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俊秀公子”的决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听得对方那仿佛是深闺怨妇见到梦中人一般的欢喜夹杂着幽怨的声音,叶央只感觉全一阵酥麻,上的鸡皮疙瘩哗哗的往下掉;“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种不良癖好了?”

    “什么事啊?整的跟个怨妇似的!”叶央心中恶寒,一脸jǐng惕地说道。

    “额,叶子哥,这么长时间你都没回来,你要是再不回来就见不到我了。”林甲秀说完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老地方去。”

    叶央眉头微皱,看对方小心翼翼的样子,难道真有什么重要的事?他点了点头并未说话,二人一起离开了“济世堂”的大门口,转眼就消失在了街角……

    木楻镇的后山半山腰处有一棵无比巨大的楻木,这里地势极为奇怪,以此处为界点,山体的上半部分是高大楻木林立,而下方却是各种浅短的灌木杂草相间,这有些违背气候特点的况曾让叶央惊异不已。

    楻木是一种躯干十分高大拔、叶细而尖的树木,其材质坚硬,是人们打造各种家具的上佳良材,这里的楻木十分集中,而且数量巨大,木楻镇也正是因此而得名。

    半山腰有棵相对周边其它同类要巨大的多的楻木,它看上去十分苍劲古老,人们在砍伐楻木时也刻意的会避开它,因为它被小镇的人们当做是招引风水的风水树。

    此时,这棵巨大的楻木下,叶央俩人正蹲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由于下方树木都不高,所以此处视野极好,可以俯瞰整个城镇,所谓的“老地方”也正是这里。

    由于此地地势极佳,叶央从小就喜欢来这里,静坐着看着下方的城镇发呆。

    一rì黄昏,那时叶央也不过才七八岁的样子,当他来到这里时,却隐隐听到树下有一个伤心的哭声传来,他慢慢走近才发现那哭得昏天暗地的居然是小镇是出了名的横行霸市、恶贯满盈的“俊秀公子”。

    而当他静听良久,得出的对方之所以哭泣的结论则更是让人哭笑不得,那个不可一世、霸道到没边的“俊秀公子”竟然是因为没有什么朋友玩伴而哭得那么的伤心yù绝,一边哭还一边嚷嚷着:“我不是坏人”之类的天真话语。

    叶央本来对这个名声不佳的“俊秀公子”从不感冒,虽然在街头巷尾常会碰面,但两人几乎从没说过一句话,然而,听到对方的哭泣以及哭泣的理由后,他心中好笑的同时也对对方有了好感;严格说来比对方还小上几天的叶央走上前去,以一个大哥哥般的口吻一番安慰关怀;

    于是乎,让小镇所有居民无比惊愕的事发生了,镇上最极端的两个人竟然走在一块儿,一个从小聪颖懂事、待人真诚善良的同济医馆的少馆主,而另外一个却是霸道蛮横、鼻孔朝天的“俊秀公子”!

    这在当时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成为镇上居民们茶余饭后说笑的谈资,也有人分析说,他们虽然是两个极端,但上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二人都极不合群,一个是属于卓尔不群,另外一个嘛,由于名声太响亮,让人“高不可攀!”。

    不论如何,这两个都没什么同龄玩伴的极端分子的关系是越来越近了,即使他们的影很少同时出现在人们眼前,但是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自那以后,“俊秀公子”就会常常来这个地方找叶央,而这里也渐渐的变成了所谓的“老地方”。

    ……

    “怎么了?还弄得这么神秘?”叶央看了看与平时有些不太一样的林甲秀,笑着开口问道。

    “我要走了,离开这里。”望着下方正笼罩在朝阳之下的小镇,林甲秀的语气破天荒的十分正经,与平rì里浮夸的二世祖形象大相径庭。

    “嗯?”叶央疑惑出声,这小子闹什么明堂,看样子不像看玩笑啊!他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林甲秀转过头来看着叶央,一脸的认真;“我要去参军,剿匪军!”

    “剿匪军?什么剿匪军?”叶央问道,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种猜测;

    听到叶央的疑问,林甲秀点了点头说道:“你前几天还没回来,所以不知道,镇上开始招兵了,据我父亲说是为了西南匪患而组织的剿匪军!每个镇都要招齐两百人。”

    果不其然!叶央点了点头,心中有些疑惑,剿匪军?难道真的只是剿匪?不是说匪患的背后有蛮夷的影子吗?

    他上次在清珥镇隔得距离较远,并不知道招的是剿匪军。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让叶央诧异不解的是,林甲秀怎么有了参军的念头,这不是胡闹吗!

    “管他招多少人,这与你有什么关系?你不会是嫌木楻镇太小,你闹着没意思,所以才动了这样的念头,我告诉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子哥!”林甲秀叫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考虑了很久,这次我很认真。”

    看着对方很少出现的严肃表,叶央沉默了下来,俩人不是一天认识,林甲秀的xìng格他很了解;

    虽然平时大大咧咧让人感觉不成气候,不过其xìng子却是从小就十分倔强,一旦决定的事,就一定会做;如今镇上除了少部分人外大家都称其为“俊秀公子”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就可见一斑。

    叶央沉默少许,皱眉道:“你父亲同意?”

    林甲秀肥胖的脸上怒容隐现,开口说道:“他怎么可能同意,不过我参军的打算倒是与他有关。”

    他说着别过头去,继续道:“只知道成天关我闭,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我要自己出去闯出一片天地来,到时再也不让任何人关我闭了。”

    叶央有些哭笑不得,“俊秀公子”的每个重大决定背后的原因都总是那么让人忍俊不

    林甲秀再次转头看着叶央道:“我已经决定了,本来计划最近两天就要走,在木楻镇参军是不可能的,我父亲为镇长,他那关我注定过不了,所以我准备跑到其他城镇去再用个化名加入,叶子哥,我就是想要在走之前跟你道个别。”

    叶央心中微微有些感动,从怀里拿出那张信纸,拆开一看,内容果然是些告别方面的话语,他却看得隐隐想笑;字迹歪歪扭扭倒是其次,关键是语气写得跟生离死别一样的,那叫一个深意切啊!

    看着叶央的表,林甲秀老脸一红,伸手拿了过来:“额,既然已经见到你了,这个我就还是收回来好。”

    叶央收住笑意,看了看林甲秀尴尬的样子,叹了口气问道:“真要走?”

    林甲秀沉默少许,肯定了点了点头。

    叶央没有再回话,俩人都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山下面的逐渐喧闹起来的小镇发呆,就像以前无数次发生过的景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