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蝶衣死

    ()

    第六十五章

    只听一声惨叫发自蜘蛛jing的口中。

    不甘心。想要口中再讨上一点便宜,可惜的是,它却因为贯穿后背前,再加上飞剑速度带上的惯xing跟能量把内脏给震碎,使得它想怒骂都不得之。

    青白头巾,酒糟鼻,一对凹陷小眼睛。如果不去看那面相的话,只看那从天而降的一个翩翩小瘦影,倒真如一神仙下凡一般。只是那红彤彤的糟鼻子面相让人看去只能说是异人了。没办法,实力摆在那里。除了傻子以外恐怕没人会说这人跟乞丐一样。

    “师父!你来了。”李逍遥看见酒剑仙,赶忙跑了前来。

    “小子,给你说别叫我师父。我只是因为喝了你的酒欠你一个人,才教了你一招半式。我们可没有什么师徒关系。”酒剑仙推诿道。

    “师父,一ri为师,终为师。自从您教了小子那一招剑法之后,您就是我李逍遥一辈子的师父。”

    听李逍遥这么说,虽说酒剑仙司徒钟嘴里不说什么,内心却是也蛮欣慰的。活了这么久,就这么一个能称之为半个徒弟的东西,还算是懂事。不过司徒钟也没再理李逍遥,而是转走向毒娘子的尸旁边。

    而那毒娘子的尸体,因为没了法力的维持,已经变成了蜘蛛的模样。只是体积大了点,光只子就有一米大小,连上八只蜘蛛脚的话大概在三米左右。只是现在蜘蛛的背上插着一把青锋宝剑。

    只见司徒钟走至蜘蛛jing尸体旁边,伸手拔掉宝剑,在宝剑抽出的一霎那,有一阵反光出现。直耀眼睛。

    “咦?这是……雷灵珠?怪不得这一只毒物这么嚣张。原来是雷灵珠在作怪!罢了。逍遥,你口口声声叫我师父,而我也除了教你半招之外倒还没送你过什么,这雷灵珠也算是宝物一件,我留着也没用,就送给你吧。”说着把雷灵珠往李逍遥一扔。

    “谢谢师父!”李逍遥兴奋的接过珠子。不说这珠子价值几许,是否宝贝。只是这司徒钟的一句话就能看的出来:他认下李逍遥这个弟子了。李逍遥为何不喜?

    既然已经认下了,李逍遥自然也不点破,本来这老头就不怎么想收自己做徒弟,如果自己现在提出来的话,万一他再反悔,那可就……

    “啊!”看见蜘蛛jing的尸体后,蝶衣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没想到蝶衣竟然才到。不过想想也是,虽说蝶衣会飞,在这树林里,除非你知道你要去什么地方,可以飞过树木顶端直向目的地。如果在树林子里面的话,手里再带上一个半死人,速度恐怕也快不起来。也或者……她不敢面对毒娘子……

    “毒娘子……她……死了?那……那相公没的救了?……不行!相公!蝶衣不会让你死的……”

    说着只见蝶衣双手交互挥动,在边或点或画,如同空中作画一般,直达七十多个动作,最后双手落在自己太阳上……

    “小蝴蝶,你又何必呢?……即便是你自毁千年的修行也不过只能让他多活十年而已。值得吗?”

    一句话,并不长,而酒剑仙司徒钟却是说的无比沉重。

    修道杀魔,还世界一个朗朗乾坤,这本应是自己的责任。可这妖怪为救人类,为什么我却想要阻止呢?

    “相公是蝶衣的相公,也是蝶衣的恩人。如果没有相公的话,现在蝶衣已经在毒娘子的腹中了。只要相公能活着,即便是只有十年,蝶衣也知足了……”说完这话,蝶衣以口相渡,把自己的内丹能量传输给刘晋元。

    一个美女,几乎是**着体,只是在背部有一对漂亮花纹的蝴蝶翅膀。而此刻这个几近**的美女却在众人面前跟躺在地上的男子以口对口。

    白羽好sè,却是此刻内心是生不出丝毫的杂念。只有一种莫名的沉重压在心底,良久不散……

    “如果相公醒来还请诸位不要告诉相公……”只见蝶衣眼中的眼泪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是满脸的平静。平静的让人心动,让人可怕……

    随后只见蝶衣的体逐渐的转淡,丝丝的柔弱光点从蝶衣的体里慢慢向空中扩散……

    人已消失,遂而在那消失的人的光团之中飞出一只蓝sè的蝴蝶。忽闪这翅膀,在刘晋元的上方转了三圈。随后又绕着众人转了一圈好像是在打招呼,又好像是要说:一定不能告诉相公。这句话。

    一蜘蛛尸体,一人躺地。一群人静立默然,形成一个诡异的画面。

    隐约中听见一丝压抑的抽泣声。是灵儿。女人不愧是感xing的动物。显然蝶衣的真打动了灵儿内心的深处。不可控制的哭出声来。只是在自己强烈的压抑着以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只是这样更加的让人难受,心痛。白羽无言的把灵儿搂在怀里,轻轻的拍打。

    林月如是个坚强的女孩子。本是强烈的压抑着不让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哭泣。可是奇怪的是,哭泣这种事好像是会传染一般。到了后来就如同发泄一般变成了嚎啕大哭。李逍遥在旁边是干着急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急的团团转。

    司徒钟叹了口气,眼望青天。只是那眼中隐隐着也透着一丝的光泽:

    “想我司徒钟三十六岁下山,立志斩尽天下妖魔鬼怪,尝遍天下美酒……谁知,这酒喝多了只是成瘾乱xing……这妖怪杀光却也是无法渡化人心哪……我……我这是错了吗?阅尽世历,多少世人无无义,而这一只小小蝴蝶jing,却是意若真……我这修的到底是个什么道啊……罢了,罢了。我还是回去继续修炼吧……”

    “师父~你要走了吗?”

    “逍遥……这一去,说不定什么时候我才会出关,恩……这里我再教你几个心法咒语也不枉你喊了我一声师父。”

    李逍遥听到这里不免的高兴起来。

    “师父……我何时才能再见到您老人家?”

    “看缘分吧……如果有缘的话自然还会再见。我走了……”

    只见一个影子一晃,酒剑仙司徒钟已经没了踪影。

    “少爷……少爷……”

    “晋元……晋元……”

    “母亲……我在这里……”

    或许是听到了母亲的声音,这趟在地上的刘晋元扯着嗓子吼道。

    “白公子,李公子,灵儿姑娘,表妹,我怎么会在这里?”

    刘晋元吼过之后好像才发现自己的处境。

    众人默然。

    玩游戏时白羽不觉得,在这个场景的时候沉重是有点的,对于刘晋元最多也就是有些羡慕跟小小的嫉妒而已。而现在,对于刘晋元,白羽感觉到一丝的反感。或者说厌恶之。这却不知是为了什么。

    “晋元,你没事吧?”

    “娘。我没事。好像现在的体特别的舒畅。”刘晋元说着,扩了扩。只觉得心中的烦闷感觉在这“睡”了一觉之后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

    只见云夫人看了一遍周围,忽然怪叫了一声:

    “那是什么?”刘晋元跟随云夫人来的丫鬟看到云夫人指的地方也都大叫了一声。

    “云姨。别怕。那是妖怪。表兄的病就是这妖怪下的毒。不过现在那妖怪已经死了。”林月如抹干了眼泪对云夫人说道。

    “哦……还好还好……对了,你看到蝶衣了吗?”云夫人拍了拍口,又张望了一下,看来这夫人对她的儿媳妇还算挂念。

    “这个……”林月如张口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刘兄。蝶衣是个妖怪。但是她却没有丝毫害你的心。为了救你的xing命,蝶衣现在已经……死……了。她是你的好媳妇。希望你别再说她害你了!告辞!”

    说完白羽转就走。却是再也不愿看那听到自己话语后变成了一个雕塑得刘晋元。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恐怖之重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