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黑暗大魔神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父亲和母亲虽然都不在边,但是李齐却能时时刻刻感受到他们的。母亲的混芒衣时刻都守护在他上,而父亲存留在天裁剑中的无数奥秘也往往在他危险关头让他脱离险境。

    母如水,温柔常在,父如山,厚重磅礴。

    回忆着那些忽闪而过的画面中父亲的影还有母亲往的温暖怀抱,李齐一阵温暖、一阵自豪。

    用那奇异之法借助死气终于唤醒自的血脉,李齐终于不惧怕死气充塞进入体了,非但不怕,反而十分需要,越多越好。

    黑天魔帝的生命精华不断被天裁剑从体魄之中抽离,化为滚滚死气,小部分被天裁剑吸收,大部分却被李齐所得,化入到亿万血微粒之中,恍若杯水车薪,完全不能缓解的那种饥饿感。但好歹有着源源不断的补充,有总比没有强,聊胜于无也是好事。

    黑天魔尊更是惨惨惨,魂魄被天道之光镇压,不断的被消磨意志,灵魂深处又有魔念时刻作祟,搅乱他心神,他简直就是深陷泥潭,已然无法自拔,现在更遭天裁剑疯狂吞噬他体魄之中的生命精华,雪上加霜,正把他一点点推上了末路。

    悲哀的是,他堂堂魔帝,往是何等的强势,叱咤风云,高高在上,现在却根本无法扭转自己的命运,反抗都无能。

    就在这时候,忽然又是一股异力降临下来,开始抽他的魂、炼他的魄——齐天见时机成熟,这时也开始下手了。在一团漆黑如墨宛若乌云的气息之中,黑天魔帝的魂魄开始颤抖,痛苦的嚎叫着、咒骂着……

    那团护着他魂魄的黑暗便是黑天魔帝的法|轮。他的一切法皆由黑暗而生,法|轮也是一片无法化解的黑暗。

    但此此景,再黑再暗,也没有什么存在能够救他,扭转他的运命。

    黑天魔帝唯有死路一条。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眨眼之间三个月过去了。

    密室之中呼的一声轻响,齐天忽然收起双翼,降落到地面上,双目微闭的李齐亦是忽然张开双眼,心念一动,天裁剑好像自他掌中倒缩回去,瞬间消失于无形。李齐张口呼出一口气,气息卷动,竟是带着风雷之声。

    旋即,李齐看了一眼面前的黑天魔帝,沉声道:“星火幻城之中的修士果然都已经外强中干了,想当初那珍宝天仙、青角大圣、血刀魔圣,论境界比这黑天魔帝足足高出一个大境界,然而生命精华却少的可怜,远远无法与黑天魔帝相比……你我片刻不息的抽取、炼化,也足足耗去三个多月的时间才完全抽尽他体魄之中的生命精华,此魔的强横,实在不同凡响,也不知在万魔谷中到底什么地位!”

    李齐心中一阵吃惊,躯一动,往前走了一步。

    咔嚓,不动则已,这一动他才发现惊人之事,没想到自己平平常常的一步,脚抬起落下,居然将层层阵法守护的密室地面踩的崩毁,大阵登时就被踩的摇摇坠了。

    “嘶……”

    李齐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低头看向地面,心中震惊不已。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并未增长,道行也没有多少提升,但是他举手投足之间却充满着破坏力。这显然不是法力、真气所致,分明是他的力量。

    他没想到自己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的力量竟然提升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而且自己居然毫无所觉,这才导致李齐对于自力量的掌控还停留在过去的程度上,于是便出现在踩坏地面这等失控的一幕。

    一惊之余,李齐赶紧内视反照,仔细观察着的变化。一番察看之后,终于发西现自己在无尽死气的加持之下,已然发生了微妙而玄奇的变化。在他筋皮骨血髓周百骸的深处,一个个血微子之中,那死气化作了一个个小小的符文,其上流转着一道道死气,死气不断被那符文转化,化为一股充斥着破坏力的毁灭能量,这股能量在他的血微子之中沉淀下来……全亿万个血微子一结合,积少成多,积水成海,力量之强大,已然超乎李齐的想象。

    “太神奇了,那些符文居然可以转化死气,将之化作毁灭能量……如此一来,就等于我的每一个血微子都能修炼,只要死气充足,一直持续的积淀下去,不知道最后我的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李齐的心一阵狂跳,灵机一动,忽然伸出一只手掌,手掌之上乍然一团晦暗的幽光窜起,游丝一般飘散在天地之间的灵煞之气一触即到那团幽光,哧的一声便被吸收,直接被转化成了一丝死气。

    这时候龙鲸子忽然吃惊道:“怎么可能?!此乃仙家手段,那梵星老祖炼化星辰为宝石,便是用了类似的手段,转化整个星辰的能量甚至是本质,将之炼化成种种火焰之力,最终凝练成宝石……没想到你以玄关境界的低级修为便能掌握如此能力,实在不知你的血脉到底是什么,居然可怕到了如此程度!简直骇人听闻……”

    李齐心下也是十分好奇自己的血脉到底是什么,父母在这方面从未提过一星半点,他也无从知道,听到龙鲸子的声音,心中亦是震动不已。

    有了这奇异的幽光,他修炼的速度几乎不可想象了,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和足够的领悟,他在修道路上大可以一路凯歌、加速前进了。

    当下李齐一番适应之下,终于开始掌控了之上激增的力量,待得有几分娴熟,他方才看向齐天道:“怎么样?”

    齐天道:“我正在转化黑天魔帝的残魂,需要闭关蛰伏一段时间了。”

    李齐点了点头道:“剩下的就交给我了!”齐天旋即化作一道流光,复又回到李齐躯之中,开始闭关蛰伏。

    李齐则是看着黑天魔帝的,神念笼罩而下,忽然探手一抓,立时黑天魔帝的法|轮出现在他掌中。那法轮无形无相,只是一团无法看穿的黑暗,好像一个光团、又像一个黑洞,时刻都在扭曲变化着。

    看了片刻,李齐忽然一动,拿出此魔的一枚黑漆漆的储物戒指,从中一阵搜索,忽然咧嘴一笑,“就是它了!”立时从那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一小小漆黑雕像。

    那雕像纯黑,乃是一魔神像,基座上豁然镌刻着姜夔道黑暗魔神尊像一行古老篆文。李齐打眼一看,发现这个所谓的姜夔道黑暗魔神尊像当真和姜夔有几分神似,断定此像便是姜夔,又见光明正大镌刻着“魔神”二字,心中一阵压抑,实没想到那狗娘养的光头男姜夔居然已经修练成魔神,让他感到压力倍增。

    李齐虽然心中忌惮姜夔,但对区区一尊雕像倒是肆无忌惮,而且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道理他也是大大的明白。这尊小小雕像上,符文密布,篆文通,正是记载着黑天魔尊所习的黑暗大魔神通。

    小小雕像,其实便是黑暗大魔神通的传承之物。

    李齐拿出此物,自然是对这黑暗大魔神通起了心思,反正有黑天魔帝的法|轮在此,此魔毕生修习黑暗大魔神通的精髓都在其中,不好好利用一番,岂不成了暴殄天物的败家子了?!

    当下李齐神念缠绕小小雕像,很快从中悟出黑暗大魔神通的法门,然后细细参悟黑天魔帝的法|轮,结合法门,两相印证,一晃眼十天过去,参悟之中的李齐豁然开朗,一声大笑,猛地向前一步,一手按于黑天魔帝的魔躯之上,催动黑暗大魔神通,立刻之间黑天魔帝魔躯之中的能量开始被飞快抽离而出。

    如此用同宗之法门炼化此魔躯体,速度百倍提升,李齐一面有了能量加持,一面又有黑天魔帝的法|轮助他破解神通奥义,一时之间宛若水到渠成,上黑暗骤起,渐渐弥漫整个密室。

    黑暗之中,李齐的形竟是渐渐隐去了,在那深邃的黑暗之中,扭扭曲曲,似乎已经与黑暗化为一体。

    如此这般又是一月过去,密室之中黑暗忽然一扫而空,露出隐于无形的李齐形。

    李齐看着黑天魔帝的魔躯,咧嘴一笑,不沉声道:“好一个黑暗大魔神通,好一个黑天魔帝,没想到你对黑暗大魔神通的领悟如此之深,我一时之间竟是无法完全掌握其中奥义。唉,看来终究是境界不够,看来势必要将境界再提一提了,若是能够到达入道境界,那时就能发挥出这门神通的真正威力了。”

    在李齐看来,这门黑暗大魔神通的威能,尤甚那龙魔大力神通,一旦修到高深处,运使此神通,黑暗降临,笼罩一方,形成一个黑暗魔域,在其中的敌人无可遁形,时刻遭遇黑暗淹没,实力大打折扣,再配合他的天光遁法,简直就是完美。

    不过李齐没有急着继续修炼,收起黑天魔帝的魔躯然后便出了密室,将杨敏、洞妙妙、洞阳子、洞灵子、洞灵灵这五人召集了过来,拿出姜夔道黑暗魔神尊像和黑天魔帝的法轮交于他们,让他们参悟。

    正所谓妙法不可口传,口诀之类乃下乘,只是表面,悟得决中之法,法中之道才是正途。这黑暗大魔神通,借由神像传播,也是有其道理的。总决就在上面镌刻着,一眼便能了然于心,但决中之法则暗藏那些符文、线条之中,需要亲自体会,勘破旋即之后才能明白,这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道理。

    至于法中之道,则需要自己悟法而修,渐渐养成,不过现在有黑天魔帝的法轮,倒是可以走个捷径,一旦悟出决中之法,再与这法轮印证,得到一丝法中之道,也不是难事。

    李齐不是敝帚自珍之人,出手大方,将黑暗大魔神通分享给诸位。洞妙妙一家修道多年,至今,俱是第一次见到神通这等高深莫测的法门,心下激动好奇,很快便被吸引,细细参悟体会,先看总决,再悟决中之法,不多久便沉醉其中。

    李齐见状微微一笑,悄然离开此间,心中惦记着诛星七盗的事,打算出去打探一番,然后再决定闭关修成法|轮之事。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