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谋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乌冠角蟒的体依然绕着石柱盘旋蜿蜒而上,眼看那三角形的巨大蟒头就要到达石柱顶的位置了了。

    叶央心急如焚,险些控制不住冲出去从蟒口夺下那志在必得的洗质之绿的冲动;

    “不行,现在出去无异于是送死!”

    叶央忙掐断这个毫无理智的念头,这只乌冠角蟒之前散发的气势就已经足以让叶央心惊胆颤,他若果真如此出去只怕非但不能抢走洗质之绿反而会使自己陷入险境,甚至搭上自己的xìng命。

    叶央死死地攥紧拳头,牙齿咬着的下唇都渗出了血迹,眼中尽是担忧与不甘,这条乌冠角蟒是否真是冲着洗质之绿去的?他不敢确认,他固然希望并非如此,但即使真是如此,目前的他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离那一株翠绿越来越近。

    乌冠角蟒在叶央焦虑眼神的注视下,一步步向上,终于来到了顶部,巨大的蟒头却没有直冲洗质之绿而去,而是看了一眼后便高高翘起头颅,向着天空注视。

    “呼,还好。”叶央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一脸侥幸的看着此时此刻正直对着自己这个方位乌冠角蟒,这个角度微斜向下俯视,正好可以看到巨蟒头部的正面,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头顶乌黑到甚至有些发亮的冠。

    微弱的紫气缭绕间,金sè阳光的映照下,冠却显得更加的乌黑发紫,散发着淡淡的可以用诡异来形容的光晕,那光晕似乎有着一股摄人心魄的神秘力量。

    叶央不由得想起当初看到的书中对乌冠角蟒的描述:“乌冠角蟒,二阶强横魔兽,通常成年个体即具有二阶巅峰堪比一般三阶魔兽的实力,体内甚至潜藏有蛟的血脉,生xìng惫懒,xìng好水,长蛰伏水下,少动,但实力强劲,攻击力十足。

    其通不凡、遍体是宝,黑sè鳞甲坚硬无比,可用作防具之用;两角更非凡品,熔之炼入刀剑,可使刀剑锋芒无比、削铁如泥!全亦是难得,不仅质鲜美可口,食之还能增强体质、防寒避暑;

    更有顶上之乌冠,乃其全之jīng血根本,内含其一庞大jīng元,但一旦离体其内jīng元并会急剧流失,致使药效降低,若幸有炼丹妙手,可炼得衍气丹,行者服之可增长行气修为,是为大补;然,乌冠内气血庞杂狂暴,忌直接吞服,常人难受!

    此乌冠为其全之至宝,亦是其致命之弱点!……”

    “这乌冠果真奇特非同寻常。”叶央被巨蟒的乌黑冠的诡异给吸引住了,就连刚才的紧张心理也忽略了不少。

    少顷,巨蟒对向天空注视的巨头突然一动,低垂下来,口中猩红的信子伸出来,直朝那紫气缭绕的翠绿植株而去。

    “不好!”叶央心中陡然一紧,目眦yù裂,拳头再次死死地攥紧。

    巨蟒好像感受到了这边的异动一般,疑惑地抬起三角形的蟒头,那yīn厉的双眼看得叶央心跳加速、遍体生寒,就想抓住旁的藤条跃到对面山坡,直接逃走。

    不过藏在石头后面的他理智的控制住了自己的动作;巨蟒或许只是随便瞧瞧,最多只是略有疑惑罢了,并没有真正发现自己。

    也果真如此,巨蟒并没有真正的发现什么,叶央本就十分谨慎,虽然不小心发出了一点细微的移动,但也不至于能让巨蟒明显的感受到异常动静。

    没有什么发现,巨蟒很快又再次低下头去,红红的信子也再次伸了出来。

    叶央经过刚才的大意,再不敢有丝毫大意,心中虽然紧张,但却不再动作,只是双眼毫不眨动的盯着乌冠角蟒,眼中满是担忧与不安的神sè。

    蟒首凑到了洗质之绿的近前,一阵晃头晃脑,好像在查看什么一般……

    “咻……咻”信子伸缩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仿佛响在叶央的心中一般,让他每秒都倍受煎熬。

    ……

    “呼……”叶央终于长出一口气,乌冠角蟒在洗质之绿近前嗅了一阵之后终于再次潜回了水中,叶央也终于心中一松,刚才的片刻在在他的感觉下却是像经过了一段漫长的煎熬那样难受。

    “那乌冠角蟒好像明显是冲着洗质之绿去的,也难怪,洗质之绿这样灵气人的天才灵宝,自然是能吸引它的。”刚刚松了一口的叶央看着寒潭,皱了皱眉头;

    “但是这就奇怪了,由刚才可见它是早就知道洗质之绿的存在的,为什么早不吞食了呢?刚才也只是好像在查看什么,难道这里面又有什么玄机?”

    叶央的眼中满是疑惑之sè!

    “算了,管他什么玄机,先离开这里,也好做做准备!”思索良久也毫无头绪没想到个所以然出来,叶央准备先离开这里。

    再次看了看寒潭zhōng yāng的洗质之绿,他的眼中露出了坚毅之sè,随即拉着旁绳索,体一弹,绳索像秋千般向对面山坡去,在接近山坡的时候,叶央松开了手,体跃入草丛,消失不见。

    ————————————————

    “叶子哥,你回来了?”听到响声,冰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的脸sè莫名其妙的有些红润,当看到叶央的手中还有些草药,眼中露出吃惊的神sè。

    叶央也有些意外的看着冰儿,这丫头昨天莫名其妙的跑进屋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怎么脸红红的?难道昨天受的伤并不像表面那么轻松?

    他当然不会天真且厚脸皮的以为对方看上他了,虽然他自认为自己还有些小魅力,但他可不认为人家一个貌若天仙的少女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对自己有什么那方面的感觉,何况,他压根儿也没往那方面想。

    “嗯,对,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吧?”点了点头,叶央问道。

    听到叶央的话,冰儿的脸却更加红了,轻声道:“嗯,没事了!”

    “额,那就好!”叶央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气氛有些尴尬,冰儿岔开话道:“叶子哥,你弄这些药来干什么?血毒花、固气草……”,顿了一顿,冰儿接着小声道:“这些都是剧毒的药草啊!”

    血毒花,一种见血即迅速扩散感染的毒花,致使感染者气血攻心,因而内重伤甚至致死;固气草更能让人行气凝固,不听使唤,甚至还会附带使人体麻木等一系列负面效果。

    这样的剧毒花草,一般人都很少用,甚至很少听到,不过冰儿由于酷炼丹,所以对这些略有涉猎。

    “哦,我不是和你说过我略通医理吗?所以接触过这些东西,这山脉中魔兽出没,甚至还有如乌冠角蟒般的存在,这是用来多点防手段的。”叶央解释道。

    “好了,我先进去了,我近期行气修炼有些落下了,得要抓紧。”

    叶央说完就向屋内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