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从前有个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听到冰儿的话,叶央不由得有些吃惊;这个少女竟然是个炼丹师!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一类生活在传说中的炼丹师,以前都只是通过他人讨论或者自己从一些书籍上了解。

    炼丹师可是个要求几乎到变态的职业,绝不是简简单单的用个丹炉把药材融化后凝结在一起或随便凝形就可以轻松炼出功效神奇的灵感妙药,要是这样那岂不是人人的可以成为炼丹师了!

    炼丹师都要求超高的jīng神感知度与灵敏度,熔丹时需要提炼出药材中的各种特殊jīng华相互搭配,对药理也要十分jīng通,各种药的分量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一分,各种复杂程序让人焦头烂额困难重重.

    虽然炼丹师战斗力不强,但可比成为一个简单的行者要求要苛刻的多,因此炼丹师绝对是一个非常吃香的职业!

    叶央不目露讶sè的大量起冰儿来,口中赞叹道:“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炼丹师,难怪能出手就拿出那么多复元丹。”

    看到叶央吃惊得表,少女心中有些得意,但还是含蓄地轻声道:“也算不得炼丹师啦,只是得上天垂怜,从小jīng神力就比别人强大,于是自己拨弄摸索着炼炼罢了。”说到这里她突然轻声一叹,神sè却黯然下来,有些伤感的幽幽说道:

    “唉,我倒宁愿不要这个天分,要不然我也不会心存侥幸去摸索什么炼丹,也就不会三心二意,无法静下心来修炼,导致自己的行气修为低下至今也只是一个四星行徒,家父出事也不会只能袖手旁观、七师兄也不会为了保护我而自己陷困境、而你也不会为了就我而受伤了。”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责与愧疚,甚至隐约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让人听了不由心中疼惜;

    叶央最怕也毫无经验的就是目睹一个少女在眼前哭泣,这会让他他手足无措;

    摸了摸脑门,叶央出言安慰道:

    “这些事也怨不得你,很多事都是我们无力改变的;不过我们只要努力修炼,就能阻止越来越多我们不想发生的事发生,或许有一天你也能成为一个绝世强者,能帮你的父亲报仇雪恨,让罪恶得到应有的惩罚!”

    听了叶央的话,冰儿苦笑。

    “成为强者?何其不易!曾经家父劝诫我不要三心二意,专心的修炼,或许还能成为在行气修炼上取得一定的成就,让我不要幻想什么炼丹师;炼丹师那么少,大家又都敝帚自珍,很少有丹方流传出来,没有丹方,怎么能够成为炼丹师?”

    说到这里,她更加伤感的道:

    “可惜我却并没在意,依旧三心二意,时而修炼行气,时而又忍不住去摸索着炼丹,却两面都没取得成绩,在我终于能够炼制出复元丹,想要告知他时,却遭jiān人谋权篡位设计陷害,我却连这个或许能让略感他欣慰的消息也没来得及告诉他……”

    冰儿再也忍受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恨声道:“我一定要努力修炼行气,为我父亲报仇!”

    叶央一时唏嘘不已,并未出声。

    良久,他才出声鼓励道:“相信你会成功的,不仅能修炼成强大的行者还一定会成为一个十分出sè处处受人尊敬的炼丹师。”

    少女却摇了摇头:“不,我以后要专心的修习行气,决不再异想天开了,只全心全意的修炼行气。”

    “我,我再也不炼丹了。”

    少女语气坚决,眼底深处却满是痛苦;

    “看来她确实对炼丹很感兴趣啊!”,叶央暗道,这样放弃岂不是可惜了一不凡的炼丹天分?更重要的是,她那么喜欢炼丹,不应该放弃了,不然必定会遗憾终生。

    “复仇是必须的,但是人不能没有了自己的兴趣与追求,若只知道修炼报仇,那与行尸走有什么区别?”叶央轻声劝诫道。

    少女紧抿着嘴唇,随后长叹一口气道:“可是人的jīng力毕竟有限,哪里能鱼与熊掌兼得呢?”

    语气中充满了种种无奈。

    “事在人为!天道酬勤!你不要被眼前的仇恨给蒙乱了心智,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有名的炼丹师同样也是行气修为强横的强者,别人怎么能行!”叶央大声喝道,有天分却不加以利用,一心只想着的仇恨,这是最愚蠢的行为。

    见冰儿神sè有些异常,眼神茫然的看着自己,他又接着说道:

    “何况这两者之间本就是能相辅相成的,一个强大的行者岂能完全不会一点简单的炼丹技巧?一个出sè的炼丹师也可以炼制出各种有助于行气修炼的灵丹妙药,使得武道一途更加顺畅。”

    冰儿眼中已经有一丝憧憬向往之,她或许正在畅想着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武道强者兼炼丹大师的那一天。

    “只要用心去做,有什么做不成的?用坚韧的意志力去拼搏,并且随时提醒自己的梦想,提醒自己不忘记目标与初衷,那么就终会有成功的一天!”叶央也有些动,说得激四溢,掷地有声。

    冰儿望着脸sè微红,一脸倔强的少年,有些出神。

    叶央抬起头,目光穿过茂密的枝叶望向遥远的天际,眼中有些迷茫又有一丝怅然,好像想到了什么遥远的事物一般。

    他忽然微微浅笑,轻声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没有去看冰儿,而是接着继续说道:

    “从前,有一个叫做苏东坡的行者,他为人秉直豁达、行侠仗义,从不屈服于强权恶势、不与人同流合污。”

    冰儿疑惑的看着叶央,满脸不解,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叶央却依然自顾着说着,好像他只是在叙述一个故事,并非一定要有听众一样;

    “所以,这样的xìng格必定给他自己带来了不少的麻烦,树敌不少,但他从来不惧,依然坚持自己的本sè。

    后来他也因此得罪了当时的国主,国主yù杀之而后快。但是苏东坡在民间一直声望很高,国主又不愿落得个不义暴君的名头,于是他便把苏东坡发配到了一个叫做岭南的地方;

    岭南那里环境恶劣,强大的魔兽比比皆是,而且还长年弥漫着一种要命的毒气,那是一个大凶之地,常人根本无法生存下去,国主将他发配到那里本就是要借刀杀人,但苏东坡也不得不去,因为他毕竟是他人之臣,而且对方势力比他庞大得多。

    当时的国主可是一个行王境界的强者,只是一个行将的他就像一只蚂蚁一般,根本无力反抗。

    苏东坡到了岭南之后感受到岭南险恶的条件,却并没有丝毫气馁,他决心要活着回去。

    为了能跟强大的魔兽搏斗,在它们的领地,那样的大凶之地顺利的生存下去,他开始更加努力的修炼行气;为了能抵抗住毒气的侵袭,他努力自己摸索着炼制丹药。

    因为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意志力减退,或因为困难重重难以克服而放弃,苏东坡时时提醒着自己,坚定自己的意志,他每天早上起来梳头的时候都会特意的对着太阳升起的方向。

    并且每梳动一次他都会大喊一声‘变强,活下去!’,rìrì如此!”

    ……

    叶央的眼中有些迷离的sè彩,甚至有泪花浮动;

    “没想到有一这么一天,自己会用这个故事鼓励别人坚定信念。”

    曾几何时,自己也只是一个调皮捣蛋成天只会鬼混的无知**啊!可是从没奢望能有哪怕一次考试会及格机会的特差生最后竟然不可思议地摘下了省高考状元的桂冠,信念,多么强大的力量!

    “是你带来的信念让我有了最后的成绩!”

    “我多想,再听到你为我讲一次啊!”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