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血脉觉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后来李齐才知道,修真之士,但凡处男处女,体内皆会存有一道先天元气,或谓之元阳、或谓之元,童子之不去,先天元气便常伴在

    洞妙妙和白洛寒皆是在他八岁之年便认识了他,自然知道他那时不可能就破了童子,败了那口元阳气,后来都是有心于他,自是格外在意他变化。

    前番他在飞云城中不得已之下与那慕女侠慕青筠一番痴缠**,阳交合,大行双修之术,元阳之气便就败了,已被慕青筠采去。

    洞妙妙和白洛寒何等机敏,一见李齐,稍一留意,自然发现异样。白洛寒不好意思直问,所以旁敲侧击,言语神色里颇显怪异,让李齐云里雾里,还不清楚;洞妙妙却不同,乍然听闻白洛寒也在落英宗,又见李齐童子之已破,难免如此,猜疑他与白洛寒已发生那等苟且之事,行了男女之欢。

    李齐心下唯有苦涩,万难把事说明白,自己与慕青筠那一断露水缘,太过荒诞,过了也便过了,一来他自己不愿提起,二来说出来洞妙妙也未必会信,而且若是洞妙妙万一信了,难免再起疑虑,更不知将打碎几多醋坛子,徒增多少烦恼。

    后来洞妙妙直问些不好启齿的问题,李齐索便闭口不言,假作闷嘴葫芦,全不搭理。大家见两人又恼又嗔模样,似乎打骂俏,不一阵发笑。洞妙妙听到笑声,发现大家都已看了过来,这才狠狠白了李齐一眼,消停了下来。

    随后一行便随李齐一路返回落英宗,途中无坎坷羁绊无出奇事,很快来到落英宗百花界。李齐安顿大家在碧桃峰住下,心下还惦记着黑天魔帝,害怕他忽然之间突破封印出来作乱,琐事处理毕了,第一时间便开始闭关。

    黑天魔帝比之李家那地仙老祖可要强悍太多,落到李齐手中,简直就是一座宝库,若能炼化,只能说好处无穷。

    密室之中李齐盘腿而作,气定神宁,正催动法门运转法力。

    在他面前的则是遭遇封印的黑天魔帝,黑天魔帝的另一面则是天魔齐天。

    李齐现在要做的便是彻底灭杀此魔的魂魄,让后将其炼化。

    一旦杀了黑天魔帝,此魔就完全化成了李齐练功的补品,籍此修炼,速度绝对比吸收李家老祖的血还要快得多。

    而此魔的魂魄则可以让齐天炼化,用来滋补他的灵体,使得他进一步觉醒天魔的能力,积蓄下来奉陪的生命精华,以后悟道也能全心全意,不用担心力不从心。

    随着李齐一道道圣魔法力冲刷下去,法力游转凝聚,结成一个个小小的符文。符文骨朵朵冒出来之后,再一组合排布,化作圣魔封印,一层一层降落到黑天魔帝的魔躯之上,将黑天魔帝死死封住,直到封印密密麻麻布满黑天魔帝全,李齐方才罢手。

    李齐微微抬起头来,舒了口气,看向齐天道:“现在封印已非常牢靠,不必担心黑天魔帝忽然之间爆发,挣脱开来。可以对他下手了。”

    黑天魔帝外有层层圣魔封印,内有可怕魔念缠绕魂魄,几乎完全在李齐的掌控之中,接下来便是帮助齐天抽魂炼魄,一点点抹杀黑天魔帝的魂魄了。

    齐天听到李齐的话,微微点了点头,额头之上的竖眼猛地张开,背后巨大蝠翼呼的张开,形倏地浮起,悬浮在黑天魔帝头顶上方,然后竖眼之中星海如云,猛地旋转,一道道玄光宛若倒灌而下的天河之水,登时垂落下来,瞬间将黑天魔帝罩住。

    “此乃天道之光,涤一切,现在虽然还不曾入门,威能不显,但是用来消磨黑天魔帝的意志还是足够的!”

    齐天口中猛地说道,随着天道之光落下,罩住黑天魔帝全,黑天魔帝魔躯猛地震动,灵魂深处陡然发出疯狂而惨烈的咆哮,裹挟着他意念深处的狂怒与怨恨,猛地席卷而出。

    然而这道夹杂于神识之中的咆哮甫一发出,一遇到齐天放出的天道之光,好像白雪遇上了沸油,立刻便消解掉了,不但如此,天道之光更是逆着神识反噬而去,趁着黑天魔帝心神动之际直往他灵魂深处侵袭。

    李齐见状暗暗吃惊,这天道之光实在可怕,瓦解神识都是轻轻松松,威力比起他的魔念也不差多少,而且不像魔念唯有一缕。若是齐天需要,不计消耗的催动,天道之光猛地照出去,覆盖一片,什么道人、魔王、妖王、鬼王,魂魄立时瓦解,只能成片成片死去。这样大面积的杀伤力,乃是现在的魔念所不能比拟的。

    唯有将魔念修成子魔,从一缕念头真正修成一个虚无之魔,才能具备大范围的杀伤力。

    看到齐天如此生猛,李齐顿时信心倍增,沉喝一声,祭出天裁剑,双手倒握剑柄,猛地将剑举起,对准了黑天魔帝头顶,即刻便是一剑刺入其中。

    一剑刺入,李齐登时感觉到一股冰冷残酷的气息猛地冲击上来,带着无穷的凋亡死气,宛若火山一般倏地顺着剑柄冲入他全

    “怎么回事?”

    李齐脑中念头忽闪而过,只觉得全一阵恶寒,仿佛整个人瞬间被冰结。

    黑天魔帝遭此一剑,立时痛苦万分,魂魄接连颤抖,登时浑一震。李齐只觉得剑之上一股大力袭来,本就僵死的体立时把持不住,猛地倒跌回去,天裁剑亦是从黑天魔帝头顶出,悬在空中嗡嗡作响,却似乎在欢鸣。

    李齐赶忙催动真气流转全,过了片刻,终于恢复了直觉,这才直起腰看向空中的天裁剑,发现剑之上符文流转,浓烈的死气游转不息。

    看到这一幕,李齐眉头不皱了起来,自语道:“天裁剑上的死气怎么忽然之间浓烈了这么多?几乎暴涨了一倍还多……到底是为什么?”

    李齐心下不解,一招手将天裁剑握到手中,发现死气加持之下,天裁剑变得更加神异几分,原本的杀戮气息居然开始发生了一些转变,化作了更加可怕的毁灭气息。

    “我得再试一次,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使然。”

    仔细察看了一遍天裁剑之后,李齐心下一动,猛地催动圣魔之体,更是一并催动真气加持全,做足了准备,然后方才双手持剑,再度将之贯入黑天魔帝的头颅之中。

    这次李齐不像前番那般草率,一剑刺入,那冰冷残酷的气息复又袭来,更甚前番,但这次他却承受住了,旋即敏锐感觉到天裁剑居然在吞噬着黑天魔帝的生命精华。

    黑天魔帝精纯的生命精华一被吸收,很快就被剑之上的符文转化,变成了大量的死气,然后死气又加持符文,反复之下,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就会产生极为浓烈的死气,剑不能完全吸收,余下的便传递到了李齐的上。这便是李齐感受到的残酷气息的由来。

    随着时间的持续,死气蓄积的越来越多,天裁剑吞噬的更加生猛,李齐很快便感觉到,自己仿佛成了一个死气的储蓄工具,天裁剑来不及吸收的死气越来越多,全部灌注到了他的上。待过了五六个呼吸的时间,李齐便感觉到全再度僵死,已然不能动弹了,感觉自己全四处好像要被那死气侵蚀的直接腐朽。

    “再不停下来,我就死定了……”

    李齐心下一惊,立刻便想收手,但却骇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动不了了。

    死气一层一层的侵蚀,占据了李齐的,甚至淹没了李齐的魂魄。李齐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已经快要失去意识,晕厥过去了。

    这一刻他是真的怕了,害怕这是天裁剑在反噬他……但是他却无能为力,甚至连向齐天发出求救的念头都已不行,而齐天也是催动天道之光到达关键时刻,全心全意的他根本还不曾察觉李齐的异样。

    就在这时,一些画面猛然浮现在李齐的脑海之中。

    在那画面之中有着一个巍峨如山的男子,手中持着一口剑,仍旧是背对着他。那口剑霍然便是李齐手中的天裁剑,一模一样,包括上面镌刻的文字与闪耀的符文,俱是一般无二。

    接着,那些画面开始变幻,一幅一幅,好像播放幻灯片一样。画面之中男子的上一个个光点开始闪烁。光点先是出现在其后背,然后是侧,最后是正面。

    当出现在正面那一刻,李齐终于看到了男子的面容,仿佛记忆重合,那男子的面容竟是和他的父亲一模一样。

    那一刻,李齐终于完全确定,那画面之中的男子,便是他的父亲。

    接着,画面闪动的越来越快,李齐甚至已无法再感受清楚父亲的面容,脑海之中仿佛只剩下那无数的光点。

    到达最后,画面陡然消失,李齐已然感受到一股力量,冥冥之中似乎领悟到了什么,猛地凭借着那股力量引动充塞全的死气,朝着记忆之中那些光点的指引冲击而去。

    随着死气朝着各处一个个奇异的地方冲刷,李齐忽然感觉到自己与天裁剑居然产生了莫名的联系,那种联系已超越了血相连的境界,就好像他便是剑、剑便是他,二者融为一体了。

    然后,他忽然感到自己的血液狂躁了起来,开始沸腾,好像在燃烧,疯狂的向那一个个光点对应的位置冲去。

    立刻之间李齐感觉到一种可怕的饥饿感,不是缺乏食物的饥饿感,而是体每一个血微子发出的饥饿感。

    他感觉到自己的体急需能量补充,急需无穷无尽的能量来补充。

    而那无尽的死气,最先填充进去,深入到李齐的之中。

    原本膨胀到几乎要让李齐炸裂的死气在这一刻,好像一滴水落到了一块巨大的海绵上,瞬间就被吸收一空。

    旋即李齐的意念开始回归,整个人清醒过来,感觉到源源不断的死气加持到上,化入到血之中,这一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血脉觉醒了。但是,自己到底是什么血脉,他却根本无从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