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医道天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一s有余 书名:乌衣行者
    ()    chūn,是一幅饱蕴生命之辉煌与璀璨的画卷。

    当时间的老人踏着稳健的步伐缓缓走来,一切沉睡的种子都将重新焕发出生命的魅力。一片片红的黄的紫的白的都在温润的chūn风下争相摇曳,释放着喜悦之。金灿灿的阳光泻漫在木楻镇上,驱走那残冬留下的些微寒气。

    木楻镇上人声鼎沸,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

    叶府大门口:

    “叶兄,央儿,劳烦相送,就到此为止吧!”刘乐水侧过对着的坚持要送他一程的叶坚与叶央道。

    “呵呵,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那我们就此打住了,老弟一路走好!”见几个兵丁候在门口,连马缰都并未拴住,知刘乐水必有急事,叶坚也就识趣地停了下来。

    “乐水就此别过了,叶兄,央儿,后会有期!”刘乐水翻上马,回头对叶坚和叶央抱了抱拳。

    “后会有期!”“刘叔一路走好!”叶央和叶坚同时言道。而后一直站在门门口目送刘乐水远去,直至消失在街角,父子二人才转回去。

    回去后叶央又与叶坚在大厅坐了一会儿。

    最后和叶坚聊了些医学上目前所遇到的困境后,叶央才离开大厅,经过五彩小桥向同济医馆后门走去。

    随着叶央医术的rì益jīng湛,叶坚为了更好的磨炼他于是渐渐将医馆交给他打理,一般甚至稍复杂的病症的诊断及治疗已经难不倒他,除了十分棘手的麻烦问题外叶坚近年几乎都不会过问同济医馆的各样事务。

    “呜~娘,呜!”

    叶央刚走进医馆,就听到几声极度悲伤却由于医馆规矩不能高声大哭大叫而十分低沉压抑的呜咽声,叶央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左首有一中年壮汉扶着一个神智迷糊昏迷不醒的老妇倚坐在诊断桌上,一位六旬老大夫正毫无头绪地把着脉。

    这个壮汉叶央认识,正是木楻镇上唯一的一位铁匠刘达,此时这位近两米的彪悍高无论搁哪里都算得上五大三粗的汉子竟哭得像小孩般无助,压抑着哭腔想要摇醒老母又怕打断大夫的诊断。

    刘达是这小镇上出了名的孝子,幼年丧父,是老母一手拉扯着长大,与老母相依为命惜老母甚于自己,而今老母不明不白的昏迷过去确实让他一时手足无措悲痛难抑。

    “您来了,少爷!”正愁眉紧锁一筹莫展的老郎中见到叶央的到来连忙起行礼,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心中也长呼一口气,既然少爷来了他也就不用面对这么棘手的问题了。

    “嗯,吕伯,怎么回事儿?大娘什么况?”叶央言罢便向诊断桌走去,这吕伯是医馆里的一位老郎中,行医问诊多年,经验老道,颇负盛名。

    “我也不明了,正一头雾水,我行医多年,这样的况还是头一次见。这年纪大了,就老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吕伯也还没弄清是什么况,他虽然经验丰富,但这个世界疾病何其多,很多甚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过少爷虽然年纪不大,但打小聪颖机敏,或许他能有独到见地。吕伯心中一阵放松,即使少爷也无能为力,也绝不会有损自己声誉。

    人老了一般会更在意名声,吕伯老了!

    “哦?”叶央还真有些疑惑。后续治疗且不谈,吕伯竟然连确诊都不做不到,这几年已经很少这样了。

    “叶少爷,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娘啊!我求求您了!刘达以后做牛做马报答您!求求您!”

    看吕伯诊断半天也没个名堂,母亲毫无起sè,刘达已经渐渐绝望,此时看到叶央这个闻

    名遐迩的医道天才,一直紧张的心神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像近似溺水的人急抓到的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

    “呵,刘哥不要紧张,我来看看。”叶央言罢目光忙向刘达他娘投去,只见她双目微闭,昏迷不醒,牙关紧咬,浑大汗,面部肤sè苍白,局部皮肤底层可见少许青紫。

    “大娘的况是怎么发生的?有多久了?”叶央一边走近,一边向刘达问道。

    “我娘最近体一直不错,并没有什么病,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今天早上我照例打铁,几个学徒都还没到,我娘说要帮我生火盯炉,我寻思着这活儿也不算重,一来也确实可以帮帮我,二来还可以当烤烤火,这刚开chūn的天气还依然很冷,就答应了。”

    “后来我发现火炉烟囱可能有点堵,火不仅烧不旺,而且还老有炉烟冒出,于是就想去通知街尾的泥匠老张,让他来看看,我这炉便是他修的。唉……我不该去啊,呜……”

    刘达悲痛难抑,哭了一声,后又接着道:“我走的时候,我娘还好好的,因为风大,我把门带上关严实的时候还叮嘱了我娘几声。哪知道我隔一小会儿回来却见我娘靠在炉上,起先我还以为我娘睡着了,叫了几声却不见醒来,后来细一端详查看才发现,才发现我娘她已经昏迷过去不省人事了,呜…叶少爷,你一定要救救我娘啊……”

    “炉火?我看看,刘大哥不用着急,把大娘扶好。”

    “嗯,好!叶少爷!”刘达赶忙把刘大娘的体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然后稳当地扶好。

    叶央坐到对面椅子上后拉起刘大娘的左手,先端详上几眼后才把刘大娘的手平放在桌面上,开始把脉。

    “这刘大娘手指头指甲发黑,面sè苍白且浑虚汗,脉搏迅疾却无力,这当是一氧化碳中毒的迹象,刘达还说炉火烟囱不通,应该是一氧化碳中毒无疑了。”

    “只是这个世界虽有医学,但还没涉及到所谓一氧化碳中毒这样的不常见病例,难怪吕伯也没诊断出来。”微眯着眼睛,叶央心里暗暗寻思,这样的事在地球上很常见,几乎是世人皆知,叶央很容易就想明白了。

    “吕伯,让人给我取一双手来,另外再端一碗水过来。”叶央放开把脉的手,向旁的吕伯吩咐道。

    “少爷,您真行!有把握了?”很快,叶央需要就的给端来了,这些东西都是医馆的常备必备的,随叫随有。吕伯的声音有点快朗,透着喜气,他对这少爷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年纪轻轻却见多识广,看来真是生来便适合学医。

    “虽说没有十成把握,但料想当不难。”叶央的声音听起来也很高兴得意,毕竟谁都喜欢看到他人对自己的夸赞与钦佩。

    刘达虽不懂医,但他也不是蠢人,看到叶央与老郎中的脸sè表,心下顿时放松,但还是带的不太确定的口气问道:

    “叶少爷,我娘是不是有救了?”声音里满是紧张与欣喜。

    “嗯,刘大哥放心吧!大娘病得还不算重,刘哥发现的及时,没什么大问题。”叶央也替刘达母子感到高兴,幸好他回来得及时,刘大娘的症状表明她应该中毒还不是很严重,应该有把握救醒而且后遗症不会很大。

    “谢谢叶少爷,刘达一定感恩戴德报答您一辈子,谢谢叶少爷……”刘达声音有些颤抖,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

    “呵呵!好了,快把把大娘扶到那边上去。”叶央戴上手,指着靠近窗户的病说道,那里的通风条件好。

    “好!谢谢叶少爷!”刘达还不忘道谢!

    靠墙的边,叶央在周围包括刘达和吕伯的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下,从刘大娘的口腔内拉出一条条白sè的分泌物,使他们目瞪口呆。

    对此叶央倒早已经料到,因为他前世见过很多一氧化碳中毒昏迷的患者,他们的口腔内往往有这样的分泌物,若不尽快清理干净就会影响病人呼吸的顺畅,这对一氧化碳中毒的患者尤为重要。

    “愣着干什么?赶快喂大娘喝点水,不担心你娘了?”叶央摘下手,对旁瞠目结舌的刘达戏谑道。

    “哦哦,是是。”刘达慌忙醒悟,手忙脚乱地扶起刘大娘并端起水杯开始喂大娘水。

    一氧化碳中毒是一种因为一氧化碳络合血红蛋白中的铁而使血红蛋白的携养能力下降而产生的缺氧现象,喝点水虽不能消除一氧化碳但可以帮助患者舒活腑脏且有疏通并刺激呼吸道的功能。

    之后叶央又通过针灸之法刺激刘大娘的一些相应如风府、内关等道,刘大娘的脸sè渐渐开始有了好转,已经有了血sè。

    整个大厅中的人不论是郎中还是伤病者都对叶央肯定不已,处处交头接耳,不时有人向叶央投以赞许的目光。

重要声明:小说《乌衣行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