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别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小千机界一出,各方修士宛若蚊虫嗅到血一般,纷纷而来,大量的外来修士涌入龙王山中。

    今的龙王山已经不同往昔,六大派的格局遭到了严重冲击,甚至面临着许多窘境。

    落英宗坐守百花界,与世隔绝,倒还好些,像那魔炎教,魔罗门、月剑宗、法云宗、天势门这五个门派,宗门皆是暴露在外,受到许多外来修士的侵蚀,岌岌可危。

    且说这一,李齐悄然来到魔炎教宗门所在之地,极目远眺,远远看到前方一仞高崖,百丈石壁之上,便是那魔炎教宗门所在。

    悬崖之上,开凿着一条陡峭的石阶,从悬崖下方直通而上。这石阶奇陡,凡俗之人见之也无能为力,无法攀爬,乃是魔炎教高手建设,为教中境界低微之弟子出入山门使用。另外,每一个新晋的魔炎教弟子,入门的第一堂课便是攀爬这石梯,锻炼其胆气和韧,爬得上去方可入门,爬不上去摔死活该,常常有新入门的弟子从这石梯之上跌落而下,凄残殒命。

    看着前方的悬崖,李齐忽然瞳孔一缩,发现在那石阶之上,霍然有一条长绳垂下,上面吊着一人,倒垂在悬崖半腰,周有着不少的黑鸟来来回回,飞舞不息,时而落到那人上。

    李齐定睛仔细一看,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发现那一群诡异的黑色鸟雀,居然是在啄食那人血。而那被吊着的男子,全血淋淋,虽然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但是却分明还未死去。看其头发干枯如蓬草,皮皲裂如树皮,足可见那人已被吊在此间风吹晒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人到底是谁,怎么会遭如此酷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看到这一幕,李齐心中一阵狐疑,却是认不得那人,当下也未多事,害怕打草惊蛇,便没有出手救他,只是悄然展动形,倚着悬崖一边猛地掠到了上面。

    悬崖之上,景象豁然开朗,又自不同,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巨大广场,广场上竖立着一根根巨大石柱,上面火焰熊熊,释放着炙的温度。

    这些火焰石柱便是魔炎教一般的弟子修炼所用之物,正是依靠这些石柱,结合着魔炎教独有的法门与丹药,使得寻常弟子渐渐适应火焰、掌控火焰,最终修炼出魔焰。

    不过此刻,这广场上却空无一人,到处一片死寂,唯有根根石柱之上火焰窜动的微弱声音。

    “奇怪,魔炎教的弟子难道今天都不修炼吗?”

    李齐心中一时诧异,展动形继续向前,宛若一道幽影一般很快掠过面前这个巨大广场,迎面便是一座火红之色的高楼,高有三十丈,用一种赤红的岩石建造而成,非常壮观。

    在那高楼之上,可以看到几个魔炎教的弟子正在值站岗,四处瞭望。

    李齐祭出玄虚遁光,悄无声息的绕过这座巍巍高楼,到达后面,便见一座花园,花园尽头则是连片的宇,一座一座,张灯结彩,暗暗昭示着此间似乎有什么喜事。

    一看到这一幕,李齐的心渐渐沉了下去,某种不好的预感陡然浮现心头。

    这时,他已能听到隐隐约约的人声还有阵阵鼓乐丝竹之音。

    李齐稍稍迟疑片刻,形晃动,掠过这一片宇,到达后面,又是来到一处巨大的广场之上,第一眼便是看到天空之中悬浮着的一个巨大的同心结,还有那同心结上大大的喜字,然后才看向广场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原来魔炎教的弟子都聚集到了这里。

    广场的另一面,乃是魔炎教最为巍峨的一座大——圣火

    在那大之前桃符新翻,帐联高悬,李齐仔细一看,心下又是狐疑顿生,方才确定,今此地竟是真有喜事,今天居然是魔炎教某人结道侣的子。

    李齐暗暗感应一番并未察觉到洞妙妙的气息,再往那圣火深处看去,霍然看到一个穿红袍,头戴峨冠的中年男子,左右丫鬟侍立,端端坐在那里,高高在上,风得意,正是一副新郎模样。

    再看那尊容,再看那位置,无不昭示着此人便是魔炎教掌教洞企明。

    “原来是这个狗贼今迎娶道侣,不知道娶的是谁……妙妙此刻又在哪里?”

    李齐心下念头一转,暗暗靠近了那大,因为满堂中尽是魔炎教的高手,他虽有玄虚遁光隐蔽,也未敢靠的太近,只在大门口驻留,暗暗听着内中说话。

    过得一会儿,忽听一个老婆子的声音响起:“吉时将近,是时候了,快去把新娘请来!”

    两个侍女领命,从后一处小门出去,大概是去请新娘来这圣火中。

    李齐灵机一动,绕过圣火,悄悄跟在两个侍女之后,意在探寻洞妙妙小洛,顺便看看那新娘到底是谁。

    那两侍女也都不凡,皆是玄变境界的修士,想来应是魔炎教弟子,因今需要,才着此红妆,扮作侍女,听候差遣。

    两侍女急急走着,待离那圣火远了,忽然一个侍女低声道:“二小姐一家真是可怜……没想到现在的掌教如此不仁不义,不但害了二小姐一家,还勾结外人,对付二小姐……”

    另一侍女听闻,急忙伸手用力拽了那侍女一把,警惕的沉声道:“小心点,这话可不能被他人听见,不然可是要掉脑袋的。唉,这些事我们只能看着,有心无力,只期望二小姐能有机会跳出这个火坑,万莫便宜了某些狗贼……”

    某些狗贼自然是在骂那洞企明。

    李齐一听,两侍女一口一个二小姐,心不收的更紧了一些。他可清晰记得,往洞灵子称呼洞妙妙,叫的便是二姐。

    “莫非,洞企明这狗娘养的居然要娶妙妙?”

    李齐心中一阵忐忑,不起了几分杀意。很快随着两侍女到达一座幽静的花园外。

    到了这座花园之前,两个侍女不由的放慢了步伐,显得异常谨慎起来,低眉顺眼,似乎大气都不敢出,行走之间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往那花园之中走去。

    花园门口侍立两个黑衣男子,上魔气森森,显得冷,一看便不是魔炎教的人,对两侍女盘问一番,适才放两个侍女进去。

    而到了这里,李齐隐隐约约已经感受到了洞妙妙的气息,在两侍女接受盘问之时,已然悄无声息的翻过花墙,到了花园之中。

    花园之中沉沉的,寂寂无声,李齐微微一感应,发现此间有着不下十个入道修士,个个强大无匹,比那洞企明都不差多少,居然全是魔修,清一色的魔王。

    而更让李齐吃惊的是,除却这十来个魔王,此地似乎还蛰伏着一道强大气息,那种隐隐的压迫让李齐瞬间警觉,心下立刻意识到,在这花园之中多半还有着一尊圣法境界的魔帝。

    不过李齐已然管不得那么多,趁着玄虚遁光还未消失,直接穿过花园,潜入前方一座森森的阁楼之中,速度上了第二层,然后循着感应,推开某一间的房门。

    吱嘎一声,门扉洞开。

    李齐第一眼便看到了洞妙妙,穿嫁衣,头戴凤冠,描红妆,戴珠宝,端端坐在榻上,面上神木然,眼神说不出的空洞,手上被一截红绳绑着,面前正有两个老妪在给她整理仪容,似乎马上就停当,正自退开一步,在远处端详,口中沉声道:“二丫头,今天可是你的大好子,笑一笑就更好看了!”

    忽然,两个老妈子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门忽然之间开了,却不见门口有人,神色不有些诧异。

    这时楼下传来蹬蹬的上楼声,正是两侍女前来接洞妙妙去圣火

    “怎么回事?是起风了吗?”

    其中一个老妪奇怪的说道。

    “咳咳……咳……”

    另一个老妪喉咙里忽然发出一段诡异的声音,那说话的老妪一惊,只看到原本还好端端的那个老妪忽然瞪大了眼睛,体居然诡异的缓缓浮了起来,双腿伸得笔直,旋即嘴巴里竟有鲜血流淌了出来。

    那说话的老妪大惊失色,却也不是等闲之辈,本乃是入道境界的武道高手,口中沉喝一声,“是谁?”全炙烈如火的真气猛地催动起来。

    那一刹,出现异常的老妪忽然猛地向前飞出,脖颈上鲜血狂喷,直飞向已然警觉的老妪。

    那老妪神念一扫,发现飞来的已然是一具尸体,心下一阵惊骇,脚下忙后撤三步,形一侧,躲开老妪尸体,猛地合往前一掠,已然发现露出形的李齐,手如穿针引线,脚下步伐游走如蛇,竟是一手擒拿的功夫,直接抓向了李齐。

    李齐双目森寒,也不作声,脚下猛地上前一步,迎着那老妪抓摄而来的手也是一抓,任她机巧变化,直接一把死死扣住她手腕,催动混元天功,猛地往自己面前一拉,挥手一剑将之斩为两段。

    那老妪不愧是武道高手,百炼的一下被斩开,倏地又合拢回去,冷笑一声,另一手已扣上李齐心口,五指猛地往内抠去,似乎想要凭这一抓,生生把李齐的心给掏出来。

    李齐冷哼一声,猛地催动混芒衣,根本不避,手中之剑连环切割,接着一阵乱绞。

    那老妪一抓之下,顿觉不对,宛若扣到铁板上,登时奇招失手,丧尽了先机,待要退时已经晚了,只被李齐手中天裁剑绞杀成为一堆泥,当场死的透透的,归西了。

    这时李齐方才来到榻之侧,运起一股法力在掌上,虚按于洞妙妙后心,刹那间便发现洞妙妙周被种下的封印。

    他正要发力为其化解,这时门口处忽然变得漆黑一片,一道诡异的影骤然出现在那里,好像是黑暗的化一般,倏地使得整个屋子都变得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李齐抬头一瞥,却只见一对幽冷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居然有些看不清来者的形。

    他知道,隐藏于此的那尊圣法修士出现了,而且看这状况,豁然是一尊魔帝。

    “不要虚张声势了!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我劝你还是别动为好!”

    李齐瞥了一眼来者,怡然不惧,口中淡淡的说着。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贼,此女不是你能染指的,立刻给老夫住手!”

    这魔修不知是何方魔帝,看到李齐将手按在洞妙妙上,一时间有些忌惮,猛地上前一步,沉的威胁着。

    李齐见状,沉声道:“别动!”仙枪蔷薇黑洞洞的枪口已对准了他。

    “给老夫滚开!”

    这尊魔帝不识李齐手中之宝,虽然上有伤,却也不当回事,只以为李齐区区境界,不对他构成什么威胁,哪里把李齐的话放在心上,形猛地一窜,裹挟滚滚黑暗直扑李齐而来,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将李齐拿下。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