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忘忧酒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同济医馆在合水镇的位置与木楻镇的况截然不同,这里正处于闹的中心地段;天刚放亮,虽然街上还很少有行人,但是外面各种商铺都早早的便开大了门,开始准备今天的营生。

    今天同往常一样,还是没以任何一人来同济医馆看病,同济医馆内冷冷清清的,郎中们都无奈地摇摇头,一脸的担忧绪。

    不过让郎中们颇为意外的是,那个年纪轻轻的小东家面对自家医馆如此低靡困难的生意境况,却好像毫不在意一般,并没有任何焦虑与不安绪,反而很显示出远超一般人冷静,一般的同龄人只怕早就暴跳如雷了。

    这也让郎中们看到了一点希望,或许,眼前这个小东家真能带领大家走过这个难关。

    其实,在叶央看来,这样冷清的况早在预料之中,也没什么难以接受的,所以他显得很平静。

    就这样干坐着也甚是无趣,吃过早点后叶央打发了要陪同自己的陈伯,一个人出了同济医馆。

    冲击行子期失败虽不至于让叶央心失落压抑,但多多少少还是感觉有些失望,毕竟已经是第三次了。他要出去走走,散散心,也顺便了解了解合水镇各方面的状况。

    走到闹的街上,看着忙碌的各sè各样的人群,听着滑稽搞笑的吆喝声,叶央的心瞬间变得好了起来,渐渐感觉心旷神怡浑舒泰,之前略显低落的绪一扫而空。

    他本就十分喜欢散步!

    长街如洗,整条宽阔的大街虽然有不少行人却看上去仍然十分干净。

    一块块粗糙的青石板,在阳光的照shè中看起来仿若一块块未经雕琢的璞玉。

    散步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不一定要选择在黄昏,不一定要在月下,不一定要有和煦的风,也不一定要有伤感的雨,不必苛求很多,就随意走走也是一种享受。

    在散步中他会感觉自己的全十分放松,不必考虑任何烦恼,任心无羁绊、思绪纷飞……散步时人们往往会感觉很幸福。

    叶央嘴角勾着舒适惬意的微笑走在大街上,笑看着形形sèsè的路人与自己擦而过;遇到有意思的事物他也会满怀好奇的驻足片刻,就这么轻松写意的一路向前走走停停。

    忽然,叶央前行的脚步停了下来,只见他的目光停留在路边的一栋小阁楼上,小楼并不十分大,仅几丈见方,小楼看上去好像年久失修很是破旧,门上歪歪斜斜的横匾上写着“忘忧酒楼”。由于常年没有填sè润画,字迹已经模糊斑驳不堪,若不用心几乎难以辨认。

    与旁边装潢jīng美的各sè酒楼相比,这里显得十分破败寒酸,也不想其他酒楼那样客流不息,这里闲得很冷清,只有零星的客人,仿佛是被人们遗忘在这个角落一般。

    “呵呵!”叶央轻轻勾动了一下嘴角,也许是由于散步心不错的原因,他觉得这个酒楼很有趣,有趣得他止不住脚步的走了进去。

    酒楼只是一间阁子,空间不大,仅仅摆放了五六张酒桌,酒楼里好像只有一个小二,并不见掌柜的。

    此时,左手边靠窗的一张小酒桌上正坐着的两个衣着华丽少年人。

    一个年岁稍大,约十七八岁,穿一袭白衣,俊目星驰,英气勃勃,气质卓越不凡,只见他举起一只杯子像对面的少年一示意,后一饮而尽显得豪万丈。

    另一个看上去稍微要年幼点,约莫着差不多十六岁左右,材欣长,脸蛋长得极好,若放在地球上绝对能让很多靠脸蛋出名的男xìng偶像羞愤yù死。头发只是简单随意的用一条黑带束起来,并未如何打理,显得有些凌乱的发丝散落下来遮住了他的半边脸颊,浑散发着一种放不羁甚至是颓丧的气息。

    颓丧少年的背后还站着一个中年虬髯大汉,看上去剽悍威武,浑散发着一种慑人的气势。

    看来是是两个富家子弟,叶央心里虽有些诧异诧异,但也并没有怎样表现,径直走到旁边的桌子上。

    见有人进来,那个小二用茶盆端了一壶酒一个酒杯和两碟小菜过来放在了叶央所坐的桌子上,后一声不吭的就走开了。

    “额!”叶央一阵错愕,哪有这样的小二?这样的不笑不言态度?难怪这酒楼生意这么差啊!谁出来喝酒谁愿意接受这样的态度?叶央心里哭笑不得,暗笑一声:“真是稀奇古怪,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不过叶央并没有大惊小怪的动作,只是一阵错愕后若无其事地拿起酒壶往酒杯里倒酒。

    直到看着酒渐渐漫出了酒杯,叶央才停止了倒酒,他并没有急着端起来一口喝下,而是先凑近鼻尖,轻嗅几下,然后暗暗的点了点头,这才开始小酌起来。

    这是很多长期喝酒的人都有的习惯,总是在喝酒之前会嗅上一嗅,先感受一番,这是一个长期喝酒不经意间形成的动作。

    “嗯?”叶央眼睛微微睁大,把已经被喝了一口的酒杯放至眼前,再次仔细的打量着杯中清冽的酒水,心里有些吃惊:“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好喝的酒?”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酿酒工艺比起地球来是要相差不少的,虽然由于天地灵气要更充盈,各种花果粮食酿造起酒来会更容易,但却没有多高明的酿造手段,因而市场上的酒的质量比起地球上来多半是不如的。

    这也是叶央感到遗憾的一件事,为了喝到满意的佳酿,他还自己还尝试着酿了不少。不过即使是自己jīng心酿制的酒比起眼前的酒来说,也不见得好喝到哪里去,这让他有些吃惊。

    叶央端详了一阵才把酒杯送到嘴边,呷了一口,然后微微闭上眼睛,嘴巴轻轻嚅动。

    良久,叶央睁开眼睛大笑一声:“好酒!哈哈!”

    听得他的笑声,旁边两个少年都笑着转过头来看着他;颓废少年开口道:“不知好在何处?”声音显得有些轻佻。

    叶央轻笑一声,端起酒杯在眼前轻轻的玩弄旋转:“此酒,香气幽雅,香而不腻,sè泽晶莹明净,宛若九天甘露;罔论别的,单是这外相,就已担得上‘好酒’二字。”

    顿了一顿,叶央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接着道:“醇厚馥郁、浓而不猛、回味绵长,饮后空杯留香。实乃少见佳酿啊!”

    言罢还颇为满足的点了点头。

    他前世喝了太多的酒,对酒的了解简直就是达到很多酿酒师的境界了。

    “哈哈……”气质卓越的少年大笑出声,而颓废少年认真地看着叶央,眼中多了一丝欣赏之意:“没想到此间也有如此懂酒之人!幸会!”

    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卓越男子也笑道:“这位小兄弟何妨过来共饮一杯?如何?呵呵……”

    “哈哈!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矫了。”

    叶央本就是十分酒之人,遇到志同道合的酒之人,心里也十分欢喜。

    共饮一杯,何乐而不为?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