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青铜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天三支烟 书名:盗墓往事
    老头儿见我们问得迫切,反从炕上的包裹里抽出二百块钱,递给刘大虎:“虎子,这事儿就凭咱们俩肯定不成,眼看着孩子们都起来了,用别人倒真不如用自己的子弟兵更叫人踏实,这样吧,你出去买点酒,留他俩在这儿吃晚饭,我给他们说道说道!”

    虎子点了点头,接过钱出门走了。

    老头子把我俩拉到炕沿儿上坐下,盯着我说:“泉儿,我是从小看着你俩长大的,平心而论,你觉得你叔我这人怎么样?”

    我问:“说实话啊?”老头儿一拍大腿:“说实话!”

    我细细回想了回想,说:“我觉得四叔你吧真不咋地,我十岁那年你说是盖房子,借了我家4000块钱,结果转就拿去还赌债了,当时说的是半年就还,可好嘛,我现在都二十四了,也没见着你还的钱;还有前些年我家那堆**像章,本来在我屋里底下纸箱子里塞得满满的,大的小的、铜的瓷的少说也有几百个,结果你去一次就少一点,后来干脆全没了。我说那会你咋跟我说你也喜欢看漫画,一个劲儿地往我屋子里钻,感是去偷我家东西了;还有……”

    我正说得来劲儿,老头儿脸红得跟猴子股似的,一把把我拽住了,气急败坏地说道:“停、停!我不是让你说这个,我是说……我是说我看古董的眼光!”

    我这次倒是没多想,立刻很肯定地赞美他:“那还有什么说的啊,这左右远近,但凡是玩古董的,谁不知道你周四叔‘田蛙’的大名啊,那对古董的研究深了去了!”

    老头儿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线儿,重重地点头说:“好小子,这话说到点儿上了。你等着,我让你俩看一样东西!”说完,他先走到门口朝外望了望,然后回把门插上,回到炕沿上包裹那里翻倒了一会儿,双手捧出一个碗大的布包来,然后郑重地一层一层打开,手法轻柔至极。最后一个黑中带黄,土里吧唧的东西静静地躺在包裹里,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周勃忍不住伸手去拿,被老头儿一巴掌把手拍掉了,说是不许动,只需站在边儿上看!我仔细端详着那玩意儿——貌似是金属的质地的一个圆环,碗口大小,上面雕满花纹,只是锈蚀斑驳不堪,看得不甚清晰。

    我摇摇头,道:“这不就一个铜镯子吗?能不能值俩烂钱儿啊,还费得上这么里一层外一层地包着?你看,还破口儿了!”

    周勃顺着我的手指一看,果然有个破损的缺口,并不大,又被铜锈遮掩,不仔细看倒真看不见,于是没心没肺地叫道:“看,真有个破口儿!”

    老头儿嘿嘿一笑,道:“不懂了吧,话说回来了,要是什么人随便看看都能看出门道来,这件宝贝也就落不到我的手里了!告诉你们吧,这件东西还真是咱们家乡的宝贝,你四叔一辈子挖坟盗墓的没干过几件好事,不过这次可真的办了件对得住祖宗的事,据我分析,这东西十有**跟古中山陵有关!”

    我盯着老头儿的小眼睛皮笑不笑地道:“老头儿,你不会是打上了中山王陵的主意吧?”

    周勃一瞪眼,也说:“对呀四叔,你不会真去打中山王陵的主意吧,我们俩可还年轻呢啊,就我们这思想端正、作风朴素的四有青年,这社会主义新生活还没过够呢,您要一门心思想坐牢,也别坑我们小孩子啊!”

    老头儿扑哧笑了出来,道:“你俩可真有想象力啊,别说我没那心思,就算我真得想挖中山陵去,那个地方都已经被政府的专家们挖了又挖,连点渣滓都没剩下了,我现在去还能去挖出个金元宝来啊?”

    一听老头说的也是,我也放下了心来。说到底我跟周勃也就是贪玩加好奇而已,要是真上了老头儿的贼船,再想下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周勃急了,道:“你一会说这破烂儿跟中山王陵有关,一会儿又说不挖中山陵,那你想干嘛啊?我跟你说啊四叔,你可别瞒着我,你要真是去挖中山王陵,那可是跟政府作对,闹不好下半辈子你真要吃皇粮去啦!”

    老头儿嘿嘿一笑,伸手把包裹珍而重之地包了起来,很小心地放在了脚头。回头向我们俩道:“你四叔是人精里面的人精,有你说得那么傻吗?你们真想知道我的打算?”

    我们俩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

    老头儿得意地道:“现在跟你们说还算是口说无凭,晚上,等晚上吃了饭,我给你们变个戏法儿,到时候你们睁大眼睛好好瞧瞧你四叔的手段!”

    说话的时候,虎子拎着一个大塑料袋子回来了。我见老头儿口风紧,暂时也熄灭了动问的念头,搭手跟虎子做菜去了。可周勃一根肠子捅到底的人,他的子哪能忍住这个?一个劲儿地追在老头儿股后面问个不休,不过一无所获,老头好赖就是不提那茬儿。

    一顿饭连做带吃,再加上点小酒,就打开了话头。我敬了老头一杯酒,故意激老头儿道:“四叔,你这一走四年,在外面混得还真不咋地啊,都混到捡破烂儿的份儿上了?”这老头儿啥都能落,就是面子不能落,我吃准了他的子,就不怕他不给我竹筒倒豆子。

    果然一听我这话,老头儿急了,敲着桌子道:“这叫伪装,懂不懂啊?就凭你四叔我这手艺,走遍天下都不怕,就算走到天边儿去,那也是吃香的喝辣的主儿!不信你问问虎子,你四叔我在西安那边到底混得怎么样!这次要不是为了这个宝贝,我还真没打算这么快回来呢,为什么呢?因为咱是响当当的爷们不是?哪一天我真要回来的时候,必须得是马仕腰里别着,老魏手里拎着,保时捷脚下开着……”

    周勃道:“行行行,你别跟我们扯这个,我就想知道你那个东西有啥意思!”

    老头儿一仰头把酒饮尽,眯起眼睛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呀。”

    周勃一听“说来话长”四个字,又上火了,得亏我对他比他肚子里的蛔虫还了解,提前瞪了他一眼,这才没让他发起飙来。

    老头儿难得地一脸郑重,徐徐讲起了这件东西的来由。原来那是去年秋天的事儿,当时老头儿在西安跟虎子见宋代钧瓷的行上涨得厉害,就托人仿了一批,打算倒腾倒腾,赚俩钱儿花,谁知道时运不好,那批货烂在了手里。没办法,他只好和虎子天天蹲在大街里练摊儿,卖一件是一件。有一天,一个自称是南边儿过来的人找到老头儿,说是经人介绍想要老头儿手里这批货,但是又没有现钱,只有一件宝贝要跟他来换。完了就把这个东西拿了出来,那东西当时看上去比现在还烂,上面全是绿绿的铜锈。老头儿眼睛多贼呀,一看,这可是青铜器啊,虽然品相不太好,但是年代久远,拾掇拾掇说不定还真能卖个好价钱!当时这个人说这东西是在南方挖出来的,应该是楚国的东西,但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却又说不上来。老头儿心想反正那批货也出不了手,干脆就跟他换了。回到家老头想法子去了铜锈,那东西了才露出庐山真面目来,原来是一个碗大的青铜圆环,雕刻精美,上面全是花纹,只可惜有一点缺损,不是那么完美。说是配饰吧,又不是玉的,谁见过拿青铜器来当配饰的?说是门环儿吧,哪有这么精美的青铜门环儿……虽然老头儿自命对文物研究颇精,可是一时也想不起来这到底算是一件什么东西。最后还是虎子在一旁突然说:“四哥,我咋看着这东西有点儿眼熟呢?”老头儿急忙问道:“这东西你以前见过?”虎子摸着脑门说:“我想想……”,过了半晌,倒吸了口凉气,指着那东西说:“四哥,你还记得咱们县那个中山王陵吗?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在中山王陵的文物陈列馆里见过这个东西,好像是一个大坛子耳朵上面的提手!”

    话说到这里,周勃说:“,那叫鼎好不好,到你嘴里成了大坛子了,你当是腌咸菜啊?”虎子那么大个人了,被周勃臊得脸上一阵发红。

    老头儿当时一听虎子的话,也觉得有点眼熟了,就要来放大镜仔细研究环子上的花纹,居然真得在上面找到了中山王陵特有的“山”字形脸谱图案,旁边还刻有一圈铭文,可惜看不懂,但是那个图案足以证明确实跟古中山国关系密切,老头儿的兴致一下子上来了,这可是家乡的宝贝呀,这东西能流落在外,那意义可是非同小可,谁敢保证古代的中山国就没有别的王陵等着后人开垦呢?要是真倒腾出一个那时代的陵墓来,老头子这辈子就真能金盆洗手、悠闲余年了!

    于是老头开始疯狂地搜索与古中山国相关的资料,最后果然在一个当时出土文物的图片上发现了与手中那个青铜圆环一模一样的东西,可惜电脑上的图片不够细腻,不可能对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地表现出来,尽管如此,这件东西与中山王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事实已经是昭然若揭!老头子当时想,中山王陵里起出来的那件青铜鼎是完好无缺的,也就是说跟手里这件不是一,那这件东西肯定不是出自中山王陵,必有其他出处。自己只要找到了这个出处,那离打开宝藏的大门也就不远了!

重要声明:小说《盗墓往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