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谁是谁的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败家的草根 书名:圆梦传说
    ()

    清晨,太阳已经露出地面,血红的朝霞和浓密yu滴的紫sè云朵掩映着东方的曙光。吴氏庄园的上空缭绕着白sè的烟雾,如同有生命的物体,逐渐地扩展开去,一直扩展到无尽的远方。庄园内的众人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显得闹非凡!但是观景楼下的演武场却显得相当寂静,文昊和冷锋已经互相对视了接近五分钟,谁也没有出手。

    “你很寂寞。”

    文昊突然对冷锋说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冷锋眼里厉光一闪,仿佛不想文昊继续说下去。

    “有些往事,只能沉淀在记忆中,一旦掘开回想的闸水,伤痛就被浸泡在无的激流中,随浪起伏无处可逃;有些过客,只用那一瞬间的激,演绎的一些无关紧要的片断,却死死地镌刻在脑海里,久久地挥之不去。我们只能走出那些记忆,淡忘那些人的,曾经的熟悉,以后的今天,许多的一切,早已烟消云散。”

    文昊仿佛是在对自己说,不过眼睛却盯着冷锋,那忧郁的眼神,深邃的目光,随意的姿势,既有梁朝伟的内涵,又不失邻家男孩的阳光??????如果有女xing在这,瞬间就会被他秒杀,即刻投怀送抱。但是显然,冷锋不在此列,他怒目圆睁,死死地盯着文昊,双手已经不停地颤抖!

    “她不是过客,那些经历也不是无关紧要的片段!你该死!”

    冷锋有些声嘶力竭。

    话音一落,忽然全气势一催。

    这一催,仿佛天地之间,忽然飘未了朵朵乌云,将虚空遮掩。

    只一瞬间的工夫,冷锋的全涌出了一股强大气势,这股强势仿如惊涛骇浪,凝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朝外释放着他狰狞的气势,仿佛随时都将暴起,将视野所及的一切尽数吞噬。

    “人的一生中,最光辉的一天并非是功成名就的那一天,而是从悲叹与绝望中奋起、勇往直前的那一天。”

    文昊没有理会冷锋散发出来的吞噬气息,继续说着自己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来的大道理,那虔诚的表就和得道高僧劝一个走入歧途的恶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表一模一样。他一动不动,不论冷锋的气场如何泛滥,他始终站在原地,仿佛一根定海神针似的,巍然耸立。

    但是冷锋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智,丝毫没有停止自己的攻击。正在装B的文昊陡然醒觉,只觉一股凌厉之极的劲风正向自己前扑来。这时的他,要向前推进一寸都是艰难之极,但是自己绝对不能被冷锋这强劲的拳风碰到,旧伤还没有完全复原,再次受伤会让他体的活力持续下降,这是他所不许的,因为体是他最大的依仗。他心念转动奇快,打不过就跑呗,反正这里也没人,抱头鼠窜不丢人。于是很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直表现得很有男儿气概的文昊此刻却是在冷锋拳劲的缝隙中上窜下跳,却始终没有让冷锋近

    冷锋的气势不可谓不强,攻击不可谓不盛,不论法移动,还是拳劲攻击,都已经发挥出了接近全部的实力。但是就是没有伤到文昊分毫。

    打了半天,冷锋也渐渐冷静下来,再也没有发出大的杀招,不过也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文昊看到冷锋的招式也不像刚刚那样招招致命,很是乐意地迎了上去,男人只有在筋疲力尽之后才会流露出脆弱的一面,文昊现在的目标就是让冷锋摘下那冰冷的面具,在他最脆弱的时候解开他的心结。于是,“jing彩的对决”正式开始。

    冷锋一个箭步就窜到文昊旁,一拳打出,霍霍生风,直击文昊腰部,文昊子一闪,一下子就滑到了冷锋的左侧,飞快踢出一脚。

    ??????

    两人你来我往,攻守转换快如闪电,但是却没有一点威势,文昊和冷锋打着打着可能也感觉没有意思,两人在同一时间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然后很有默契地抱在一起,玩起了没有任何章法的摔跤,你往我脸上一个左勾拳,我回你一个左勾肘;我往你脸上一个右勾拳,你回我一个右勾肘

    ??????

    观景楼上有一个老头子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的“恶斗”,乐得哈哈大笑。

    文昊和冷锋就这样“胡闹”半天,然后两人都鼻青脸肿的起来了,互相看了看,大笑起来。不过冷锋笑着笑着眼眶就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文昊拍了拍冷锋的肩,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中多了两坛年代久远的女儿红,自己拿着一瓶,送了一瓶给冷锋,准备还充分的。

    看到文昊手里的两坛女儿红,吴天老爷子立刻笑不出来了,嘴角一阵抽搐,自己的珍藏什么时候又被文昊发现了,损失惨重啊,这两坛女儿红可是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

    “知不知道饮酒和饮水有什么区别?”

    冷锋突然问了文昊一个问题。

    “酒醉人而水不醉人。”

    文昊喝了一口,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你错了,水不醉人人自醉,这说明水也可以醉人。他们的区别在于酒越饮越暖,水越喝越寒。你越想忘记一个人时,其实你越会记得她。人的烦恼就是记xing太好,如果可以把所有事都忘掉,以后每一ri都是个新开始,你说多好。”

    冷锋的话突然变的多了起来。

    “我是错了,不过,你也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我们生命中很多东西都在来来去去,我们能真正留住多少呢?有进来的,就会有走的,这是自然的法则,凡事都不能太过牵强了,而该走的终究还是会走,这就是命。”

    冷锋半天没有说话,一直在灌着他手里的那一坛女人红。

    “后悔吗?”

    “不后悔!”

    冷锋虽然有些醉意,但是回答地斩钉截铁。

    “我相信小玉姐姐也不会后悔,不过她会伤心,伤心你没有照顾好自己,伤心你让太阳都变成了坚冰,伤心你是因为她才变成这样。”

    “对不起,小玉???对不起,小玉???”

    冷锋的酒量并不大,才喝了半坛就已经醉眼朦胧。

    文昊也有些醉意,看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眼泪。

    人的寂寞,有时候很难用语言表达。

    他想起了莫雪,有的人可以为了一段感放弃自己一生,有的人却愿意牺牲一段感去换取物质的享受,人与人的差别怎么就如此之大?他恨莫雪,因为他用全部的却换不了她的三年等待,他又感谢莫雪,因为莫雪让他学会了怎样去忘记;让他知道当童话已经结束,遗忘就是幸福;让他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

    恍惚中,他突然想起了三岁时立下的那个誓言!

    (写这个章节时已到深夜,草根恰好有所感想,可能有些走题,希望各位看客大大不要介意!)

    。

重要声明:小说《圆梦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