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    随着青衫老者语声落下,四道人影逐渐浮现出来。青龙峰弟子尽不知晓,在这无声之夜,幻月门五派之主竟然集结于此!

    “你封山六月,也终于闹够了罢?”绵软如骨的语音响起,一个艳女子莲步轻移,形姿容显现月光之下。

    瞧她模样,雾鬓风鬟,青丝如绢,眼角微吊,媚而不俗,琼鼻雪肤,唇若朱果,淡红罗裙着,艳sè丝带腰间一系,顿显袅娜娉婷,月下现形,仿若仙子临尘,万种风

    青衫老者闻听悦音,面容却是浮现一丝嫌恶,口里仍是淡淡:“你们四人齐至,应是来取好处的罢?”

    其中白衣男子长笑一声,大步踏上前来,俊秀面庞微微扬起,与青衫老者针锋相对:“若无好处,我岂能容你在我地头撒野?!”

    青衫老者闻言怒哼一声,道:“我冷千秋既然亲口许下了好处,难道还会反悔不成?区区十年份的龙血草,我青龙峰会舍不得?四派门主齐来,真是好大的面子!难道便等不及明rì了么?”

    “冷师弟莫要误会,我等只为恭贺而来。”三男一女当中,形最为壮硕的黑衣男子开口笑道:“师弟你运道当真不错,竟能在八月十五之前重获月狼。须知过了期限,冷师弟可要再等一年呢。”

    “铁师兄倒是有心了。”青衫老者随意拱了拱手,目光却死死盯在先前白衣男子上,yīn阳怪气地道:“只要某位同门手脚老实一些,师弟也没有这许多麻烦。”

    他言语虽未点清,目光却已说明一切,几人晓得话中之意,当下却是有意扯开话题,显是不愿纠缠此事。

    只有那白衣男子浑不在意,看见冷千秋投shè过来的仇恨目光,当即毫不客气地瞪了回去,嘴上却是笑道:“师弟看我作甚?”

    “独孤傲!”冷千秋咬牙恨声:“别太得意,有你后悔的一天!”

    “怎么,冷师弟是在威胁我了?”独孤傲仍笑,目光却已冷厉下来:“好久没有动手,师弟该不是想与我战上一场罢?若是如此,师兄我自当奉陪!”

    月狼被人恶意放跑,大费周折不说,还要给予仇敌补偿,冷千秋心中早已愤恨难当!此刻听见独孤傲挑衅,哪里还能按捺得住,当即持剑上前,纵声狂笑,道:“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来吧!”

    “二位师兄且慢动手!”一直沉默不语的紫衣男子忽然开口,将目光从那红裙女子上收了回来,颇为有些恋恋不舍。他轻咳一声,当下走到剑拔弩张的二人之间,先是递了冷千秋一个眼神,这才面转独孤傲,不急不缓地道:“独孤师兄,你此行目的达到,何必在此大动干戈?斗将起来,倘若惊动了守山弟子,对师兄你也无甚好处罢?”

    紫衣男子虽是维护冷家师兄,但他所言却是不差!此处毕竟是冷千秋的地头,他修为弱了一筹不假,可若得到弟子相护,独孤傲必定大大吃亏。而且独孤傲此行前来,索要红草倒是其次,只是为了奚落敌手,倒未存了挑斗之心,如今紫衣男子开口说道,他也正好借这台阶下去。

    想明此节,他收了烁光长剑,朝着紫衣男子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岳衡师弟,你倒是很为师兄着想,很好很好!”

    紫衣男子闻他话语,心知其意,当下也是笑而不语。双方阵营早已分明,如今已是无须掩饰什么。独孤傲随口一言的讽刺话儿,岳衡只当其是过耳清风。

    “既是如此.......”独孤傲先是瞥了冷千秋一眼,而后朝着红裙女子微微一笑,道:“林师妹,我们走!”

    “知道了,独孤师兄!”红裙女子甜甜一笑,更为自己增添三分颜sè。她笑回之后,却不立刻随着白衣男子飞而去,而是转过脸去,目光在冷千秋和岳衡上略一停留,不无鄙夷地道:“蛇鼠一窝!”

    话语落下,她也不管二人难看脸sè,当即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循着独孤傲远去方向,急急追寻过去。

    那铁姓男子心知呆此无趣,当下朝着两人点头示意,形一闪,也是径自离去。

    月下峰顶,立时冷清下来,只有二人纹丝不动。

    “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许久之后,冷千秋率先打破沉默。他面sè很冷,声音更是冰寒:“时rì有限,若你拿不下她,我会亲自出手杀了这个人!”

    “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的。”岳衡同样冷声相回:“林悦音,她注定是我的女人!”

    青枫山,景sè秀丽,山势平缓,其中生长万千枫树,故得此名。此山名气虽不甚大,却是一游玩去处,试想秋风阵阵,万千红叶飘零,那场面该是何等美丽!

    明月撒光,地铺银霜,黑衣男子怀揽熟睡孩童,轻轻走到山中茅舍门前。伸手推门,将上官云小心放在上,替他脱了鞋袜,盖好被褥,这才抽而退。悄悄虚掩房门,黑子男子轻舒口气,忽然转,却见面前已然多了一黄裙女子,正横眉怒眼地瞪着自己。

    “让你出门采药,怎么却采了个孩子回来?!”黄裙女子肤白貌美,青丝高挽,峰耸立,双腿修长,姿丰腴,仿若熟透的蜜桃,一握便能捏出水来。美人轻嗔薄怒,却也别有一番韵味。只是黑衣男子看在眼里,却是如见蛇蝎,心中惶恐,当下只得硬着头皮,凑到黄裙女子边,讪讪笑道:“芳华,你还未歇息呢?”

    “废话!我若是歇息了,你敢把那孩子放在上?”黄裙女子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口里不依不饶:“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你怎把他捡了回来?”

    “这孩子双亲不在,孤苦无依,世极为可怜。”黑衣男子赔笑无果,索xìng照实了说:“此子与我有缘,故不能弃之不顾。”

    “与你有缘?什么缘?”黄裙女子冷笑:“你肯将人带来,只怕又跟那幻月门脱不开关系罢?你直至现在,还当自己是幻月门的人么?”

    ;

重要声明:小说《云月之天书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