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神秘的店小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冷清的“忘忧酒楼”中,三个少年端坐在一张酒桌上,一个拔气质卓越,一个体态修长长相俊美却浑散发出一种不羁的气息,还有一个少年却长相平平上有透着些文弱气息。

    三个截然不同类型的少年坐在一起,气氛却是那么和谐。

    酒过三巡之后,气质卓越的少年站起来看着叶央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卓,还没有请教兄弟的大名。”

    “在下叶央!”叶央看着自称王卓的少年说道,言毕目光转向颓丧少年。

    “肖满江”颓丧少年淡淡道。

    “今rì有幸遇见叶兄弟这样的同道中人,真是皆大欢喜!来,叶兄弟,肖弟,我们干一杯。”王卓举起自己的酒杯。

    “能遇到你们,叶央也是三生有幸!干!”叶央同样起,端起了自己的酒杯。

    气质颓丧的少年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也用行动表明自己的意思,同样起,端起面前的一杯酒。

    “干……”三人异口同声的道。

    温润的阳光从窗外照shè进来,照在三个少年略显稚嫩的脸庞上!三只被斟得满满的酒杯紧紧的碰在了一起,杯中清冽的酒水因为碰撞起一圈圈的涟漪。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三人均是一饮而尽。

    “哈哈!痛快!”王卓朗声笑道。

    三人本兴趣相投,推杯换盏,一时豪万丈。

    正所谓,劝君一盏君莫辞,劝君二盏君莫疑,劝君三盏君始知,畅饮一番后,叶央也对两人的xìng格有所了解,都是xìng中人,为人义气。

    叶央也喝得很兴起,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喝过酒了,他忽然有些怀念尤忆乐的那段rì子,有一帮肝胆相照的铁兄弟,那时,大家也是这样喝酒。

    “来,与尔同销万古愁,哈哈……”看着王卓与肖满江,叶央大笑道。

    “与尔同销万古愁,呵呵,说得好!干!”好像叶央的话说进了他的心里,颓丧少年也豪勃发。

    “干!”

    ……

    三人喝得十分尽兴,越喝越投缘,酒喝了一壶又一壶,这酒楼的小二也会在酒壶快喝尽的关头准时的送上新的一壶酒来。

    叶央心里也越来越惊奇,酒已经喝了不少了,王卓和肖满江却毫无醉态,这不让他有些心惊。

    不过他却不知对面的王卓与肖满江比他更是心惊,他们俩本是旧识,彼此知根知底,知道对方都是酒中豪杰,能喝这么多还保持清醒这么多也毫不意外。

    见叶央对酒说的头头是道,想来也是酒懂酒之人,他们都好感顿生,于是邀请叶央过来共饮一场。

    二人知道叶央能喝,但没想到他这么能喝,数十杯下肚,竟脸不红心不跳,毫无异sè!

    不过,心惊归心惊,三人彼此却都越看对方越对眼。

    一个人的酒品如何,往往决定着他的人品如何。

    三个少年一直说说笑笑,开怀畅饮。

    “叶兄弟,你对酒好像很了解,知不知道这酒是由什么原料酿造得成的?”王卓嗅了嗅饮得一滴不剩的酒杯,一脸的陶醉。

    “呵呵”叶央轻笑一声,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此酒香味浓郁,入口口感柔和中微有辛辣,当是以高梁为原料,以大麦和豌豆制曲,并用优质水源酿制而成。”

    看着叶央侃侃而谈,王卓心里十分惊愕,他本是感叹此酒很好,随口疑问罢了,没想到叶央竟真能答得上来。

    王卓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肖满江,肖满江的由于特殊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他孤傲却颓丧的xìng格,也是个十分嗜酒并懂酒之人。

    听到叶央的回答,肖满江冷漠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叶央从没想过,笑容竟会在一个人的脸上造成这么大的变化。

    这是叶央第一次见他的笑,他不笑的时候,浑透露出一种慵懒与漫不经心的气质,让叶央感觉像是一只骄傲而又孤僻还伤痕累累的孤狼。

    而他笑起来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竟然忽然变了,变得亲切,变得和蔼,单纯得像个孩子……

    叶央从未见过能够如打动人心人的笑容。

    而王卓见到肖满江的笑容也不愣了起来,他和肖满江接触很多,俩人关系也一直不错,但他却很少见到过肖满江的笑容,像刚刚的那样明媚的笑容。

    他不转头仔细的看了看叶央。心里暗道:“看来肖弟很高兴啊!叶兄弟也真是不简单啊!”

    ……

    不一会,小二刚端上来的酒又迅速告罄,不过这次却与往次不同,这次小二并未再送上一壶酒过来。

    “嗯。”叶央皱了皱眉头。

    “怎么回事?”王卓疑惑道,然后回过头看着站在柜台边正低着头不知道忙活着什么的小二叫道:“小二,酒没了,上酒!”

    那小二连头也没抬,淡淡道:“我们每天只卖十二壶酒,今天你们已经叫了十二壶酒了。”

    听到店小二的话,三人俱是一阵错愕,有这样的酒楼吗?

    王卓笑道:“小二哥开什么玩笑?一天只卖十二壶,只怕你们这店早就关门大吉了。呵呵,还是快些再上酒吧!”

    小二依然头也不抬,一如既往的冷淡语气:“你只当我们卖十二壶酒会盈利很小,却不知我们一壶酒就卖一枚水晶币的天价,我们一天也确是只卖十二壶酒!再要,却是没有了,你们可以继续坐着聊天,要不然就离开吧!”

    “什么?一壶酒卖一枚水晶币?”三人很是吃惊,就连随时都面无表的肖满江也目露讶sè。

    昊行大陆通常流通的货币是普遍以金币为主,还有银币,水晶币,紫金币,一枚紫金币等于十枚水晶币,一枚水晶币等于十枚金币,一枚金币等于十枚银币。一枚水晶币,这相当于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开支了。

    “你想戏耍我们不成?你可知道我们是谁?小心掀了你这酒楼!赶快叫掌柜出来,我们亲自和他谈,一枚水晶币,我们也喝得起。”王卓有些生气,对着店小二朗声道,同时上散发出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气息。

    “哼!”听到王卓的威胁,店小二一声冷哼,一股强大恐怖的威压自他上爆发出来,将叶央几人笼罩在其中。

    那气势十分恐怖,叶央感觉仿佛面对一座高大的山峰般,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同一时刻,那站在肖满江后的虬髯大汉迅速的向前跨出一步,挡在了三人的前,叶央才感觉浑一轻。

    “嗯……”那店小二见此,淡淡一笑,猛地一股更加强大的气息向虬髯大汉压了过来。

    “唔!”虬髯大汉不敌,闷哼一声,脸sè变红;“蹭蹭蹭”后退几步,不过却终究没能成功卸掉店小二的暗劲,一股坐在地上。

    虬髯大汉眼中有着惊恐之意,喃喃道:“好强!”

    见虬髯大汉跌坐在地,店小二也收回了气势,抬起头来,淡淡的看着叶央三人。

    肖满江见壮汉虽然跌坐在地上,但也没见有什么伤害,放下心来,回过头有些冷冷地看着店小二。

    叶央转过将跌坐在旁的虬髯壮汉扶了起来。

    这么强壮的大汉,不说行气修为,单靠**,也必然力量惊人,竟然被店小二轻而易举地打到,那店小二的实力大地有多强大?叶央心下骇然。

    见事发展到这个地步,继续纠缠下去也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叶央上前道:“既然店家确实只卖十二壶酒,我们也就不无理取闹了,店家的酒确实是好酒,我们喝得很是尽兴,不要随便破坏了愉快的好心,我们这便结账。”说着摸向腰间。

    听到叶央如此说了,肖满江冷酷的表才舒散开来。而王卓刚忙从腰间摸出钱袋,看着叶扬道:“叶兄弟说的是,既然如此,这顿酒就让我请客了。”

    “你们也不用争,我们掌柜的说了,各位都是酒的xìng中人,他十分欣赏各位,这次的酒菜钱,就当他请大家的。”小二说道。

    “啊!掌柜的?”

    叶央微微一疑惑,随即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小二说这是掌柜的说的,不过他却一直没见到小二口中的掌柜出现在这个大厅,那只能由一种解释——隔空传音。

    隔空传音,这可是必须达到行王境界才能掌握的技能啊!

    难道这个破旧的酒楼掌柜竟然是一位行王境界的强者?

    ……

    冷清的酒楼内,狭小的小屋中,三个少年都吃惊得忘记了其他动作,愣愣地站着。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