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白哥哥……”

    ()

    第七十四章

    说她幼小,是因为她那较小的材,最多也就一米六的个头,按说以她那十四五岁的年龄也不算低了,别人材偏瘦使之看上去会觉得比较高挑,阿奴也不算胖,却偏偏给人一种看上去比实际高要低上一点的模样,加上那活泼的个xing,开朗的xing格,使每一个刚认识她的人都在不知觉间都会当她是一个邻家的小妹妹一样使之觉得可。并且她的年龄也在那里放着,真正的小孩子啊……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小的小女孩,放在现在应该还在学校里上课看漫画书跟朋友同学们打闹的时候,她却在这里一跪就是三天。不管是因为内疚也好,是因为灵儿的份的关系也罢。这总归她是为了自己才跪在这里的啊……

    看着她那小的体,笔直的背影,间或因为停止的背脊肌僵硬而产生的颤抖……那倔强的影让白羽心里就像是吃了一颗破了的蛇胆一样,一苦在头顶,二苦在脚底,三苦……在心头……

    “……阿奴……”

    白羽的声音很轻,轻到他自己几乎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就像是漂浮在空气里的尘埃一样,存在,你却看不到。

    但是就这微乎其微的声音,却使得那瘦弱较小的影一颤,很明显,她已经听到了白羽的呼唤。

    在她从神木之顶掉下来的时候,她以为,她的生命就会这样结束了。只是可惜了怀里的凤凰蛋要陪她一起陨落,还有娘娘……怕是也救不了了。

    但是就在她已经绝望了的时候,一个影,猛然的冲近在空中坠落的自己,把自己揽在了他的怀里,瞬间,自己从地狱的大门里被拉了出来,就好像又走上了天堂一般。嗅着那异xing的气息,她知道,她安全了。这次意外摔不死自己了。凤凰蛋保住了,娘娘也有救了。还有那娘娘肚子里的孩子……

    随着那一声“轰隆”的坠地声。她知道有危险了。

    她选择了逃跑,她也只能逃跑!

    因为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她怀里抱着凤凰蛋,这是圣物一般的存在,但是为了娘娘,她只能把这圣物一般的存在给偷走。不能损坏。不仅是为了这个圣蛋,也为了娘娘。她不能不跑。因为娘娘在等着她,等着她怀里的凤凰蛋的蛋壳去救命。

    虽说她有着绝对的理由,但是她依然是选择了逃跑。哪怕是有着一万条理由,一万条不能拒绝的理由。但是她跑掉了,就是她对不起他。

    他救了自己,而自己却抛弃了他。作为一个白苗人,作为一个白苗的少主,这是不可原谅的!

    她在把凤凰蛋放在圣姑屋里后,一秒钟她都没呆。水也没喝上一口,转就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来,但是,却完了。凤凰已经不在了,人也不在了。

    只留下一地的狼藉,断裂的树木,还有那地上的沟壑,大坑。还有被凤凰的火焰给直接烧成飞灰的青草――因为火焰的温度过高,竟是只把草给烧成了灰烬,却没有明火,这也让神木林逃过了一劫。

    她四处寻找,找了五个时辰,天已经黑了,连手指都看不到。但是却没有找到他的影。

    哪怕尸体也没有。至少这还有一线希望。于是,她只有来到这里,请求娘娘大人保护他吉人有天相――哪怕这是在安慰自己,她只能选择这么做。因为她知道凤凰的火焰威力是多么的大!

    她也想过,可能是白大哥胜利了,自己走了出去……或者说是因为不熟悉木林的方向给走错了路也不一定。可是他总要回来的。

    两天……

    她内心那仅存的一点希望随着时间的消逝而逐渐的变成了绝望。

    今天是第三天,如果他再不出现的话,自己怎么办呢?难道……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她就只听他说过几句话,那个时候再路上多都是自己说的,只有在自己问他的时候,他才会有些木纳……或者说有些腼腆的回答自己所问的问题。看他的模样,好像是比自己还小一样。

    那时候,她对他还不是很在乎,不就是因为是娘娘的男人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可是现在虽然只听到了那一丝的呼喊。几乎比蝴蝶忽闪着翅膀都大不了多少,但是自己却是听见了。竟然是那么的熟悉。

    是幻觉吗?

    她不敢回头,却是又忍不住回过头来。

    她笑了,因为她看见了他的影――好好的,没有缺一支胳膊,也没有少一条腿。很完整的一个人。

    她衷心的笑了。只是她不知道,因为这几天的劳累,导致面部的肌有着一种病态的拉伤。而这时的笑在别人的眼里是多么的恐怖。就如同一片银白漂亮的铂纸,却被人给恶意的揉成一团垃圾一样。

    她当然不知道自己的表在别人的眼里有多可怕。她只知道:他还活着。她心里的那紧绷着的一根弦总算是放松了下来。

    随着心弦的放松,那么这些天来支撑着她坚持的信念自然也就不存在了。一时间,这三天来的紧张,疲劳。还有那快要发疯的神经。好像是全部堆在了一起,汇成一条湍急的河流一样,直接冲向她那最脆弱的心灵。

    她张了张口,却是没有发出声音。只觉得眼前一黑。再找不到丝毫的感觉……

    看着少主昏倒了过去,本来就在一边拿着凉茶跟饭食以求少主能吃上一点的护卫们,紧张而利索的跑了上去,把已经跑上前去的白羽都给挤在了一旁。

    哪怕白羽只使出一丝的力量,也足以把那些人给挤走。但是他没有。因为他的力量他只会用来杀人,却不会用它来救人。他只能沉默的看着护卫把她给带走。

    白羽没有追上去。因为他不知道他追上去能干什么。

    “唉……多的少年啊……”

    一个幽幽声音传了出来,白羽没有听到。因为他在想着刚才阿奴想要说的话,看那嘴型,好像是:

    “白哥哥……”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恐怖之重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