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黄赤合气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李齐不知道慕青筠是怎么失足的,感觉到她似乎也不怎么恨,他只记得,慕女侠为了救他,为他化解咒力,在上可谓是竭尽所能,不要命,那种不顾一切舍己为人的精神,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从未想过,男欢女,竟可以疯狂到如此程度,美妙的几乎让他无法自拔。

    此时此刻,他上的红尘凋零咒咒力随着一次次**到达巅峰,终于排出了体外,成功化解掉了。

    而且他发现,自己上的法力、真气,居然也有着极大的提升,整个人遭遇之前的一劫,实力非但未损,反而在一番**之后,有了生猛的提升。

    本来他是太阳体质,至阳至刚,但现在有着一股柔的力量传递过来,阳交泰,刚柔并济,让他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蓦地,他想到了慕青筠出自月剑宗,修习的法门乃是以柔见长,方才大概明白了根由所在。

    他们一番交合,浑然忘我,他的阳精一次次喷到慕青筠体内,慕青筠的元冲刷过来,体之中的力量彼此流转、渗透,产生了结合,适才有了如此意想不到的结果。

    这便是双修的好处,粱乐儿一心想和李齐上,图谋的便是这个。

    “混蛋,你怎么能嘲笑我?”

    两人体一下紧紧的碰触在一起,慕青筠躯一颤,听到李齐的话,又气又恼,羞愤难当,愠恼的叫道:“小冤家哦,你还让不让人家活……”说话时,子一阵忸怩,不经意的撩拨,使得两人将将熄灭的邪火复又蠢动起来。

    李齐心下一阵感慨唏嘘,自己再世为人,处男之,就这样没了。

    自己这第一次,他曾有过种种幻想,总觉得会是洞妙妙、白洛寒或者小倩,反正会是他心动的女人,但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会是在月剑宗赫赫有名慕女侠上破了处男之,感觉总有些怪怪的,有点怅然若失,但更多的是种莫可名状的刺激感。

    与慕青筠一番**的体验,让李齐感觉到非常舒服,想一想,慕青筠可是龙王山六大派无数男修士心中宛若女神般的存在,莫名其妙就骑到了自己上,义无反顾的献了,刺激啊。

    李齐的手轻抚着慕青筠光滑的背,然后滑到她的翘的|部,深入到她两腿间,肆意的玩弄起来……

    慕青筠就这样缩在李齐怀里,好像一个毫无抵抗之力的少女,浑打颤,一会儿就喘起来,口里不自的发出婴宁之声,眼睛微成一条线,的呼吸就在李齐的口,一副泫然泣的样子,忽然双臂紧紧的缠着李齐的脖子,如泣如诉道:“怎么,还没有满足么?”

    李齐坏笑道:“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机会难得啊!嘿嘿……”

    慕青筠闻言,猛地仰起头来,直直看着李齐,眼睛里满是迷蒙的光彩,忽然翘起来部,子灵巧扭动了起来。

    慕女侠居然也是漾,意犹未尽,毫不满足。

    她的下一片湿,被李齐撩拨的不能自已,半张着小口,一副待君临幸、任君采摘的样子,忽然一道神念悄然朝着李齐探了过来。

    李齐心下一动,感觉到这缕神念,发现慕青筠居然传来了一个法门。

    这法门可不寻常,是名黄赤合气术,讲的是男女交合,双修之法。

    李齐仔细一看,端的是神奇,内有五字真言,是为存、缩、抽、吸、闭,全是房中之事的技巧,概括男女行乐之法,什么搬运有时,采炼有序、回荣接巧、还原返本种种,非常讲究,也不知是哪个采花的高人所创,更不知道慕青筠从何得来。

    传过了这法门,待过了一会儿,慕青筠实在难耐,忽地|喘道:“这次,要我在上面,好么?”

    李齐正参解那黄赤合气术呢,还没听明白,慕青筠忽然一翻,兀自骑到了李齐上,然后是观音坐莲,腰肢扭动,尽放纵起来,表面上神仙般自在,迷意乱,暗中却是依循黄赤合气术,行那双修之法门,一时间覆雨翻云,燕语莺啼,软玉闻香,无边色好不人……

    渐渐的,两人上气息交融,随着黄赤合气术运行,联成一体,合为一片,水|交融起来。

    柔缠绕阳刚,彼此交融,互相增益,看上去两人不像是再行男女房事,而是在修炼一样,各得益处,乐在其中。

    一番翻云覆雨的修炼,时光荏苒,不期一晃就过了三天,两人终于疲弱,瘫软着痴缠在一起,停了下来。

    李齐这时方才感到内外清爽,心中彻彻底底的宁定下来,想想前后之事,还有许多疑惑,方问道:“之前怎么会是你救了我,完全出乎预料,让我想不明白?”

    慕青筠伏在李齐怀中,绵软无力道:“在那黑市中,我便察觉杨云三人盯上了你们,当时也是一时间好奇,想看个究竟,于是便一路暗暗跟随,不期就遇到那三人围攻你。”

    李齐诧异道:“那你怎么不早出现,非要在我受尽了折磨,危急存亡之时才出手?你这人也太不厚道,要让我感激你,也不至于这样吧……让我白白吃了丁万召一顿好打!”

    慕青筠嗔道:“你还真是不识好歹!”然后幽幽叹道:“现在城中可乱得很,炸开锅了!你是不知道,那三人对付你时,暗中可还有别人盯着呢。那杨云乃是杨氏的人,虽然和红尘仙子座下的弟子勾结在一起,但却也有自己的图谋,应该把你的秘密泄露给了家族。暗中之人极有可能便出自杨氏,妄图坐收渔利,若非是我在暗中与他周旋,钳制住他,使得他迟迟无法出手,你小子能活得下来么?”

    李齐心下一想,暗叹道:“难怪那杨云迟迟不肯离开,莫非是在等暗中之人出手么?”心下也才知道,当时自己趁乱逃走,虽瞒过了粱乐儿和杨云,却没有瞒过暗处的人。此刻一想,更觉惊心动魄,当时形,居然危险如斯。

    慕青筠接着:“幸亏霸天虎与姚千帆一战,最终谁也没能奈何谁,彼此退了,那暗中之人见形不妙,方才退去。我才有机会来救你的……若不是看你形危急,我才懒得理你!”

    李齐诧异道:“那你救我之时,又说姚千帆要来捉我,又是怎么回事?”

    慕青筠道:“你那先民后裔的秘密,能瞒得过别人,岂能瞒得过那些老古董地仙?城主府的陈不逊见你第一眼就知道你这秘密了,回头就跟我感慨此子不凡云云。若不是姚千帆被霸天虎击退,转头向你袭来,杨家的高手岂肯退去?这几天城里都变了天了,你知道么!你都快成一块香饽饽了,不少老古董都惦记着你呢,把你视作突破瓶颈的宝贝……”

    李齐听闻神色一阵错愕,惊道:“他们凭什么就能看出我的底细来?”

    慕青筠翻翻白眼道:“法子多了去了!最简单的就是这个……你看!”说话间,她一翻手,掌中出现一粒小小沙子,棱角规整,各面光滑,呈现混沌之色,上面镌刻着一些细小符文,在她掌中不住的闪着光芒。

    李齐一看到那沙子,眼睛一亮,竟是从中感受到了混沌古气,一时间有些明白了。

    慕青筠见李齐神色,进一步解释道:“先民的魂魄与寻常不同,生具混沌古气,非但不惧怕混沌古气,反而对其十分亲近,用小小一粒混沌精砂祭炼成这种小玩意,轻轻松松就能感受到先民后裔的魂魄。只要先民后裔的出现在感应的范围之内,混沌古气互相吸引,沙子就会发光!当然,这不过是最浅显、最笨拙的法子,还有更多高明的,甚至你想都想不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李齐听的一阵汗颜,自己好不容易来趟圣城吧,麻烦一个接一个,到头来搞的焦头烂额的,还成了老古董们的猎物,一时之间心中发毛。

    早在很久之前,白洛寒发现李齐是先民后裔之时,就警醒过他,在龙王山的时候,一直无事,安然无恙,他心下便有些大意了。

    哪里想到自己一道圣城,秘密就泄露了,直接引得不知几多老古董把他当小肥羊。

    慕青筠见李齐恼火的样子,建议道:“你还是找一件品质高一点的法衣穿上吧,这样就能防止大部分的窥测。那些老古董地仙,修为迟迟不能再做突破,面对着连续不断的天劫,压力越来越大,想炼化先民后裔的魂魄简直都想疯了,哪个不是散步爪牙,四处乱找,即便知道希望渺茫,但也丝毫不曾放弃,因为这是捷径啊,得到一个先民后裔的魂魄,就意味着起码能小进一步……为了能够活得更久,在求道路上走的更远,一个个都是不择手段的啊!”

    李齐心中记下,看着慕青筠,勾起他下颌,似笑非笑的沉声问道:“那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慕青筠面色绯红,有些恼火的皱了皱眉道:“还不是为了救你,被那什么红尘凋零咒害的!当时我见你真气法力流泻的厉害,便想暂时将你封印住,先压制了你上咒力,稳定住形,然后再去随便找个女人来帮你,可我哪里想到,一个不小心,咒力居然引到了我的上,更没想到咒力居然、居然还有强烈的催作用,一下入体,想要驱散出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我也没法,记得那粱乐儿之前说的话,被无奈之下,就只能便宜了你……”

    李齐一听,啼笑皆非,看来慕青筠还果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冰清玉洁的子,珍藏多年,一个不慎就便宜了他。

    旋即,李齐似笑非笑的看着慕青筠,捏着她前蓓蕾,玩味道:“你该不会让我负责吧?”

    慕青筠愣了愣,神色有些恍惚,最后露出一脸可怕的神色,连连摇头道:“不要,千万不要……太可怕了,我是堂堂女剑侠慕青筠,怎么能靠男人呢……你还是把这一切当成一场梦好了,现在梦醒了,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好了,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还会找你的,现在我要去修炼了……”

    说着有些神经质的话,慕青筠翻起来,披上那一片绸缎,形一晃便出了此间。

    独留下还一脸错愕的李齐,怔怔的嘀咕道:“什么叫以后有需要的话,我还会找你的?”一时间没有咂摸过味儿来。

    良久之后李齐一阵汗颜,没想到慕青筠竟是奇葩到如此地步的女子,简直开眼界了。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慕青筠的声音:“你若不嫌弃,可以在这里暂时住下,等外面平静些再出去。不要碰我的亵衣哦……”

    李齐听闻,半响说不出话来,低头一看,上果然还留着慕青筠的贴亵衣,另外还有着一抹鲜艳的血红,心下一阵奇怪,惊诧道:“她还是处子之……干嘛把这东西留在这里?”他知道,慕青筠一定是有意留下亵衣的,在故意捉弄他。

    可是,遇到这等奇葩,你还能怎样?

    “话说,慕青筠的内衣还精致的嘛,又软又薄,还残留着她上处子的味道……”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