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黑夜,暧昧

    颜氏企业,

    相较于颜氏企业以前的闹和忙碌,现在的颜氏企业却显得死气沉沉的,好多的办公室都空了,地上有些狼藉,像是废弃的办公室一样。

    颜杏儿乘电梯直接去了总裁办公室,宋雍正抱着一摞资料出来,看到颜杏儿,他目光中满是吃惊,

    “你带我来天台做什么?”

    是试探,小心翼翼的试探。

    “颜杏儿,你干嘛?”

    “你终于来了。”萧靖润口气含着怒意。

    “我怕鬼!”

    颜杏儿红了脸,“这种事要怎么证明?”

    “当时,那个男人,梅茹,还有我母亲都在天台上,后来我母亲从这里摔下去死了。那个男人对警察的说辞就是我母亲自杀!”

    “我怀疑过,也派人去调查过,但是都一无所获!”

    她缓缓地走了进去。

    她从乡下来到母亲的边,萧靖润的母亲已经死去,梅茹已经做了颜太太。

    “是的。下午两点的飞机。”

    “你希望我回来吗?”

    透明的大玻璃窗,没有拉窗帘,她和他就躺在大办公桌上,有一种暴漏在光天化之下的感觉,却也有别样的刺激。

    迎面撞上物体,她尖叫一声。

    “他自然是要回法国的。”

    萧靖润眼中闪过一抹厉之色,“哦?”

    萧靖润一脸的高兴,“爷,今天心好!”他一把搂过来颜杏儿,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听说那个男人病倒了,我想过去气气他,把他活活气死!这样子,才算是抱了仇!”

    如果梅茹知道,她请萧靖润来挽救公司,只是加速了颜氏企业的灭亡,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十分!”她想了很久,才回答。

    他看了她的短信和来电,倒是有几个陌生的号码,他想要看短信,一犹豫,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不大光彩的行为。

    她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下缱绻承*欢,让自己的体像是一朵花一样绽放,释放出来最浓郁的芬芳。

    “爸爸,是爸爸要见你。”

    萧靖润忍不住问她,“我做了这么多坏事,你恨我吗?”

    “那梅茹呢?”

    颜杏儿心中苦不堪言,她是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说头三个月很危险吗?

    上车,去医院,一路上两人无语。

    “有的,一定有的。”

    颜杏儿感觉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颜小姐,萧总还在办公室呢,你去见见他吧。”

    萧靖润懒得和这个离谱的女人沟通这么深奥的问题,他口气冷冷的对颜杏儿说道:“那个男人不是要见我吗?走吧。”

    “没见过,你怎么知道有。”

    “有点恨。”狼着资是。

    “你要磨叽到什么时候。”黑暗中响起了萧靖润的声音,“哥!”她循着声音扑过去,果然摸到了他的体,萧靖润正要走,忽然觉得唇上一

    “我自然有办法证明。”

    萧靖润站起来,掏出了颜杏儿的手机,开始搜寻戴维的联系方式,但是没有,颜杏儿的手机中只有很少的几个号码,第一个号码是陆一凡的,第二个是颜成锡的,第三个便是他的,然后便是梅茹、意,温衍泽的,然后便没有几个了。

    “你……”

    萧靖润看着她护着自己的肚子,一步步的后退,和他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又联想到当初她为了活命,把他往刀口上推,他讥讽道:“真没见过你这么怕死的女人!”

    走出了公司,从昏暗的光线下走到了光亮处,两个人再也没有了深入交谈的勇气。

    事毕之后,她趴在他的怀中,脆弱的说道:“不要抛下我。”

    “那里不一样?”

    她一步步走向了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她站在门口便看到了正在抽烟的萧靖润,他的表有些颓废,面前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

    “嗯。”

    昏暗的光线下,他们的心挨得很近。

    “回美国?”颜杏儿吃惊的喊了出来。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的半张脸紧贴在桌面上,斜看着盛怒中的他,“哥……”

    “我害怕!”

    颜杏儿叹了口气,说道:“他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父亲。”

    “没有。”

    “那就是说,你可能会和他一起回法国了?”脾气向来不好的萧靖润火了。

    萧靖润却走的飞快,很快就将颜杏儿甩在了后。

    “啊?”

    萧靖润拉着颜杏儿来到了母亲跳楼的地方,颜杏儿十分的抗拒,却又说不出拒绝的话,站在那个地方,颜杏儿一阵阵的眩晕。她的脚边一阵凉,感觉有人抓住了她的脚踝。

    “你不恨我把你母亲送进警察局?”zVXC。

    原来,他真的什么都设计好了,她不过是他复仇的棋子一枚。她的作用就是麻痹梅茹,让梅茹放松警惕。

    颜成锡看到颜杏儿边的萧靖润,眼神中闪过几分喜悦,他忙招呼道:“靖润,你来了,快点坐。”

    “真的没有。”

    楼梯很陡,颜杏儿看不清楚路,不敢快走,只能摸着台阶,一级一级往下下,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恐惧盈满了她的心头。

    萧靖润脸色的笑容消失,“你拒绝我?颜杏儿,你这算是为了那个男人守如玉吗?”

    “那你前男友怎么办?”

    推开了天台的门,一股劲风迎面而来。

    “你不是不想见他吗?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走吧。”他握着她的手,带她离开公司。

    她像是一只猫一眼,呢喃一声,蹭了蹭他,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酣睡着。

    “不怕!”

    “她?”颜杏儿对自己的母亲真的没有信心。

    他就像是一头饿狼,好不容易见到了鲜,怎么肯放过她。

    他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法国大学艺术设计系的高材生,才华横溢,年纪轻轻就拿下了时尚界的几个大奖,前途不可限量。

    “你要去见爸爸?”

    她抱着他的脖子,狠狠的吻着他,萧靖润享受着她难得的主动,很快,两个人便点燃了体的度,一个吻引发了一场战争。

    “我来找我哥。”

    “我和戴维没有尚过!”

    颜杏儿冲过去,将萧靖润拉回了安全距离,她惊出了一声的冷汗,凶巴巴的对萧靖润教训道:“不要做这么愚蠢的事!聪明的人从来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哥?”

    “你证明给我看。”

    “那不一样!”

    宋雍略微一犹豫,还是诚实的回答道:“公司已经破产了。”

    宋雍一时心中感慨,“你来的真是时候,萧总今天下午就要回美国了。”

    “那……他还回来吗?”颜杏儿傻傻的问道,宋雍没有接话,颜杏儿喃喃自语道:“他走了,怎么会回来。”

    夕阳染红了外面的天空,将两个人的体染成了暖红色,她的一头黑发斜铺在桌面上,就像是上好的黑绸,滑软撩人。

    萧靖润定睛看了她足足有五六分钟,这才鼻子里冷哼一声,离开了天台。

    他的恨这么强烈,连颜氏企业也不放过。

    “哥,你饶了我吧。”

    果然……

    如果没有梅茹,她现在和那个男人应该过的很幸福,搞不好孩子都有了。

    萧靖润一愣,随即嘲笑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颜杏儿对那段过往,有一些了解,至于具体发生了什么,她自然是不知道的。

    萧靖润搂着颜杏儿走安全梯上了楼。安全梯里只有安全灯绿色的光,然后便是一片黑,要很仔细才能够看得清楚脚下的路。萧靖润却根本不看到,拖着颜杏儿走得飞快。

    颜杏儿醒过来的时候,萧靖润已经不在办公室了。

    “我不相信我母亲会自杀!”

    “颜小姐,你怎么回来这里?”

    他一愣,松开了她,随即笑开了,“真的?”

    “你不怕死吗?”

    “你舍得?”

    他盯着她的睡眼,恶作剧之心皱起,调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他瞧瞧该个名字。

    “你见过?”

    “我现在体不方便。”

    “不!我不想死!”她迅速的往后退,真的害怕萧靖润一时冲动,把她推了下去。

    她今天穿了裙,他的手滑进她的裙摆里,开始撕扯她的内库,颜杏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拒绝道:“不要!”

    折腾了一夜,到了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颜杏儿扫了一眼几乎要空了的公司,问了一句,“公司怎么了?”

    “不恨!”

    意料之中的答案,却让颜杏儿心中一片冰冷。

    颜杏儿一惊,“你该不会以为是爸爸和我妈妈把你妈……”后面的猜测,颜杏儿没敢说出口。

    萧靖润看着下的女人,眼神又冷又深。

    “有多恨?”见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萧靖润继续说道“如果一百分是满分的话,你恨我多少分?”

    “我有什么不舍得的。”

    颜杏儿紧紧的抱着萧靖润的腰,将自己的半个体都靠在他的上,然后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的,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颜杏儿,我告诉你,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被你骗了!”

    “真的。”

    萧靖润将颜杏儿拉到了天台边上,指着天台边上的一处说道:“我母亲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还没有想好。”

    萧靖润勾唇冷冷一笑,“嘘……不要说话,我检查完了,再谈那些没有营养的事。”

    晚上的颜氏企业十分的森恐怖,颜杏儿和萧靖润在走廊上行走着,走廊的灯有个坏了,一闪一闪的,更增加了几分鬼魅的气息。

    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抬眸望过来,眼中片刻的怔松,两个人四目相对,有一种沧海桑田的错觉。

    “没有,你怕什么。”

    颜杏儿表像是见到了鬼,惊悚的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见过。”

    “……”

    “我真想把你推下去!”

    萧靖润有些懵,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问。

    “爸爸唯一的错就是娶了我母亲,他其实是你的,只不过你不给他机会罢了。”

    办公室里没有开灯,外面的灯映照进来,将办公室找的形同鬼魅。她害怕起来,上衣服就往外面跑。

    如果没有梅茹,她现在应该是全球顶尖设计师。

    她紧紧的抱住了他,害怕的说道:“我害怕。”

    “梅茹不管怎么说都是你母亲。”

    “你来例假了?”

    “你怎么知道没有?”

    “你和你法国男友在酒店开房,你和他在公园野餐,你们两个上,接吻,你突然告诉我,你想跟我回美国,问我收不收留你?……颜杏儿,你把我当成什么?备胎?还是你受了梅茹那个女人的指使,又想将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颜杏儿惊悚的看着他,“哥,我来找你,是有事。”

    颜杏儿后背一阵凉,她追了上去,“等等我!”

    她不语,他继续问道“你和他什么时候回法国?”

    颜杏儿闭上眼睛,承受着。

    萧靖润微微眯了黑沉的眸子,他站了起来,缓缓的朝她走了过来,他盯着她良久,突然扼住了她的脖子,将她的头压在桌子上,“颜杏儿,你这算什么?”

    “不要!”

    “我不相信!”想到这里,萧靖润的口就是一阵闷痛。

    “你怕什么?”

    她走到了他的面前,站定,声音低低的问道“我听宋秘书说你要回美国了。你回美国了,还会回来吗?”她是这般的傻,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我相信爸爸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萧靖润在这种事上,不容人拒绝。他大手一挥,桌面就被他清理干净了,他将她抱上了大桌子,掰开她的腿,就压了过来。

    ……

    萧靖润站在天台的边缘,半个脚掌都伸了出去。

    “除了法国,我不知道我还能够去哪里。”她抬眸,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我跟你回美国,你会收留我吗?”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心口不一,刚刚不是说舍得吗?还要跟我回美国。颜杏儿,你跟我回美国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体正常,我可不和女人玩精神恋!”

    萧靖润冷着一张脸,坐在了不远处的椅子上,并没有和颜成锡亲近的意思。

    “杏儿,我饿了,去给我买点早点吃。”

    “好。”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陷阱,总裁撩人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