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吊坠的秘密

    萧靖润愣了半天,良久才反应了过来,他望了一眼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尴尬的笑了笑,“姨母,安安是我妹妹。”

    “安安是我的养女,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

    萧靖润轻扫了一眼姨母,表有些为难,他思忖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解释道:“姨母,在我的心里,我一直将安安当成我的妹妹,我对安安……”

    萧蓉打断了萧靖润的话,毫不留的说道:“你林叔说你被那个践人养的女儿迷了心,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你真是病的不轻。”

    “姨母。”

    “萧靖润,你忘记你母亲是怎么死的?你忘记你曾经说过的话?你忘记你回国的目的了?”

    责备的眼神上下扫了萧靖润一眼,最后定格在他缠着纱布的胳膊上,“你竟然为了那个践人的女儿命都不要了。萧靖润,你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我还以为你和你那个薄寡义的父亲不一样,没想到你和你父亲一个德行。你父亲被那个践人迷得神魂颠倒,而你被那个践人生的女儿又神魂颠倒,什么要替你母亲报仇,你早就醉死在温柔乡里,心里那还记着你可怜的母亲!”

    针一般的话,字字戳痛了他的心。

    他没有忘记,他如何能不恨,要不是梅茹,他怎么会失去母亲,师父父亲,远走他乡。

    他恨梅茹,可是对颜杏儿,他……

    萧靖润将侄儿的犹豫看在眼里,“人家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这话真是不解。”

    “姨母,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母亲!”萧靖润声音带上了怒气。

    “是吗?”萧蓉的口气带着明显的不相信。

    萧靖润张了张嘴,正要反驳,就看到安安端着果盘走了过来,“来,吃水果。”

    刚刚他们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她还是隐约听到了。

    “妈,你吃的芒果。”安安孝顺的将切成小块的芒果送到了萧蓉的嘴巴,萧蓉一直紧绷的表舒缓开来,她柔柔的笑了起来,“谢谢。”

    “不客气。”安安调皮的笑笑,坐到了萧靖润的边,她子往一侧一倒靠在的萧靖润的边,“维尔,我要吃荔枝,你喂人家。”

    “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口上虽然这么说,萧靖润却拿起一个荔枝,剥开外壳,剥出里面的果,送到她的嘴巴,安安一口咬下,嚼了嚼,还没有吞咽下,就指着果盘里的另一个,的道:“还要吃!”

    “你不是要减肥吗?荔枝糖分这么高,你就不怕胖吗?”

    “怕啊,所以吃完减肥啊。”

    萧靖润笑了起来,他捏了捏她带着的面颊,取笑道:“你这种想法,永远都减不下去。”

    “痛。”安安推开他的手,嗔的瞪他一眼,“我不胖,只是稍微有点好不好?”

    “我还要吃芒果。”

    “……”

    “哎呦……”安安痛叫一声,表纠结在了一起。

    “怎么了?小馋猫咬到舌头了?”

    安安挪了挪股,从股底下抽出了一样东西,“什么东西,咯到我了。”

    一个心形的吊坠,镀金的,一看就很廉价,安安歪着脑袋,细细的看着,“维尔,这是你的吗?”

    萧靖润瞥了一眼,不以为意的回道:“这么廉价的东西,我从来不戴。”

    “那这是谁的?……吊坠的主人一定很宝贝这个东西,你看吊坠有几处都掉色了,一看就是经常戴在脖子上……”

    萧靖润不以为意的看向了吊坠,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那一天,颜杏儿冒着生命危险,上前和一个小偷争抢的好像是就是这么一个吊坠。

    他一把从安安的手中夺过吊坠,仔细的端详着。正如安安所说的,吊坠应该被经常佩戴在上,吊坠的上面的镀金掉了很多,露出了廉价的本色。

    非常的廉价又带着粗糙的东西。除非有特别的纪念意义,否则一般人不会戴在上。

    “你知道这是谁的?”

    “嗯。”

    来过他住处的人,除了安安和姨母就是那个女人了。这东西不是安安,不是姨母的,自然就是那个女人的。

    萧靖润正要将吊坠收起来,还给颜杏儿,安安一把夺了过去,笑道:“看看,吊坠的主人宝贝的到底是谁?”

    **********************

    谢谢亲们的支持,如果喜欢这个故事,不要忘记【收藏】,【投票】,【评论】哦!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陷阱,总裁撩人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