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    “月叔叔..........”上官云拉着哭音,直往月无心怀里扑去。

    月无心一把将其搂到怀里,伸手抚过上官云小脸伤处,强忍中怒火,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云两手揉眼,哭哭啼啼一阵,这才说清了事原委。

    上官云自月无心处得了银子,心中自是高兴无比,当下去了小村购置起来。小村不大,却也卖些孩童喜的玩意吃食,上官云散财大手大脚,村人见之讶异,却也没有动啥歪念。可上官云满手好物,却是引动村中小鬼的目光,当下七八个聚拢起来,轻轻松松便将其抢个干净。上官云人小势孤,却是毫不畏怯,愤而出手,反被这几个半大小子揍了个痛快,衣衫扯烂不说,连裤子都被人扒了。委屈不甘之下,上官云终于痛哭失声,光着股跑回山来,想从月无心处寻求安慰庇护。

    “几个小王八蛋,真是欠收拾!”月无心听完大为光火,当下回屋取了件布衫出来,紧紧裹在上官云下,又随手打个活结,咬牙忿声道:“走,带我去找他们!我月无心的家人,可不能让人随意欺负了。”

    上官云被月无心抱在怀里,正自抽噎不止,听得方才一言,心中立时大暖,竟是生出几分喜意。

    月无心怀抱一人,脚下行走如飞,用不多时,便站到村口位置。上官云跳下地来,随着月无心大步踏入村子。这次他有恃无恐,小小模样不免得意,当下昂首,好似得胜将军一般,大摇大摆地走了两步,四下寻找几个小子位置。上官云神张狂,看在旁人眼中却大为有趣,不仅是周边村人,就连一脸yīn沉的月无心也不莞尔。一个鼻青脸肿的孩童,穿着烂衫,下以衣当裤,偏还装出不可一世模样,真是想想也觉好笑。

    “月叔叔,就是他们几个。”上官云引着月无心四下乱转,果在一糖人摊位寻见人来,当下不由欢声大叫起来。只是当他看见那几个坏小子一人手里抓着一个造型特异的糖人之时,整个人登时怒火中烧,气极yù狂!他们买糖人的钱,可是从自己手里抢来的!

    “就是他们几个?”月无心冷冷一笑,挽挽衣袖,气势汹汹,大步迎了上去。也不废话,出拳动脚,打得几个小子哀声连天,哭爹喊娘!

    上官云站到一旁,小脸兴奋,拼命鼓掌叫好!便是此刻,月无心那睥睨天下的气势,那高大威猛的影,借那几个四仰八叉的小子一衬,已是深深映在上官云心中,让这小小孩童满是崇拜向往。

    几个小子哭声震天,立刻引来围观村人。几个附近闲话的粗壮村妇,听得周边哭声,立时来了jīng神,当下结伴同行共往,想去看个闹。谁知到了跟前,却发现其中三两竟是自家孩儿,心中顿时又气又痛,一个矮胖妇人按捺不住,已是跳跃出来,指着月无心鼻尖大骂:“月无心你这挨千刀的死鬼坏胚!不在房里抱你老婆睡觉,竟然跑到这里欺负孩子,真是不要你那脸了!”

    “张翠儿你个婆娘,先去问问你家小王八蛋做了什么好事,再出来叫唤不迟!”月无心用小指掏掏耳朵,面对母虎震天怒吼,神sè全然无改,伸手唤过上官云来,这才不急不缓地道:“我这侄儿才进村子不久,便被这几个小子揍了一顿,抢了钱财,连裤子也给扒了,换成是你,会不过来找场?”

    那张翠儿闻言黑脸微变,当下也不回话,转扭着儿子耳朵喝问:“你月叔说得可真?”

    被张翠儿扭耳的瘦高小子也知惹祸,被老娘口水喷了一脸,心中已是畏惧,当下微微点头,可怜兮兮地分辩一句:“我哪知道他是月叔的侄儿,之前可是从未见过................”

    “不成器的东西!”这事本也不算什么,不过眼下说起,她这当娘的也是面上无光。张翠儿当下铁青着脸,劈头盖脸打了一顿,这才扭着儿子,气呼呼地出了人群,临了还回头高喊一句:“月无心你狠,以后别来我家买酒!”

    “不去便不去,山下红叶镇又不是没有酒家。”月无心笑吟吟地回了一句,当下扭头看向另外几个小子亲娘:“看什么看,还不带着自家小王八蛋走人?”

    村里最能骂的张翠儿都闪走人,这几个婆娘自然不愿生事,当下狠狠瞪了月无心一眼,揪起自家娃儿,骂骂咧咧地离开。

    望见月无心拳打小鬼,嘴战恶妇,上官云心中佩服,不由暗自庆幸跟对了人,找了一个无比强大的靠山。

    月无心教训了几个小子,替上官云出了一口恶气,当下探首捏捏孩童小脸,咧嘴笑道:“走,带你小子买衣服去。”

    上官云欢喜点头,蹦蹦跳跳地跟在月无心后。二人正要离去,忽然后人群一阵喧哗,随即响起震天暴吼:“月无心你个狗东西,打了老子儿子一顿,这就想要逃走?!”

    月无心听得后大喊,双目登时一亮,缓缓回看去,瞧见那高大影过来,嘴角浮现一抹戏谑:“李铁李铁,你不在铺子打铁,跑到这里闹个什么?难道你还想被我收拾一顿?”

    “不过会些取巧功夫,有什么可得意的!”一个铁塔般的大汉“呸”了一声,有些恼怒地道:“小孩打架,你个狗东西跟着折腾什么?别人敬你是打虎英雄,救了村子一次,这才容忍三分,可老子却不惯你毛病!当rì若是我在村子,也轮不到你来嚣张!”

    “少给老子废话,要打你便过来!”月无心跃跃yù试:“最近老子有些手痒,刚好拿你活动腿脚!”

    “好!老子就等你这话呢。”李铁怒笑:“老子定然要你知道,取巧功夫要不得!只要挨上一拳一脚,你就等着上养老罢!”

    ;

重要声明:小说《云月之天书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