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    上官云与月无心相处愈久,两人感自是愈发深厚,外人看去,亲若父子。随着时rì推移,距上官云修炼以来,已然过了三月。

    秋去冬来,寒风凛例,一夜之间,屋外积雪。冬rì天亮较晚,上官云却是尽早爬起。原因无他,月无心所居之处竟是没有火炉,上官云根本无法安眠!冷风刺骨,月无心倒是不觉如何,可上官云却是受不得罪。亏着月无心传了几句心法口诀,上官云依此习练,可保一个时辰体温暖。只是这样一来,他却要频频爬起打坐运功,以使体不冷。而月无心躺在一边,鼾声如雷,根本不去管他死活。上官云得闲之时,心中自然极为羡慕,冬rì这般严寒,屋内四处透风,处此等境况,月叔叔竟能酣然入梦,修仙之人,果然了得!

    上官云一夜多次折腾,心中也自郁闷,当下穿戴整齐,开门出去。门扉放开,呼啸冷风迎面扑来,直刺孩童脸颊口鼻,仿若针扎一般。上官云先是打个寒颤,这才放眼打量四方,只见屋外灰蒙一片,地上银白却是亮眼,这是入冬以来的初雪!

    到底是孩童心xìng,见雪便喜,上官云顾不得冷,先是踩着积雪猛跑片刻,在上面布满串串脚印,这才心满意足地跑回屋里,伸手去推正自酣睡的月无心,语声之中满是兴奋:“月叔叔,外面下雪了!”

    好梦惊醒,月无心自是有些不快,当下伸出手去,隔着老羊皮袄,在上官云口轻捶一拳,皱眉说道:“下雪天会更冷,你又高兴什么?”

    “可以堆雪打仗玩啊!”上官云脆脆回道,圆脸已是红扑扑的,小小胳膊胡乱比划,似在描画美好图卷。

    “行了行了,快去树林,先把健体之法练好再说..........”月无心一脸不耐,已经晃着手赶人,忽然他似想起什么,刹时便已改了主意,赶忙翻上坐起,语声之中透露欢欣:“等我片刻,一起出去!”

    “哦........”上官云小脸无奈,只得乖乖一旁等待。他心中清楚,稍候定然有事发生,因为月叔叔可是堆着一脸坏笑呢。两人相处三月之久,上官云自对月无心有些了解。

    “随我出来。”月无心穿戴整齐,扭脸冲着上官云微微一笑:“你不是喜欢打雪仗么?月叔叔陪你!”

    上官云不是傻瓜,只是一瞬,便已明白了月无心的意思。明为玩耍,暗中必然又是一番磨砺,先前早有类似发生,想不到今年初雪,却为自己带来了皮之苦。

    想明此节,却也不敢违抗,上官云闻言小脸一苦,当下低垂脑袋随着月无心出了茅屋,方才喜悦已然无影。

    月无心当真潇洒,门也不关,一路只管前行。反正屋里屋外相差无几,关不关门也没什么要紧。

    “好了,云小子,就在这罢。”月无心特意寻一空旷之处,伸个懒腰,笑吟吟地道。他笑容真切,上官云看在眼里却大觉可恶,当下闷闷应了一声,无jīng打采地走去对面。

    “小子,你给我jīng神点!”瞧见上官云模样,月无心顿时有些来气,朝着对面大喊起来:“若是表现不佳,明rì便罚你树上跳跃!”

    一听“树上跳跃”四字,上官云立时打个激灵,神气立时骤变,一反先前颓sè。仅仅回想,体便是隐隐作痛,那样的苦头,上官云可不愿再吃!一整天在树上跳来跳去不说,还要时刻留意月叔叔的行动,足下稍微迟缓,便会被其用石子打下树来。短短一rì,上官云从树上摔下百次之多,浑上下皆是青紫,趴在上过了整夜,这才勉强下得来。

    “这样才对。”看见上官云如此识趣,月无心也自满意,当下笑着说道:“我可是顶着寒风陪你玩耍,小子可要感激我啊。”

    “多谢月叔叔..................”上官云撇了撇嘴,有气无力地道了一句,心中却是愤然:“我说打雪仗,自是要寻村里孩童去耍,谁想与你玩这儿?我想欺负旁人,可不想被你欺负!”

    “生于乱世,命不由己,想要不被欺负,那便需要自强大起来。”月无心抛投一个雪球,正中上官云发顶之上,笑嘻嘻地道:“我早与你说过,欺负人的滋味可是极好。”

    “这个我也知道,可惜却没尝过................”上官云翻个白眼,口里嘀咕一句,手里也抓了雪球扔投过去。他练了三个月的健体之法,子着实结实不少,手上劲道增强许多,隔着老远,便能打倒月无心处。

    只可惜月无心足下不动,便轻巧躲开,接着反击两个雪团,趁着上官云弯腰捡拾之际,正中撅起股之上。

    虽然隔了厚厚一层衣裤,却也有些疼痛。

    上官云吃痛之下,连连奋起反击,只可惜两人差距颇大,月无心脚步不移,便能轻松躲开雪团。反观上官云,却是接连吃招,浑上下满是雪沫。

    “愚蠢小子,跑起来啊,傻站不动算是什么?!”打了一阵,月无心不怒骂:“我传你的健体之法为何不用?给我跳跑起来!若我方才用的是那暗器,你早就死了百八十回了!”

    “月叔叔,这不公平!”对面上官云脆声大喊,语气之中有些颓丧:“你本事这么厉害,我哪里能够打到!”

    “公平?人与人之间本就没有公平可言。”月无心闻言冷笑:“他rì有人杀你,且修为远胜于你,你说这话,看他会不会缚上手脚同你打!”

    话一说完,月无心再不废言,雪团接连不断shè出,jīng准砸在上官云上各处,砸得孩童哇哇大叫。

    上官云眼见投shè不中,索xìng弃了攻击,只在地面奔走跳跃,偶尔侥幸,倒能躲开两个雪团。

    月无心投得兴起,两手挥舞,仿佛风车一般,将无数雪团飞shè过去,打得上官云狼狈大嚎。任上官云在雪地跌爬滚跃,仍是难以躲开突来攻击,浑上下好不疼痛。

    “臭小子,知道厉害了罢?”月无心哈哈大笑,一边投掷,一边指点:“跳得太高,反倒给敌进攻机会.....................”

    灰蓝天sè之下,这边独自快活,忽然一个雪团突飞而至,正中月无心侧脸!雪沫飞散,将月无心须发登时染白,歪头看去,却是一黄裙佳人蹙眉薄怒,正自缓步行来。

    “月无心,欺负弱小的滋味很不错罢?”黄裙女子走近过来,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

    ;

重要声明:小说《云月之天书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