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一局梭哈引起的血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败家的草根 书名:圆梦传说
    ()

    坐在古sè古香的贵宾厅中,夏剑悠闲自在地品尝着赌场奉上的极品好茶,和陈家少爷陈阿扁、李家少爷李小辉在一起有说有笑,显得十分和谐。突然一个让他永生难忘,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份和谐。

    “夏剑,他是谁啊?旁边的妞可真靓!啧啧!”

    夏剑旁边一个嘴里叼着雪茄的猥琐男子,紧紧盯着安露地半边酥,露出了sè迷迷的笑容。为什么说他猥琐呢?用一句话来形容吧——炮轰的脑袋还梳个雷劈的逢。安露的眼里立刻流露出厌恶的神sè。

    “文昊!~”

    夏剑回答地咬牙切齿,低沉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恨意。夏剑对柳姐和安露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多关注,因为他已经不能算是真正的男人,最近一年,他更是迷上了强壮的男人。(不知道像夏剑这种况算不算搞基?哪位大大可以给草根一个答案?评论楼留下答案,草根感激不尽!)

    听到夏剑的话,陈阿扁没有太大反应,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安露的上。不过夏剑后面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男子的脸sè微微有些动容,原来眼前这个帅气的少年就是家族长辈一直议论的焦点。

    顿时之间,贵宾厅内剑拔弩张,气氛开始紧张。

    何宏严刚刚还是猪胆sè的脸上立刻浮上了一丝笑意。心里暗道:看来即将进行的是一场豪赌,自己一定可以抽佣不少,弥补一下损失,聊胜于无啊!于是即刻上前。

    “不好意思,让各位少爷久等了,现在人已经到齐了,可以开始了吗?如果开始,何某人愿意亲自上阵为各位洗牌。”

    何宏严的微微下躬,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哪还有一点澳门赌枭的风范。

    “哦?何老板亲自上阵?那我们可真是荣幸啊!”

    一直沉默的李小辉突然出声,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

    何宏严,外号“何一手”,洗牌荷官出,别看他材稍显肥胖,但是他的双手却是白皙修长,十指如葱,纤细滑`嫩,灵敏到了极点。他洗牌时牌的流动速度已经达到了每秒两百张。那是一个极其惊人的速度。一个人的眼在两百分之一秒之间若能看得到两百张从眼眼余光闪过的牌并能记得清楚的话,只怕此人不是神也差不得多少了。而且就算是看他洗牌,那也是一种美的享受。何宏严自从当上葡京的大老板、澳门赌枭,就再也没有在公开场合为别人洗过牌,不知道今天是出于什么原因,竟然主动要求“露一手”。

    “呵呵,如果文少爷害怕的话,我倒是可以体谅一下,只要文少爷你把你的女伴借给我这个兄弟玩一下就可以了。”

    夏剑看到文昊没有反应,以为文昊怕了,因为他知道文昊一年前才接触到他们这个圈子,而以前,只是乡下的一个穷小子,虽然武力值高的,但是赌技怎么可以和他们这些玩了十几年赌博的赌jing同ri而语,面对这种菜鸟自然是倍有信心,急切地想找回当ri丢脸的场子。而且他这句话不可谓不毒,既损了文昊的面子,又卖给了陈阿扁一个人,等会儿的赌局中还不尽心尽力为自己服务啊。

    “你有种再说一句!”

    安露大小姐发飙了,他看到那个陈阿扁都想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

    夏剑没有回应安露的话,而是恶狠狠地盯着文昊,仿佛在说:我没种,你懂的!

    文昊没有搭理夏剑,而是拉着柳姐和安露毫不客气地开始落座,在文昊看来,狗咬他,他总不能去咬狗吧。

    看到四大公子已经全部落座,何宏严两只如汉白玉般修长白皙的手从旁边一个旗袍美女端来的盘子中拿了一副扑克牌,向文昊他们四人亮了亮,打了开来,熟练无比的将牌摊在赌桌之上,然后道:“现在请四方验牌。”

    文昊没“吃过猪也看过猪跑”,上前到托盘上拿出验牌镜,随意地看看,就表示没有意见。夏剑他们三人也各自看了看,表示没有意见。

    何宏严在四方都表示没有意见后开始洗牌,只见那牌在他的指间翻飞纵横,一个个孤线在眼前飞过,就像是一个美妙绝伦的艺术表演,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完美,让人有酣畅淋漓之感。柳姐,安露,还有“跟班”许绍辉已经惊叹多次。不过文昊没有过多注意何宏严的“艺术表演”,他的jing神已经完全的到了何宏严手中的那副牌之上,灵识放开,开始记牌。

    赌局正式开始。

    第一把牌发出去后,文昊的牌面是7、8、10、J,底牌是9;夏剑的牌面是9、10、J、Q,底牌是8;陈阿扁的牌面是A、A、A、K,底牌是Q;李小辉的牌面是2、2、3、J;底牌是2。

    在前三轮他们每人都梭了20亿上去,赌桌上已经是高高的一堆筹码。

    这时候何宏严开口对夏剑说道:“顺子请先说话”。

    夏剑笑嬉嬉的得意说道:“唉,人运气好的时候怎么样也挡不住啊,我梭了”。说完把自己剩下的30亿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李小辉首先看了看自己的牌面,想也不想的直接盖掉了牌,紧接着文昊也盖掉了自己的牌。他其实早就知道自己这局必输,但是为了麻痹夏剑,他还是跟到了最后,20亿只是他的一个饵。

    陈阿扁看了看自己的牌面又看了看夏剑的牌面,心里不知道夏剑是不是“偷鸡”的牌,咬了咬牙开口说道:“那我也跟了,看你是不是“偷鸡”。说完也把自己面前的筹码推了出去。

    “陈兄,承让了!”

    夏剑笑眯眯地掀开了自己的底牌。

    陈阿扁很干脆地离开了赌桌,没有表现出任何沮丧之,好像50亿对于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

    第二局,夏剑在第三轮把自己的牌盖了,最后文昊用四个9吃了李小辉的三个A,李小辉也离开了赌桌,牌桌上只剩下文昊和夏剑。赌桌上的夏剑完全是另外的一个人,沉着冷静,喜怒不形于sè,而文昊自始至终脸上都是带着淡淡的笑容。

    “‘下’,只剩下咱们两个人了,要不,玩点大的吧?”

    文昊的眼睛闪过一丝狡诈,但是没有暴露出来,要玩就玩大一点,他要彻底埋葬夏剑,为接下来的大战开一个满堂彩。

    “哈哈,我现在有120亿,你只有80亿,我占优,说吧,你想怎么玩?”

    夏剑并不认为自己在赌上面会输给文昊,而且他还带着西德最新产的隐形液晶体透视眼镜,对文昊的牌“了如指掌”。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正好也有这个想法。

    “很简单,我们用家族的产业梭哈,比如你家的船厂,橡胶厂,锡矿,还有煤矿。”

    文昊的笑容很淡定,但是说出的确实夏家最赚钱的四个产业。夏剑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输了,夏家的“经济帝国”会立刻陷入瘫痪,损失太大了。

    “那你拿什么出来赌?”

    基于对自己强大的信心,夏剑还是决定赌了,贪婪,就是赌博最大的敌人,当夏剑问出这句话时,已经注定着他会死得很惨很惨。

    “钢铁厂,烟厂,电厂,油矿。”

    不知道柳姐因为什么原因,竟然对文昊如此信任,当文昊要拿出吴氏财团四大经济支柱出来赌博时,竟然没有出言阻止,不过安露就没有这份“默契“了。

    “文昊,你疯了?柳姐,你怎么也跟着疯?”

    安露连忙出声阻止。

    文昊心里简直特别想亲安露两口,安露的本sè出演,立刻表现了自己这方的信心不足,这样,夏剑入局的可能xing就大大提高了。

    陈阿扁和李小辉都一脸嘲笑地看着文昊,那表好像文昊必输无疑。他们可是清楚知道夏剑的“实力”的,刚刚他们输也是故意的,准备让夏剑和文昊玩点大的,但是没想到文昊竟然主动来送死。文昊的做法对于人来说确实有些孟浪了,不过文昊不是人,他可是未来的神,所以,悲剧的只能是夏剑。

    “那何老板,就请你把赌场的律师叫上来,准备合约的事吧。”

    文昊知道赌场是配备律师的,尤其是像葡京这样的全球顶级赌场,有专门的律师为那些需要现场抵押财产的赌客提供服务。

    “何老板?何老板?”

    “啊?啊?哦,哦。”

    何宏严脑子里一片空白,在他看来,眼前的两个人简直就是疯子,太疯狂了。

    赌场律师的效率很高,很快就解决了合同,文昊和夏剑都分别在合同上签了字,贵宾厅瞬间变的凝重,只能听到重重的呼吸声。

    “可以开始了吗?”

    何宏严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激动,他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主持这么大、这么疯狂的赌局,简直此无憾了!

    “OK!”

    “OK!”

    何宏严开始派牌。

    “A叫牌。”

    文昊牌面是红桃A,首先叫牌。

    “钢铁厂”

    文昊很平静地推出了赌注。

    “跟你,船厂。”

    夏剑的牌面是梅花Q,他看了看底牌,是黑桃Q,又看了看文昊的底牌,是“梅花K”,“犹豫”一下,推出了自己的赌注。

    “A一对说话。”

    文昊的牌面是一对A,夏剑的牌面是一对Q。

    “我A一对,烟厂。”

    “我也跟了,橡胶厂。”

    夏剑看到文昊的底牌后简直信心十足。

    “电厂”

    文昊直接叫牌,他来的牌是红桃10,大于夏剑的梅花9。

    “一直都我叫牌,看来老天都是站在我这边啊。”

    文昊很“得意”。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跟了,锡矿。”

    夏剑很淡定。

    “不要浪费时间了,油矿,梭哈。”

    “好,跟你,煤矿。”

    文昊和夏剑的合同全部都出去了。

    “哈哈哈哈,我四张Q,你开牌看看。”

    自我感觉良好的夏剑再也掩饰不了得意的神,伸手准备去拿所有的合同。

    “现在就拿是不是太急了点?”

    文昊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

    “好厉害,四张Q全让你拿到了,不过你还是走霉运。”

    文昊甩出了最后的底牌,竟然是方块A,不是夏剑看到的“梅花K”。

    柳姐和安露兴奋地紧紧抱在一起,然后又把文昊抱在中间。

    夏剑的头上冒出了涔涔冷汗,文昊的四张A对他的四张Q,他被眼前的牌打击到了无敌深渊。

    “不可能,不可能,明明是‘梅花K’,你出老千。”

    说完,夏剑就要来抢桌上的合同,但是他怎么可能快过文昊,眨眼,合同就到了文昊的手上。

    “愿赌服输,夏公子,风度啊。”

    文昊离开了两个温暖馨香的怀抱,笑盈盈地看着夏剑。

    “我不服,不服,我要杀了你。”

    说完夏剑都的全就开始膨胀,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让文昊去死。

    就连陈阿扁和李小辉看到夏剑开始变,眼中都露出了骇然的神sè,没办法,实在太恐怖了。

    文昊回过头问安露“什么是幸福?”

    安露立刻会意,笑嘻嘻地说:“猫吃鱼,狗吃,奥特曼打小怪兽。”

    “嘭~嘭~”

    只用了一拳,夏剑就飞了出去,膨胀的血管完全破裂,血像喷泉般飞溅而出,晕倒在地,生死不明。

重要声明:小说《圆梦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