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旅程即将开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败家的草根 书名:圆梦传说
    ()

    文昊没有去找安露,而是一个人睡在观景楼的大理石板上,数着天上的星星。

    “是否正因为流星承载了太多的梦想,才会消逝得如此迅速?背负深重意念的自己又能坚持走多远?”

    “流星划过,带一世悲欢离合,叹一息百感交集,走一生路路殊途。而自己又将何去何从?”

    文昊在心中默默地问着自己。

    “文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柳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没事,想些事,有事吗?”

    文昊一个鲤鱼打,翻起来。

    “客人都走了,老爷叫你去他的书房,我找你半天了,还是夏天提醒我你可能在这里的呢。”

    柳姐甩了文昊一个白眼。

    “哦哦,那走吧。”

    文昊拍了拍手,准备去老爷子的书房,估计老爷子应该有重要的事需要交代。

    “等等,你和那个安家大小姐怎么回事?她怎么满脸通红的跑下去了?临走时还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某人呢。”

    柳姐的语气有些疑惑,有些醋味。

    “你吃醋了?”

    文昊颇有兴趣地看着柳姐。

    “自恋,谁吃醋了,是怕你欺负人家,我简直太了解你了。”

    柳姐明显是口是心非。

    “柳姐,出个谜语给你猜猜,猜对有奖哦。”

    观景楼离书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文昊所幸调戏一下吃醋的柳姐。

    “不稀罕,谁猜猜去。”

    “猜不猜?”

    文昊突然把手臂伸过去搂紧了柳姐的柔腰,隔着那xing感的黑sè晚礼服能清晰感觉到柳姐丰肌的柔腻和温弹。

    “……你、你松点,分开点啊……我猜,我猜行了吧?”

    柳姐低低地弱地啐着,上香气喷了文昊一嘴。

    “好,长腿男人,打一个食物名,要是猜不出来,哼哼,你就得亲我一口。哈哈!”

    “要是猜出来呢?”

    柳姐可不是笨蛋,她知道,和文昊打赌无论输赢都是她吃亏,所以一定要问清楚,不能再让这个小混蛋占自己便宜了。

    “那我就勉为其难地亲你一口,哈哈!”

    文昊得意洋洋。

    “不行,你太无赖了。”

    柳姐不依,她可不能把文昊惯坏了。

    文昊微微使了些力,柳姐立刻有点酥软,只好叫饶。

    “那你猜吧,呵呵!猜不出来,亲我一下,我就把答案给你!”

    文昊一脸坏笑。

    “算了,我实在想不到是什么食物。”

    柳姐想了半天终于放弃。

    “嗯?”

    文昊坏笑地看着柳姐,把右脸伸了过去。

    “啵~”

    柳姐的脸羞的通红。

    “告诉你哦,是蛋糕。”

    “蛋糕?为什么啊?”

    柳姐疑惑的问。

    文昊在柳姐的耳边轻轻说着什么,看柳姐羞红的脸颊和文昊猥琐的笑容就知道文昊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文昊,你太邪恶了,这都是谁教你的啊?”

    柳姐算是服了文昊了,这样极品的谜语他都能想的出来。

    “也不看看我是谁?”

    文昊得瑟一笑。

    “啵~”

    文昊趁柳姐没有注意,偷袭成功。

    “为了补偿你的损失,我觉得,再免费赠送你一个谜语。”

    还没等柳姐反应过来,文昊就笑嘻嘻的为自己找好了退路。

    “长腿女人,打一个化妆品,嘎嘎!”

    文昊笑的很猥琐,让柳姐毛骨悚然。

    “唇膏哦。”

    文昊sè地看着柳姐那饱满的部。

    “你???你???”

    这会儿柳姐一下就明白了,向着文昊追打过去,一路欢声笑语。

    “祖爷爷。”

    “进来吧,呵呵!”

    文昊应声而进,突然发现书房与往ri有些不同,能量波动特别大,自己一进来好像完全包围起来,如果是敌人,自己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你们都出来吧。”

    老爷子突然发出了命令。

    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两男一女三个人。其中女子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人的邀请。她的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yu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另外两个男子更是形态迥异:一个头发蓬松,胡子盖住了整整半张脸,皮肤黝黑,上还带有阵阵浓烈的海水的腥味,一双似浑浊,似清明的眼睛正玩味地看着文昊;另一名男子双眉如剑,眼如鹰隼,厉光闪烁,上上自然而然地带有一种莫名的冷厉和杀伐之气,唯有从尸山血海之中拼杀出来的铁血军人,才会具有如此独特的锋锐。

    “咯???咯???咯???”

    “‘龙归天使暗杀团’团长龙月见过少主。”

    那妖媚女子首先打破宁静。

    “‘龙归地破海盗团’团长龙行见过少主。”

    难怪糟蹋男子上有股浓浓的海腥味,原来是长年累月在海上混的缘故。

    “‘龙归人轮佣兵团’团长龙天见过少主。”

    文昊一下震惊了,暗杀团,海盗团以他上辈子的阅历不知道,但是这个“人轮佣兵团”实在是太有名了,他不想知道都不行。

    “人轮佣兵团”又称“特种部队”,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人轮佣兵团”的影,在20世纪九十年代成为局势动、战事不断的国家和地区的主角。1994年,它派出一支小型快速部署的、有着良好的空中保护和装甲的雇佣部队,几天内就平息了卢旺达的危机。1995年在塞拉利昂派出300名雇佣军协助zhèng fu军作战,不出一个个月,原本攻势凌厉的**武装立即溃不成军,节节败退,不得不与zhèng fu军签署了和平协议。1996年巴布亚新几内亚又找上门来,请求“人轮佣兵团”帮它围剿闹du li已达9年之久的**武装,只用的3个月,**武装被完全消灭??????

    “人轮佣兵团”在世界有着重大的影响力,特别是在非洲和南美的政坛,影响深远!不过没有人知道他的团长是谁,只是传说是个黄皮肤的中国人,文昊从来没有相信过,以为是那些“天朝威胁论”分子刻意传播出来的谣言,没想到啊,没想到,文昊看着眼前龙天,呆了!

    “小昊。”

    老人威严却颇为疼的声音传来。

    “祖爷爷有什么吩咐?”

    “这就是‘龙归’组织的所有隐藏力量,我现在就把他交给你了。”

    老人的声音有些沉重。

    “祖爷爷,我怕不能胜任啊。”

    文昊还没有傲到不能清醒认识自己,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眼前这三人根本不是他能领导的。

    “嗯嗯,这个我知道,本来想让冷锋训练你的,但是冷锋说单纯的训练对你已经没有任何效果,而且你也有自己的功法,如果想要提高,就必须经过血与火的淬炼。”

    老人的声音不容置疑。

    “我给你一年时间,你先跟龙行学习野外,海上,空中生存的各种技巧,然后去龙月那边接受任务,锻炼自己,最后参加‘人轮佣兵团’,进入战场,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提高,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老人的声音有些颤抖,但是很坚定。

    “知道了,祖爷爷,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文昊骨子里就是一名暴力分子,能够体验这些前辈子可望而不可即的事物的机会他一个都不会放弃,况且提高自己也就意味着在以后的道路中多了一份保存自己的实力。今天晚上的经历使他深刻的意识到自己还不够强大,如果不是临时得到感悟突破,他可能就命丧那名风系异能者之手,他可不敢保证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

    “好,好啊!”

    老人的声音有些哽咽,要不是况太过特殊,他也不愿意让文昊去过一年炼狱的生活。刚刚“天使”那边传来密报,夏家隐藏的实力远远超过他的预料,这一战,胜负难分。幸亏他们三家因为利益分配起了纠纷,所以暂时还没有完全撕破脸皮,他还有时间准备。

    “龙行,龙月,龙天,接下来的一年,他不再是我的曾外孙儿,他只是你们手下的一个兵,知道了吗?”

    “放心啦,人家会好好训练他的,嘻嘻嘻嘻。”

    妖媚女子就算是和老爷子说话,也都是面泛桃花,声音酥骨。文昊突然感动一阵眩晕,眼神迷离,立刻运起功法,保持头脑清明,这才心神大定。

    不过吴天老爷子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说龙月啊,我也真服了你了,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媚功竟然连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都迷不住。”

    龙行说话很直白,没有一丝遮掩,甚至还有些打趣的意味在里面,由此可以判断他和龙月的关系绝对是很好的。

    文昊猜的没错,龙天,龙行,龙月,从小就被吴天收养,一起长大,不是亲兄妹却甚过亲兄妹。而且龙月最小,龙天天xing冷淡,沉浸在武道之中不能自拔,龙行却洒脱不羁,平时关心这个妖媚的妹妹,所以他们的关系特别好,每次见面分外亲,互相打趣,乐此不倦。

    “龙行,你别装不知道,冷锋可是说少主的级别基本可以和他媲美了,你有本事你去和冷锋打一场啊,我保证你不再是威风凛凛的加勒比海龙头,而是变成猪头了。哈哈”

    听到龙月的话,就是威严的老爷子和古板的龙天都是忍俊不,笑了。龙行也很是郁闷的转过了头,没办法,他以前太过活跃,总是找冷锋挑战,但是无一例外,都是被虐的不chéng rén型,现在终于放老实了,龙月还是不放过他。

    “好了,你们回来一次也不容易,这次就在家多呆几天吧,一个星期之后出发。”

    吴天把龙天三人都当做自己的孩子,说话很是慈祥。

重要声明:小说《圆梦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