温馨问候。

    “等等,反正近期也没有什么事,你就先去水木大学念书吧,我都已经给你安排好了,随时可以入学,也好让我给你母亲一个交代。”

    “哦,好的!”

    ??????

    一个月后,淮城国际机场。

    一名长得十分英俊的年轻男子优雅地从国际航空出口处缓步行来。

    他带着黑sè的Armani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但是依旧可以看到他刀削的下巴和棱角分明的五官,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勾勒的弧传递着一份似乎与生俱来的自信与桀骜不驯的气势,右手插入裤袋,随意而又悠闲。一黑sè窄版修西装更是将他的形修饰得格外修长拔,再加上一头张扬着个xing的黑sè朋克发型,顿时引来不少花痴女炙的目光。

    突然,不知道是激动抑或是别的什么原因,那英俊男子脚步变快,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前奔去。

    “爸,妈,你们的儿子回来了。”

    文昊摘下了眼睛,眼眶中有些湿润。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吴燕的声音有些哽咽,激动地看着文昊,眼睛中闪烁这泪光。

    就是这个表,文昊记地清清楚楚。前世,每次自己离开家时间较长,哪怕是一个星期,每当自己回来,母亲都会很激动,就像现在这样。那时的自己还觉得这是一种大惊小怪,甚至有些抵触,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地事之后,文昊已经明白了,这是史上最伟大的感——母,不论是一星期,还是三五年,在母亲的心中都是永恒的挂念。

    文昊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吴燕的边,将吴燕揽在怀里,深拥抱。而文章伸出自己有力的手臂牢牢地将文昊和吴燕两人抱在怀里。一家三口眼眶湿润,嘴角带着这三年来最开心的笑容。

    文昊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亲是什么?她是思念起始,但,又没有终点,是一种对家的留恋,一种对团圆的渴望。一阵轻柔的微风吹过,路边的树叶花儿也都仰起头晃动起来,似也被这温馨的气氛所感染。

    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众人的鼻子都酸了起来,人世间还有什么比亲更重要,人世间除了亲还有什么更让人开心。父如山,能给你坚实可靠;母如水,给你以温柔,清凉。无论你处何地,漂泊何方,总有一个声音在亲切的呼唤着你的ru名,在向你诉说着心底无声的牵挂,这就是亲

    “爸,妈,你们都还好么?”

    文昊揉了揉眼睛。

    “都好,我们都很好。”

    文章拍了拍文昊的肩膀。

    “不错,比以前更壮了。”

    文章又轻轻锤了捶文昊的口,对文昊的成长满意至极。现在的他也算一名成功人士,眼界颇宽,从电话的只言片语中他隐隐约约猜到了文昊部分经历,为有文昊这么优秀的儿子而感到骄傲,自豪。

    “把你的手拿开,离我儿子远点,儿子刚回来,你就敲敲打打的,打坏了,我可不饶你。”

    吴燕把文昊拉到了自己的边。

    “还是老妈疼我。”

    “那当然,妈妈不疼你疼谁啊?”

    吴燕破涕为笑。

    “行了,那么多人看着呢,先上车,回家好好聊聊。”

    文章打开了车门,催促文昊和吴燕娘儿俩上车。

    “呦,老爸,不错嘛,崭新的红旗啊,整个淮城也没有几辆吧。”

    坐到车中的文昊向文章竖起了大拇指。

    “我说你这臭小子,又埋汰我了,找打是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就有好几辆顶级跑车,你老爸这车你怕是看不上吧,不过看不上也没办法,将就着坐吧,哈哈!”

    “老爸,我可没看出来你有什么不好意思,你赶紧用后视镜照照你满面红光的脸看看,分明写着‘得意’两字嘛。”

    “儿子,你是不是看不起你老爸啊?怎么说你老爸现在也是一方豪富,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呢,告诉你,以后跟着老爸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体倍儿棒!”

    “老爸,你这种思想要不得啊,怎么说咱们老文家祖上也是N代贫农了,劳动人命最光荣啊,咱们还是要保持淳朴的农民作风,那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弥足珍贵。你看看你,典型的暴发户啊,就算咱们做暴发户,那也要做个有气质的暴发户,你说是不?哈哈!”

    “刚刚回来就和老子顶嘴,老子真是后悔当年怎么没有把你shè在墙上。”

    “后悔那也是没有办法事,世界上又没有后悔药可以吃,老文同志,生活就像强激ān,既然反抗不了,你就好好享受吧!”

    吴燕听到这父子俩的对话,“嗤嗤”直笑。

    “你小子,算了,说不过你,走喽!”

    文章说完,娴熟地启动起车子,向家中开去。

    一路上欢声笑语??????

重要声明:小说《圆梦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