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合水镇来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chūnrì的阳光总那样温润,洒在人上暖洋洋的,让人浑舒泰心旷神怡。

    清晨,阳光洒在叶府大院内,那看似微弱的阳光却能量无穷,给一切都带来了活力,一群早起的麻雀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闹个不停,那灵巧的尖喙一会儿啄啄树上的枝叶儿一会儿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平添了无限生机。

    “老爷,陈伯来了!”昨天晚饭时说好了叶坚今天出发前往承运侯府,所以叶央一家三口今天起得比往常都早,郝如英更是起做好了早点。一家子正在吃早点时,小婷走进来说道。

    “哦?他怎么来了?你去带他过来吧。”叶坚吩咐道。平常rì子里吃饭并不是在大厅,而都是在这边这间屋子吃饭,这里靠近厨房要更方便些,大厅通常都是用来会客,不过陈伯也不是什么外人,所以叶坚并未拘礼。

    “他怎么来了?他不是合水镇那边的主事吗?”叶央心想。这陈伯是叶府的老下人了,以前一直在其他分馆做事,前不久同济医馆在合水镇开了分馆,叶坚便让他去了那边分馆做主事的,按理讲主事一般都很忙,离开不得,也难怪叶央会好奇。

    不一会儿小就领着一个六旬老人过来了,这老人正是陈伯。

    “老爷,夫人,少爷。”陈伯进来后微弯了弯腰行礼道,见他们正在吃饭,心里还有些歉意。

    “嗯,坐吧!吃过早点吗?”叶坚指了指桌面。

    “我就不用坐了,已经吃过了才过来的。”陈伯笑道。

    “哦,那好,那就不勉强了。”点了点头,叶坚接着询问道:“对了,老陈,你怎么来了?那边不是一直很忙吗?而且这刚刚在那边落脚,会有很多事务与麻烦,你应该脱不开才是啊!”

    “老爷,我正是为合水镇那边分馆的事来的,那边遇着麻烦了。”陈伯一脸的担忧之

    叶坚放下手中端着的碗,皱着眉头接着问道:“怎么了?遇着什么麻烦了?”

    “几天前,黄家有两位公子到了合水镇,见我们医馆生意渐渐好了起来,甚至影响到了黄家在那里的利益。”陈伯的嗓音渐渐拔高,一脸的愤怒。

    “那二公子便像个泼皮无赖成天来我们医馆闹事,弄得医馆生意渐渐凋零,病人都不敢来我们医馆看病。那黄二公子还威胁说我们同济医馆竟敢插足他们黄家的地界,让我们一个月内撤出合水镇,否则……”陈伯说到这里却停了下来。

    “否则什么?”越听越生气十分生气的叶坚大声说道。

    陈伯看了一眼愤怒的叶坚,微吸了口气,低声道:“那黄二公子说让我们同济医馆一个月之内离开合水镇,否则……否则他们黄家不但会让我们在合水的生意做不成,还会让我们其他地方的生意都做不成。”

    “哼……”叶坚大怒。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道:“岂有此理!黄毛小儿大放厥词欺人太甚,合水镇什么时候成他们黄家的了?生意就是生意,他们黄家在那里先开起了一家药铺,那合水镇就成他黄家的了?还不让人插足!真是荒唐。”

    别看叶坚三十好几了,但脾气可不小,发起火来,依然中气十足。

    “哦,原来如此,难怪陈伯会大老远的赶过来,原来是黄家有人捣乱。”叶央心下恍然,这黄家叶央也曾听闻过,与叶府一样,也是开医馆的,不过比起叶府来,黄家更要底蕴丰厚得多,开了好几代人的医馆,医馆遍布了思阳府的各个城镇,就连北部开原府都有黄家的医馆。

    由于同济医馆是叶坚一手创立的,所以虽然短短十几年发展很快,但是相比起像黄家这样的老牌开医馆的家族来说,无论是名声还是规模都要差上许多。

    天黔国的统治模式跟地球上的中国古代差不多,镇由府管,府归州辖。而叶府所在的木楻镇并不属于思阳府,而是归属于沧江府的管辖,沧江府一共下辖有十八个镇,而同济医馆也才在其中的几个镇上开了分馆。

    思阳府比沧江府要大上不少,因而设有二十多个多个城镇,可想而知,和黄家相比,同济医馆确实只能算作爆发富。

    叶央脑海里不停的闪现出黄家的相关信息。

    “所以,老爷,此事事关重大,我觉得需要通报老爷让您处理,这才急忙赶来,昨天半夜才赶到,怕打扰你们休息,我便休息一晚才来。”陈伯躬道,后抬头看了看叶坚接着问道:“老爷,您看怎么办?”

    叶坚抖了抖眉毛:“你说怎样办?黄家当我们真好欺负不成,我依然开我的医馆,看我的病,做我的生意,看他黄毛小子敢怎样。”

    言罢又皱眉低声道:“也不知道这仅仅是那两个黄家公子的任xìng胡闹,还是黄家真正的意思,要向我示威?可惜我得要去趟侯府,脱不开,要不然真当前去处理处理……”

    叶坚正苦恼间忽然看见正胡思乱想的叶央,嘴角一翘,顿时喜笑颜开。

    “央儿。”叶坚对着正思绪纷飞的叶央叫道。

    “嗯,父亲。”叶央疑惑的看着父亲叶坚。

    叶坚微微一笑:“你娘对医馆的事不感兴趣,从不过问,要不你去合水镇看看具体况,就权当磨练磨练自己。”

    “这怎么行?央儿还小,他去受了人家欺负怎么办?”叶央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母亲郝如英就急忙道。

    “呵呵,做母亲的都是这样,不管孩子表现多优秀,成长到什么程度,在母亲的眼里,孩子永远都是孩子,是母亲的心头。”看着母亲郝如英柔弱的子,叶央心里这样想着,直感觉到有一股暖流在心间流

    “锻炼锻炼总是好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能成长?何况央儿又那么懂事啊,做什么都做得好。”叶坚看着郝如英说道。

    “嗯,好,我也正想出去走走。”叶央长了这么大还很少离开过木楻镇,虽然他的心智绝对是能让本认为已经相当高看自己的父母大吃一惊,叶央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完全不会影响自己独自出去走动,但自己看上去毕竟是个孩子,表现太过于夸张难免有些惊世骇俗,而现在这样的年纪也勉强可以做很多事而不会让他人过于惊讶。

    所以他也本就想要出去走走,真正意义上的见识见识这个世界。

    “对,是该出去走走了,雄鹰迟早是要展翅的,老呆在父母边怎么能成长?我叶坚的孩子怎么能平庸?好!哈哈……”叶坚很是高兴,想到儿子不仅仅是像所外界所传的那样是个医道天才更是一个在武道上同样天分不俗的强人,他快慰地哈哈大笑。

    相比起叶央在医道方面的天分,叶央那在武道上的惊人的天赋与悟xìng更是让叶坚曾经一度激动兴奋不已。

    毕竟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强食,这是永恒不变的自然法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不变真理。

    当初叶坚传授秋木萧萧功法给自己才十二岁多的小儿子并因想要考验小儿子一番于是稍加指点就让其自行摸索。

    本来见儿子平rì聪慧过人,因而已经寄予了很高的期望,但当第二天早晨自以为进境缓慢而略微有些闷闷不乐的小儿子带着郁闷的表告诉他自己经过整夜不眠不休才感受到行气时,叶坚在一阵恍惚之后竟不顾形象地抱住那刚高刚过自己腰部的小儿子一阵狂亲。

    事实证明,无论在什么地方,做很多事都是会讲究天分的。就像某天才说过的:“天才,百分之一是灵感,百分之九十九是汗水。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

    很多人自欺欺人的忽略了后半句,经过了大半生的跌跌撞撞磕磕碰碰的他们最后都不得不承认那份灵感的重要xìng,而灵感与悟xìng有关,天分决定了悟xìng!

    叶坚得到秋木萧萧这部功法至今也已经有十多年的rì子了,虽然错过了最佳修炼时间对修炼略有影响,可是进境也还一直还算过的去,但时至今rì,他也才到行师后期的境界。

    虽然行师放在像木楻镇这样的边疆小城镇来说已经是难得一见甚至对于一个像沧江府这样的府来说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比起叶央只两年多就到九星行徒即将突破至行子境界的骇人结果来说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就像地球上的教育一样,同样的教材,同样的老师同样的待遇,为什么有人上清华北大有人只能去普通本科厮混甚至连大学都考不上,这是一个道理,并不是说人人都是因为不努力才成绩不理想。

    天分!真的很重要!虽然没人会否认汗水的重要。

    “好,就这么说定了。哈哈哈哈!嗯,老陈,你先下去吧!少爷和你去合水镇,你可要多多照看啊!”叶坚心十分高兴。

    “这……好吧!既然老爷决定了,我就下去了。”陈伯看上去还不是很满意,不过见叶坚那么高兴,他也不能扫了他兴致。

    “少爷决定什么时候动,通知我便是。”陈伯又补充了一句见叶央向他点了点头便退出去了。

    “呵呵,我们接着吃。”见陈伯已经出去,又回头看了儿子一眼,叶坚喜意不减,食yù大增。

    “吃,叫我怎么能吃得下去,重新叫几个人去不就行了,怎么能让央儿去呢?”因为心疼儿子却意见得不到重视的郝如英还很是闷闷不乐。

    “好了,夫人,要相信央儿,再说了,让他出去走走也是为了他好。出去还能长长见识,对他成长有好处,再说,夫人生的央儿可不像一般孩子,厉害着呢!对吧,央儿!”叶坚向叶央点了点头,满脸堆笑。

    “额,对!呵呵!对!”叶央看着父亲的表,有些口齿不清。

    “哎,由着你们去吧!不过,央儿,外面可要处处小心。”郝如英叮嘱道。或许是明白了再怎样多劝也会徒劳无功又或许是由于叶央从小到大长期表现不凡父母都早已经在不知不觉渐渐不再不把叶央当孩子看待。

    总之,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