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苍鹰山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叶央窜入树丛便急忙运起疾风掠影,形飞快地往丛林深处掠去,他伤的不轻,体内气血混乱,但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得拼命地向更深处跑去。

    “哇……”

    奔跑中的叶央感觉五脏六腑都仿佛移了位、不时口吐鲜血,但他却全然不顾,甚至连嘴角的鲜血都置之不理,只咬着牙关埋头死命的逃跑。

    虽然他已经看到灰衣人已经退回去了,并没有追上来,但谁敢保证他不会有再次追杀上来,叶央可不敢冒险,必须要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越远越好!

    其实灰衣人的猜测很正确,他的匕首上的毒并没有那么强烈,根本不像自己所说的那般,会让他们在十二个时辰之内爆体而亡;那只是一种普通的毒药,只会让人短时间内气息紊乱、行气不受控制,不过药效最多能维持半个时辰罢了。

    叶央是在赌博,赌人面对功力被废甚至是死亡的恐惧,赌的是黄二公子的胆怯与贪生怕死,很显然,现在看来,他押对了宝,明智地没有选择死拼!

    不过此时尚未度过危险期,中年队长一定很快就能发觉自己所受之毒并非叶央所说那样,必然会恼羞成怒,一定会再次折追杀过来。所以叶央现在虽然已经跑离了刚才的地方甚远的路程,不过依然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疾奔中的叶央感觉气息越来越紊乱,行气也早已经枯竭,不过他仍然拖着已经重伤的残躯飞快的跑着;体早已经麻木,甚至感受不到疼痛,脚趾踢在林中突起的石头上,早已经不知被翻了多少片,血从鞋里面渗透出来,把黄sè的布鞋染得绯红。

    叶央却仿佛什么都感受不到,红着眼睛只顾向前跑,他的头昏沉沉的,因为失血过多眼睛里也不听地冒着金星,这是即将昏迷的前兆!

    ……

    天s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月光穿过茂密的林木枝叶洒落下来已经显得十分微弱,只能感受淡淡的银辉;一个乌黑sè的影跌跌撞撞的从一棵三人合抱大树旁跑过,错不过一丈距离,那影停住了脚步,又转过蹒跚着走过来,径直走到大树背后的斜坡旁。

    那道影正是叶央,只见他顺着斜坡慢慢爬下去,没多远的距离,他的影竟突然消失了!

    仔细一看,原来那里有一个幽幽的洞口,而叶央的影正消失在那里。

    这是一个山洞,被草丛掩盖住,外面很难发觉,叶央也是巧合之下发现的。

    由于担心前突然蹿出什么凶猛野兽甚至是强大的魔兽,他虽然已经意识几近昏迷但随时都全力调动着自己的眼耳感官感受着周围的一切细微声响;刚才他跑过这里的时候,正有一阵风吹过来,而叶央敏锐的听觉却听到下方传来仿若抽动风箱的嗡嗡声,这才抱着侥幸的心理下来查看,果真不出他所料,这里有个山洞。

    刚迈入洞口,叶央就趴倒在地上。

    他自己都是侥幸发现这里的,所以叶央现在心中自然诞生了一个“安全了”的念头,仿佛一根一直紧绷的弦啪的断开了,叶央只胡乱往嘴里塞一把药丸,就直接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

    ……

    夜sè弥漫的山中,各种异兽咧吼不断、此起彼伏。偶尔传来几声猛兽厮杀搏斗的怒吼之声间或夹杂着一些哀鸣,让人感觉危机四伏、心惊胆颤!

    不过叶央却什么都感受不到,他依旧昏迷着,脸上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是睡着了一样,正在做着甜美的梦;然而他的笑脸时而又抽搐起来,满脸痛苦,好像正经受着难以忍受的折磨苦痛,也不知是梦中的痛还是现实里体剧痛的反应……

    这一片山脉是无尽蛮荒的外围地带,因为这里群栖这一种叫做苍鹰的魔兽,所以被叫做苍鹰山脉,外面的小镇也因此而命名为苍鹰小镇。

    苍鹰是一种魔兽,一般都是二阶凶禽,十分暴戾、凶猛异常,是这座山脉的霸主,它们都有着超凡的视力水平,捕猎时在几千米高空飞翱翔盘旋,下面方圆几里的范围内任何微小的举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不过在夜间它们的出sè视力就没有了什么用武之地,所在在晚上它们一般都蛰伏不出,栖息在自己的巢里,等待着太阳的再一次升起。

    这个百兽出没的深夜,苍鹰们却都站在自己的巢边睁着滚圆而犀利的眼睛,望着遥远的天际,等待着那么一个红彤彤的盘子冒出地面。

    那时它们又将在展翅高飞,在蔚蓝天底下翱翔,捕食最鲜美的野兔与乌蛇,他们还要教会自己的孩子学会飞行,让它们也拥有和自己一样的本领,可以飞上万丈高空,与疾风搏斗……

    一只苍鹰正在巢边站着,几只刚长出几缕绒毛的小家伙在巢里饿得嗷嗷叫唤,似乎在催促着母亲快出去猎食;这个夜晚似乎特别的漫长,苍鹰不耐烦的在巢便走来走去,不是摆过头去看向远方天际。

    ……

    经过蛮正常的煎熬,那个红通通的盘子终于爬出了地面,地面一下子变得清晰明亮起来,苍鹰们眨了眨那犀利锋芒的眼睛;

    “唳……唳……”

    一连串的尖啸之声响起,苍鹰们冲天而起,翅膀画过朝阳向着更高处飞去……

    ……

    一处被杂草丛掩盖的洞中,几缕阳光阳光穿过杂草稀稀疏疏地投shè进来,在洞中地上照出几块斑驳不均的光斑,也带来了光明,洞中的形显现出来。

    与其说说是洞不如说是一个大坑,因为这个洞并不怎么深,空间不大,仅方圆丈余;此时,在大坑的出口处,一个少年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几缕阳光洒落在他的上,他的脸sè有些苍白,紧抿着嘴唇。

    半晌,地上的少年的体翻了个,然后十分突兀的猛地弹跳起来,待看清楚自己的处境后才松了口气一副恍然的神,慢慢的又坐了下去。

    这个少年正是刚刚醒过来的叶央!

    叶央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闭目打坐查看自己的伤势况,他实在伤得太重了,需要好好调息静养一下,免得会给以后落下祸根。

    再说,这个陌生的山脉自己也不了解,但是逃跑来时的一路上兽吼声此起彼伏,听其声势皆是底气十足,必然猛兽不少,也需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才能出去面对着危机四伏的环境。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