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昏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接下来的战斗若说有看头,其实没看头,若说没看头,却又很有趣。

    之前有着城主大人的许,可以不择手段,不杀戮,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完全可以用花样百出,险毒辣,手段用尽、甚至是不要脸来形容。

    李齐记忆最深刻的便是赫连氏一个叫做赫连魅的女修,甫一上来,先是用毒,然后趁着护国军还未完全组织起攻势,抢占先机,出手之间千百张道符扔了出去,简直是不要本钱,用钱生生砸出来一个胜利,还真别说,到最后搞定了十个战斗单位的护国军,取得了很是骄人的成绩,

    这就是所谓的有看头。

    但不要脸的还在后头,一个李家的修士,居然直接借用了族中老祖的一件成名法宝——一张百鬼盛宴图,一入沙场,直接打出,无量数的鬼修杀出,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登时淹没了护国军,创造了迄今为止,除李齐和霸天虎之外的最好成绩,足足扑倒了二十个战斗单元的护国军,让人瞠目结舌,无话可说。

    但是就整个过程中的战斗而言,真的凭借自本事,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一战而出彩的,不太多,而且都是十个战斗单元以下的水准,缺乏看点,这就是所谓的没看头。

    整个过程之中,唯有四人给李齐留下了比较清晰的印象。

    第一个是曲岳,因为他是第一个上场的,而且败的很快。

    第二个是赫连魅,因为她一瞬之间,能够打出千百道符的手段让李齐眼前一亮,非常惊奇,若没有超强的控制力,也是做不出这等壮举的,说不定一个不好道符还要炸到自己。问过霸天虎之后李齐方才知道,原来赫连魅所在的这个赫连氏,也是一个古老家族,家族最大的传承便是炼制道符,可谓是制符世家。

    第三个是李幽,也就是那个使用百鬼盛宴图的修士。尤其对于这个李幽,李齐尤其多关注了几眼,一打听,此人与那李伟阔不是一个李家,出自于飞云城中另外一个李姓世家,家族之人向来享有豢鬼行家的名声,尤其是他们炼制的百鬼盛宴图这件宝贝,最为人所知。

    得知了这些事,李齐大概就猜测到,李庆阳多半就是出自这个李家了。

    第四个则是一个盲女,叫做温雅芸,善弄琴箫,清新脱俗,貌似弱不风,但管弦之器一动,音杀之术、或惑敌心智、乱其心神、或化作刀剑、甚至山河百兽,无往不利,让人别开生面,力抗十五个战斗单元的护国军,不落下风,乃是最为潇洒的一个。

    这一场盛会足足持续了四天时间,无昼无夜,终于结束。

    结束之后,那些地仙老古董们便随着城主曹青河进行密会,青年俊杰们也都散了,各回家族,各走各路。

    李齐和霸天虎则终于从中摆脱出来。

    届时不少城中子弟向李齐示好,有络阔绰之辈设下盛宴,邀请了这些年轻修士之中较为拔尖的十数个,提议一聚。

    李齐今昔不同往,一战之下,威名得立,这些年轻修士也都由衷的佩服他,有意结交,于是乎李齐自然而然的也在受邀之列。当然,霸天虎虽然素里没有少打这其中的一部分人,大家都对他无甚好感,甚至颇为忌惮和怨恨他,但碍于礼节和霸天虎的地位,也是一并邀请了的。

    若是以前的霸天虎,根本鸟都不鸟,绝对不会赴会,但自开了一窍之后,他心思活络了,知道财侣法地之中这个侣字的重要,一反常态,居然也决定前去赴宴。

    宴席设在城中一处以雅致而闻名的酒楼里,在最好的一座花园中摆了最好的酒宴、请了最好的歌姬。

    大家纷纷到场,管弦丝竹,轻歌曼舞,也都络,互相寒暄着打招呼,拥着李齐和霸天虎坐上首位,互相进酒。

    那酒,也是仙酿,是好酒,不是酒楼中出卖的酒水,却是那盲女温雅芸从家族之中特意带来的。

    酒过三巡,酒意上来,人人都不有些飘飘然,仿佛要羽化登仙,气氛就更加融洽起来。

    忽然,席间有人高声吟道:“诗酒迎风歌侠客,琴箫对月吟佳人,千古风流出我辈,绝代风骨落凡尘。”

    大家听闻一阵欢笑,似乎这么四句,别有什么深沉意味,唯独李齐不解其意。

    其时有人见李齐露出疑惑之色,解释道:“这首诗,题在飞云城中温府之内,已有万年之久,乃是温家前代谪仙所留,千古传颂,不知道是我辈多少血男儿向往的境界。”

    李齐一听,不看向一水绿衣裙,娴静而坐的温雅芸,心中顿时浮现一句前世人人可吟咏而出的名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心下约莫明白,这些家伙,向往的哪里是温家前辈谪仙的境界,分明就是向往人家温雅芸的佳人柔

    李齐旁边的霸天虎却也是个明白人,端着酒杯一饮而尽,眯着眼睛,嘿嘿笑骂道:“一群色胚子,有贼心没贼胆,若真喜欢,何不像个爷们,说将出来,遭了闭门羹,那也败的痛快!”

    大家都是听的皱眉,心中其实也被激的痒痒,但都没人敢这么做,因为太冒险了。

    飞云城年轻一辈之中,男女修士多不胜数,但若论猛男,霸天虎绝对韩勇无敌,居第一位,若论好女,温雅芸若认第二,那么第一就永远是空出来的。

    温雅芸论容貌,美若天仙,国色一品;论气质,温婉娴静、柔顺可怜;论修为,不让须眉,惊才绝艳。

    在这城中,温雅芸不知道是多少男修士心目之中理想的道侣。

    可惜,温雅芸就在那里,却没有一个男子能够叩开她的心扉,俘获她的芳心。

    霸天虎见自己激将了一句,无人上当,口中喃喃道:“一群傻鸟!”然后胳膊肘撞撞李齐,低声道:“齐兄,你看温雅芸怎么样?要是还没合适的道侣,赶紧趁早收了吧,盯着她的牲口可不少!”

    李齐却是笑笑,心道:“我若看上她,那也不成了你骂的牲口了么!霸天虎看来心中有甚猫腻啊……”然后又不由想到了洞妙妙和白洛寒,两人都是落难,陷麻烦之中,而自己却在这里喝酒应承,虚度光,心下不生了几分惭愧,撇开话题道:“你还是快些帮我把妖晶的事弄妥当了先,这个才是我最关心的事。”

    霸天虎哎一声:“这些都是小事,眨眼工夫就能给你办妥当了!”然后把头凑过来道:“你真没点意思?”

    李齐摇摇头道:“没意思!”

    霸天虎嘿嘿的点着头,口里喃喃道:“这样俺就放心了!”

    李齐一听,神色奇怪的看向霸天虎,心中纳闷道:“敢这家伙也对人家有意思啊!果然是有猫腻!”然后李齐对温雅芸就更加没意思了。看着霸天虎,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奇道:“没看出来啊?怎么着,有故事?”

    霸天虎竖起来三根手指头,得意的晃了晃,然后神念传音道:“俺被她打过三次。俺一下都没还手,吭都没吭声,够爷们吧?”

    “什么?”

    李齐一听,更加惊奇,莫名被戳中笑点,一时忍俊不道:“原来你这货居然是一痴种子啊!没看出来,藏的够深嘛!”

    此话一出,大家纷纷侧目,唰唰看了过来,露出诧异之色。

    李齐一滞,方知失态,赶紧收敛,朝着诸位抱歉的笑笑,连连拱手。

    霸天虎紧绷着脸,下意识的低下了头,恼火的传音道:“齐兄,你给俺留点面子成不成?人家温小姐都看过来了!”

    李齐道:“这没问题啊,你不要逗我笑就成!”然后给他支起招来,道:“要不,你这就上去向温雅芸表示表示,敬一杯酒,怎么样?然后乘机邀请她一会儿到城中转转……”

    霸天虎听的眼睛发亮,却是连连摇头道:“俺不敢!”

    李齐见这铁打的汉子小金刚居然还有这等忸怩之态,百炼金刚对上了绕指绵柔,更觉谐趣横生,笑骂道:“怂货!”

    原来霸天虎怂恿别人,做的是不动声色,见大家都没勇气向温雅芸表露倾慕之,口中还骂,轮到他自己时,却也无法,一样认怂。

    这时李齐脑中念头一转,生出一记,沉声道:“我看要不这样,你不是能喝吗,干脆一展豪,把这里的诸位通通灌醉、一一放倒,然后众人皆醉你独醒,这样一来,你不就和温雅芸有独处的机会了么!当然,最好让温雅芸也喝的微醺,然后你就乘机送她回府,一路上那就有文章了……妙不妙?”

    霸天虎眼睛一亮,复又摇了摇头道:“不成,俺第一次被打,就是和温雅芸斗酒,最后俺被灌醉了,人家却云淡风轻,那时俺口无遮拦,出言不逊,才遭了一顿胖揍……”

    李齐一听,才知道温雅芸居然还有如此一面,能把霸天虎灌醉,不消说,绝对是好酒量。

    不过霸天虎转念一想,忽然又道:“不过,把这些碍眼的家伙先全部灌倒,这还是不错的。”

    然后两人暗暗一合计,订下计划,立刻开始行动起来。

    李齐充当先锋,忽然举杯道:“诸位,感谢你们的盛邀请,齐某无以为谢,大家不如同饮一杯,让我聊表感谢之,如何?”

    大家正想着如何与李齐攀交呢,见李齐举杯,一时间正中下怀,自是却之不恭,列坐诸位纷纷举杯,皆是一饮而尽。

    李齐见状,豪爽一笑:“来、来、来,一杯不过瘾,大家再来三杯!”

    三杯罢了,然后又三杯,喝完之后还有一番话说,又三杯、又三杯,又三杯……一直喝了十来杯,直喝的有些不胜酒力的开始瞪眼了,不过场面上却是闹起来。

    寻常的凡俗酒水,让这些修士来喝,漫说千杯不醉,纵是万杯下去,也都不带眨眼的,但是仙酿不同寻常,修士喝了也会醉,而且大多数的酒力也不过尔尔。

    李齐头阵打完,已感觉有些飘忽,赶紧离席,借机说到花园中透气,大家见他窜窜倒倒,也都谅解,无人给他使绊子。

    他才一出去,霸天虎却是腾地一声,猛然站起来,目光一扫,沉声发言道:“诸位,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往里多有得罪,是我霸天虎的不对,在这里,我先给大家陪个不是!”然后对着侍者大手一挥,“来啊,给诸位换上大碗,我要先与大家同饮九碗再说,借着美酒,尽释前嫌!”

    不一会儿,侍者拿着玉碗前来,霸天虎一看,瞪着虎目道:“太小了,换最大号的来!”

    有些人心中打鼓,却也感觉到霸天虎的诚意,不敢忤逆其意。

    不少顷,小盆儿一样的大碗送了上来,一一斟满。

    霸天虎先来一碗,牛饮而尽,表示敬意,然后便是与诸位同饮,一碗接着一碗,果然是一口气九碗,直喝了个昏天黑地,期间直接喝倒多半,然后霸天虎不依不饶,按着还有余力的,又是几大碗下去,反正二话不说,就是灌。

    李齐在外面细细感应,一阵心惊,暗惊霸天虎实在好酒量,不一会儿,桌上这些人都被他灌的不行了,同时更加心惊温雅芸,巾帼不让须眉,始终娴静而坐,端庄大方,柔柔弱弱的样子,却是不显半点醉意。

    待到李齐再回来,桌上还坐着的,就只有霸天虎和温雅芸了。

    温雅芸感受到李齐回来,待他落座,忽然开口道:“齐公子来的正好,你看大家都醉成烂泥,这宴会也没法进行下去,我看就此便罢了吧!”

    李齐一愣,见温雅芸起,惊觉不对。

    霸天虎见状,连忙起道:“温小姐,我,我送你回府吧!”

    温雅芸淡淡一笑道:“不用了!”然后略带狡黠和揶揄道:“我还没醉呢!”然后飘然而去。

    看着温雅芸离去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霸天虎这才可怜巴巴的看着李齐,伤心道:“齐兄,你给俺支了个昏招啊!”

    李齐无奈道:“是我们太猛了些,没有掩饰好,被她看穿了!下次,下次我一定给你出个妙招,保证一击必应,让你一亲芳泽。”

    霸天虎哎了一声,噗通坐下去,端着酒喝了起来,愁眉苦脸。

    李齐忽然奇怪道:“你不是有小蝴蝶了吗?你这货怎么见一个一个?”

    霸天虎忽然变得深沉起来,闷声道:“你不懂,这个不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