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秋木萧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一缕清风吹过,清新得心醉,飘驰得惊人。

    风吹过那正仰头看天的少年,少年站得很直,风把他扶得更直了。风吹起了他的发丝,撩动着他那不甘于平凡寂寞的心。

    与大多数地球上的少年一般,他同样有着天真烂漫做梦的少年岁月,幻想自己像是电影作品或者武侠玄幻小说中的侠客,负无上玄功,白衣飘飘,肩神剑,在江湖中披荆斩棘大展手脚,可以行侠仗义也还可以英雄救美。

    可是随着年岁rì增,他渐渐在普通平凡的岁月里学会了安然于命;在物yù横流的现实社会中在学会了勾心斗角;在失意落魄的残酷现实下学会了怨天尤人。

    成长变得势利,成长变得现实,成长变得无奈。

    绚烂光辉的霓虹灯斑驳了他单纯的心,简单枯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枯萎了他儿时的梦。

    那是一段暗淡的rì子。

    可是,暗淡的岁月并没有错,错的是安于暗淡的心。

    而这里,叶央那沉寂多年的宛若一沟死水的心,从出生在这个世界起,变活了过来,萌动不安了起来!

    “不管前世有多大的遗憾,既然再次获得了新生,就一定要活得jīng彩!”

    他要成全了那颗心,他那颗变强的决心。

    对于那个曾经做梦而做不了的少年来说,昊行大陆是能让他做梦并实现梦想的地方!

    ……

    叶央望着蓝天,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坚毅,他要成为强大的行者!

    昊行大陆上有这样一群强大无比的角sè,他们靠修炼神奇无比的玄妙内气强健体增强自己的各方面实力,这种玄妙的内气被称为行气,而修炼行气的人被人们统一冠以行者之名,他们是这个世界的骄子。

    对应天地五行,这里的行气也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主要属xìng,还有风、雷两种衍生属xìng。人们修习行气之前先按照个人体质选择合适自己修炼的属xìng功法,常人一般五行分配不均,某种属xìng十分兴旺,或有些属xìng十分细弱.

    合适自己属xìng的功法往往能在修习中事半功倍,同理若修习不合适自己属xìng的功法却吃力不讨好事倍功半,若火行体质的人修炼火行功法的进阶速度如荒原纵马一rì千里那么火行体质的人去修习水行功法必将如老龟上山寸步难行。

    叶央自从知道行者的存在,就会时常摸索着打坐练功,但是一直不得其法毫无寸功,后来叶坚在叶央十二岁的时候才传授其一部修炼行气的功法。

    这功法唤着《秋木萧萧》!

    《秋木萧萧》这部功法是叶坚在一次巧合的机会下意外从苍汇江中捞起来的,当时叶坚也才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江边游水嬉戏,无意间发现有一个漂流瓶,无聊的他在好奇心的使然下将那个漂流瓶带回了家。

    粗心大意的叶坚在又过了几年之后才在一个角落里看见了那个已经被他遗忘的布满灰尘的漂流瓶,打开来看里面只有几张写满了字的粗糙黄纸。

    黄纸虽然有些特殊但材质好像很是普通,虽然叶坚具体辨认不出具体是什么材质,但是他可以肯定那并非什么名贵的纸张。

    叶坚细看之下才发现那十分粗糙的黄纸上写的内容竟是是一部可以修炼的功法,叶坚顿时大喜。

    虽然知道如此轻易获得且只经过简单包装处理的功法未必是什么高明玩意儿,但对于他这样一个生活在底层社会的想要获得一部哪怕再简单不过功法都难如登天的人来说无异于是上天最好的馈赠。

    不过在查看功法小半个时辰之后叶坚的举动有点让人难以捉摸,只见他若无其事的到家门口闲走了几步,尔后徐徐走回了家关上了大门并掩上了所有窗户,从此深居简出。

    以此为转折点,他走上了另外的一条人生道路。

    叶坚从此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步入了辉煌的人生,从一个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无名小子到如今方圆几千里都小有名气的同济医馆馆主,从一个短财薄无一技之长的普通人到如今为行师境界的高手。这其间的种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部功法。

    《秋木萧萧》!单从秋木萧萧这名字上就很容易判断出这是一部木行属xìng的功法,木行属xìng功法相对于其他属xìng的功法来说有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生命活力强再生力持久能力较为出sè。

    所以叶坚将这部功法用在医疗上更是如鱼得水,与他的医术相得益彰,这也是叶坚在医道上能有如今这样的成就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

    “胡说八道,故弄玄虚!”这却是当初叶央得到这部功法并修习一段时间后对这部改变叶坚命运的伟大功法给出的评价。

    虽然叶坚给叶央这部功法时一脸郑重严肃!

    其实这也不是说这部功法毫无作用形同鸡肋,当然更不会是叶央火眼金睛一眼看破功法玄机。叶央说这句话针对的是功法的后的一句话,一句让两世为人且自认为并不算笨的他看后晕头转向直感晦涩难明莫名其妙的语句。

    弄的人迷迷糊糊不知所云,仿佛高深莫测一般,但实际上叶央修炼前面时并未见这部功法的高明之处,他并未碰到什么困难与桎梏一直得心应手,不过相比这个世界其他人,他的修行速度却也没有快到哪里去,由此可见这部功法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前世喜欢看玄幻通俗小说的他历来信奉一个准则“所谓隐晦难懂高深莫测的语言都是在胡说八道!”。

    然而,一次小展手之后,镇长大人家那之前飞扬跋扈嚣张得不可一世被一些人有意或无意赞为武道奇才的“俊秀公子”从此对他俯首低眉甘为牛马的可喜成绩提醒叶央,这功法貌似并不像它看上去那么普通,他之前的粗略评价还真是有些辱没了它的份。

    叶央后面随着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程度加深,也渐渐明白起这部功法的不凡来,也终于理解了叶坚当初的郑重其事小心翼翼的模样,在这个行气功法十分稀少珍贵的世界,一部左上角写有临界下段的功法究竟价值几何?叶央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行气在昊行大陆的发展有着亘古而悠久的岁月,在漫长的岁月中,人们为了方便,通过研究统计渐渐将修炼的功法分了等级。

    目前大陆所熟知的是从低到高为流星阶、苍月阶、曜rì阶、临界阶、参天阶,共五大阶,每一阶的又分下中上三段,所以共分为五阶十五段;武技的分类也大抵与之相仿。

    在木楻镇这个处于天黔国的偏远边陲的小镇上,一部临界阶的功法是人们绝对不敢想象的。叶央对它的价值无法确认。

    不过有一点叶央可以确认。

    只要放出这个消息,即使是那些州府里随时笑容可掬满口正义的家族老爷们也一定会抢破了头!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