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车祸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天三支烟 书名:盗墓往事
    (昨天替朋友值班,无法及时更新,今天发两章)

    我们好言劝解了半天,老徐才算是顺过气来,骂骂咧咧了几句,一抹脸举杯说:“来,不为了那个老王八蛋生气了,今天让你们看我的笑话了,谢谢你们的开导,我干一个!”

    臭蛋举杯说:“我陪着哥,我陪着哥!”

    这时候红霞大姑炒的菜又端上来了,看见少了村长,问道:“老张呢?走了?”

    老唐骂道:“天天你妈的老张长老张短的,不提他你X痒了?他死了!”

    我见她大姑有点上脸,连忙站起来把她推进了厨房,说道:“村长有事儿先走了,你快忙吧。”回头看周勃,低头吃得正香呢,也他娘的不怕撑死!

    喝完酒吃完饭已经是晚上7点了。我还有心思想去红刚家看看,有没有煤气中毒的可能,或者能发现其他的中毒原因,毕竟这在我心中是一个难解的谜团。但是一来天色已晚,二来别人都忙着出殡,没工夫陪我们,所以也就作罢了。出了门迎头望向半坡上村口的古庙,夕阳西下,一道金色的阳光洒在古庙上,更显得神秘而庄严。渐渐适应了庙里的光线,我才看见刚刚给村长他们供奉上的果品散落了一地,有块蛋糕只剩下了一半,还有一只苹果圆滚滚的上留着几个被啃噬过得齿痕,前后一联想肯定是那个肥兔子干的好事。

    “真蛋,给菩萨的东西也敢抢!”周勃愤愤地说:“下次老子扛个**过来,看见它就一枪打烂它股给菩萨报仇……唉?上面供的还真是唐僧啊!”

    我一看,中间端坐着的那个菩萨头戴毗卢冠,披袈裟,左手持一个四尺长的描金禅杖,右手立在前,一脸宝相庄严,可不就是个唐僧吗?再看两边侍立的左手边是一匹白马,右手边是一个手举棍棒的猴脸僧人,组合到一起活脱脱就是一幕西游记剧照?

    我凝视良久,如今站在菩萨像前,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的疑惑此刻终于得到了释解,我笑道:“这个村长真他妈搞笑,自己不识真佛,却还搞来了白龙马和孙猴子放在这里,真是不伦不类!”

    周勃一瞪眼:“村长说的还能有错了?我如今看到了,明明就是唐三藏嘛!”

    我道:“别丢人现眼了,不过说起来咱俩进来得不亏,其他的菩萨咱们俩不拜也罢,这一尊却是必须要拜一拜的,咱们干的这工作常常要接触死人,晦气太重,拜拜这一尊菩萨,一定会晦气尽去的!我教你个乖,这尊根本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唐三藏,而是地藏王菩萨!”

    周勃一愣:“啊?没听说过……”

    我对于周勃这小子特别了解,倒也不很吃惊,于是一边收拾供品认真摆放,顺便给他普及了一下教育:“这大愿地藏王菩萨全称‘南无九华山幽冥世界大慈大悲十轮拔苦本尊大愿地藏王菩萨’,道场在如今的风景胜地九华山。这位可是一个老资格的菩萨了,其实他的能力早就能够成佛了。但是他曾经在佛祖面前发下宏愿,发誓要超渡完地狱中每一个鬼魂,使地狱成空,人人都去往西天极乐世界才会成佛!所以当年的同伴们早就一个个成佛了,他如今却还是一尊菩萨,天天在地狱中超渡亡林!这地藏王菩萨的法相正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周勃瞪着眼,大张着嘴巴,半天才冒出了一句话:“真牛!这简直就是着阎王下岗啊!”

    这厮根本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不理他胡说八道,站在菩萨像前双手合十,闭目默默念诵了几遍“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最后又忽然想起了昨晚遭遇的离奇事来,就又对着菩萨把事简单地念叨了念叨,心想这次老子可找着靠山了,而且还是贼硬贼硬的铁靠山,以后看你们那个孤魂野鬼敢再在我眼前面嚣张,我就请出来我的菩萨老大灭了他!

    周勃见我一脸严肃地认真祭拜,也不敢再满嘴胡咧咧了,心虚着有样学样地拜了几拜,就是嘴里不知道念叨了些啥。

    完了一起走出庙门,周勃突然问我:“老大,我还是第一次见过供这尊菩萨,你说这村子里供这尊菩萨有什么说道吗?”

    周勃这句话其实正问到了我的心里,是呀,这尊菩萨虽然名气很大,可是毕竟是渡化亡魂的,老百姓求子求财求富贵的不少,很少有供奉地藏王菩萨的,这里怎么会建这么一座庙呢?

    心里存着这个疑窦,我们踏上了回程的路,眼望着渐渐远去的山峦,想到张红刚一家离奇的遭遇,那个供奉着地藏王菩萨的古庙以及古庙上空萦绕的黑云,还有西林山上那个神秘的风水宝……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抽出时间来把这里的一切搞一个水落石出!

    回到家我四处找那本破书,翻箱倒柜了好半天也没找到,最后打电话问老妈,才从阳台上的准备卖垃圾的破烂堆里找出来,后怕的我要命,这是对待文化遗产的态度吗?我们绝对不可以以貌取人,以此类推更不可以以貌取书呀!

    不过这本书历史真他妈的悠久,字迹都有一点模糊了。我在上面查了半天也没看到关于庙宇的问题,倒是在那几张纸上又仔细推演了一下“水火空明”这个风水。竟然意外地发现那水龟宝地**不离十就应该在我们去的那个村子的左近!这一下子后悔的我连死的心都有了,早知如此我当时去的时候何不带上罗盘?

    别看我是个业余的风水好者,咱可是按照着科班配置购买了全的设备,道袍、道帽、桃木剑、罗盘乃至朱砂、墨斗一应俱全、应有尽有!凑足这一整东西真费了我不少的心思。别的都好买,就是这合钉合码的道袍难找,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裁了几尺黄布请我二姐亲自动手给做了一件,好家伙,这一家伙什装备上,知道的明白我是耍酷,不知道还以为我是街头卖艺骗吃喝的呢。不过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了,大家都在信奉无神论,咱也不能在奔入21世纪的档口给祖国抹黑,所以我虽然花大价钱买了这么一东西,但是顶多也就是在半夜没人的时候在家自己穿上,照照镜子耍耍宝,满足满足那一点虚荣心!

    隔天我约了周勃吃饭,顺便把那天晚上遇到的“鬼上”跟他说了说,震得那小子一愣一愣的,最后亲自跑去找二灯证实才相信了我的话。周勃当时就向我赌咒发誓下次遇到送死人这样的事儿,说什么也得拖到后半夜,亲自长长见识!面对这样个不知道死为何物的二愣子,我还能说什么?只好提醒他:“周主任,我看你这个想法不错,不过作为过来人,我还是有义务提醒你一下的,俗话说不打无准备之仗,毕竟是跟鬼打交道,人家说让车停车就停,说让车走车就走,捏死你还不跟捏死一只臭虫一样简单?你就准备光着俩膀子跟鬼硬抗,就不准备一点东西?不是哥哥我不看好你,就你这二两,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周勃深以为然,抓过我那一包东西翻找了半天,最后拿出那把桃木剑,说道:“我看来看去,你其他的东西都是没用的,也就这把剑还有一点杀伤力,要不我就拿着这把剑去吧!”

    我凝视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最后缓缓摇头道:“不妥不妥,你也看过毛小芳的电影,那桃木剑是专门对付僵尸用的,对鬼没用处,再说我这把剑还没有请大师傅开过光,你拿这个去,还不如在路边拣根柴火棍子呢,多少还粗点儿!”

    周勃有点气馁了,问:“那准备什么?”

    我叹了口气,严肃地点醒他:“尿不湿……你一定用得着!”

    ……

    其实说时间时间就来了,这事儿过去没几天,赶上了一次车祸,我一下子就歇了一个月!

    这也是活该自己干的这个工作,天天要在路上跑,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焉能不湿鞋?出车祸的那个晚上,我们接到求救电话,说是胡家团村段的公路上有人撞车了,叫我们速去。我们急匆匆赶去一看,原来是一个摩托车跟面包车相撞了,具体原因不好说。面包车上的人没事儿,车就被擦了一下,保险杠坏了。骑摩托的大汉可就惨了,右大腿骨折了,我一检查,那白生生的骨头茬子在外面露出有一寸来!

    这个骑摩托的人就在附近一个钢铁厂上班,正是下班的时候骑车回家,所以等我们敢到的时候,已经有二男一女三个熟人聚在那里帮他了,再加上面包车司机,人倒是不少。我见不需要我搭手抬他上车,就说你们先抬吧,我赶紧上车准备输液,这伤太重了,失血过多可是会要人命的!

    护士小平和五灯留在车外面指挥着他们抬伤员上车。我上了车就去按车厢里的顶灯开关,可惜这破玩意儿太不好使,怎么按都按不死,一按就弹了回来,再按依然。我不由得不耐烦起来,小平见我几次都按不亮,就说我来吧,说完就上了车。五灯这时正等着担架放好以后关车门呢,听到我抱怨,也离开了车尾,从侧门这里过来了。

    这事儿也真邪乎,我怎么按都按不亮的灯,被小平上来一按,立刻就亮了!事后想起来,也真的亏这灯救了小平和五灯一命!

    原来就在小平按亮顶灯,五灯离开车尾之后几秒钟,一辆普桑载着几个喝醉酒的年轻人,以上百里的高速狠狠地撞在了救护车的车尾上!四个正抬着伤员上车的人除了面包车司机由于站在右侧,毫发无伤外,其余帮忙的三人无一幸免,当场死亡!

重要声明:小说《盗墓往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