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既有天帝手札为证,应当做不了假。”天华道人捻须苦笑:“前有天帝,后有丁封,尽皆难寻此书。我等纵然动意相助,却也无能为力。”

    天魔重宝,能硬吃天帝三斩不伤,且具灵xìng,可自主逃亡,这等奇书能被人找着才叫怪事!

    听得此言,丁封眼睛却是一亮,侧首忙声问道:“两位前辈,我听说白鹤观的《五行玄术》与金光寺的《伏魔心经》皆有记载补寿延年的法门,不知是真是假?”

    “不错。”天华道人坦然承认:“这两部书中确实记载一些长寿法门。”

    听得丁封问话,智善方丈却是心中了然,当下笑道:“丁施主出凡俗,知道的事倒是不少。只怕你此番前来,游山玩水是假,为我两派典籍才是真罢。”

    眼见目的败露,丁封面皮不微红,立时起离了座椅,跪在二人前,不由分说便磕了三个响头,待得两派掌门俯相扶,人家已然站了起来。

    “丁门主,你这可难煞老道了。”天华道人生受此礼,脸上不由现出为难之sè:“按理来说,老道欠你一命,理当用心助你。只是你所求书典乃是两派至宝,非掌门不得观阅。你即便行此大礼,我二人也不能你所请,老道还是磕还与你罢.............”

    话音未落,双膝已软,竟要当真磕还回去,丁封赶忙扶住了天华道人,涩声说道:“两位前辈的难处,在下并非不知。只是我苦寻《六道天书》无果,这才厚颜相求。此乃我夫妇二人唯一希望,还望两位前辈慈悲为怀,借我奇书参悟,在下甘愿做牛做马,以报此番大德!”

    丁封言辞哀诚,让这两大掌门心中作难。他二人虽有心相帮,可是丁封所求典籍乃是门中至宝,绝难轻易示人。丁封苦求,这二人也只好咬牙回绝了。

    “两位前辈,且听妾一言。”丁夫人见三人如此,忽而启唇笑言,露出两个浅浅酒窝:“二位前辈苦练仙法可是为了斩妖除魔,匡扶正义,积攒功德,早rì飞天为仙?”

    天华道人与智善方丈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点头,道:“正是如此。扶正除恶乃是我等分内之事,至于飞升入天却是不敢想的。”

    “说得好。”丁夫人满意一笑,又道:“那两位前辈可是承认,再好的法术典籍也只是除魔卫道的手段?”

    天华道人与智善方丈又是点头,心中已是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那妾冒昧再问一句。”丁夫人再问:“两位前辈可愿斩尽邪道,流芳百世,以供后人瞻仰?”

    天华道人与智善方丈闻言微微脸,迟疑一下,还是点头。僧道两家不重名利,但他二人却难逃这两字束缚。此刻若是摇头不认,反倒让人看得轻了。

    “丁夫人。”智善方丈双手合十,低喧一声佛号,两道雪白长眉迎风微飘,淡笑着道:“汝所言固我所愿也。可老衲自知修为浅薄,一生只求尽力诛杀妖邪,破灭魔道却是不敢想的。单单四大邪派便与正道对峙数千年之久,又岂是我等想灭就灭?当然,若丁施主出手相助..............”

    “大师休要提我!”丁封知道智善意思,连忙晃手摇头:“非在下不愿相助,实有天规束缚,不得随心为之。”

    “天规?”天华道人来了兴趣:“可否详解一番?”

    “道长出言相请,在下岂敢不从。”丁封整整衣冠,开口解惑:“但凡人间成仙之人,务必要在八月十五之前进入仙界,否则天雷轰之。但凡滞留人界之仙魔,如若妄开杀戒,天降万雷轰之。拘于天规,我在凡间是一人也不敢杀的。”

    听得丁封解释,两大掌门心中了然。也亏得天规如此,才让人间免遭仙魔祸害。否则随意出个仙魔,便将敌对门派杀个鸡犬不留,那正邪两道也不会留至现今。

    三人默然,丁夫人却是出言:“若我有法助两位前辈平诸魔,不知可否借得奇书一观?”

    “哦?当世还有这等奇法?“智善方丈嘴角上翘:“丁夫人不妨出言提点一二,若真可行,借阅之事倒可商谈。”

    一是法术典籍,一为斩灭诸魔的功绩,两相比较,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简单。”丁夫人毫无犹豫,张口便道:“妾做主,愿将玄冰剑赠与二位前辈。待得两位成功掌控此剑,邪道破灭指rì可待!”

    说话之间,她还偷偷扯扯正yù反驳的丁封衣角,示意丈夫噤声不语。

    “什么!”天华道人与智善方丈惊狂:“你竟然送出玄冰剑?!”

    “怎么?”丁夫人眨一眨眼,似笑非笑地道:“两位前辈莫非看不上玄冰剑?”

    “不是不是!丁夫人误会了!”天华道人老脸涨红,手足无措,抢着大声回答,结结巴巴地道:“这个.......这个太......太贵重了,老道没想到你们夫妇会舍得送出...........”

    诚然,天帝佩剑,太过珍贵,换做旁人决计不会送出。先前那一剑之威至今也可清楚忆起,天华智善哪有不喜之理!

    “那剑的确贵重,只是跟我的xìng命比较却要差了一点........”丁夫人笑靥如花:“两位前辈,我说得可对?”

    “对对,丁夫人所言甚是!仙剑固好,xìng命更高!”两个老头早被玄冰剑三字晃花了双眼,心中只怕这小女子反悔,哪里敢说半个不字,当下只是连声称是。

    “夫君,将剑交与二位前辈一观。”眼见二老如此失态,丁夫人笑意渐浓,忽而回招手,冲丁封柔柔道了一句。

    丁封满脸不愿,却又不敢逆了妻意思,只得取了剑来,伸手递到两大前辈面前,瓮声瓮气地道:“两位前辈,请过目。”

    两个老头欣喜yù狂,哪把丁封臭脸放在心上,四只干瘦枯手直往剑柄抓取。在二人看来,如此神才是正常,方才那小女子不愧是个凡人,根本不知此剑重要。

    ;

重要声明:小说《云月之天书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