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杀

    ()

    那茫开启基因锁的一片茫然的白sè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随之而来的竟然是变成了一片的漆黑。如同那宇宙最初的一片混沌一般,找不到一丝生命的气息——那一片的死寂,根本就找不到绪的波动,而恰是这种没有丝毫的波动的绪,却让异形这种强悍恐怖的生物感觉到了危险!

    感知危险,恐怕是每种生物本就已自带的本能,而这种本能却是愈是强悍的生物感知能力也就俞强!而此时的这只异形竟然感到了极度的危险?而散发出这个危险的东西竟然就是眼前这弱小的生物?

    恐惧一阵阵的侵袭着异形的每一条神经,“吱——”一声恐怖的吼叫自异形的口中呼啸而出,而在墙角边的灵灵再这声吼叫的瞬间又吐出了一口浓浓的鲜血!由此恐怖,可想而知。

    “嗖!”

    又是简单的舌头冲击,而这中攻击虽说简单,却是最有效的袭击。因为异形的这只带牙齿的舌头,在出击的瞬间速度,绝对不亚于子弹被打出枪口的那一瞬间!而这次袭击的目标显然仍是白羽的头部!

    2秒钟过去了,没有动静。5秒钟过去,仍然没有动静!

    瞬间的诡异笼罩在整个房间。而在这一刻,明显的异形也有些呆滞,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即便是没有击中,那么就是攻击到地板上也也会有些动静不是?

    此刻的白羽当然是没有被攻击中,如果就这样白羽就被攻击而亡的话怕是这小说都没法进行下去了。

    反观此时双眼黑sè茫然笼着的白羽,竟然只靠着一只手臂,就牢牢的把异形的舌头给抓在了手里。异形竟然为止挣脱不掉。

    而异形在经过了无用的努力之后,显然知道挣脱可能不大,但是这种在危险之中才能生存下来的生物显然不是那种束手待毙的东西。扬起一只爪子,目标不变,仍然是攻向对方的头部。虽然速度相对舌头攻击略有减慢但是其威力确实更加的恐怖!

    而眼见这种能碎石破金的恐怖袭击就到了眼前,白羽竟然仍是面无表

    只见白羽抓着异形舌头的右手,向左微动,然后仿佛那只手忽然消失了一般,只能看见手臂的根部略有残影。紧随而至的竟然是“轰隆”一声巨响轰鸣着两个人的耳鼓。而之前压在白羽上的异形竟然已经消失不见。

    却看那巨响的方向,竟然是异形被狠狠的摔在了那钢铁般的墙壁上,而那坚硬的钢板墙壁也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撞的凹陷进去。随着异形那硫酸般的血液溅出,周围的钢铁发出嘶嘶的被融化的响声,缕缕难闻的白烟升起,慢慢飘扬,直至消失不见……

    白羽缓缓从地上爬起,仿佛是一个摔倒的人一样自然,却又找不到普通人应有的一丝的烟火之气。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异形走去。

    而此时的异形明显的发现眼前的这个弱小的生物竟然有着这么恐怖的力量。那粗狂的神经竟然也感觉到了危险,非同一般的危险!

    眼看着那本该软弱的生物一步步的向自己接近。本能的要去逃避,而这个房间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在右边的那个大门。

    想到就做,这对于杀人只为本能的或者的生物来说并没有什么可耻一说。打不过就要跑,天经地义!

    而反观那本已缓慢行走的白羽,竟然在一瞬间找不到了影子。

    而就在那快要跑到门口的异形上竟然又是一记重拳,打的异形嗷嗷直叫。却原来是白羽为了阻挡异形的逃跑。

    而看那白羽的一记重拳,竟然直直的轰入了异形的体。异形吃痛,在疯狂的吼声之中不忘以自己的尾巴进行攻击,就在尾巴甩中眼前的人的时候,异形竟然发现这个生物竟然又一次的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白羽竟然已经退后了五步左右的距离,正离开了异形的攻击范围之外。

    而细看那刚才攻击异形的白羽的手臂,竟然是已经鲜血淋淋,自手至臂弯的部位竟然比正常人整整的细掉了几圈,而在有些位置,白骨已经明显的露了出来。

    由此可见异形血液的恐怖!而这恐怖的腐蚀能力竟然没有把白羽的手臂给腐蚀消融!

    “嗖!——”就在双方对持的时候,刚才被攻击的灵灵,竟然又拿起了自己的那把导弹炮,只见那导弹就从白羽近不过三十公分的位置冲向异形。

    而异形显然也发现了这个危险的导弹。奈何自己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快过导弹的速度。

    只听又是一阵的轰隆声轰轰响了起来。而就在烟雾升起的瞬间。白羽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拣起掉在地上的业火劫莲剑,直直注视着烟雾中的异形本体。

    嗷嗷乱叫的异形,显然也是被这发炮弹给炸的起了火气。冲过烟雾狠狠的撞向前面的人,因为看不见人影,只能按着自己的记忆撞向刚才白羽所站立的位置。却不知,人有那么傻的吗?

    那一个撞击明显的只能无力的撞向空气,回过神来的异形没找到白羽,却是看到了刚刚发炮弹的灵灵,而那灵灵,发过导弹,又软弱的倒在了地上。

    “嘿!”白羽轻声一叫。

    声音不大,却是能把异形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

    看那现在的异形却也是惨不忍睹,体已经被导弹轰掉了半个体。那硫酸似的血液如同水一般的流下,脚下的钢板团团白烟升起,笼罩在异形所站的位置。无形之中却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氛围。

    看到把自己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异形张开那恐怖的大口就要把眼前那渺小的人儿给吞噬掉。而那恐怖的牙齿无不显示着它的锋利!

    白羽提剑前掷,而那异形恐怖的大嘴竟然在到了白羽的面前十公分的位置时却是不能再向前一分。

    一声龙鸣之声在异形后方响起。却原来是业火劫莲狠狠的刺入了钢铁的墙壁。巨大的力道即便是剑刺入墙壁仍然颤颤抖动着自己的鸣叫杀气。

    回首看去,只听普通一声,那恐怖的只剩下大半个个子的异形竟然轰然倒地。却是脑袋已经被业火劫莲给刺穿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恐怖之重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