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艳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李齐悠然醒来之时,感觉到上有些沉重,好像压着什么软绵绵、温的东西,让他觉得好像生出了幻觉。

    他的脑中有些刺痛,仿佛宿醉之后一觉转醒。

    他知道自己晕厥了过去,此刻醒来,意识模糊,感应迟钝,体虚弱,只觉得到处黑漆漆一片,也不知道一去过了多少时间。

    他下意识的抬起手,然后用力想要直起来坐起,好像睡醒了才起时伸懒腰的动作,都是他下意识的行为,应该是前世所留的习

    说起睡觉,这一世自打踏上修行路,入了法云宗之后,他就已经很少睡过觉了,一有时间便在修炼、观想,睡觉反而对他没有好处,成了浪费时间的奢侈行为。

    李齐这一动,耳朵里立刻听到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异样声音,体还未坐起,懒腰还没伸直,探出去的手里却是已经碰到了一物,柔软而富有弹,带着一种莫名的度和触感,让他忍不住心下一颤。

    那一瞬间,他的体仿佛触电一般,刹那间变得僵硬,浑浑噩噩的脑子不清醒了许多,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上居然跨坐着一个女人,上仅仅只披着一层丝滑纤薄的绸缎。

    他那手中抓着的,豁然正是上女子的前之物。

    “怎么回事?”

    李齐第一反应是吃惊,接着他的脑中便是闪过之前粱乐儿的话,似乎要化解咒力,需要女人帮他才行,然后他就开始怀疑上的女人莫非是粱乐儿……

    一切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都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

    李齐张开眼睛,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看穿黑暗、想要探出神念,神念居然无法出体,待要说话,喉咙里竟是发不出半点声音,最后拼命想要挣扎一下,却感觉到浑乏力,直起一半的体噗通一下,又倒了下去。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简直是被打回了原形,不,比打回原形还不如,简直就如同成了个植物人。

    “别动!”

    这时候,压在他上的人忽然发出了声音,是个女人,声音很柔和,煞是动听,对于李齐来说,更重要的是那声音不是粱乐儿的声音。

    他之前听到粱乐儿和杨云互相揭短时便约莫知道,粱乐儿能够趁人不注意通过**的接触,窥测别人法门,是以他心下一直有着这么一层忌惮之意,不单单是厌恶粱乐儿是那等水杨花的蹄子,你说万一弄到上,一番**之后,发现自己的法门被窥测了,那可不是件好事。

    修士斗法,同等的修为,有时候斗的就是个出其不意,拼法门,斗法宝,若是法门被窥测,就相当于露了底,别人要针对你,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听到这声音,他也仅仅是确定不是粱乐儿,但这跨坐在他上的女子到底是谁、救他的人到底是谁,种种疑惑却接踵而至,浮现在他心头。

    这一刻,他不知这形对他是好是歹,哪里肯乖乖听话,反而挣扎的更用力了几分。

    上女子见状,也未见作恼,赶忙补充了一句道:“若是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话,明白么?”

    那声音温柔哦,仿佛蜜糖,甜到了心窝里。

    李齐仔细辨别着音色,心下开始狐疑起来:“这声音,怎么总觉得有点熟悉……好像是少女被撩拨起了芳心,带着一丝**的味道……”

    他心下正疑惑,忽然感觉到膛上一片火软绵绵的压了下来,然后是面上,如兰似麝的香味扑鼻而来,紧接着是的呼吸打到了面上,那呼吸的节奏很是紊乱,与其说是呼吸,不如说是喘更形象一些。

    “他娘的,看形,我这是要被逆推了啊!”

    李齐心中大惊,感觉一阵憋屈,心下暗暗恼火道:“就算是帮我化解红尘凋零咒的咒力,起码也该让我看看是个啥模样啊……”

    人世间最滑稽的事莫过于此,明明知道自己将被逆推,却偏偏无力反抗,明明已经不自觉的有些妥协,打算逆来顺受,却不知道那撩拨的你心猿意马不得安宁的女子,倒是是什么模样。

    李齐心里正憋屈呢,发现一双柔软的手已抚摸上他的面颊,温暖柔滑的触觉让他心神忍不住一,接着就感觉到那双手抚摸过面颊,脖子,然后变得急躁起来,直接开始撕扯他上的道袍。

    嘶啦一声,他上本就破烂的道袍直接被撕开,然后女子的唇瓣触到了他的膛,接着是迷乱的一阵抚摸,撩动的李齐腹下一股邪火上窜。

    待过了一会儿,女子的唇吻离开了他膛,到了他的面上,轻轻触碰着,呵气如兰,愈加急促的喘息就响在他的耳畔。

    而那女子的一只手如同一条灵动的蛇一般,顺着李齐的边婉转游移,忽然探到他的小腹之下,捏住了那高昂立的某物,感受到那火辣辣的温度,全一颤,那披在上的丝缎无声无息的向后飘去,女子的酮体立时毫无遮拦的露了出来。

    只可惜,这一刻,李齐注定了无法一览色,眼睛里除了黑漆漆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随着浴火升腾,李齐似乎感觉到力量开始复苏了,意念也变得清晰了许多。

    下一刻,女子忽然将柔软的子完全压在了他的上,修长的腿向上一勾、一撩,巧妙的将李齐上的道袍完全扯开。

    两人立时赤相对,女子在他的上缠绵着,腰肢扭动,形婉转。如蛇一般,前柔软而富有弹的双|在李齐的膛上跳跃着,挤压着……

    李齐被挑逗的不能自已,野的**开始强烈起来,火焚

    忽然,他感觉到浑的力量猛地流转开来,整个人的知觉一下变得清晰,神念虽然还不能外放,但是却已然感觉到,自己的上居然被下了不知道多少层的封印,里里外外,密密麻麻。居然是将红尘凋零咒的咒力给死死的封印住了。

    这一刻,随着**的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体里面的咒力立刻开始蠢蠢动,更是好像一剂药,忽然之间发生了作用……

    恢复几分力气的李齐心下发出一道野的咆哮,不想忍,也忍不了,猛地一翻。登时将上的女子压到了下,感觉到全的好像要立刻炸开,简直是急不可耐,直接便要与这女子行那男女之事。

    “呜……”

    下的女子弱的叫了一声,子一缩,一只手忽然抓住了李齐那坚硬的不能再坚硬、火的不能再火的存在,迷乱的呢喃了一句:“啊,亏大了……”然后也是意乱迷,无法自控,空出的一只手勾住李齐的脖子,把脸簇到李齐耳边,梦呓一般的低声道:“便宜你了!”然后似哭似笑的喘了一声,人已极,然后子软绵绵的躺了下去,经过了这一番无用的挣扎,适才悄然松开了手。

    李齐立时不待犹豫,而入,胯下小二哥直入深涧之中,惶似入了**秘境,顿觉如坠云端,好像化作了神仙,心里一阵痴迷爽畅,一时间更是罢不能,也讲不得什么温存调戏的技法,只一个劲生猛异常,仿佛不知道疲倦。

    他下,那女子婉转嘤咛,双手抓到秀发里,檀口微张,秀眉微蹙,双颊泛起桃花色,意乱迷的|喘嘤咛,一时间香汗淋漓,微眯着眼眸,神色迷乱,感到脯上摇摇颤颤,魂儿都似乎坠入柔软的云端,全酥麻,一阵阵痉挛,忍不住高高抬起来双腿,盘住了李齐的腰子跟着扭动了起来,极力迎合,好不卖力。

    这一场战,李齐是越战越勇,不知疲倦,浑然沉浸其中,下女子却是百般温柔、千百迎合,更是尽放纵,势要奉陪到底。

    一晃眼就是三天!

    这次第,一切终于归于平静,李齐终于沉睡过去,在他怀中,静静蜷缩着一个女子,缠在李齐的上。

    忽然,那女子张开了眼睛,机灵灵的眨了眨,兀自半张着嘴巴,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一时间子僵硬,脑海之中开始浮现出之前的一幕幕,忍不住羞得面色绯红,半响没喘过那口气来。

    “天呐,我怎么能跟他疯了三天……守如玉多年,怎么,怎么就这样便宜了这么个毛头小子……”

    女子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简直要哭出来,待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回缓过神来,看着近在咫尺的李齐,呲着牙,露出个凶恶的表,红唇贝齿、端庄容颜,颇有谐趣,一点都不可恶,反而有些精灵古怪的可

    旋即女子稍运法力,立刻露出了吃惊的表,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修为居然精进了一大步,一番**,简直抵过她几百年的修炼,而且她仔细一感受,那好处,纵然是几百年的修炼,也未必能得到。

    发现这些,她心里略微好受了些,但还是惊慌、忐忑,子动了动,想要趁着李齐还没醒来,赶紧离开这里,千万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份,不然的话,自己非要羞得活不下去,尴尬的无地自容了。

    她下意识的缩着子,想要从李齐的怀中悄无声息的滑出来,岂料到李齐忽然手臂一紧,一下将她拉到怀中,彼此口紧贴,死死的将她箍住了。

    “还想逃吗?”

    李齐的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好歹让我知道是谁救了我吧!”

    那女子惊叫了一声,简直吓得不轻,慌得只把头往双臂里一埋,缩作一团,连声道:“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呜,不要让我为难!”

    李齐叹了口气道:“不要自欺欺人了,这样遮着脸是没用的!我上的封印早都没了,现在想看你哪里,还不都是一清二楚!哈哈,慕女侠,你真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绝世仅有,天下无双的超级大侠呀……”

    原来这个女子,霍然就是慕青筠。

    慕青筠见份被拆穿,羞愤不已,简直要哭出来,一半央求一半威胁,滋味难明的说道:“不要说、不能说、不许说……我,我,我一失足成千古恨……”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