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斗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汤晋鹏就这样在同门快要赶来之前,亡于李齐剑下,倒毙。

    看到这一幕,远处的姚香菱、白薇和小玉皆是神色凛然,知道李齐闯下了祸事,惹来天大麻烦。

    “那人好凶狠啊师姐,我看多半也是冲着宝珠而来的吧……他那么厉害,要是对我们不安好心怎么办?”

    小玉虽然年幼,但是思虑却周密,紧盯着远处的李齐,忐忑的说着。

    “我们见机行事吧!”

    姚香菱沉声说道,看了一眼旁边的申屠无畏,心中亦是有些无奈。

    她的命本就是李齐救下的,若是李齐又再向她们出手的话……这个呆呆傻傻的申屠无畏倒是可以利用一番,当作保命的筹码也是不错。

    申屠无畏却是不知姚香菱已对他起了别样心思,只是看着前方,面上带着憨厚的笑,忽地皱了皱眉头,闷声说道:“大哥怎么能杀人呢!大家都是妈生的……”

    这边起了这些微妙变化,李齐并不知道。

    他弯下腰,将汤晋鹏上的珠子拿到手,看了几眼,便即收了起来,口中喃喃道:“黄泉路上走好吧,杀你,实际是不得已……”

    贺天仇虽然死了,但他遗留下来的这枚珠子,俨然是给他埋下了隐患。现如今完全暴露,李齐就知道自己不管能不能掩盖掉自己杀了贺天仇这件事,麻烦终究是无法免去的。

    要知道,这几个人为了得到这珠子,可谓是丧心病狂,连落英宗的女修都毫不留的痛下杀手,而且如此嚣张,简直是肆无忌惮,他现在份又如此敏感,不能暴露太多,又无甚依仗,岂能不杀了这几个人,永绝后患!

    汤晋鹏师兄弟三人,实在是撞到李齐的枪口上了。

    李齐只收了汤晋鹏上珠子,其他东西都是秋毫无犯,也不顾及什么,直接毁了汤晋鹏尸体,仗剑静静站在原处,等待着廖阳辉的到来。

    这时,申屠无畏大步疾掠过来,到达李齐边,沉声道:“大哥,你怎么杀了他咧?”

    李齐沉声道:“我不杀他们,他们就得杀我!你是想我死,还是他死?”

    申屠无畏愣了愣,挠着脑门问道:“大哥,他为什么要杀你?”

    李齐道:“你说他为什么要杀她们呢?”

    申屠无畏这才恍然大悟,“对,他是要抢东西!唉,我有点想不过来了。”

    李齐心下一阵汗颜,摇了摇头,暗自感慨道:“没娘教的孩子真是可怜!”旋即沉声道:“无畏,又来一个人了,你先退到一边吧,去保护她们,以防不测!”

    申屠无畏嗯了一声,闷头闷脑又自跑回原处。

    这时候,一道劲风猛地吹了过来,直刮的树木一阵摇晃,发出簌簌的响声。森林的上空,霍然多出一道人影,脚踏飞剑,笔直立,扫视着下方的一切。忽然之间,这人的目光触及到地上汤晋鹏的遗物,大吼了一声:“晋鹏师兄!”倏地御剑而下,冲到汤晋鹏的殒命之地,捡起地上的几样东西,颤抖着手拿到眼前看了一刻,眼眸之中已是一派血红。

    这人,便是接到汤晋鹏求援之消息,火速赶来此间的廖阳辉。

    廖阳辉看着汤晋鹏的遗物,好一会儿,猛地仰天嘶吼起来,将汤晋鹏的遗物一一收起,赤红的双目陡然看向李齐,沉声道:“是你杀了晋鹏师兄?”

    李齐点了点头道:“是我杀的!如果你要杀我,抢我的东西,我也会杀了你的!”

    廖阳辉闻言,怔了怔,怒极反笑,手中的长剑翻飞而起,狞声狂笑道:“你死定了,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

    李齐听闻,神色宁定,沉声道:“你要杀我?”

    廖阳辉暴喝道:“今此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李齐面色一沉,沉喝道:“那你还在等什么,还不速速动手!”

    廖阳辉闻言,长嘶一声,显得极是疯狂,杀意暴涨,立时引动剑诀,沟通了天地自然,借得一分苍天之势,加于剑上。

    陡然之间,他的那柄剑上,绽放出刺目的天青之色的光芒,剑吟如龙,游走天穹,轨迹浑圆,待九个圆满,忽地飞而出,直李齐而来。

    立刻之间,那剑越来越巨大,一层剑气笼罩于剑之上,无穷法力加持之下,这一剑的威能,简直能够开山裂地。

    廖阳辉的剑,运使的技巧虽然弱于汤晋鹏不止一筹,但是威能俨然比汤晋鹏的要厉害很多,端的是可怕。

    面对着这样的一剑,李齐首当其冲,如遭山岳横撞。

    “破!”

    李齐一声低喝,催动圣魔法力,运使剑法,隔空挥斩出一道剑气,要破开廖阳辉一剑之间那沉重无比的压迫。

    那剑气纯白,看似飘渺,实则柔韧至极,飞斩出去,宛若小小游龙一般,缠绕上廖阳辉的长剑,与那长剑缠绵纠结,极大的减缓了汤晋鹏长剑斩杀的速度。

    不一会儿,那剑上的厚重威压便开始消溃,越来越弱,待斩杀到达李齐面前之时,已经是平凡无奇,直接被李齐一剑抵挡住了。

    正所谓铁打的汉子也抵不住绕指的绵柔,廖阳辉来势凶猛的一剑便是被李齐看似平凡的绵柔一剑给化解了。

    这一剑,深蕴法力,暗藏精髓,带着希望之光华,看似柔弱无力,却是人王剑中专门克制刚猛杀伐之术的好手段,叫做绵柔劫,其精妙之处,非是精通剑道之辈而不能察觉。

    绵柔劫,以柔克刚,以灵动克生猛,看似绵柔温和,一旦被其缠绕,难以摆脱,永劫不复。

    李齐近来参悟,一鳞半爪偶得,才是将将领悟出来这一剑的些许奥妙,此刻用来,正合时宜,效果端的是出乎预料之好。

    廖阳辉一剑受挫,未立寸功而反输一招,不双目一凝,如疯如狂,再度御剑杀来。

    他的剑一动,便是勾动了天地之间灵气的变化,携带着上苍的威势,如幻如影,诛杀而来,不再是沉厚猛烈,而是犀利明快,一道道的剑气当空游转,宛若是池塘之中受惊的千百条鲤鱼,游动之轨迹,无可琢磨。

    霎时之间,这天仿佛成了剑气的天,目光触及之处,莫不是剑气在游动,掀起了剑气的风暴,而李齐便是被这无量数的剑气包围,四面八方,无处躲闪。

    “天一境界的天势剑道果然是厉害!”

    李齐心下震惊,幸亏自己在玄武堂之中遭遇过那神秘剑气,深谙快剑之法,才得以仰仗手中玄兵天裁剑,四面抵挡,保住自己暂时无事。

    “师姐,那人是谁?这一招剑法,简直太可怕了!”

    在一旁观战的小玉一个激灵,看着疯狂施展的廖阳辉,看着那无数的剑气,小脸苍白如雪。

    姚香菱道:“此人应该便是天残道人座下的那个最为疯狂的得意弟子——廖阳辉。他这一招剑法乃是天势剑道之中颇为厉害的杀招,叫做剑凌长天,是一纯粹的攻杀法门,一念之间,催动无数剑气,霸绝天地,困杀敌人于其中,可怕至极……不过,消耗亦是极大的。”

    白薇则是看着无数剑气之中,疾舞长剑,冷酷优雅的李齐,沉声问道:“师姐,你看他的剑法如何?”

    姚香菱摇了摇头,叹道:“我一点都看不透!他的剑法看上去朴实无华,似乎无甚出彩之处,但是威力却极大,想来应是种种的奥妙悉数内敛深蕴,不是精通剑道之人,是很难看出其中精妙的。没想到,他面对着廖阳辉施展的剑凌长天,竟也是能不失从容,优雅应对,不过如此僵持下去不是良法,不知他会如何反击,化解周遭无数剑气!”

    白薇和小玉一听师姐言语,神色稍稍缓和,心下少了几许担忧,多了几分好奇。

    许是因为李齐的及时出现,曾救了她们一回,让她们心下生出许多感激之,三女都是下意识的希望着李齐能够取胜,暗暗期待着李齐的反击。

    申屠无畏却是单纯的欣赏着这一番打斗,看的目瞪口呆,口中不自的喃喃道:“打得好精彩……什么时候我也要习得一这样漂亮的手段……”

    此刻的李齐却是不急,随着僵持之下,愈加从容起来,心下暗想着:“也不知此人之后还有没有别人……我得迫他一下,看他作何反应!”

    念头闪过,李齐闪转腾挪之间,透过密密麻麻的剑气,看到了远处正全力运使剑诀的廖阳辉,心中冷冷一笑,“先让你吃点苦头再说!”

    旋即,他剑诀变化,暗暗催动太阳真火,忽地一剑刺出,一道绯红剑气直廖阳辉而去,一路上咔嚓咔嚓,不知道撞毁了廖阳辉多少剑气。

    廖阳辉第一时间便有察觉,只觉得一股极端灼的剑气飞而来,摧枯拉朽一般毁了他许多剑气,呈现不可阻挡之态势,眨眼之间便是刺杀到了自己面前。

    廖阳辉心下一沉,冷哼了一声,形挪动之间,整个人一跃而起,灵巧机敏的躲开了李齐那道剑气。

    然而他却不料,李齐这一剑乃是一障眼法,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

    那一瞬,廖阳辉形还未落地,猛地察觉双足之下一股火烫骤然窜了上来,心下不一寒,还不及他多做反应,巨大的火舌一卷便是将他淹没在了其中。

    “想要暗算我,没有那么容易!”

    地火之中,陡然响起廖阳辉狂暴的声音,旋即恼怒之际的暴喝道:“去死!”

    随着声音响起,廖阳辉的形也是倏忽跃了出来,上多了件宝蓝色软甲,蓝光莹莹不住流转,正将他护在了中间,抵挡住了地火的灼烧。

    “还有护的宝物?”

    李齐见状眉头皱了皱,心里颇有些烦躁,已经没有什么心思与此人再纠缠下去了。

    管他后面还有没有人呢,大不了是个天势门……

    “去他娘的龙王山第一大派,去他娘的天势门!”

    李齐心下一横,动了杀念。

    廖阳辉本就是个暴戾疯狂之人,花了这么久时间也没能伤到李齐分毫,同样也是耐心耗尽,心下生出狠历凶残,舍了一切拖泥带水的手段,开始酝酿着最强的一击。

    “战至此时,我这一法力已经耗去大半,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成败便在此一举!若能杀了他自然最好不过,若是不成,看来也只能暂时退避,待我邀同龙师兄,到时再一起杀回来便是了!”

    他心中如是一想,有了决断,满空的剑气忽然簌簌的震,锋芒直指李齐,倏地彼此呼应,宛若合而为一一般,威能叠加,层层暴涨,陡然向着中间的李齐斩杀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