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长剑银白,流光溢彩,仙瑞蒸腾,寒气迫人,甫一出现便吸引了两大掌门的眼芒。以这两人的见识阅历,自是看出此剑非凡,心中皆是暗暗一跳。

    二人正自惊疑,丁封的话语却适时传入耳中,此人言辞之嚣张,便是智善方丈听了也不仅暗皱眉头,低呼一声:“猖狂!”

    天华道人更是怒极反笑,高声呼道:“贼子莫要口出狂言,你若能破此阵,我天华甘愿自绝于此!”

    丁封闻言只是低笑一声,扬剑逆迎俯冲下来的凶兽。他手腕一震,手中长剑立时发出阵阵低鸣,方圆百丈虚空起无形涟漪,一股不属人间的力量从刃口迸发出来!!!

    强如天华智善也只觉眼前华光一闪,丁封已然收剑傲立,那半空扑下的凶兽却是口齿大张,目露惊惧,仿若碰上天敌一般,蜷缩在空中只是发抖。

    以法阵凝结的啖魂兽竟会害怕!天华道人与智善方丈呆若木鸡,望着上空只是发怔,再难说道一句话出来,方才惬意早已无踪!别人不知道,他们二人却是清楚,啖魂兽在妖魔界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凶兽,吞仙噬魔,霸道一方。此法阵凝结的啖魂兽威力虽不足本尊万一,但也绝非寻常可敌,否则天华道人又怎会如此自信!!!便是这样的凶兽,居然被一把长剑给吓破了胆子,两大掌门自是惊诧万分!

    还不等二人反应过来,半空异变又生!

    蜷缩在半空的啖魂兽痛声嘶吼,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下缓缓分裂,一剑之威,竟将这躯整整齐齐斩成了两半!

    空中破开的凶兽化为无形,却将腹中一团白雾遗留下来。不待众人变阵,空中白雾已是化作万千针雨,朝地面密集的人兽shè去!

    地面人兽只觉子一凉,附近周遭立时泛起阵阵白雾,层层坚冰已然覆盖上来,正以眼可见的速度将中针者包裹起来!

    法力,内劲,全然抵挡不了,不少人用出的火焰术法反倒成了油水一般,让寒气侵袭更急。

    几个眨眼的工夫,惨呼兽吼戛然而止,地面死寂一片,只余座座“栩栩如生”的冰雕。丁封含笑跳下武台,走到两大掌门的前,似笑非笑地道:“两位前辈,还要打么?”

    望着场中惨象,两大掌门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二人互视一眼,皆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浓重苦sè。

    “打?怎么打?连万兽啖魂大阵都被你一剑破之,我二人又算得什么?”天华道人面露苦痛,心中万念俱灰,凄然惨笑:“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胜旧人。老夫认栽了.......”

    话音未落,已是一掌拍向头顶,门派jīng英尽折于此,纵无先前狂言,天华道人也无颜偷生。再加上万兽啖魂大阵被破,天华道人倍受打击,此刻心中只余死念。

    一旁的智善方丈见之也不阻拦,反倒垂眉默念起往生咒来。他与天华道人境遇雷同,心中皆是灰心丧气。天华求死,智善同样不会独活。

    便在此时,丁封却是伸手拦架,阻住了这一掌的去势。

    天华道人眉头一紧,当即厉喝出声:“胜了还不够,难道还想折辱老夫不成?”

    智善方丈也是怒形于sè,跨前一步,与天华道人并列一起,沉声说道:“阁下此举未免欺人太甚!”

    “两位前辈勿要动怒,且听晚辈一言。”丁封瞧见二人神不善,赶忙低头赔笑道。他此番前来另有目的,若真惹怒了这两位掌门可是大大不妙。

    “不听不听!”天华道人怒而拂袖:“你杀我门下弟子无数,若非老夫实力不济,早就取尔狗命祭奠!老夫与你没有话说!”

    “原来道长恼恨这般。”丁封笑笑,回头直指后结冰人兽:“二位前辈放心便是,贵派弟子xìng命无忧。三个时辰之后冰块自化,保管不会有一人损伤。”

    “此话当真?”智善方丈闻言sè变,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丁封,激动问道:“我门下弟子当真无恙?”

    今rì在场弟子皆是两派jīng英,事关门派兴盛的根基,听闻众人无恙,一僧一道自是振奋,心中死念立时去了大半。

    “自然当真。”丁封点头,望向二人:“这下二位前辈可愿听我一言?”

    “你说罢!”天华道人面sè稍缓,没好气地道了一句。

    门下弟子无恙不假,可引以为傲的阵法被破亦是事实,就冲这点,天华道人也不会给丁封好脸sè看。

    “方才那阵法可谓极强,晚辈能破只是仰仗手中之剑,算不得什么本事。”丁封知晓天华道人的心思,当下笑着补了一句,立时让老头儿脸sè和缓许多。

    “好听的就不用说了。老夫脾xìng不好,脑袋却还好用!无论用什么法子胜了都是你的本事,老夫又不是输不起的人。从今rì起,老夫的命便归你了,想要只管拿去。”天华道人摆一摆手,负气说道。那一副老顽童模样,倒是引得智善方丈莞尔一笑。

    “此剑名为玄冰剑。”丁封亦是一笑,随即说起了正题:“这剑是天帝成仙前所用佩剑。”

    “你说什么!!!”智善方丈与天华道人齐齐sè变,不住脱口而出:“这是天帝佩剑!?”

    天帝,众仙之首,与妖魔界的天魔齐名,威名赫赫,天下谁人不识?若玄冰剑当真出自天帝之手,有这般威力实属正常。

    丁封瞧见两大掌门脸变,心中暗自满意,当下清清喉咙,朗声讲起了玄冰剑的来历。

    玄冰剑,天帝成仙之前所用器物。乃是天帝至极北之地取来万载寒冰造之,故所蕴寒气极盛。据说此剑初成,所蕴寒气太甚,就连天帝也难抵挡。因此天帝又以极炎玉打造剑柄,方可抵制寒气。rì后天帝飞升入仙,便将这俗物遗留下来,机缘巧合之下竟被丁封所得。此剑乃是天帝随佩剑,久而久之自也沾染了天帝气息。丁封rì夜摆弄此剑,竟将天帝残留气息尽数吸取,成就一代剑仙。一名剑仙手持天帝佩剑,若是连区区人间阵法都破不掉,那丁封可真是废物之极了。

    望着面前侃侃而谈的“上仙”,智善方丈与天华道人全无尊崇之,反倒暗骂小子jiān猾!

    天帝佩剑,我们听都没听说过,却被你一凡夫俗子得了,这是一句机缘巧合能解释的?

    吸取天帝气息?天帝是谁?众仙之君!他的气息是谁都能承受的?也不怕撑死了你!还rì夜摆弄?天帝拿着都嫌冷的兵刃,你一凡人rì夜摆弄?也不怕冻死了你!

    这个小子,嘴里就没几句实话!

    ;

重要声明:小说《云月之天书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