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那一吻的风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败家的草根 书名:圆梦传说
    ()

    “大家静一静,吴老爷子有话要说。”

    柳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司仪台上了,那丰姿绰约的影立刻让不少猪哥鼻血飞溅,顾不上家族长辈责备的眼神,捂着鼻子连忙朝卫生间跑。

    “好风sāo。”

    文昊在安露面前毫不掩饰地表达对柳姐的赞美,可是显然遭到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这人怎么这样?人家姐姐这么漂亮,你怎么骂人家风sāo?”

    美女,尤其是极品美女,对于别人的美貌已经没有任何嫉妒,有的只是欣赏与惺惺相惜。就像现在的安露,虽然柳姐抢了她的风头,但是她没有任何不满,反而替柳姐说好话,心中更是由衷地赞美。不过显然,她误解了文昊的话。

    有句话骗了整整一代人:自信的女人才美丽。

    试问:不美丽又怎么能自信?。

    “我怎么骂她了?断章取义!”

    文昊和安露相处一会简直成了一对欢喜冤家,口舌之战一直持续到现在,但是关系和感却在不知不觉中变的紧密,升温。

    “你刚刚明明说人家姐姐风sāo,还不想承认?敢做不敢当,是不是男的啊?”

    安露反唇相机。

    “切,不懂就不要乱说话,女人可以略输文采,但不可以稍逊风sāo。如果以风sāo来划分女人的话,三等女子以体亮sāo,二等女子以衣饰亮sāo,一等女子以气质亮sāo,特等女子无须亮sāo,因为她已是sāo的化,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莫不风sāo刻骨。一个女人如何吸引男人,和出无关、和读书多少无关、甚至和美貌无关,和风sāo有关??????”

    文昊很得意地说出了自己的理论,高昂着头,仿佛战胜归来的将军。

    “你这是歪理。”

    安露虽然心中隐隐已经有点认同文昊的说法,但是嘴上绝对不可以承认。

    “你看看你,大的,翘的,为什么没有引起那些猪哥接二连三的血喷?就是因为你不够风sāo,哈哈!”

    文昊绕着安露转了一圈,开始打击起安露。

    “文昊,你无耻,下流,卑鄙,猥琐??????”

    安露气死了,竟然说自己不如台上的艳丽女子,虽然自己承认她漂亮,但是不代表承认自己不如她。

    “女士们,先生们,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

    “啪~啪~??????”

    吴天老爷子的声音在台上想起,就被掌声打断,影响力可见一般。

    “谢谢大家的抬。”

    吴天老爷子微微摆了下手,让下面安静,下面立刻安静下来。

    文昊和安露也停止了说话。

    “今天晚上虽然发生了一些意外,但是我很高兴,因为我看到了小辈的成长。我老了,需要一个人来继承我的衣钵,相信诸位也看到了文昊的实力,但是他还很年轻,望诸位以后多多提携。”

    老爷子往人群中瞅了瞅,终于发现了文昊的位置。

    “小昊,过来。”

    文昊恭敬地走了过去,毕竟在大场合,礼貌是很重要的,他体现了一个人的教养,可以快速拉近人与人的距离。

    “我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曾孙儿文昊。”

    吴天老爷子颇感欣慰地看着台边的英俊少年。

    “叔叔伯伯们好,我叫文昊,你们可以叫我小昊,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希望以后长辈们不吝赐教。”

    文昊说完,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走下台阶。

    文昊初来乍到,不想给长辈们留下目中无人的看法,毕竟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装,你就装吧,比我还能装。”

    文昊刚刚下台,就被安露讥讽。文昊那叫一个汗啊,女人小气,他深受其害。

    “我去跳舞了,不和你扯了。”

    文昊说完就深款款地向柳姐走去,直接无视安露那怨妇般眼神传过来的阵阵杀气。

    “美丽的小姐,能够和你共舞一曲吗?”

    “不???”

    柳姐刚想拒绝,却看到了文昊的嬉皮笑脸,一时目瞪口呆。

    “柳姐,你还想要我蹲多久?这么多人正看着了哦。”

    柳姐脸sè立刻变的羞红,把手伸了过来。惹得旁边的狼友嗷嗷直叫。冰冷的艳丽女郎竟然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刹那芳华啊。早知道自己就先去邀请了。

    “臭文昊,死文昊,没风度,讨厌死了。”

    安露看着舞池中的文昊和柳姐,心中很不是滋味,居然还有点小小的不快。

    “小姐,能够荣幸地邀请你跳只舞吗?”

    一个自认为很帅的锅前来邀舞。

    “没空。”

    悲剧的帅哥甲正好撞到安露小姐的火枪口,立刻阵亡了。

    “美丽的小姐,很荣幸能够和你共舞一曲。”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犯的男人,看到帅哥甲阵亡,帅哥乙立刻趁虚而入,摆出自认为最帅气的造型,嘴里还含着一朵玫瑰花。

    “你有没有常识啊?花是植物的生·殖·器,你竟然把一个物种的生·殖·器摘下来含在自己的嘴里,恶心不恶心啊。”

    帅哥乙突然有种要呕吐的感觉,落荒而逃。

    安露大小姐威武啊,这样极品的言论竟然信手拈来,如果文昊在的话,一定会暗暗叫好。

    ??????

    ??????

    “妹子,陪哥哥跳个舞怎么样?”

    一听就是文昊的声音。

    “不陪。”

    安露已经不知道自己拒绝几个了,文昊一直没有过来,心中感到特别委屈。

    “什么?不陪?那哥哥陪你跳个。”

    文昊说完也不管安露愿不愿意,直接把安露拉近了舞池。

    “不要板着一张脸嘛,笑一笑,十年少,小心早衰。”

    安露虽然半推半就地和文昊走进舞池,却没有一点好脸sè给文昊,很僵硬地和文昊一起跳着的华尔兹,用来报复文昊刚刚的不闻不问。

    “你才早衰,本姑娘天生丽质。”

    “好吧,你天生丽质,大爷给你笑个,别生气了哦。”

    “不行,给我讲个笑话,把我逗笑我就原谅你。”

    其实安露已经不生气了,只是不想这么容易就放过文昊。

    “没问题,文昊出品,必属jing品,保你笑喷!”

    “某年,某月,某ri的某时,少林寺藏经阁失火,大火扑灭后,老和尚坐在一片狼藉的藏经阁前失声痛哭。小和尚不解,问道:‘师傅何事如此悲痛?’,老和尚道:‘老衲痛经啊!’。”

    “呵呵???呵呵???”

    安露笑趴到文昊的上,惹的旁边众位“帅哥”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文昊,你好坏啊,这种笑话都能讲出来。”

    “人就是这么给出来的,这不是为了逗你笑嘛。”

    “好了,本姑娘原谅你了,不过,下面的时间你都要陪本姑娘。”

    安露“得寸进尺”,顺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OK,没问题。”

    文昊知道柳姐今晚很忙,根本没有空闲跳舞,刚刚和他跳舞估计还是老爷子默许的,既然已经跳过了,接下来就陪陪边这位天使与魔鬼化的百变魔女吧。何乐而不为呢!

    “走,带你去个地方!”

    文昊牵着安露的手,偷偷地向别墅外走去。

    “去哪?”

    “观景楼。”

    “啊,好漂亮!是流星!”

    天际划过一颗流星,转瞬即逝!

    安露立刻闭起眼睛开始许愿。

    “文昊,你可以给我唱首歌吗?”

    安露坐在观景楼的台阶上,低下头,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

    “好的,不过唱不好你可不要笑,我五音不全呢。”

    文昊知道刚刚闪过的流星,可能扣动了安露的某根心弦,所以就扯着嗓门,满足了安露的心愿:

    “遥望远方希望为她带来点点星光

    遥望远方祈盼为她分担片片忧伤

    遥望远方多久喝望为她披上美丽的衣裳

    遥望远方祈求承受你生命中的夜雨风霜

    啊……美丽的姑娘……”

    安露,渐渐地,泪如雨下!忽然感到一阵温暖,来自后。

    “我想妈妈了。”

    安露突然像个孩子一样,紧紧抱住了文昊。

    文昊没有动,就这样静静地让安露抱着,心中也想着遥远的家乡那个对她翘首企盼的母亲。

    “谢谢你!”

    安露的绪在一段时间后终于稳定了,不好意思地从文昊的怀里爬起来。

    “不用,很幸运看到了真实的你!”

    文昊的声音很温柔,让安露的心暖暖的。

    “不过今天的事你谁也不许说,要不然你死定了。”

    安露突然想到自己今天的窘境,自己今晚竟然将心中最柔软的一面展示到初次见面的文昊面前,只能用威胁来减轻自己的尴尬。

    “那可不一定哦,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让我亲一口,嘿嘿!”

    文昊其实并不是真的想亲安露,趁人之危的事他还做不出来,他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让安露忘记自己的伤心往事。

    “文昊,我算是认清你了,你就是个sè狼加混蛋,我怎么认识你这样的人!”

    “真不亲?你看看,这是眼泪;这是口水;这是鼻涕。等会有人问我这衣服是怎么回事,我可不保证不说漏嘴哦。”

    文昊用手指着安露在自己前留下的水渍,挑衅地看着安露。

    安露半天没说话。

    文昊以为安露生气了,感觉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了,就对着安露做鬼脸,希望哄好安露。

    “噗~噗~”

    安露被文昊逗的再也忍不住了。

    “文昊。”

    “嗯。”

    “你把眼睛闭上。”

    “哦。”

    突然感到左脸颊有点温润的感觉,文昊猛地睁开眼睛,安露如受惊的小鸟,向远处跑去。

    文昊看着安露的背影,又摸摸自己的左脸颊,感觉自己是在做梦,站在那里“呵呵???呵呵???”直傻笑。

重要声明:小说《圆梦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