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将军冢

    ()

    如果只是石长老派的小喽?来的话,那倒容易就能打发掉。但是如果石长老也来的话,那怎么办?如果让他带走灵儿的话,那么顺理成章的自己可以顺着剧往下走。而自己也就可以跟着李逍遥林月如二人一起去扬州然后再去看刘晋元家里。那么待老醉鬼杀了蜘蛛jing后,雷灵珠就能顺理成章的给拿到手里。

    只是,灵儿现在是我白羽的女人。拿她的危险去换自己的所谓剧?而且还要搭上林月如的xing命?不知道如果是在生死关头的话白羽会不会这么选择,但是在这样一个完全由自己做主去为后续发展做选择的话,白羽自讨做不出那样的选择。

    如果以楚轩那厮的思维的话恐怕他会毫不犹豫的把灵儿舍弃掉。如果是一个枭雄或者说邪恶的人的话,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会把灵儿给舍弃――他可以这样安慰自己:灵儿只是在镇妖塔里,我再去把她给救下来就行了。反正灵儿是不会在那里面死掉的不是吗?只是白羽不是楚轩,更不是枭雄或者说那样一个可以随便牺牲别人的一个邪恶的人。

    郑吒不也是这么一个人吗?所作所为只要符合自己的心意就行了。只要能保住自己所在意的人。努力的争取回到现实……

    回到现实?白羽有这个想法。只是好像并没有郑吒那样的强烈。不死之心?自己是怕死。但是好像也没有什么抱着必须活下去的一个强烈的目标或者说愿望。只是单纯的不想死去或者说是因为惧怕死亡的感觉让自己不想死去而已。

    思之《无限恐怖》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一个自己的坚持,在这样一个危险的地方如果没有一个坚持的话,恐怕在第一部恐怖片里就会挂掉。而白羽虽说已经经历过了两部恐怖片,但是那很大程度上是自己知道一点前两部的走向。而这第三部却是已经变成了仙剑了。即便前面的小喽?什么的都是可以过去的,那拜月呢?那简直就是一座大山一样,让自己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面目。水魔兽合体?难道还要灵儿跟他同归于尽?如果不这样的话,那自己就要想一下,自己的坚持是什么。不然一个没有目标的人,恐怕根本就不会有动力。那样恐怕自己只能栽在这里了。

    不想死是因为怕死。不知道怕死算不算是一个理由。好像不太好听。如果这样的理由作为自己活下去的动力的话,好像让自己都不能感觉到理直气壮。如果不死的话好像是能成为一个超人一般的存在的。那样自己在现实里面……

    好!为了自己不想死。看来自己要跟自己的伙伴们一起继续努力下去了。白羽讨道。不经意间一丝微笑挂上了白羽的嘴角。

    “阿嚏……天气也没变凉啊。”楚轩抬起头看看天。自己这么好的体竟然也会打喷嚏。不过楚轩这厮也没在意。继续把注意力给放在地上画的一些方方圆圆的图画上。嘴里小声说道:“大概还有七个月了。白羽,这个选择是你自己选的。但愿你能到那一步。”

    “嘿,白大哥。你笑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李逍遥已经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看来自己的jing惕xing很差啊。白羽无奈的想到。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怎么样?药材都弄到了?”

    “我办事!你放心!绝对是按照药方抓药!一丝不多,一毫不少!”李逍遥把脯拍的砰砰作响。

    “说你胖你还真就喘上了……”只见林月如说着话也走了过来。

    白羽向林月如点头一笑,朝着灵儿休息的房间走了过去。

    一晃三天过去。在灵儿休息的这三天里。白羽也就不悠闲的过ri子了,没事就找个无人的角落自己锻炼起来。只是在这么一个既无对手陪练还要担心自己受伤的况下,白羽的长进也不是很大就是了。

    三天,也足以让灵儿不用再躺在上了。只是如果在去将军墓的话,白羽担心灵儿的体。但是如果把灵儿放在这里自己三人去将军墓,却又怕自己这边走,那边石长老就过来把灵儿给掳走。这样的话可真是得不偿失了。白羽的不忍,也就只是在对于自己边的人或者说自己的亲人。至于那不认识的人,虽说不会去故意残害但也是不可能为了那些素未谋面或者只是见过几面的人就去拼命一样。故而这三天里有次白羽单独跟灵儿在一起的时候,白羽装作顺嘴提了一句自己四人是不是可以先走的话。却是被灵儿好说了一通。

    灵儿的原话如下:

    “白哥哥。灵儿知道你是关心灵儿。只是如果这些事我们碰不到见不着的话也就算了。只是这次这么一件事让我们给碰到了。我们怎么能忍心就这样抛弃这些善良的村民呢?白哥哥你看,这个韩医生自己也没多少吃的,还招待了我们这些天。我真的不忍心这样放着这些善良的村民不管啊。白哥哥……”

    这些话直说的白羽汗颜。

    灵儿只所以是灵儿,就因为她善良,温柔,可,贤惠。

    而善良就排在首位。如果灵儿都没有了善良的心的话。就像游戏里第一次见到李逍遥。根本就不给他药丸的话。这样一个没有善心的赵灵儿,还会有那么多的粉丝去喜欢她吗?

    所以白羽只有很无奈的等待着灵儿康复然后再去将军墓了。

    而小石头在这三天里也瞅了个机会变作一个手链一般的念珠带在了灵儿的手上,倒也算让白羽眼前清净了许多。

    “怎么样?记得韩医生给指的路了吗?”李逍遥向林月如问道。

    “废话!就两条路,一个通往玉佛寺另一条自然是通往将军墓了。这点都不知道。”

    这是已经走在了去将军墓的路上。

    就在刚才来的时候,村民们拿出村子里仅剩的一些鸡鸭粮食摆上了三桌酒席,算是给四位英雄壮行了。只是这种壮行酒给人的感觉倒像是去送死一般。真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倒是让白羽几人心中老大不好受。只是这也不能表现出来不是?你这是帮人家忙,人家来给你送行你还能不高兴?

    无奈吧?还得笑着。却是无奈!

    顺路前走。约走越是荒凉。

    微风吹过,只扬起一阵风沙。残屋破败,竟然是连老鼠都看不到一个。好似这个地方已经成了有生命的生物的地一般。

    看着那已经倒塌的草屋。白羽很是怀疑这以前会是一个镇子?这可是连白河村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了。

    “怎么没有尸妖?”林月如走在李逍遥的后,小手只用几根手指头捏着李逍遥肩膀上的一角衣服,小心的张望着四周问道。

    “哇哈哈!小辣椒,你竟然也会害怕啊!哇哈哈……还真没看出来啊!”李逍遥大声嘲笑着林月如。当然,嘲笑归嘲笑。如果林月如有什么危险的话李逍遥绝对会奋不顾的上去救她的xing命。这点自不必说。

    “哼!本姑娘可是女生唉――女生怕这些恶心的臭东西那是天xing。谁像你这种藏不溜秋的大泥鳅一样啊粗鲁啊。看见这种东西都想上去咬上一口……”林月如可是嘴上不服软的一个丫头,虽说害怕但还是得跟李逍遥吵上一吵。不过因为这样分散jing力倒也是把恐惧之减去不少。

    白羽嘴角上扬。为什么没有尸妖?抬头看看天不就知道了。这大白天的阳气那么重……恩?好像越往里面走云层越是厚重虽说云层并不是很大,但是却足以笼罩着几公里的范围了。这个赤血王竟然已经能控制得了天气了。看来这场战斗会是异常的艰难!

    白羽冷哼一声,继续前行。

    又走了盏茶的功夫,偶尔可以发现许多的坟墓了。偶尔的还有个墓碑。而大多数不仅没有墓碑,而且连坟墓都不完整了,好似是从里面爬出来了什么东西一样。诚然,那就只有尸体了,或者骷髅也有可能。

    “三昧真火,急急如律令!叱!”只见灵儿手捏印诀,嘴中念道。

    只听一声惨叫从旁边十多米外的一个墙后半掩的地方露出来半个子的……应该可以称之为“尸妖”吧。

    只见那尸妖浑已经没了多少肌,从前已经可以完全的看到后面。内脏也都已早被细菌类的东西给掏光了。

    恐怕这个东西是闻到了人气儿了,想要出来觅点食物。只是不想灵儿的眼睛竟然这么犀利,就那样被墙壁遮掩了一半都能看的到。

    “灵儿妹妹!你好厉害哦!”林月如拍手笑道。然后朝着李逍遥扬了扬下巴。好像灵儿杀死了尸妖就跟她自己杀死的一样。

    李逍遥彻底无语。

    这剩下一路上也碰到了不少的尸妖,大概也有七八个。不过都被白羽四人轻而易举的给消灭掉了。因为这些尸妖真的是太弱了。竟然都比不上生化危机里面的丧尸。而且数量上更是比不上生化了。并且攻击力也比较低下。手脚无力,并且还需要靠嘴去咬,相对于白羽四人来说这就跟欺负小孩子一样,而且自己还都拿着刀剑武器。

    这简直是完美秒杀!

    只是众人都知道。这些都只是些小小的开胃菜。大家伙那可是在里面呢!

    看看天,已经到了云层的正中间。估计入口也就在这百米左右了。只是白羽横看竖看都看不到一点大门的样子。游戏里面是一个台阶通往下面。当然那只是游戏而已。而这不说能有台阶。至少你也有个门不是?

    白羽是有事就想起了游戏。却不曾想到,这人盖坟墓有哪个还想有人来盗自己的墓不成?谁家盖个坟墓都还留个门的?

    白羽站在这一个小丘上硬是找不到入口,不急的抓耳挠腮。你说这如果鬼吹灯里面的那家伙来了这再找入口不就简单了?

    只是那可能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喂!我说小石头。门在哪呢?”白羽看见灵儿那苗条的材忽然想到她上还带着小石头呢。

    “我……我不知道。我也没有来过赤鬼王这里啊……”小石头有些胆怯的说道。看来白羽还在这小石头心里留着不小的yin影呢。

    不过白羽也懒得去理他了。

    “白大哥。你看这里。这里有个洞……还深的……”李逍遥的声音从几十米外一个大石头后面传来。

    白羽走的近去,发现那洞直径大概也就一米左右,正好能容一个人过,深度大概有三到五米的样子。虽说里面比较黑,但是白羽凭借着自己也是僵尸的血统倒是还能看个大概。

    “你们先在外面看着,我下去看看。”白羽朝灵儿还有李逍遥林月如说道。

    “白哥哥,你先带着小石头,省的被瘴气给毒到。”灵儿关心的对白羽说道。

    原本白羽还不想带小石头的。这倒不是还对小石头有什么怨气。只是因为自己也有着僵尸的血统,对这些瘴气毒气什么的有着根本的免疫能力。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想了一下又怕灵儿担心。遂也就把念珠给带在了手腕上。

    下的里面。点燃拿着的蜡烛。能点燃蜡烛看来这里的空气还算干净。

    白羽发现自己落脚的地方是一间房间模样的所在。不像是卧室,应该说主棺的所在。看着周围墙上地上散落的兵器――说是散落,实际上还有着模糊的规则。只是看那腐烂的木材,想必放兵器的木架都已经给腐烂了,故而兵器都落在了地上。

    看来这即便不是一个将军的墓,至少也是一个武官的坟墓。不然寻常人家里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兵器陪葬。反正是不是将军白羽也不去管它。自己又不是来考古的。

    看这这里并没有什么危险,白羽也就放心的让灵儿三人给下来了。

    看来这房间却是不少,五分钟过去了竟然还没有找到主墓室。

    不可能吧?难道这还真是迷宫不成?白羽暗自讨道。

    “何方来的娃娃!竟敢打扰本将军睡觉!”只听一声沉闷嗡响的声音从墙壁的另一面传来。

    看来这位将军老兄睡觉不是很死嘛……

    不是说武将睡觉都很死而且还打呼噜的嘛?

    求点票票~~chayexs.com.chayexs.com收藏~~~中不啊~~~四千字的说啊~~不算少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恐怖之重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