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吻和拥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鸠岭深处鸟人与吞月妖皇的大战,打的惊天,打的动地,打的泣鬼神,把个鸠岭彻底的毁了。

    且说李齐落地之后,摔得七荤八素,快晕厥过去,好在自己拼尽全力之下,控火焰,缓解了一部分的冲击力,使得未毁,但整个人已是无法动弹了。

    若他停在那里,遭遇鸟人和吞月妖皇大战之余波,也便死了。

    但是他命中自有贵人襄助……洞妙妙来了,第一时间救了他,甚至于之前这一处火焰熊熊燃烧,未曾熄灭,也是洞妙妙灵机一动,为他专门点燃的。

    他们二人,生死与共,早已是灵犀一点,互通心意。

    李齐一落地,洞妙妙便是赶到边,以自火焰护住了李齐,然后飞速离开了这里。

    白洛寒来的却是晚了一步,到达火焰深处,只见到地上一个大坑,焦黑泥土之上有着点点血迹,神念四处扫去,未曾感应到李齐的气息,脸色一白,气急攻心,嘴角竟是溢出血来。

    “李齐,你真该死!”

    洞妙妙抱着李齐,看着李齐奄奄一息的样子,眼泪簌簌的笑着,咬着银牙恨恨的说道。

    “我还活着呢!”

    李齐咧嘴笑着,看着洞妙妙的脸,有些怜惜,想帮她擦去泪珠,奈何自己浑剧痛,仿佛被分筋错骨一般,不能动弹了。

    “呜,你敢骗我……”

    洞妙妙揪心的说着,“你哪里会什么隐遁形的秘法,你这个小混蛋,怎么能骗姐姐……”

    李齐错愕的一愣,讪笑道:“妙妙,这不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么!”

    他想不明白,洞妙妙为何会识破他的谎言,不过劫中求存,逃出生天,他心中真的很开心。

    “哼,早知道你根本不会什么隐遁形之法,我便传你一了,也不必让你落得如此狼狈!”

    洞妙妙幽怨的说着,“现在好了,落得一伤……要是你遭遇什么不测,姐姐真的是要悔恨终了!”

    洞妙妙自然知道,李齐骗她,是为了不让她置险境,是为了她好,可一想到李齐冒了如此大的风险,甚至差点赔上命,她的心便是一阵刺痛,刺痛之中又生出些许的怨念。

    李齐一听,吃了一惊,艰涩道:“妙妙,你会隐遁形之法?”

    “不然呢?你以为我们是怎么从两大妖皇的眼皮子底下逃走的?”

    洞妙妙反问道,使得李齐一顿,才明白吞月妖皇没有接着追来的原因,原来是丢失目标了。

    洞妙妙接着道:“这个隐遁形之法,叫做玄虚遁光,是我当初得到惊神箫的时候,一并发现的,将将修炼至小成境界。一旦催动遁法,会形成一种奇妙的气罩包裹住周,无色无相,使得气息丝毫不能外露,在其中,隐遁形,连圣法修士都难以察觉,只是持续的时间很短很短,不过几十个呼吸而已。”

    两人短暂交谈的这一会儿功夫,遁法便已消失了,好在两人已逃出了足够远的距离,暂时安全了。

    李齐听闻,感觉格外神奇,旋即便是感觉到一缕神念探入脑中,道道讯息传达到他脑海之中。

    李齐一惊,沉声道:“妙妙,你?”他发现,洞妙妙竟是把玄虚遁光的法门传授给了他。

    洞妙妙眉目一横,哼道:“你什么你?你要给姐姐好好活着,知道么?叫姐姐,叫姐姐,你给姐姐我记住了!”

    李齐无奈的笑道:“要叫到什么时候啊?!”

    洞妙妙沉吟了一刻,“你长大的时候!”

    李齐一脸苦笑。

    自己还不够大么?!

    这时候,吞月妖皇与鸟人大战的余波已经从后席卷而来,当先是一道气墙,推动着地面上的一起猛烈翻飞,直接淹没过来,后面便是妖凤、便是黑水、便是毁灭的风暴。

    洞妙妙见状,脸色一下难看起来,心中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魔炎教的人,猛地一咬牙,带着李齐疾速往鸠岭外掠去,不一会儿便是被风暴淹没,好在他们离的已不算近了,风暴已经弱了不小,还能勉强抗住。

    洞妙妙挣扎着,将李齐送到了安全距离,沉声道:“法云宗的众高手也在鸠岭,你在这等着,会有你的同门来救你的……姐姐走了!”说话间,她微微低下头,两瓣红唇在李齐的额头上轻触了一下,然后展动形,匆忙的飞快远去。

    李齐靠着一块大石,看着洞妙妙远去的影,眉头却是一点点皱起,喃喃道:“莫非另一场大战又要开始了么?!”

    以青云道人为首的法云宗一众高手,出现在这里,其中打些什么算盘,无非就是趁火打劫,打秋风之类,李齐略略一想便是想到了,心下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就在这时,他只觉面前人影一幻,下一刻,只觉得有什么温香软玉一般的存在包围了自己,很是舒服。

    他心下一惊,旋即便轻松了下来,轻声的叫了声师父。

    他是一万分的没想到,白洛寒竟是出现在了这里,而且正紧紧的搂着他,让他心中一阵忐忑。

    “你没死呢……你还活着呢……”

    白洛寒双手搂着李齐的头,下颌在李齐的头顶轻触着,泪已湿了双眼,欣喜而激动的说着。

    在李齐的印象中,白洛寒总是一副清冷孤高,遥不可及的样子,他从未见过白洛寒的绪如此的失控过。

    这一刻,他明白,白洛寒是真的非常关心他,心中不升起一阵暖流,轻声道:“我没事的,师父!”

    白洛寒没有说话,只是悄然擦去嘴角那丝丝血迹,静静绽放着笑容。

    良久,良久,白洛寒终于松开了李齐,神色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清冷,擦了擦湿润的眼眶,拿出几粒丹药给他服下,开始打量着现在的李齐,陷入了久久的沉,然后轻轻转过去,看向鸠岭的深处,似乎漫不经心的清冷问道:“她就是洞妙妙么?”

    李齐嗯了一声,心下一紧,有些莫名的感觉。

    他约莫已经猜到,白洛寒可能看到了什么,尤其是洞妙妙亲自己的那一幕,头皮发麻,一阵汗颜!

    白洛寒却是轻声道:“青云道人和其他人怕是快要出手了!魔炎教距离鸠岭深处太近,一定遭遇了可怕的冲击,正是那帮伪君子捡便宜的大好机会……你快些离开这里吧,回去翠屏峰疗伤,途中有杨妈接应你!风叔叔还在鸠岭深处,我得去看看虚实!”

    话毕,白洛寒展动形,再度深入到达鸠岭中。

    李齐看着白洛寒远去,极力的挣扎了几下,终于站了起来,看着翻天覆地、面目全非的鸠岭,苦涩的笑了笑。

    现在的他,走路都难,想要进去,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当下只得依照白洛寒的吩咐,往法云宗走去。

    前行不多久,他便见到了风铃等人,正由几个法云宗真传弟子照顾着,虽然都受了些伤,但好歹是安全的逃出来了。

    “李齐师弟!”

    风铃远远的看见李齐,腾地站了起来,挥着手,极为兴奋。

    文静、邓源和马达也是艰难的站起来,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倒是其余几个法云宗的真传弟子,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却不是惊讶李齐这一伤,更像是是惊讶李齐的出现和他的变化。

    冬月初八李齐在宗门大典之上崭露头角,大家都是记忆犹新。

    他们清晰的记得,那时的李齐还是一小小孩童,量不高,童颜稚嫩,但是这才短短二十余,竟是成了一精壮青年模样,实在匪夷所思!

    大家惊讶,却也不好开口直接问,怔了怔,很快一个个便是发出笑声,对着李齐连连拱手道:“李齐师弟果真是天纵之才,福大命大!来来来,快些过来歇着,等待宗门之人到来,一并护送你们回去疗伤!”

    他们都是镇守黑雾山的弟子,有公务在,察觉此间动静,分了几人过来察探形,却是不能离开黑雾山太久,更是不能擅自回去宗门的。

    这时,一紫衣公子从后走出,来到李齐面前,呵呵笑道:“李齐师弟,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哦,对了,鄙人姓唐名紫尘,乃青云道人座下六弟子!”

    李齐见这唐紫尘上来攀谈,笑容呵呵,也是拱手一笑道:“见过唐师兄!”

    唐紫尘点了点头,却是不问李齐的遭遇,转看着另外几个真传弟子,而是开始给李齐介绍起来,“这位叫做丁卯,乃师尊座下十六弟子;这位叫做景明,乃师尊座下二十三弟子……这位,可了不得,陆龙师兄,义字会之会主,乃师尊座下三弟子,天赋异禀,修为了得!”

    唐紫尘一一介绍着,李齐便一一问候,打过招呼,大家倒是都显得络,笑容可掬,唯独陆龙显得冷淡,只是随意应了一声,没多说一个字,也没多看李齐一眼。

    这个反常不叫李齐心中有些奇怪,想起了郭晓等人,倒是多看了这个陆龙师兄一眼,深刻的记了下来。

    这时,老妪杨妈从远处走来,径直走到李齐边,眉头皱了皱,沉声道:“变化大么!怎受了这么一伤,快随我回去疗治!”

    杨妈毫无逗留之意,说话间便即带着李齐离开此间,对于其他人丝毫不假辞色,看都不看一眼。

    风铃见状,连声道:“婆婆,我与你们一起走!”赶忙从后跟上,文静等人只眼巴巴看着,停留了下来。

    待行了一段,李齐方沉声道:“他们都知道了?”

    风铃一愣,尴尬道:“鸠岭的事,本是不该到处说的,可是邓源那个大嘴巴,一见到唐紫尘、陆龙他们几个,呱呱呱的就一股脑儿全讲了出来!现在大家都知道,你不但手了得,救了大家命,更是从妖皇手中逃生……”

    李齐闻言,轻叹了一声道:“让他们知道了便知道了吧,至少也能让他们明白,翠屏峰的李齐不是好欺负的主!”

    他也知道这些事迟早是要走漏出去的,不过,法云宗高层会怎么想,却是让他心中有些不安。

    经历过这一切,险死还生,若非圣魔决,李齐绝对活不到现在,其厉害之处也可见一斑……他在鸠岭的事,会不会引起某些觊觎圣魔决的人对他疯狂出手,实在是一件不得不好生斟酌、提前提防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