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属于三个人的温馨晚餐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叶央现如今的生活虽谈不上锦衣玉食,但在他理解来至少担得上“衣食无忧”二字。

    但年轻的却心不甘于此,生命的本质也不只是为了存活下去。

    ……

    出了同济医馆,叶央就一直在街上闲逛,午后的街道经过早些数个时辰的繁闹,此时已经渐渐清静下来,相对之前的摩肩接踵,下午的大街甚至显得有些荒凉冷清,不过叶扬却十分享受于此。

    直至晚饭时间,叶央才回到了叶府。

    “回来了,赶快洗手,正要吃饭了。”叶央刚刚进家门口,就见饭菜已经摆好,母亲郝如英吩咐道。

    “哎,好,就来。”叶央应了一声,随便洗了把手并急匆匆地坐上了桌。

    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四菜一汤,简单质朴毫不奢华浪费,这是母亲郝如英的一贯作风,她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而更不幸的是在她才十二岁的时候她的父母也就是叶央的外祖父母就都双双遇害离世了,她一个人尝遍了世间疾苦,过着最艰难的生活,直到后来遇到叶坚后她的苦rì子才开始转变。

    但即使是到了如今已经拥有了一份对很多人来说都称得上不菲二字的家业,她上依然保持着勤俭节约这样一种已经深入骨髓的品质。

    “今天还真有些饿了,看到娘做的这么多好吃而且还开胃的美味佳肴,我就更加馋了,这便开动了。嘿嘿!”所有的儿子在感上都偏着母亲,人类的天xìng就与母亲亲近。

    叶央与母亲的关系一直很温馨融洽,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再加上郝如英上的那份质朴与前世自己的妈很相似,她们甚至都还有着一个相同的习惯——做鞋!

    以前在地球的时候冬天穿的拖鞋全是妈妈用毛线一针针勾搭起来的,来这里也是依然如此,到现在为止,叶央还从来没有穿过在街上买来的鞋,叶央父子穿的全是郝如英自己做的鞋。叶央十分喜欢母亲做的鞋,感觉非常温暖厚实。他常常在郝如英上看到自己前世母亲的影,致使他对郝如英更加的亲近。

    “饿了就多吃点啊!来,吃。”郝如英一边说一边夹起zhōng yāng老母鸡汤里的一只鸡腿放到了叶央的碗里,她的动作却并未停止,缩回筷子随手便夹起另外的一条鸡腿,在叶坚瞪大的眼睛满含不舍的绪下再一次放进了叶央的碗里。

    “咳……”委屈的叶坚被郝如英这么多年的虐待早已经习惯了,在明知讨伐会注定无果的况下,他甚至连开口申诉的yù望的没有,只是微微咳嗽了两声以发表自己的看法。

    “吃,央儿多吃点。”回应给叶坚的是漠视。

    “嗯,呵呵,娘你也吃。”叶央挑起自己碗中的一块儿鸡腿放到了母亲的碗中。

    “咳……”叶坚再次向这对母子表示自己的存在。

    “咳咳,咳什么?老爷你嗓子又不舒服了?呵呵,来吧!央儿给你的,可不要说我们母子虐待你。”鸡腿在叶坚目的不转睛之下终于安然的到达了他的碗中,看着叶坚那满足的表,郝如英忍不住暗笑。

    “额,还是如英自己吃吧!你子弱,要多补补。”叶坚盯着碗里的鸡腿假惺惺的道。

    “也是,老爷说的对。”郝如英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感动之,手上动作可也丝毫不慢。很快叶坚面前的碗就又空的了。

    “额…呵……”叶坚干笑两声,表貌似有点不怎么自然。

    “扑哧……”调皮小麦在旁边忍不住笑出了声,看见叶央在看她还做了个鬼脸。

    “呵呵……这块儿还是请父亲吃吧!”叶央夹起碗里剩下的鸡腿放到了叶坚的碗内。

    “嗯,央儿一片心意,为父就不推辞了。”叶坚摆起父亲大人的普,不过这次他学聪明了,半点也不含糊,夹起鸡腿就吃了一口。

    “呸,真是馋鬼,来,央儿,娘这儿的给你,你们爷俩儿啊!看吧,到最后还不是我多吃点亏。”笑骂一声,鸡腿再次回到叶央碗里,郝如英可不愿让宝贝儿子挨饿,与天下所有母亲一样,最好的东西都是给子女吃。

    “哈哈……”“哈哈……”父子二人同时大笑出声。

    三人说说笑笑,一顿属于三个人的温馨晚饭就在开怀笑声中结束。

    ……

    “我打算明天就出发去承运侯府与侯爷商谈央儿你与小郡主的事。”轻松惬意的晚饭过后,正题儿来了,叶坚看了叶央母子二人一眼后道。

    “怎么这么急,这样的事也不急于一时吧!”郝如英皱了皱眉头。

    “我近来听闻西南匪患比之往常异常的猖獗,已经屠戮了好几个村庄,甚至连南堑府派遣去剿匪的府军都全军覆没了,我想来必定不会仅仅是匪患的原因,只怕是那些南蛮子又坐不住了。”叶坚话语一转,接着道:“呵呵,侯爷这次叫我去,恐怕商量婚事只是其次,主要应该又是像上次一样,让我随军帮帮忙,做些后备医疗事宜。”

    一个好的军医往往能很大程度上减少军队官兵的死伤,军队有医术高明的军医,将士们也会少去很多后顾之忧,拼杀起来更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几年前的与南蛮子的那场战争,由于多了叶坚的参与使得承运侯所带的部队取得了巨大的胜利,不仅仗打得相对轻松,伤亡数目更是比以前减少了许多,使将士们记住了这位叶神医,承运侯也尝到了甜头。

    当年也正是由于叶坚的帮助,使他打了一次漂亮的战争,一喜之下,外加也确实看叶央对眼才发生了娃娃亲这回事。

    “又要打仗了?哎,军队军医还少吗?你不如直接待在家里,或做些后续的药材运送工作不好吗?干嘛非得去?”战场是危险残酷的,哪场战役不会打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平静而幸福美满的生活来之不易,过怕了苦rì子的郝如英可不愿像上次那样提心吊胆的等待在在家里,整rì倚着大门翘首以望。

    “妇人之见!简直就是胡言乱语!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为天黔国的子民,在这样的时刻怎能退缩?你难道没见到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吗?”叶坚怒斥道,激动的膛一起一伏。

    叶坚平rì虽温文尔雅,但一旦发怒,那也是暴雨惊雷啊!

    “可是……”郝如英看着叶坚发怒虽然委屈但还是还坚持着想要说服叶坚。

    “好了!娘,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再说,父亲已经是行师境界的高手了,还不是正面与敌人拼杀,你也不用担心太多。”叶央劝解道。

    叶坚的做法,他是很支持的,这也正是值得他佩服的地方。

    人都有自己的坚持,知道拗不过叶坚的郝如英只得闷闷不乐的放弃。在一番交谈后叶坚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开始回过头诓哄受了委屈的郝如英,一阵糖衣炮弹过后,郝如英败下阵来,喜笑颜开!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