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镇长大人的惊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进了大门,是一个庭院,庭院不大,一眼可以看到尽头,一栋方方正正的气派建筑矗立在那里。

    叶央走了进去;一个年近不惑,大腹便便的男子坐在椅子上,正低头摆弄着茶杯,仿佛不知道叶央的到来。

    叶央皱了皱眉头;下马威是吧?摆官架子?他对这样的人从来不感冒。

    “嗯!”叶央清了清嗓子提醒着这位镇长大人自己的到来。

    中年男人果真抬起了头,意外地看向叶央,好像他并不知道叶央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般。

    叶央微微躬:“你好,徐镇长!”态度不谦卑不倨傲。

    叶央虽然行了一礼,但这位镇长大人却并没有在在叶央上感受到尊敬,这样他有些不快,但是,作为镇长大人,他自认为这点肚量还是必须有的。

    他恍然的笑道:“哦,是叶贤侄吧!呵呵,坐,快请坐!”

    叶央也不拒绝,直接走到镇长一旁隔着茶几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令尊大人近来可好?”徐镇长一脸的问道。

    “劳烦镇长大人挂心,家父一切安好!”

    “哦,呵呵,说来我与令尊大人也是相交莫逆啊!叶少爷这么出sè,我也真替他感到高兴。”

    叶央看着眼前一脸笑意泛滥的徐镇长,心里暗自鄙夷;“跟你是莫逆之交?一本真经的跟真的一样!”

    ……

    “徐镇长,想必你也知道吧!其实叶央此次前来是有事得让你出面解决。”见这位镇长大人说了半天却对自己来的目的避之不谈,叶央决定不得不主动提出来。

    “诶……贤侄着急什么,来,先喝喝茶,这是我刚刚泡好的。”徐镇长说着将面前刚刚叶央进来时他正把弄的几个茶杯中一个倒了七分满的茶,推到了叶央的面前。

    叶央恨得有些牙痒痒,这镇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央心里有事,毫无品茶的心思,将杯中的茶水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见叶央已经坐不住再无半分镇定的神sè,徐镇长才心里一笑;小子,你毕竟还是太年轻了,竟敢不尊敬本镇长。

    “贤侄啊!这个事很棘手啊!”徐镇长终于拉入正题,一脸担忧的道。

    “徐镇长有什么难处?”叶央一脸笑意的说道,脸上满是谦恭的表,不过眼神深处却尽是厌恶。

    看到叶央的表,徐镇长更是心里快慰,不过脸上依旧一脸的担忧:“其实以我和令尊的关系来说,这件事我是绝对要站在同济医馆这边的。不过,贤侄你也知道,在思阳府黄家的势力很大!我很不好办啊!”

    他接着说道:“再说,那么多人看见你把黄二公子打得受重伤,证据十足,你说怎么好办?”

    “镇长大人怎么不问问事的来龙去脉?”叶央恼怒道。

    “贤侄啊!我这是就事论事,你打伤了人家黄二公子,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镇长大人真是公正严明,我辈楷模啊!”

    徐镇长仿佛没听明白叶央话中的意思,接着道:“不过贤侄也不必担心太多,这样吧!你回去准备一下再来,我做个中间人,给你说个,想来在合水镇这一亩三分地上,他们多多少少还是会给点面子的。”

    叶央心里冷笑,准备准备再来?感是自己今天来的时候没准备!下次是不是得要带上厚礼过来啊?

    “徐镇长以为我此次前来贵府的目的是什么?”

    徐镇长微笑着看着叶央道:“贤侄真会开玩笑!难道不是因为昨rì你打伤了黄二公子,所以想来找我调节一下,冰释前嫌?”

    “不!叶央并非此意!”

    “哦?那贤侄是为什么而来?”徐镇长肥胖的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表

    “镇长大人可知道那黄二公子整rì到我同济医馆耍横、无理取闹、说让我同济医馆一个月内主动撤出合水镇,还胡作非为采用各种手段威胁前来医馆看病的伤患者。”叶央顿了顿,接着沉声道:

    “我想请镇长大人站在正义的一方,阻止这样的不正当竞争手段!当然,有什么条件镇长大人也可以提出来,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会考虑的。”

    徐镇长十分惊讶的望着叶央,这个少年人居然是为此而来,他还愿意为叶央是为昨rì打伤黄家二公子的事而来的。毕竟对方是黄家的二公子,后患不少。

    全然没想到少年竟完全没将那件事放在眼里,就好像打伤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路人一般。不仅没放在眼里,还更进一步,直接谈医馆的问题,还如此老道,居然会提出让自己开条件!

    他开始对叶央刮目相看。

    不过,要说让他真如叶央所说的去主持公道,那还是不可能的,即使他真愿意,黄家也不是他轻易好招惹的,这样的事他最好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然,这也要看叶央能开出什么条件。

    “叶少爷,此事……”徐镇长惊愕片刻,正要发话时,那个门口护卫徐哥疾步走了进来。

    “镇长大人。”徐哥一脸郑重地行礼道

    “什么事?”

    那个徐哥看了一眼叶央,然后走到徐镇长的边,俯下子嘀咕着说了几句。

    徐镇长脸sè一变,十分肃然地急忙站了起来:“快把这些茶具收拾一下!我去换件衣服。”说完一脸匆忙的就要向内屋走去,却突然意识到叶央还在这里,忙回头对叶央说道:“叶贤侄,这件事容后再谈,你先行离去吧!”

    看着徐镇长不由分说地匆匆离开了,叶央脸上怒容满面;这镇长也太失礼了。

    也不知是什么事让徐镇长如此重视?不过叶央也毫无办法,只能悻悻而去。

    ……

    “咦?”叶央刚走出大厅便轻咦一声,只见一个材欣长,白衣飘飘的少年后面跟着一个中年虬髯大汉迎面而来。

    “肖兄!”叶央惊喜道,来人正是昨rì分别的肖满江。

    “嗯?叶兄弟!”肖满江也笑道,可以看出来再次见到叶央他的心也十分高兴。

    叶央快步走过去,快慰道:“真是无巧不成书,没想到在这儿能见到肖兄!呵呵!”

    肖满江淡淡笑了笑:“叶兄弟来这有事?”

    “嗯,有些杂务!”

    “哦?”肖满江微露关切的问道:“可办好了?”

    “额,已经办好了,呵呵,肖兄也有事要办?”叶央轻松的问道。

    “是有些小事!”肖满江淡淡道。

    叶央微微沉吟片刻然后说道:“那我先走了,有缘再会!”

    “嗯,会的!“肖满江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他朝相逢定与叶兄大醉三rì!”

    叶央微微一笑,转便走了,毫不拖泥带水。

    肖满江看着叶央的背影,裂开嘴露出了一个有些莫名奇妙灿烂的笑容,他后的虬髯大汉满脸惊讶的看着肖满江的笑容,不再次回头看了看已经快走出府门的叶央。

    而此时,大厅中刚换好衣服匆忙走出的徐镇长正怔怔地愣在那里,嘴里喃喃道:“他们怎么认识?而且好像很熟?”

    徐镇长目露讶sè,心中已有了新的计较……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