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鸟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萧十一狼 书名:仙枪凶猛
    “怎么回事?”

    吞月妖皇大吃一惊,感到脑中嗡的一声巨响,痛苦不堪。

    他的灵魂明珠,反而是被李齐的圣心给炼化了,成为了养料,开始被天魔幼体吸收。

    这是吞月妖皇始料未及之事,一下遭遇,他自己也是有些惊慌失措。

    “这是什么手段?居然如此厉害!”

    吞月妖皇再要收回魂魄明珠时已经太晚了,只觉得感应之中一抹黑,魂魄明珠竟是已经易主,一眨眼的功夫,不再属于他了。

    李齐同样也是始料未及,感觉不可思议。

    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下来,感受到了天魔幼体的生命波动,这个小家伙居然有了一丝苏醒的迹象。

    “小宝宝有吃了!”

    接着,李齐感觉到圣心在跳动,更有节律,更加有力,吸收着吞月妖皇的魂魄明珠之中的精华,随着丝缕光线,好像血液之中的养料,随着心脏跳动,从血管之中运抵全各处。

    “原来是你帮了我一把!”

    这一刻,李齐就感觉到了,自那天魔幼体深处,传达出来一种欢欣喜悦的意念,非常的清晰,正是天魔幼体的一种吞噬的本能,帮助了他一把。

    本来,天魔幼体一出世,就是要拿他和其余人作血食的,可惜遇到李齐这个硬茬子,巧合之下被降服,成为了李齐的第二魂魄,然后便蛰伏了下来,再度进入了浑浑噩噩的胎息状态。

    不过吞月妖皇的魂魄明珠一下打入天魔幼体灵体深处,惊醒了小家伙,又是激发了天魔幼体吃货的本能,直接把吞月妖皇的魂魄明珠给霸占了。

    少了这枚魂魄明珠,吞月妖皇就没法再掌控天魔幼体了,必须再炼制一枚,方才能够继续尝试。

    可惜,炼制这样的灵魂明珠,需要巨大的消耗暂且不说,更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根本不是可以速成的东西。

    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许他再来一次。

    李齐的圣心有如此成就,威能如此之大,也并非巧合。

    他在梵星老祖的神迹之中不知道度过了多少岁月,常常催动催动圣魔决,激发魔念,生产心魔,使得圣心不断受到砥砺。

    他这经历过岁月打磨的圣心比起吞月妖皇闭关赶工炼制的魂魄明珠要强悍,乃是理之中的事,况且圣魔决乃是仙神大术,高深莫测,精妙绝伦,本来就异常的强大。

    “可恶啊!”

    吞月妖皇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一阵恼火,面色难看起来。

    他已经是感觉到天魔幼体的灵智开始苏醒了,事非常的不妙。

    这一刻,他不得不做出一个抉择,要么全力炼化天魔幼体,到手之后赶紧将之封印住,待得再度炼出一颗魂魄明珠之后,再将之控制。但是,李齐的圣心太强了,让他明白,想要成功只怕很是不易,同时他也害怕李齐真的玉石俱焚,眼见形不对,直接毁了天魔幼体,让他扑个空。要么,他就是舍弃天魔幼体,炼化了李齐的魂魄,也能得到巨大好处……可是,他实在是舍不得天魔幼体,舍不得外化,一时之间充满了犹豫,难以决断,念头急转,思索着两全之策。

    “哈哈,终于被我听到了!”

    忽然,一只黑色的乌鸦扑棱棱飞到了黑水龙船之上,如入无人之境,完全无视了龙船之上的道道法,竟是直接落到了盘着体,守护在外围的玄色大蛇上。

    黑漆漆的乌鸦抖抖羽毛,看着吞月妖皇,黄色的眼珠转了转,口吐人言。

    “鸟人?”

    吞月妖皇大吃了一惊,猛地戒备了起来,看着那只乌鸦,不可思议的大喝道:“你居然跟到了这里?”

    “有你的地方就有我,你忘了?”

    乌鸦诡异的说着话,发出来笑声:“千万不要怀疑本鸟的嗅觉!为了吃你的,啖你的魂,本鸟可是时时刻刻都在寻找机会啊。”

    吞月妖皇一听,心沉重起来,他已经知道天魔幼体的事,自己的这个万年老冤家恐怕已经知道了。

    之前他一直不肯说,便是为了防备着这只乌鸦,可惜李齐太不上道,让他迫不得已说穿了天魔幼体的份。

    他的这个老冤家,当年大家都是还是小妖的时候便是死对头,水火不容,随着二者修为不断进步,积怨越来越深,到达现在,早已是仇深似海了。

    莫看其只是一只小小乌鸦,但却也是一尊货真价实的妖皇,而且论血统,要比吞月妖皇不知高深多少,乃是乌鸦之中的异种,即便修为到达了圣法层次,依旧是不能完全化为人形。

    此鸟号称鸟人,神出鬼没,无声无息,诡异的紧,哪里有灾难厄事,他便出现在哪里,尤其是吞月妖皇这个老冤家,一有什么好事,他便出来搅局,一有什么坏事,他便出来趁火打劫,这些年已经让得吞月妖皇吃了不少的亏。

    吞月妖皇实在没想到,自己此番千小心万小心,还是被这杀千刀的乌鸦鸟人给盯上了,而且竟是在如此关键的时刻现,来坏他好事,实在是可恶至极。

    “你想怎样?”

    吞月妖皇深吸了口气,瞥了眼李齐,然后看着乌鸦,发出沉沉的声音。

    鸟人咯咯一阵怪笑,“怎样?你这头长虫,糊涂了?!本鸟还能想怎样?当然是一如既往……只要是你吞月的好事,通通搅黄,只要是你吞月的坏事,立刻雪上加霜,直到弄死你为止,就是这么个样!”

    吞月妖皇强压着愤怒,沉声道:“鸟人,你莫要欺人太甚!我们彼此退让一步,怎么样?”

    “哦?”

    鸟人抖抖翅膀,发出玩味的声音。

    “这个小子乃先民后裔,是个宝贝;天魔幼体,亦是一件宝贝。”

    吞月妖皇缓缓的说道:“你我两个,两件宝贝,见者有份,一人一样如何?天魔幼体归你,此子的魂魄归我!”

    这只乌鸦极不好对付,吞月妖皇自认要比其弱上一筹,所以他选择李齐的魂魄而放弃了天魔幼体。

    因为他很清楚,李齐难缠,想得到天魔幼体,非常不易。

    鸟人闻言,笑了出声:“天魔幼体灵智已经苏醒,我要来何用?你自己已经失手了,现在想籍此来害本鸟?其实本鸟倒是觉得,两件宝贝都随他去比较好!本鸟对什么天魔幼体一点不感兴趣,也对什么先民后裔不感兴趣,这两样宝贝,我一个都不想要。嘿嘿,本鸟不想要,你也休想要!”

    鸟人就是一宁可不利己也要损别人的主儿,非要坏了吞月妖皇的好事不可,让他一点好处都得不到。

    “愚蠢,损人不利己,鸟人,你真是愚蠢!”

    吞月妖皇气的暴跳如雷。

    这样的桥段,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气的想吐血,可是也没奈何,鸟人虽然不能杀了他,但确实是比他强,他也只能吃亏受气。

    大喝期间,吞月妖皇的法-轮——玄色大蛇猛地昂起了头,一口咬向头顶上歇着的乌鸦,森森大口简直要把小小乌鸦生吞了。

    鸟人扑棱棱拍打翅膀,险之又险的躲开了,看上去惊心动魄,大笑道:“你还想我?本鸟就算是在你头上拉一坨鸟屎,你又能怎样?”旋即,鸟嘴一张,吐出一个森白的光圈,一下飞出,迎风便长,滴溜溜旋转,倏地在了大蛇的头上,飞快的缩小,紧箍咒一般,箍的黑蛇头上直冒青烟,一阵嘶嘶的响,皮开绽。

    吞月妖皇痛苦不堪,大蛇一下缩小,变成一只玄色小蛇,慌忙从那光圈之中钻了出去,一下飞回来,落到眉心之中,化为一小小印记。

    吞月妖皇看着鸟人,一脸煞白,有些说不出话来。

    莫看仅仅只是一森白圈子落下,就让吞月妖皇狼狈不堪,白吃了苦头,这圈子可不简单,乃是鸟人的拿手把式,叫做三灾九难环,早不知让吞月妖皇吃过多少闷亏。

    眼看着鸟人祭出了三灾九难环,吞月妖皇便知道鸟人是动真格的了,心下有些忌惮。

    当下他眼神一阵闪烁,沉声道:“鸟人,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白白的好处摆在面前你不要,莫非你是刻意维护这个小子不成?!”

    鸟人哈哈笑道:“我损八百,你损一千,这买卖划得来。本鸟就是看你倒霉的样子,怎么,你有意见?!”

    两妖皇互相争斗,一时间疏忽了李齐。

    李齐此刻却是有了新的变化。

    天魔幼体吸收了吞月妖皇的魂魄明珠,可谓大吃了一顿,美滋滋的,灵智开始苏醒,明珠里面蕴含着吞月妖皇的大道真髓一下传达到了李齐的灵魂深处,使得李齐精神一振。

    “月之精,极之力,原来吞月妖皇吞月的名头是这么来的!”

    李齐感悟着从天魔幼体哪里分享过来的大道真髓,明白了吞月妖皇的道,知道此妖蛇,乃是食月之,修炼而成,走的乃是极之道,而不邪,非常的纯粹。

    “天魔幼体竟是早就明白吞月妖皇用心不纯,心有不轨,他想得到太阳神石,原来是想籍此克制吞月妖皇……真是处处都有算计啊!”

    天魔幼体开始苏醒,他的所思所想李齐便是一一感受到了。

    天魔幼体想要太阳神石,哪里是要送礼感谢吞月妖皇,分明是想要籍此算计吞月妖皇。

    “极阳极、太阳太、至阳至……太阳可以压制极,太阳神石的太阳之力克制吞月妖皇的极法力……原来是这样的!”

    李齐心下念头疾闪,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旋即神念一动,探上了贴藏在混芒衣内的九颗太阳神石,暗暗将太阳之力引渡到达之中,暗暗的激发着血深处的火焰符文,没有多久,太阳真火之力开始暗暗流转于周,缓缓驱散着躯的寒。

    他暗暗积蓄着力量,只要时机成熟,便即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破开封印,然后逃离这里。

    但要怎么从两个妖皇面前逃走,端的是个大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仙枪凶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