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误会大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败家的草根 书名:圆梦传说
    ()

    在文昊这位伟大的语言大师的“调戏”,下,云梦瑶很快就忘掉了自己的羞涩,和文昊深入地交流起来。这样一来,他们的之间的话题反而更加活跃。文昊一口一个“梦瑶妹子”叫得那叫一个亲昵啊,那搞怪的肢体动作和行为语言时不时地把云梦瑶逗的花枝乱颤。不知不觉,飞机已经抵达台北松山机场,文昊和云梦瑶都有意犹未尽之感。

    “没想到,好快!”

    云梦瑶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轻声呢喃。

    “你不会是舍不得我吧?难道你上我了?”

    文昊不想太过伤感,只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减轻彼此的离愁别绪。

    “你可不可以再自恋一点?”

    云梦瑶有些无语,她还真没见过这样自恋的人,虽然自己确实对他有好感的,但是也坚决不能承认。怎么说自己也算是成鱼落雁,闭月羞花,迷倒万千少男熟男的女神,怎么可以主动向一个男人袒露心扉呢,不行,绝对不行。

    “NoProblem!”

    什么叫做无耻,什么叫做脸皮厚,文昊,是真实的写照。

    云梦瑶白了一眼文昊,不再说话,她怕再说话,她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感,那样事就大条了。自己的秘密太多,文昊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险,她不能将文昊带入危险的境地。一切随缘吧,如果文昊以后真的能够接触到他们的那个世界,就算千难万难,自己也会义无反顾??????很明显:经过短暂的接触,云梦瑶已经知道文昊不是常人,但是她还是低估了文昊,大大低估的文昊的潜力和实力。

    下飞机的时候,云梦瑶走在前面,文昊走在后面,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匆匆地相逢,匆匆地离别,谁又是谁的过客?别离,有点难舍,但不怅然;有点遗憾,但不悲观。因为相逢的希望在安慰着彼此。

    有些昏暗的公车中只有文昊一个人。司机是一位长相粗犷的大叔,司机很健谈,可能太过寂寞了。他兴致盎然地和文昊说起他的妻子、孩子,说起生活的柴米油盐。文昊很是认真,很是沉迷地听着司机大叔的生活经历,太长时间,他没有享受过平凡的生活,对于他来说,平凡的生活太过奢侈,上背负了太多梦想,只有不停地向前奔跑,他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自顾着说了半天,司机大叔终于停止了自己的诉说,朝文昊竖了竖自己的大拇指,心中暗叹:“这年头,这种善解人意的小青年真是太少了。”。

    文昊很温和地朝着司机大叔笑了笑,转过头看起了台北繁华的都市夜景,回想起刚才云梦瑶那依依不舍的眼神和高高撅起的小嘴,嘴角就不由得浮起了一抹笑意。

    “小子,想女朋友啦?”

    司机大叔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带着些许戏谑。

    “额。”

    文昊汗颜,没想到这个年近五十的大叔还有八卦的潜质。

    “小子,别不好意思,人不风流枉少年,我看好你!哈哈!”

    司机大叔的笑声很是爽朗,或许也想起自己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笑声之中还有一丝得意。

    “大叔,我也看好你。”

    话音刚落,文昊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跳出公车,朝着黑暗中疾驰而去。

    “小子,我们还会相见的。”

    司机大叔猛然刹车,朝着文昊离开的方向望去,脸上露出了让人琢磨不透的微笑。

    夜sè下的吴氏庄园戒备森严,孔武有力的黑衣保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五条纯种藏獒在主人的带领下,虎视眈眈地盯着大门,似乎只要有什么异动,立马就会扑上去咬断对方的喉咙。大战前的紧张气氛展露无疑,弄得本来还一轻松的文昊变得有些凝重。不过他那“夜袭女人香”的计划可没有变动,在他看来,定下的计划不管如何变化都要不折不扣地完成,这样才够男人,尽管他的计划有些猥琐。

    文昊运用刺杀中学习到的隐藏自己的法,小心翼翼地避过jing力充沛的黑衣保镖和嗅觉灵敏的藏獒,一路有惊无险,总算到了潜伏到了豪华奢侈的别墅下,看到柳姐房间的已经没有了灯光,估计柳姐已经入睡,心中一阵得意,猥琐地发出了“嘎嘎”的笑声。

    “回来啦?”

    一个冷漠的声音在文昊的背后响起,文昊一惊,下意识的抬起双手,准备战斗。

    “嗯,进步很大,战斗意识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恭喜。”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不过文昊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除了冷锋那个大冰块还能有谁能这么快的发现他?心中不由得暗自恼怒,大好机会难道就这样白白浪费?不甘心啊不甘心!不行,机会摆在面前,自己一定不能放过。当他明ri回首今晚时,他不能因为错过机会而悔恨,也不能因为临阵脱逃而羞耻——这样,他就可以自豪地说:我整个生命和jing力已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繁衍与流传而劳心劳力,鞠躬尽jing。

    “凉风有兴,秋月无边,亏我思绪好比度ri如年,虽然我不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可是我有我广阔的襟,加强健的臂腕!”

    文昊边说边上去要搂冷锋,表示一下哥俩好,希望冷锋通融一下。看到文昊的动作,冷锋立刻向后退去,他还真是不太习惯别人的

    看到冷锋向后退去,文昊立刻麻利地顺着墙,爬到了柳姐的房间。冷锋在下面想说什么,但是看到文昊已经进去了,就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嘿嘿,小美人,我来了。”

    透过朦胧的月光,文昊可以看到“柳姐”那薄纱般半透明睡衣下玲珑有致的胴?体。脸上立刻挂起了田伯光似的笑容,朝着“柳姐”走去。

    看到“柳姐”还没有睡醒,文昊就用手按住了她的嘴,然后整个子压了上去,压上去的时候,文昊舒服的呻吟了一下,然后把手放开,用嘴堵了上去。

    “嗯……好痒呀!”

    夏天在睡梦中,隐隐约约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上蹭来蹭去,搞的她全都好痒,而且嘴唇上还有什么呼呼的东西,湿漉漉地黏在上面,就连她的耳根还有脖子上面都有什么东西在向她喷着气,弄的她下面似乎来了阵阵cháo意。

    女人的直觉让夏天惊醒了,她努力地睁开了眼睛,“啊……”字还没有出口,嘴巴就又被文昊的嘴唇给堵上了!

    “唔唔……唔……”

    夏天看清了趴在自己上的人,是少爷!

    虽然一年未见,文昊也比以前更加强壮,更有男人味,但是夏天还是一眼就把文昊认出来了。她心中害怕极了,虽然她早已对文昊芳心暗许,但是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把子交给文昊,况且他也知道文昊是来找柳姐的,发生在自己上的事只是个误会,难道让自己用这次误会作为理由走到文昊的边,这是她不能够接受的。刚要叫,但一双强有力的手按住了她的嘴;她努力的挣扎着自己的体,但是文昊用一只大手握住她两只手,然后把她的两手放在头上的位置,力气相当的大,她无论怎样挣扎也挣扎不开。

    文昊现在十分兴奋,体隐隐有些颤抖,yu时间太长,自己的体就像火药桶般一点就着。而“柳姐”的体就是那个点燃他这个火药桶的火星,既然已经爬上来了,怎么可能轻易下去。再说,自己决心已下,一定要在今晚收了柳姐。失去理智的他把夏天的挣扎看成了柳姐害羞的表现,继续在“柳姐”上肆意妄为。

    文昊一只手伸进“柳姐”的睡衣里,开始柔捏起“柳姐”的玉·峰来,一年没有把玩了,真的很是舒服。虽然感觉比以前稍微小了点,不过文昊也没放在心上,只是单纯的以为“柳姐”可能变瘦了,决定以后给“柳姐”好好补补。

    夏天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滴了下来,她已经感觉到文昊的下面越来越硬,自己又挣扎不开,难道自己只能就这样被文昊不明不白地侵犯。

    文昊突然觉得嘴里有点咸咸的感觉,他发现“柳姐”的脸已经完全湿了,难道“柳姐”根本就不愿意?那自己的行为和禽兽又有人差别?他立刻依依不舍地把自己的手从“柳姐”的玉·峰上拿走,同时也把自己的体从“柳姐”的上移开。

    “对不起。”

    文昊有些愧疚地向“柳姐”道歉,虽然他想得到柳姐,但是那一定要建立在你我愿的基础上,既然柳姐不愿意,那今晚的事就是自己错了。男人,要勇于承担犯下的错误。

    但是半天没有声响,夏天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文昊,所以蜷曲地坐在上,一直默不作声。

    文昊看到“柳姐”不说话,就伸手准备开灯,来看看这个自己朝思夜想的女人。

    “不~”

    夏天话还没说完,灯就已经开了,文昊大吃一惊。

    文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这个被自己弄的衣衫半解的女人竟然不是柳姐,居然是夏天那个可的小妮子。但是此刻的可无敌美少女夏天明显很委屈,眼睛里还留着泪,可怜兮兮地望着文昊??????

    这下误会大了!

重要声明:小说《圆梦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