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巧遇“俊秀公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次rì。

    当太阳从东方天际露出笑脸渐渐爬至斜上方天空,阳光呈一定夹角shè向叶府时时,叶央和陈伯一行才离开叶府。而叶坚在昨rì用完早点后便已经离去。

    本来叶央也是决定今天也早些离开,但想着自己走后便仅剩母亲一人在家孤独无依,便多停留了些时间。

    当然,离开时仍少不得要受到母亲郝如英的一番近乎于喋喋不休的叮咛嘱咐。

    叶央一行共有四人,除叶央与陈伯外还有两个人。一个中年大汉,长得材魁梧壮硕,这是叶府的护卫。

    叶府有着一支具有一定武力值的护卫,他们大多数都体强健外家功夫已经修练到一定火候,甚至有少部分已经修习了行气,虽然都算不上什么绝顶高手,但在普通人眼中已经是了不得的强者。

    由于生意原因,同济医馆经常在各个城镇之间有药材运送,这一群人常常起到护送作用,增加了路途中的安全xìng。而这个中年大汉正是护卫队中的一个副护卫队长张群。另外一个则是陈伯带过来的小药童。

    原计划中是不需要什么护卫的,因为这样的事正常看来本没有什么危险xìng,不会有什么需要动武力的地方,即使有,叶央也相信自己可以完全凭自己的实力处理。

    不过郝如英可不懂这些,因为担心叶央出门会遇到什么危险,硬是让叶央带上一个护卫,而且这一带还是个副队长。

    由于时间已经不早,甚至已近中午,所以街上已有不少行人,稍显得有些拥挤,叶央一行只能骑着马慢步前行,以免伤害到他人。

    “让开!让开!让你走开点,快点!”叶央几人刚行至中山街就听得前面人群背后传来几声嚣张无礼的喝骂声。

    中山街属于木楻镇的繁华地带,由于地处中心位置,为了方便商贩多会选择此地设摊摆点,人流量十分大,叶央一行人都下马牵着缰绳缓缓前进,正在前行十分艰难的时候就听到这几声大叫。

    叶央的嘴角微微勾起,看这阵势与排场就知道这八成的镇长家的“俊秀公子”了。

    果不其然:

    “让开!哼……”待走得近时,便见几个家仆打扮的下人冷哼着粗暴地推开挡在前的行人,一脸凶相毕露,见前面还有几个牵着马的不识好歹的“刁民”竟依然慢吞吞的向前走,并无停下让路的意思,其中一人冷哼一声:

    “站住!让开,惹恼了我们俊秀公子让你们都……额……”

    那人正yù大骂下去,待看清那群不知好歹的“刁民”中有叶央时,急忙闭上了嘴巴收住声,两个朝天的鼻孔也迅速灰溜溜地回到原位,态度由扯高气扬立马变为卑躬屈膝甚至心中还有些担惊受怕。

    这么巨大的反差让他心里有种仿佛吃了苍蝇一般的感觉,其他几个和他一道的家仆这时也看清了叶央一行人,一瞬间都愣神下来忘记了继续吆喝或其他动作。

    “干什么?死了?滚开!”正出神的一个家仆被人从后直接一脚踹倒在地,一个材浑圆的肥硕大胖子骂骂咧咧地走出来,一脸气愤。

    “呵呵。”叶央轻笑,这飞扬跋扈的大胖子不是那出了名的“俊秀公子”还能是谁。看着那滚胖的体,叶央实在无法联想到与俊秀有什么关系,他一直纳闷怎么这大胖子还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个“由心称赞”的外号。

    这“俊秀公子”名字叫林甲秀,是镇长家唯一的血脉,深得镇长大人的宠溺,打小养成了骄横霸道的习惯……

    随着年岁的增长,自从这当胖子当年的小胖子知道人有帅气俊秀与平庸或丑陋之分后,就让边的人叫他俊秀公子,不叫他就大吵大闹,弄得镇长大人别无他法只能由着他,吩咐下人们都叫他俊秀公子,久而久之也成就了他的“美名”。

    这大胖子虽长得并不如他的外号那样果真俊秀,但在行气的修炼上还真是天赋不凡,林甲秀和叶央年岁一般大小,同一月份生rì,而今小小年纪也已经进境到九星行徒的境界,而且比叶央还先晋升到这个境界。

    他那老爹自然不愿让这天赋白费,还指望儿子以后飞黄腾达呢!

    这俊秀公子这几天被他老爹关了闭,让他必须潜心在家里修炼行气,并且有所提高才得以放行出来。

    这可把俊秀公子憋坏了,好不容易出来总要好好“扬眉吐气”一番,谁知街上这么拥挤,正不畅快间,前面那几个开路的家伙竟然全都傻了下来,林甲秀顿时暴跳如雷。

    “脑袋都抽筋了,全傻了不成?气死我了,哼……”林甲秀气愤不减,一脸铁青的看向叶央一行人。“还有你们,居然敢拦本公子的道,找打不是,全给我……额……”

    大胖子嘴巴张得老大可以塞进一枚鸡蛋,愣愣的看着叶央。

    “全都给你怎么样啊?我们帅气的‘俊秀公子’。”叶央忍住笑意,面无表

    “啊!是叶子哥啊!这个……这个我这不知道是你。”听见叶央说话,回过神来的林甲秀慌忙解释道,叶央忍住笑意的面无表在他眼里变成了面沉如水面sè冷漠,心里嘎噔一跳却不知道解释什么,只能“嘿嘿……嘿嘿……”的干两声笑。

    叶央看了看周围围着的一圈旁观的闲人,摇了摇头;不管是在哪个世界,人类都有喜欢看闹的劣根xìng。

    “哼……你是不是还想上来揍我们啊?”叶央轻轻抚了一下快要抽动的肚子,继续面无表

    “额……怎么会?叶子哥说笑了。”林甲秀摸了摸擦了擦额头。

    “嗯?”叶央双目一瞪。“你说我吃多了在和你说笑?”

    “啊?哦!没有,我说错了,叶子哥没说笑,呵呵。”自从上次不服从他的教训跟他叫板,而被平时温文尔雅不显山不露水的叶子哥叫到小巷子几分钟之后,他便对这一直在他面前摆长辈摆大哥谱教训他但实际上却比他还小上了几天的叶央言听计从,再兴不起叛逆越位的念头。

    至于那几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常常跟在俊秀公子旁的家仆爪牙一直好奇着,但却不得而知。

    “那我没说笑,就是说你真想上来揍我们?”叶央压制着笑意,嘴角却控制不住的要上扬,表看上去有些别扭。

    “呵呵……”倒是叶央后的张群轻笑了起来,他常常叶府活动,对自家少爷和眼前这俊秀公子的关系多少有些了解,知道叶少爷是有意吓唬他的。

    而陈伯和那个小厮却完全不知,还以为叶少爷是真的动了怒呢!见张群笑起来还都向他头去疑惑不解的目光。

    “算了,我就不计较了。”叶央笑着回头看了张群一眼,后有把目光放在林甲秀上,决定还是逗都这个俊秀公子了。

    “你这是刚放出来?行气有没有长进啊?”叶央询问道。

    “呵呵。”见叶央脸上终于有了表,林甲秀顿时松了一口气,喜笑颜开。“

    “这不是刚刚出门嘛!不过叶子哥你可要加油了,我这几天被关闭一直在修炼,我已经隐隐约约摸到了突破的屏障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行子期了,那时叶子哥你可不一定还能打过我。”

    说到兴起,林甲秀不无得意,双眼近乎眯成一条缝,激动得满脸通红,仿佛超过叶子哥的rì子就在眼前。

    “哦?真的?看来你还真是天赋不凡啊!”叶央微微一笑。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跟谁的?是吧?叶子哥。”林甲秀说完还叶央眨了眨眼睛。

    “呵呵,嗯,对!哈哈……”叶央被他逗得一乐。“不过,甲秀你想超过你叶子哥我那可还要再加把劲。”叶央轻笑道,他早已经摸到了突破的屏障,而且他已经有种有种随时都可能打破丹田壁垒,达到纳气入丹田的行子期境界。

    人最先感应到行气的部位是在心脏,因为心脏是生命元气最密集期活跃的地方。

    “心为绛火,中丹田。”心脏则是人们常说的中丹田,人一旦感受到行气的存在便打开了行气修习的大门,人们称这个阶段为一星行徒,即是刚刚跨入行气修炼的门槛。

    而后随着修为加深,以气养气行气积累越来越多,渐渐冲开经脉中的阻碍,于心脏附近经络中运行,以冲破的经脉即指行气所能运行的范围,逐步加深可分为一星到九星九个境界,到九星境界后能将行气向下运行,感受到下丹田的存在。

    人们常说的丹田即是指下丹田,人的下丹田外围有一层天然壁垒,随着行气的修炼积累到了一定的粗壮程度便有能力控制行气冲破壁垒进入丹田。(为方便,以后直接说丹田即是下丹田。)将行气纳入丹田。

    丹田是人体蕴气的最佳场所,相当于总能源站,而突破到行子境界即是启动了这总能源站。

    而叶央就已经摸索到了这一层壁垒,而且随着行气的积累,他隐隐感觉行子境界已经不再遥远,那是又将是另外一番与行徒完全不同新天地了。

    “啊!不会吧!叶子哥你突破到行子境界了?”林甲秀嘴巴再次张的老大仿佛能塞进一只鸡蛋,一脸的难以置信。

    护卫副队长张群也向叶央投来惊讶的目光。

    “这倒没有,哪有那么快?你太相信你叶子哥了,不过也快了,就差那么一个契机。”叶央好笑的看着林甲秀,这甲秀实在是被叶央压抑的神经过敏了,不过也不怪他,谁让叶央虽然时时低调行事韬光养晦但却实力惊人,在他眼里,叶央就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

    “嘿嘿,也是!”林甲秀干笑两声,不好意思的揉了揉揉头顶的头发。

    “哎,对了,你们这是去哪里啊?叶子哥。”

    “呵呵,去合水镇半点事。”叶央回答道。

    “啊!真的啊?可以带上我不?”林甲秀一脸的切羡慕加期盼。

    “去!你老爹还不生撕了你。”叶央一脚揣在林甲秀那肥硕的股上。“该干嘛干嘛去!”

    林甲秀揉了揉股,一脸颓丧与失落。

    “哎……叶子哥都可以出去做事,经历大风大浪了,可惜我一表人才的俊秀公子竟然还要生活在我老爹的高压襁褓下。”俊秀公子仰天长叹,羡慕嫉妒恨啊!

    “去……”俊秀公子肥大的股上又多了一个脚印。

    叶央收回脚并整了整理衣服然后道:“好了,不和你啰嗦了,我们走了,你继续去你的高压襁褓中吧!哈哈……”

    “呵呵……”陈伯等人都笑了起来

    “我们走吧!陈伯,张叔。”叶央回头向陈伯等人道。

    “呵呵,嗯,走吧。”陈伯和张群都一脸笑意。

    “走了……”叶央轻轻摸了一下马的脖子,然后拉着缰绳向前走去。

    “叶子哥再见!回来后我去找你。”林甲秀向着拨开人群的叶央挥了挥手。

    “嗯。”叶央回头笑了笑。

    一行几人穿过闹的街区,离开了木楻镇。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